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年之约[西幻]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I.

      II. And You sold Me
      
      伊恩·柯蒂斯初来时毫不起眼。
      
      可一个月后,所有人已经难以想象他不在的白鹰堡会是什么样了。
      
      这位在修道院长大的少年拥有自然而然融入任何群体的天赋:伊恩悉心观察并琢磨他人的说话方式,而后比任何人更熟练地运用局内人才知道的措辞和笑料。对于那些不成文的规矩与界线,他总是一脸清爽微笑地跨过去,等人回过神来,已经与他变得十分熟络。因此,伊恩可以轻松成为互相敌对的两个少年共同的朋友。
      
      而伊恩也的确是个好相处的友人:他擅于自嘲、乐于扮演被捉弄的丑角,不害怕被责骂,带头搞无害的恶作剧被抓时也不推卸责任,会老老实实向城主路德维希道歉,而后再一次被抓现行时撒娇讨饶。
      
      总而言之,伊恩是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
      
      但艾格尼丝与他并无交集。
      
      海克瑟莱族中管束较松,并不禁止家中的男孩女孩接触。但与其余三个孩子相比,城主的次女艾格尼丝实在太不起眼了,如果抓住城中的仆役又或是养子问询她的事,多半只会得到诸如“很省心”“性格很好”模棱两可的评价。
      
      海克瑟莱这一代的其余三个孩子固然太过耀眼,但这样异常的状况大半是艾格尼丝亲手造成的。她试过正视自己,最后却总会被与手足摆到一处比较:
      
      “奥莉薇亚又凶又爱哭,魔法天才实在难相处,还是尼丝好。”
      
      “尼丝虽然比不上苏珊娜,长大之后也一定是个美人!”
      
      “原来姓海克瑟莱的也有普通人……这真是让我松了口气。”
      
      即便说话的人并无恶意,纵然双亲从没有要求艾格尼丝成为她无法成为的人,她依旧无法坦然接受自己的平庸,开始与人保持距离。
      
      会不会有人因为她的离群惊慌失措?会不会有人寻找她?
      
      艾格尼丝开始还怀着这样不可告人的希望,宛如在宴会时故意躲进衣柜想要引起骚动的幼童。但周围人竟然就坦然地接受了她的消失,以实际行动证明了她并非不可替代。
      
      于是她再也没有从那心灵的衣柜里出来。
      
      与其被人群丢下,艾格尼丝选择了主动远离:并不是她没有能力和人变得亲昵,只是她不想这么做。唯有强撑这样的姿态,才能保护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自尊心。
      
      可她亲手划出的、被其他人忠实遵循的人际界线,伊恩就熟视无睹地跨越了。
      
      “您在读什么?”
      
      盛夏的树荫下,伊恩如此向正在阅读的艾格尼丝搭话。
      
      她抬头看他一眼,将视线挪回书页:“《艾瑞克与伊涅德》。”
      
      “您不觉得艾瑞克作为主人公而言,实在太惹人生厌了吗?”伊恩竟然接下话头,“伊涅德没有任何过错,却还要迁就艾瑞克的幼稚行径。”
      
      艾格尼丝不知如何应答才好,她不习惯在人前表达自己的看法,便含混地微笑:“也许是这样。”
      
      这么说着,她重新开始阅读。或者说,她做出阅读的架势。
      
      一般而言,其他人都会识趣地结束对话离开。
      
      但伊恩仿佛读不懂她的暗示,依旧毫无芥蒂地发问:“您平时一直在这里读书?”
      
      “偶尔。”
      
      “怪不得平时在城里几乎见不到您。为什么不使用图书室?”
      
      “奥莉薇亚喜欢一个人读书,我也一样。”
      
      伊恩讶然抬眉:“您真照顾妹妹,要是我,可不会把那么美丽舒适的图书室让出去。”
      
      艾格尼丝已经在长诗的同一行停了很久,她不明白伊恩为什么还不离开,困惑又焦躁之下,真心话便从敷衍的裂缝里漏出来:“书籍对奥莉薇亚的才能而言是必要的,和我不一样。我没有和她争抢的权利。”
      
      话才出口,艾格尼丝便感到懊悔,便阖上书页:“你找我有什么事?”
      
      伊恩被话语刺中似地在胸口一捂,半真半假地委屈道:“我来这里也一个多月了,但竟然从来没和您说过话,真是不可思议。没有事就不能和您聊天了吗?”
      
      艾格尼丝愈发觉得眼前的少年棘手,索性起身:“不,但我该回去了。”
      
      “那我和您同路。”
      
      艾格尼丝猜想哪怕拒绝也没用,只得默许。
      
      从花园走回城堡的一路上,伊恩都变着花样和艾格尼丝搭话。她开始还沉默着无视对方,哪知道伊恩浑不在意,只是笑眯眯地自言自语。
      
      没过多久,艾格特尼斯竟然开始过意不去,只得惜字如金地做最简单的应答。
      
      “您真是有问必答,”伊恩忽然话锋一转,“可您就没有想问我的事吗?”
      
      艾格尼丝微微瞪大了眼睛,仿佛无法理解这问题。
      
      “真是伤人啊,您竟然对我半点兴趣都没有。”伊恩叹气,“如果只有一方单方面地试图了解另一方,对话可进行不下去。”
      
      艾格尼丝垂眸:“你没有错,是我的问题。”
      
      伊恩第一次对她报以沉默。
      
      她不安起来,小心翼翼地偷眼瞧对方,与伊恩目光相碰。
      
      他笑了,这一次笑及眼底,绿眸波光流转,艾格尼丝不知怎么就脸红了。
      
      伊恩驻足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换了种语气,嗓音很低:“您这样不擅长拒绝别人,很容易就让我这样的人得寸进尺。”
      
      艾格尼丝下意识想反驳。
      
      对方却骤然转换话题:“下个月丰收庆典的舞会,您的第一支舞有舞伴了吗?”
      
      艾格尼丝迟疑一瞬:“还没……”
      
      “那么我是否有幸成为您的舞伴呢?”
      
      艾格尼丝觉得可疑,开始找借口推拒:“我跳舞很糟糕。”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肯定还有比我更合适的舞伴。”
      
      伊恩双手抱臂,微微歪头:“比如?”
      
      艾格尼丝不太有底气地列举:“比如苏珊娜、奥莉薇亚,还有城中其他臣下的女儿们……”
      
      “苏珊娜女士的第一支舞?我可不敢奢求那种事。至于奥莉薇亚女士……她和我合不来。”
      
      艾格尼丝已经很久没那么恼火了,她沉声问:“因为我好歹算是城主的女儿,然而苏珊娜太高不可攀,奥莉薇亚又难以接近,所以退而求其次来打我的主意?”
      
      伊恩举起双手,依然微笑,口气却没有丝毫遗憾的意味:“哎呀,被看穿了。”
      
      她一言不发,加快步子往前走,肩膀耸起,嘴唇发颤。
      
      伊恩竟然扯住她的手腕。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胆敢未经允许触碰她,这人到底轻视她到什么地步?!艾格尼丝回头瞪视对方,斥责的话语还没出口,便咽了下去。
      
      伊恩没有笑,平静地注视她的眼睛,徐缓而清晰地说:“玩笑开过头了,我为此道歉。但容我再请求一次,艾格尼丝女士,请让我当您的舞伴吧。”
      
      对方的态度并不强硬,只要艾格尼丝用力,她就可以抽手离开。但少年的眼神令她无法轻易动作。
      
      这是很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人以这样认真的眼神注视她。
      
      艾格尼丝低下头,气势顿时大减:“我……为什么要答应?”
      
      伊恩顺势任性地宣布:“因为我对您很感兴趣,想更了解您。”
      
      “我很无趣。”艾格尼丝低低反驳。
      
      “不,我不这么觉得。坦白说,我失去兴趣就会立刻放手的那类人。我觉得您远比表面上……不,比您试图表现出的表面要有趣多了。”
      
      艾格尼丝抬起头来,眼神在伊恩依旧抓着她的手上擦过,而后与他正对。她的唇边有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口气像邀约也像挑衅:“我可以答应,但你要当我整晚的舞伴。”
      
      伊恩一怔,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开出苛刻的条件。
      
      “不能只准你一个人得寸进尺。”
      
      黑发少年直直地看她片刻,忽然笑出声:“乐意之至。那可是其他人的损失。”
      
      以一个邀请换一个邀请,一个约定串起另一个约定,艾格尼丝与伊恩之间的关系由此而始。
      
      那时她并不喜欢他,但在他眼里,她不可替代。哪怕这只是对方的一时兴起,她也无所谓。反正对方终会对她失去兴趣,做片刻被需要的梦也无伤大雅。她并没有主动伸手,她只是顺势而为。
      
      自卑又自尊心过剩,吝于付出却不拒绝,十四五岁的艾格尼丝·海克瑟莱就是这样矛盾得令自己都厌恶。
      
      而十多年过去,艾格尼丝竟然无法确信身上是否真的有什么改变。
      
      她带着一夜无眠的重压起身,与前去晨祷的理查道别。理查象征性地吻了吻她的额头:“替我向特蕾莎大人问好。”
      
      特蕾莎是管理布鲁格斯城中救济所的神官。艾格尼丝来到科林西亚后做的为数不多的几件大事中,其一是资助修建了一处女性庇护所。不论是丧失家园的流浪者、还是困于生计的单身母亲,又或是走投无路的娼妓,都能在那里获得救济。庇护所不仅为困境中的女性提供食宿,还向他们教授编织之类的手工艺,希望能令受庇护者离开那里后重新开始人生。
      
      每个月初与月中,艾格尼丝都会在侍女陪伴下前往庇护所探望那里的住民。
      
      她其实不喜欢这例行的探视。那些感激又探究的注视总令她感到不适--她做出这善举,并非出于高尚的信仰或身为主君夫人的慈爱。她只是忘不掉白鹰城里那跛腿的女乞丐。
      
      伊恩消失数年后,艾格尼丝曾经向亚伦打听过她的下落。
      
      “外城的居民已经有几年没见到她了,也许是离开这里了。”亚伦这么说。但艾格尼丝清楚,女乞丐的命运不外乎路死街头。
      
      再怎么试图补偿也未能令艾格尼丝心安。更何况,她噩梦的源头现在与她同在城中。
      
      艾格尼丝今早的情绪比昨日还要消沉,随行的乔安和简都识趣地不语。庇护所在与堡垒相连的神殿附近,步行就能抵达。艾格尼丝还没离开中庭,便迎面碰上了菲利克斯。
      
      “艾格尼丝女士,早安。”骑士开朗的笑容似乎有驱散阴霾的魔力。
      
      艾格尼丝稍缓和表情:“早安,菲利克斯卿。”
      
      “您这是去庇护所?”
      
      她一怔。
      
      对方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我昨晚从理查大人那里听说的。您真是乐善好施。”
      
      艾格尼丝摇摇头,自嘲:“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
      
      菲利克斯沉默片刻,温言道:“即便您认为是自我满足,但有人的确因为您得到救济。我觉得那是一段美谈。”
      
      对方的好意太诚挚,艾格尼丝不禁挤出一丝笑意:“谢谢。”
      
      就在艾格尼丝打算就此道别的时候,菲利克斯吞吞吐吐地挽留:“艾格尼丝女士……虽然我知道这是无礼的请求,但不知道我是否能得到您的祝福呢?”
      
      “祝福?”
      
      菲利克斯的耳朵微微泛红:“今天锦标赛的祝福。在我的家乡提洛尔……如果能在赛前亲吻女主人的手背,就能获得薇儿丹蒂的亲睐。”
      
      艾格尼丝面上挂着不知该应允还是拒绝的微笑,和乔安交换了一个眼神,无可奈何地伸出手:“祝你好运,菲利克斯卿。”
      
      蜜色头发的骑士深深地躬身,几近虔诚地在艾格尼丝手背郑重落下一吻,抬头时眼神熠熠:“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夺得桂冠。”
      
      艾格尼丝轻笑:“我只希望今年的锦标赛不要出任何伤亡,您也一样。”
      
      “是,”菲利克斯直起身,看向艾格尼丝身后,眼里闪烁起揶揄的笑意,“幸好我到得早。”
      
      艾格尼丝愕然回身。
      
      伊恩站在几步外,沮丧地拨弄着额发,甚是遗憾地叹息:“这下怎么办,好运被夺走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艾瑞克与伊涅德》即圆桌骑士艾瑞克的传说之一,推荐12世纪法兰西诗人Chrétien de Troyes的同名长诗。
    ——
    感谢阿灰的手榴弹,容奉的三个地雷,一?d??个大西瓜、loyal、sleepy梅和在沙雕的世界制杖地活的地雷!
    一语成谶,十五年后,我终于更新了……明天早晨六点还有一更!



    向太阳坠落
    黑暗童话



    失年之约[西幻]
    献给无法坦诚之人的故事



    我只是馋你的向导素
    哨兵向导青春小甜饼



    到哨塔去
    哨兵向导X双傲娇X大逃杀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其实是篇正经文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