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I.

      “我记得你是科林西亚人。”艾格尼丝淡淡戳穿伊恩的故作的声势。
      
      黑发绿眼的骑士眯起眼睛微笑:“虽然是提洛尔的习俗,但这不等于只有提洛尔人才能向女主人祈求祝福。”
      
      菲利克斯耸肩:“伊恩,既然你已经有精灵的好运,就不需要和我抢艾格尼丝女士的祝福了吧?”
      
      艾格尼丝一愣:“精灵?”
      
      “您不知道?伊恩卿是精灵剑使。”
      
      以元素精灵的祝福加强剑术的剑士即为精灵剑使。
      
      获取精灵的认可并非易事,再加上大部分骑士认为只有弱者才要依赖魔法的力量持剑战斗,眼下阿雷西亚的精灵剑使屈指可数。
      
      伊恩也曾不止一次对精灵的力量表露出抵触的情绪。
      
      艾格尼丝瞥向伊恩腰间的细剑,对方立刻按住剑柄,像在防备又像在掩盖什么。菲利克斯也察觉了伊恩这一刻异常的戒备,微微蹙眉。
      
      失态只是一瞬,伊恩立刻换上轻松自然的神气:“总之,艾格尼丝女士,请您期待我今天的表现。”
      
      艾格尼丝颔首:“我期待所有人的表现。”
      
      伊恩谴责地叹息:“您太偏爱菲利克斯卿了,虽然他的确英俊又勇武,但过于青睐他,可是会害得他被其他人孤立的。”
      
      菲利克斯轻咳一声:“艾格尼丝女士,不能再耽误您去庇护所探望了……”
      
      “需要我护送您吗?”伊恩彬彬有礼地欠身。
      
      “不必,庇护所的住民也不愿意见到男性。”
      
      伊恩也不坚持:“您说得也是。”
      
      菲利克斯与伊恩目送艾格尼丝与侍女们走远,不约而同向对方看去。菲利克斯尴尬地挠挠后脑勺,伊恩见状泰然调侃他:“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向艾格尼丝女士请求女主人的祝福。”
      
      菲利克斯窘迫地侧脸咳嗽:“你不也……”
      
      “我原本正去马厩查看坐骑的状况,半路看见你才改道过来。毕竟如果只有你一个人在,那场面未免显得可疑。”
      
      “只是这种程度的小事,理查大人不会放在心上。况且相较之下,还是你昨天的发言更惹人注目吧?”
      
      伊恩若有所思地看向城主书房所在的高塔,漫不经心地反问:“是吗?”
      
      菲利克斯没辙地叹气,在同伴肩头用力一拍:“话说回来,你竟然与公爵夫人一同长大,真让人羡慕……”
      
      伊恩抚摸着剑柄上的银镂花纹路,笑着摇头:“客套话而已。我也只在白鹰城待了两年,和艾格尼丝女士并不相熟。”
      
      “所以她才不清楚你是精灵剑使?”
      
      “我在圣地接受祝福,她自然无从知晓。”伊恩将话题转开,“我现在打算去马厩,菲利克斯,你要不要也去确认准备情况?”
      
      菲利克斯露齿而笑,神情自信:“我已经确认过了。话说在前面,即使对手是精灵剑使,我也不会输。”
      
      伊恩投降似地举起双手:“好了,好了,我已经充分感受了菲利克斯卿的战意。”他一顿,收敛起不正经的态度,淡淡应道:“那么就让我们在决赛会师吧。”
      
      晨钟敲响,布鲁格斯城街头巷尾都热闹起来。
      
      艾格尼丝被簇拥着送到庇护所门口,正准备就此道别。神官特蕾莎忽然低声说:“艾格尼丝女士,花之祭典还有些物资上的事想要和您商榷……”
      
      “我明白了。”艾格尼丝虽然这么应,却感到奇怪。献给现世女神薇儿丹蒂的花之祭典是诺恩信徒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新年伊始艾格尼丝就与特蕾莎开始着手策划,眼下工作应当已经接近尾声,尤其是为庇护所住民们准备的新衣都早已经赶制完毕。
      
      特蕾莎引着艾格尼丝转入庇护所侧边的庭院。
      
      庇护所新修葺不久,四方形回廊环绕着一座喷水池,池边栽下的松树苗堪堪与屋檐齐平。艾格尼丝与神官并肩无言走了片刻,不解地出声:“特蕾莎大人?”
      
      特蕾莎与诸多神殿中人一样,单从外表根本无法判断年纪。因为她行事老道,艾格尼丝向来将她当做更有经验的年长者对待。但今天,特蕾莎罕见地举棋不定,似乎还在犹豫是否要向艾格尼丝吐露什么重大的秘密。
      
      艾格尼丝的好奇心才冒了个头就被她掐灭了:“如果您不方便说,就不用勉强。”
      
      这话反而令特蕾莎下定决心:“艾格尼丝女士,我从下科林西亚的同僚那里听到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传闻……”
      
      艾格尼丝回头看了一眼。近旁无人。
      
      特蕾莎的声音很低,几乎要被水花泼溅声盖过去:“有个男人自称是理查·拉缪的私生子,似乎打算来布鲁格斯与公爵相认。”
      
      艾格尼丝静默须臾,垂着视线说:“他能证明自己是理查的孩子?”
      
      “据见过他的神官所说,他长得和公爵太像了……”
      
      艾格尼丝的平静态度甚至令特蕾莎侧目。她以清点庇护所物资的口气询问:“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眼下没有传开。但那个男人到处宣扬自己的身份,迟早……”
      
      艾格尼丝伸手看向左手的戒指,而后望向特蕾莎,口气没有一丝动摇:“能不能请您将这个消息带给王后和兄长?”
      
      “请您放心,我已经传信给苏珊娜女士和亚伦大人。”
      
      艾格尼丝的唇线微微上扬:“那么,就没什么我能做的了。”
      
      特蕾莎迷惑地眯眼,握住艾格尼丝的手,触手冰凉,她吓了一跳,随后感到安心。原来艾格尼丝并非不明白这件事有多严重,她只是面上表现得平静如水。特蕾莎不禁对年轻的公爵夫人涌上爱怜的情绪,放柔声调安慰道:“即便真的是私生子,神殿也不会轻易认可不合法的继承人,这点请您放心。”
      
      “我明白的。”艾格尼丝吸了口气,“我必须回去了。谢谢您,特蕾莎大人。”
      
      特蕾莎颔首,在放艾格尼丝离去前,又放心不下地补充:“即便是公爵那样的人,年轻时也难免犯错,您……”
      
      “我知道。”艾格尼丝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知道什么,但她只能如此应答。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理查的私生子,他就是拉缪一族仅存的子嗣。而艾格尼丝与理查的婚姻就是建立在拉缪一族无嗣的基础上的。为了延续血脉,理查会不会背弃对海克瑟莱一族许下的诺言?
      
      艾格尼丝不知道。她无法确定家族在丈夫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因为她并不了解理查。
      
      成婚五年来,这件事第一次令她感到不自在。
      
      “尼丝?”
      
      理查的呼唤令艾格尼丝瞬间回过神来。锦标赛已然开幕,眼下是第一轮。城堡外的空地上同时有五组选手对决,号角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令人一时不知看哪好。
      
      主座高台之上,除了公爵夫妇以外,还端坐着加布丽尔为首的女宾。至于平日里理查倚仗的卫队长等人,眼下也是场上的参赛者。
      
      “昨晚又没睡好,现在犯困了?”
      
      艾格尼丝歉然颔首:“庇护所花之祭典的准备也有点费神。”
      
      理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听乔安说,最近你一直浅眠多梦,还是用一些安神的药剂为好。”
      
      “也许是换季的关系,而且这两天想静养也静不下来呀……”艾格尼丝微微笑着看向人群爆发欢呼的那一侧,“如果过一阵还不见好转,我会请医师上城来的。”
      
      理查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哦?果然菲利克斯轻松取胜了。”
      
      “你似乎很看好菲利克斯卿,他很有名?”
      
      理查被妻子天真的反应逗笑了:“来自提洛尔的菲利克斯·劳伦佐这个名字,可能也就只有你这样对吟游诗人漠不关心的淑女才觉得陌生。他的祖母似乎与黄金时代最强骑士马歇尔有血缘关系。”
      
      “可他又不姓马歇尔。”
      
      “但菲利克斯也的确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几乎就从没在锦标赛上被挑下马。”
      
      艾格尼丝颔首,漫不经心地提起:“今早我去庇护所路上碰见他,他还向我请求了提洛尔所谓‘女主人的祝福’。”
      
      理查闻言大笑:“然后呢?”
      
      “被拒绝太可怜了,我就应允了。”艾格尼丝斜睨丈夫,“你不介意吧?”
      
      “如果我对这种事耿耿于怀,只怕布鲁格斯的小伙子们要立刻消失一大半。”
      
      说话间,第一轮赛程结束。裁判官大声宣读胜者名单,艾格尼丝听完,向理查的方向微微倾身,与他肩膀相靠:“昨晚你说你看好伊恩卿和菲利克斯卿,他们果然都进入了第二轮。现在你觉得谁能夺得桂冠?还是伊恩卿?”
      
      艾格尼丝很少会主动亲近,理查有些纳罕地瞥了妻子一眼,还是答道:“两个人状态都不错,难说。”语毕,他与艾格尼丝拉开距离,转头吩咐侍者斟酒。
      
      理查的反应究竟是无意还是有心,艾格尼丝无从分辨,索性暂时搁下不想。恰好此时,进入第二轮比赛的胜者已经抽签完毕。
      
      魔法被应用于战场之后,一骑当先突入敌营的英雄壮举便逐渐绝迹。在魔法面前,个人的力量太过渺小,战斗也随之成了团体之间的比拼。虽然现役骑士们大都不修习法术,两军对垒却往往以对守护魔法阵的集中突击开场。只要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哪怕是实力平庸的军团也可能击破少数精锐死守的战线。
      
      说来讽刺,与战场相反,近百年来锦标赛反而愈加重视骑士的个人实力和战斗的观赏性。传统的长|枪冲刺只在第一轮保留,第二轮开始便是一对一的比武。
      
      “菲利克斯卿对阵伊恩卿。”
      
      艾格尼丝与理查惊异地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两人之间的对决竟然在决赛前就上演了。
      
      伊恩与菲利克斯手持剑与盾牌,走到清理干净的沙地正中,向对手欠身行礼。
      
      裁判官捏着彩旗的手高高举起,还没挥下,木栅栏外的人群中忽然传来喊声:
      
      “精灵剑使不撤除祝福就与普通骑士比拼,这不公平!”
      
      伊恩循声看去,笑容无奈且柔软,言辞却犀利:“您刚才败在我枪下时为什么没有立刻提出异议?”
      
      第一轮败给伊恩的骑士抿唇,不太甘心地别开脸:“我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即便您不使用精灵的祝福,我也不可能胜过您。但如果是菲利克斯卿……”
      
      菲利克斯正色打断道:“请您收回这句话。精灵的祝福是伊恩卿堂堂正正拥有的特技之一,如果要求我与没有祝福的他战斗,那是对我、也是对伊恩卿的侮辱。”
      
      “可是……这里不是战场,讲求的不是能否杀敌,而是技艺精湛,还是排除祝福更公平一些不是吗?”
      
      菲利克斯继续较真地与对方辩驳:“锦标赛来就是为了训练我们成为更出色的士兵,既然有祝福为什么不能使用?”
      
      观赛的骑士中有人持反对意见:“此前□□姆有精灵发狂的先例。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着想,我认为应当禁止在赛场上使用祝福。”
      
      伊恩不耐烦听人争辩,直接转向高台上的公爵夫妇:“理查大人,请您裁决。”
      
      理查的神情也严肃起来:“伊恩,如果没有祝福,你能战斗吗?”
      
      “我不清楚……”伊恩看着持剑的右手手臂,露出嘲弄的微笑。而后,很突兀地,他侧眸向艾格尼丝的方向盯了一眼。
      
      艾格尼丝愕然。
      
      可伊恩已经重新面向人群,他打量了片刻窃窃私语的骑士们,怅怅地叹息:“只能吐露实情了……”
      
      这么说着,伊恩收剑入鞘,而后竟然解开了持剑手臂上的护甲。他将右手高举,宽大的衣袖堆到手肘,露出小臂。
      
      人群齐齐抽气。率先提出异议的那名骑士竟然脸色发白。
      
      伊恩背对高台,艾格尼丝不明所以,却不自觉揪紧了衣袖。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堪比刚从那个噩梦中醒来。
      
      黑发骑士徐徐转过身。艾格尼丝看清他的小臂内侧,一瞬间全身僵硬。
      
      消瘦的肌骨之上,张牙舞爪地刻着骇人的暗红剑伤。伤疤共三道,微微鼓起,最长的一道绕过手腕钉入腕骨下方,像条盘踞在伊恩身上的毒蛇。
      
      手受过这样的伤,不要说挥剑写字,只怕连抬手都不可能!
      
      “我这双手以前只懂得抄教典,可父亲从我的手里夺走了笔,将剑塞给我。如果有谁再将剑从我手里也夺走,我……可能真的会去死。不过,也许我本来就很快要死了。”
      
      尘封在记忆里的、在艾格尼丝肩头响起的孱弱的低喃复活了。深冬得风寒烧糊涂的那一次,伊恩这么说过。那也是为数不多他向她彻底坦诚示弱的瞬间。
      
      艾格尼丝就势想起那时伊恩因高热而殷红的唇与颊,滚烫的体温,还有凝视屋顶的眼睛里露骨的恨意。成为骑士并非他的本愿,可他还是喜欢上了挥剑。或者说,他不得不喜欢上策马战斗,否则便难以微笑着活下去。即便如此,他还是怀抱恨意,却不知该将这恨意向谁发泄。
      
      毕竟,他总不能去恨神明。再虔诚的信徒都知道那没有用。
      
      干涩地眨眼,艾格尼丝迎上十数年后伊恩同样含着恨意的目光。
      
      他受伤是她的错。他手中的剑险些因为她而被夺走。他的确为复仇而来。连一瞬都不需要,她立刻明白了这一点。
      
      奇怪的是,艾格尼丝竟然在这样的时刻久违体味到了喜悦的滋味。
      
      --即便是憎恶到不惜抛下功业前来复仇的对象也好,她竟然又一次成为了某个人必不可少、不可替代的存在。
      
      衔尾蛇啃啮自己的末端,结成一个长达十年的圆,于是再无开始与结束的分别,一切再次开始,一切早已结束。
      
      多可笑啊,艾格尼丝自嘲着,同时毫无抵抗地接受了这样毫无长进、还是会因为同样虚幻的事心生喜悦的自己。
      
      她定睛看向伊恩,感到前所未有地轻松。如果他对她余情未了,她反而会不知如何是好,毕竟她难以抵抗他人哪怕一丝的好意,很可能会因为愧疚踟蹰不前。而恨意反而让事情变得简单。
      
      艾格尼丝侧目看理查。公爵神情严肃,而后垂眸开始念诵经文祈祷。精神亢奋下,她险些因为丈夫过分合时宜的虔诚心笑出声。她看向其余诸人,在他们脸上看到了惊骇与混杂安心的怜悯。一旦察知他人的弱点,大部分人都会立刻趾高气扬起来。在场有多少人嘴上哀叹着伊恩的不幸,实则内心暗喜呢?
      
      情绪激动时,艾格尼丝愤世嫉俗的那一面就会暴走。她平时怠惰储蓄下的精力,好像都只是为了这类时刻,使她得以全心全意的、对所有人施加无情的嘲弄。当然,她自己也未能在这样的挖苦下幸免。
      
      微微后仰,艾格尼丝靠在座椅软垫上,等待伊恩继续为他的复仇剧做盛大揭幕。
      
      伊恩阖目,低诵咒语。手臂上凸起的骇人伤疤宛如有生命,轻轻颤抖摆动,翠绿色的光点倏地散逸,而后再次集结成团,悠悠飘浮在他肩头。
      
      “我暂时撤除了精灵的祝福。”伊恩看向右臂。从手腕到每根手指,他都在颤抖,连这么维持上举的姿势都显然已经花尽了力气。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静,仿佛试图握拳却未果的是另一个人的身体。
      
      而后,伊恩露出自虐的微笑,声调比往常还要柔和,虽然看向理查,话却只说给另一个人听:“如您所见,我现在是个剑都拿不起来的废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水水的火箭炮。sleepy梅、顾颜和夜白的地雷!
    这章有个和《魔镜魔镜》联动的小彩蛋,不知道有没有看过那篇的小可爱发现呀XD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