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了的前任踢馆来了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

      主啊,我会从你那里夺走我身上你最爱的东西。
      --格林厄姆·格林《恋情的终结》*
      
      I. Some kill their love when they are young
      
      加布丽尔立刻半跪在艾格尼丝身侧,将公爵夫人上半身扶起靠在自己身上。艾格尼丝脸色惨白,双颊却酡红,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呼吸急促。
      
      “艾格尼丝女士?您醒醒!”呼唤数声无果后,加布丽尔无助地看向四周。
      
      周围很快聚集起人群,却无人敢贸然靠近。
      
      脚步声响,似乎又有人快速靠近。
      
      “发生什么事了?”
      
      加布丽尔一震,闻声抬头,看着从人丛中现身的两名骑士,声音微微发颤:“伊恩卿……艾格尼丝女士突然昏倒了。”
      
      伊恩显然在巡逻途中,他凝神盯了艾格尼丝一眼,当机立断,转头向另一名同伴道:“麻烦你帮忙驱散这里的人群,然后差人立刻去请最近的神殿……不,就请庇护所的神官来。”
      
      而后,他俯身查看艾格尼丝的状况。
      
      加布丽尔支撑着艾格尼丝,伊恩不免与两人都靠得很近。
      
      罔顾脑海中对艾格尼丝的担忧,加布丽尔的心自说自话地砰砰乱跳起来。少女一瞬间几乎要被罪恶感击倒:都这种时候了!都这种时候了……她竟然还会因为这种事心慌意乱。
      
      “失礼。”这么说着,伊恩伸出两指搭在艾格尼丝额际,淡绿色的光辉在他指尖一闪即逝。他显然在借用精灵的力量确认公爵夫人的身体状况。
      
      加布丽尔屏息,观察伊恩的神色。
      
      黑发骑士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微妙。他的视线下沉,逗留了片刻,不知道在看什么。而后,他的唇线抿紧拉长,眉毛下压,忽然就撤手起身。这态度并不特别关切,也无焦急,反而像是对什么事脱离了意想中的发展感到恼火。
      
      “您--”
      
      伊恩没任加布丽尔说完:“神官来这里为止,能否把艾格尼丝女士暂时交给您?”
      
      加布丽尔愕然瞪大眼睛:“您要去哪?”
      
      “我必须回城向理查大人报告,那样也能带更多人来。”
      
      “可是……”
      
      伊恩不打算多解释,只深深欠身:“拜托您了。”
      
      加布丽尔语塞,只能颔首:“交给我吧。”
      
      伊恩匆匆离去不久,特蕾莎一众神官便赶来,立刻将艾格尼丝带回庇护所。事出突然,只能将艾格尼丝安置在庇护所空余的平房中。闻讯的神官带着药剂和法器来回穿梭,加布丽尔被晾在一边,识趣地贴墙站好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从开开阖阖的门中,漏出特蕾莎与庇护所医官之间交换的只言片语:
      
      “是因为劳累引发的急病吗?”
      
      “我觉得不像。”
      
      “那么是毒|药?”
      
      “有可能,但是特蕾莎大人,您看……”
      
      特蕾莎的口气因为难以置信拔高:“可那种事不可能!”
      
      而后有人从里侧将门彻底掩死,语声就此断绝。
      
      加布丽尔深深低下头,无声地祈祷起来。可在背诵经文的间歇,她不禁翻覆琢磨刚才听到的对话。他们在艾格尼丝身上看到了什么异常的东西?加布丽尔无法想象。
      
      不知过了多久,庇护所门前来了一群骑士。
      
      男性被禁止进入这种庇护女性的殿堂,即便是眼下的状况也不例外。拦在门口的神官反复重申规矩无果,与来人之间的气氛很快变得剑拔弩张。
      
      加布丽尔急忙赶过去,视线在来人中一扫,定在菲利克斯身上:“是伊恩卿通知你们来的?”
      
      菲利克斯摇头,眼神往神官进出频繁的平房方向飘,显然心神不宁,说话口气也失去了素日的清晰条理:“是,但我们是另外得到消息来的。不,我的意思是,伊恩卿的确赶回来了,他立刻去求见理查大人,却发现……理查大人也出现了相似的症状。”
      
      加布丽尔抽了口气:“公爵也?!”
      
      菲利克斯只点点头,而后转向阻拦的神官,恳切地请求:“城中已经通知科林西亚神殿主座立刻派人来,我……我们认为,眼下将艾格尼丝女士转移到城中为好。当然,这并非质疑庇护所各位的能力,但既然公爵夫妇同时身体出现异常,也许一并诊断更有效率。”
      
      “我这就向特蕾莎大人报告。”
      
      菲利克斯致谢,目送神官远去,焦虑地在原地踱步转了个圈,绕回加布丽尔身侧,低声问:“艾格尼丝女士她……究竟怎么样?我只听到一些令人不安的传言,但您在现场……”
      
      加布丽尔转述了当时的状况,环抱双臂喃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会这样如果不是毒|药,就是诅咒。”
      
      “诅咒……”加布丽尔打了个寒颤。
      
      菲利克斯手指摩挲着剑柄,头压得很低,本来就稍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但加布丽尔不知为何,觉得他现在的眼神一定非常冷峻可怖。
      
      “时机这么凑巧,是诅咒的几率更大。”菲利克斯抬头,刚才身上的压迫力瞬间收敛进去,他自嘲地苦笑,“如果真的是诅咒……我可就派不上任何用处了。”
      
      加布丽尔温言安慰:“一定会没事的……不管是艾格尼丝女士还是理查大人。”
      
      “但愿如此。”菲利克斯忽然眼神一凝。加布丽尔回身望去,原来是特蕾莎等人现身,在他们身后,艾格尼丝躺在木担架上由人抬出了平房。
      
      菲利克斯握紧了拳头。他看向走近的特蕾莎,神情还算镇定:“您能通融,实在感激不尽。”
      
      “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布鲁格斯原本应该是科林西亚最安全的地方。”特蕾莎烦躁地呼了一口气,“我们会一路随行,防止中途公爵夫人身体发生什么状况。”
      
      “那再好不过。”
      
      庇护所出发的一行人抵达里城的时候,从科林西亚神殿主座飞速赶来的神官们已经行动起来,先一步对理查做了诊疗。还没到日落时分,神殿主座和庇护所的神官们、还有与神殿没有关系的医官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
      
      令公爵夫妇双双倒下的是咒术。
      
      正如魔物中包含守护人类的精灵,咒术本身并无好恶之分。但如果包含了施术者的恶意便成了普通人所说的诅咒。
      
      据证言推测,理查身上的诅咒发动时间更早,但他强忍不适,直撑到午后才在书房中倒下。那时正巧是他无人打扰的静思时间,如果不是伊恩等人求见闯入,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公爵身体有异。理查虔诚的信仰可以说是救了他一命,诅咒的效力似乎被他随身携带的诸多圣物缓和,入夜不久,他已经短暂地恢复清醒,只不过立刻又昏睡过去,即便之后再醒转也无起床走动的余裕。
      
      而艾格尼丝体弱,加上咒术发动时正巧在庇护所守护结界的保护之下,一旦离开那里就反应更为强烈,虽然在神官驱邪之下已经摆脱了咒术影响,眼下依然没有醒转。
      
      这一晚的布鲁格斯分外寂静。
      
      但不止一扇窗户入夜了依旧亮着。而在烛光触碰不到的黑暗之中,也有睡意尚未造访的角落。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
      
      “瞧瞧窗户里的倒影,这可真是一张苦闷的脸啊。”
      
      “……”
      
      “不过,谁又能想到呢?”
      
      “伤害我曾发誓保护之物也并非我所愿……你一定无法想象,我有多憎恶表里不一的自己。若真有神明在看着这世间,我定然会受神罚。”
      
      “未遂的罪神明会当作没看见的。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神明真的在看着我们。”
      
      钟敲过子夜,惊起一树耽于太过静谧的夜晚的乌鸦。
      
      次日,公爵夫妇身上的高烧都退却了。虽然公爵还无法一直保持清醒,但据神官所言,他已无性命之虞。这一消息令众人都松了口气。
      
      对布鲁格斯城的清扫与侦查同时展开。但神官们只在理查的书房中找到了施法残留的气息,除此以外,犯人甚至没在城中留下半个魔法阵的印迹。这种时候传言总是分外多,而其中又以南方多奇亚侯爵侵略科林西亚的阴谋一说流传最广。
      
      再过一日,艾格尼丝身上因为诅咒产生的病症基本消失殆尽。但她依然没有醒来,仿佛沉溺于深深的甘美的睡眠不愿醒来。
      
      艾格尼丝持续昏睡的第七天,布鲁格斯再次骚动起来:
      
      来了一位稀客。
      
      由于公爵本人尚是抱病卧床之身,便由他指派的数名骑士代为迎接。伊恩是其中一人。
      
      春日清晨的薄雾中,来客一行人的马蹄声循着布鲁格斯城中错综复杂的水路,向通往里城的吊桥渐渐靠近。
      
      伊恩的坐骑不太|安生,一个劲吐气甩尾,令侍从手忙脚乱。伊恩长长吸气又吐气,伸手摸了摸爱马的脖颈,自言自语:“情绪传染给你,真是过意不去。”
      
      来客未至,他们银甲上的雪光已经刺破雾气织起的纱帐。在晨曦中,伊恩微微眯起眼,盯着越来越清晰的人影。
      
      来的只有四骑,当头一人独自前行,其余三人都恭敬地跟随在一步后。
      
      四人在吊桥头勒马,为首的高大骑士将头盔爽快摘下。这是位三十岁出头的男性,身上奇妙地融合了爽朗平和的气质与不容人置疑的威严。他甩了甩淡色的金发,才一边礼貌微笑着,一边看向布鲁格斯的骑士们。
      
      但伊恩知道,在对方露面之前,那双藏在银头盔后锐利的灰蓝色眼睛已经迅速将迎接的众人来回打量了一遭。所以,对方也确确实实地看到了自己。
      
      伊恩策马向前一小步,恭敬地垂首:“白鹰城的亚伦大人,欢迎您来到布鲁格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卷首语译者柯平,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
    感谢澄百合的火箭炮,KYotodo、阿灰、小A酱、咩咩咩、朝旿、S还有浮世妍清欢的地雷!
    明天双更哦!(骄傲)
    次回预告:亚伦VS伊恩



    瑰冠之下
    大神官的女皇养成



    发条城生存指南
    死出来的爱情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西幻)圣女必须死
    我愿成为您的剑。



    大魏食货志
    西皮三国文,曹丕x郭照郭女王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病娇魔王为女主成为勇者



    冥府最佳事务员的养成
    毒舌男与傲娇女在互相挑刺中成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