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了的前任踢馆来了

作者:兮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IV.

      “是吗?伊恩毕竟在白鹰城逗留了两年,我和他当然不陌生,但称不上特别亲密。”艾格尼丝露出困惑的微笑,转而询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事?如果想得起来,我尽量说给你听。”
      
      加布丽尔咬着嘴唇犹豫片刻,垂着视线低语:“那么,在白鹰城的时候……他有没有在意的女性呢……”
      
      艾格尼丝陷入沉默。
      
      黑发少女将无言解读为惊愕,耳朵都红透了,飞快地瞟了艾格尼丝一眼:“因为我听说他在圣地时拒绝了绝佳的婚事,会不会是因为……他心有所属,即便那么多年过去都难以忘怀?”
      
      艾格尼丝轻笑出声。
      
      加布丽尔错愕地瞪大眼。
      
      “他可不是那种人,”话出口,艾格尼丝便有些后悔,于是编织起半真半假的谎话,“其实……我的长兄亚伦一直提醒我和妹妹与伊恩保持距离。”
      
      “为什么……”加布丽尔似乎没注意到艾格尼丝话语之间的停顿。
      
      艾格尼丝垂眸:“由我来议论品评理查麾下的骑士不太妥当,但是,如果亚伦的判断无误,他不是歌谣里那种忠贞高洁的骑士,不会对什么人念念不忘。相反,他对待他人心意的态度十分轻挑。所以,加布丽尔--”
      
      “他不是这样的人!”加布丽尔不等艾格尼丝说完,下意识为伊恩辩护。
      
      艾格尼丝也没坚持,只是笑笑。
      
      加布丽尔多少有些动摇,半晌,小心翼翼地再次出声:“所以……您反对?”
      
      “反对什么?”艾格尼丝失笑,“你的心意只有你能决定。既然你认定他不是那样的人,那他就不是吧。”
      
      “不……”艾格尼丝的态度令加布丽尔迷惑不解,她端详了公爵夫人片刻,“但是……不只是我的意愿的问题,我……很想知道理查是怎么想的。”
      
      “他坚决不透露口风,我也毫无办法。”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您为我进言?哪怕只是旁敲侧击也好,告诉他我希望……”之后的话加布丽尔羞于启齿,她羞赧地深深低下头。
      
      艾格尼丝片刻失语。她恍然发觉,昨晚竟然在这少女身上看见过去的自己也太过可笑。越是注视眼前的少女,艾格尼丝就越清楚,加布丽尔与她截然不同--加布丽尔怀着满腔热情,更有着敢于鲁莽追逐心意的勇气。艾格尼丝甚至能想见,她越是努力劝说加布丽尔打消这念头,对方就会越执着于证明自己的心意没有错。
      
      但少女纯粹的恋慕之心无法实现。
      
      加布丽尔倾心的那个人正因为冷酷,才显得迷人。他兴趣转移得太快,只会毫不在乎地践踏他人的心意;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他甚至不会看第二眼。
      
      “我尽量试试。”艾格尼丝最终给出谨慎的答复。
      
      这么一个暧昧不清的承诺已然足够令加布丽尔开颜,她的笑容灿烂得刺目:“谢谢您。”
      
      艾格尼丝转开视线。
      
      说不定这笑颜真的能打动伊恩,让他获得求而不得的安稳。那样也是好事……当然是好事。她没允许自己在这自虐的想法上逗留很久,而是随口问:“能告诉我,为什么是伊恩卿吗?”
      
      加布丽尔将垂落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羞怯只是一瞬,她随即大方地坦陈心迹:“锦标赛那时……他在所有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却丝毫不在意。明明有那样艰辛的过去,却能把再痛苦的事当做玩笑话说出来,这让我觉得他非常厉害……也非常让人心痛。”
      
      “所以,你最初是同情--”艾格尼丝突兀地收声,摇摇头,“不,当我没说。”
      
      “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嬷嬷也教育我,让我不能把同情心和爱慕心混为一谈。可是……有谁能分清哪里是同情的末尾,哪里又是爱慕的开端呢?我只知道,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视线已经离不开他了。”
      
      艾格尼丝内心震动,半晌无言以对。
      
      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或者说,她没能这么想过。哪里是开端、哪里是关键的转折,开端引导出过程也决定结果,她只能这么思考,试图捋顺并剖开情感的荆棘,梳理出足以令自己的信服的脉络。
      
      加布丽尔似乎对艾格尼丝的反应感到满意。
      
      有一瞬,艾格尼丝甚至怀疑,对方是故意做出这番告白,让她不好与伊恩太过亲近。
      
      “那么……您为什么要问我这件事?”加布丽尔骤然反问。
      
      艾格尼丝慢了一拍才回答:“也许是我对伊恩卿抱有偏见,但在我看来,菲利克斯卿可能是更好的人选。”
      
      加布丽尔会意地微笑,口气意味深长:“也许在您看来的确如此……”
      
      虽然知道对方有所误会,艾格尼丝却不知从何辩解。这种事只会越抹越黑,她索性沉默不语。
      
      “想必您也猜到了,昨晚是他拜托我请公爵和您下场跳舞的……请您不要生气。”也许是自觉交换了秘密,加布丽尔的态度亲昵起来,大胆地低声发问,“那么在您看来,菲利克斯卿怎么样呢?”
      
      艾格尼丝无奈地勾唇:“理查对他赞誉有加。”
      
      少女不满地撇嘴:“我想听的是您的看法……”
      
      “他很好,”艾格尼丝语气中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在交代众人皆知的事实,她捕捉到加布丽尔失望的神色,轻轻叹息,“我不知道你在期待些什么……但歌谣里的故事是不会真的发生的。我当然也不可能背叛理查。”
      
      艾格尼丝口气冷淡,加布丽尔不禁肩膀一缩,面上现出艾格尼丝熟悉的惊惶神色。少女垂下头,半晌,怏怏地道歉:“请您原谅,我逾矩了。”
      
      “没什么。只是昨晚那样的恶作剧,以后还是敬谢不敏。”艾格尼丝缓和态度,向前方看去:“边聊边走慢了一些,好在庇护所也不远了。”
      
      “耽搁您去庇护所实在抱歉,”加布丽尔小心翼翼地观察艾格尼丝的神色,“如果庇护所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
      
      “我今天只是例行和特蕾莎大人见个面,麻烦你在庇护所里随便转转打发时间了。”
      
      “我明白了。”
      
      艾格尼丝将加布丽尔拜托给庇护所门口迎接的神官,刻意回避庇护所正门直通的第一重四方回廊庭院;每次她在庇护所的人群前现身,都要耗时耗力地应付许久,今天她实在欠缺那样的力气。
      
      她径直折入西首的尖塔。神官特蕾莎在塔顶的图书室等候。
      
      “艾格尼丝女士。”
      
      “特蕾莎大人,路上稍有耽搁,没让您久等吧?”
      
      特蕾莎挥了挥手示意艾格尼丝坐下,她没推辞。两人间已经不需要繁文缛节。
      
      来到科林西亚五年,与艾格尼丝最熟悉的也许就是这位神官。特蕾莎行事利落,艾格尼丝长于变通,她们相处甚是愉快,也在日复一日的合作中培养出了些许亲昵感。
      
      但也仅限于此。特蕾莎虽然常说话直切要害,却很少过问艾格尼丝的私事。也许正是这份拿捏妥当的距离感令艾格尼丝对特蕾莎抱有好感。
      
      “今天没什么大事,随来观摩花之庆典的人潮添了不少人,但目前本月的供给没什么问题。”特蕾莎三言两语交代完公事,诡异地顿了顿,侧眸端详艾格尼丝的神色像是话语未尽。
      
      艾格尼丝想起上次特蕾莎露出这样欲言又止的神态是何时。
      
      她垂眸:“哥哥那里……有什么消息吗?”
      
      特蕾莎感激艾格尼丝率先打开话匣子,舒了口气,颔首应道:“如您所料,有亚伦大人的口信。”
      
      艾格尼丝无言地等待。
      
      特蕾莎被艾格尼丝凝视着,竟然有一瞬犹豫不决。
      
      只要涉及到海克瑟莱一族,艾格尼丝的态度就如同等待接受教诲的信徒,毫无滞涩地接受兄长的任何决定。共事已久,特蕾莎看得出艾格尼丝并非全无主见。艾格尼丝虽然习惯对个人意见有所保留,但只要鼓励她直言不讳,年轻的公爵夫人表达的许多看法都极为老辣、能直入问题核心。
      
      特蕾莎很欣赏艾格尼丝这一点。正因此,每当艾格尼丝摆出这样人偶般的顺从姿态,特蕾莎就莫名感到恼火。她无法理解为何艾格尼丝能在这两种行事方针之间切换自如。
      
      “怎么了?”艾格尼丝久久没等到下一句,微微蹙眉。
      
      “不,”特蕾莎看向蒙尘的书架顶端,尽量不带感情地转达道,“私生子的事亚伦大人已经知晓,他希望您暂时不要和理查的关系闹得太僵,但绝不能让出继承权。如何行动,由您权衡。”
      
      顿了顿,特蕾莎加重咬字:“必要时,可以用任何手段暂时稳住他。”
      
      艾格尼丝露出古怪的微笑,低低重复:“必要时可以用任何手段……?”
      
      亚伦暗示的不外乎先口头答应下来拖时间,等待海克瑟莱的行动。艾格尼丝觉得太阳穴跳得厉害,昨晚与理查半途而废的争执再次在脑海中重演。按照亚伦的标准,她也许已经搞砸了。
      
      艾格尼丝自觉今天的状态因为睡眠不佳有些异常。早晨喝下的提神药剂似乎已经开始失效。疲倦感一个劲拉着她的衣袖,她不禁往椅子更深处陷,同时毫无波动地想,就算搞砸了,但那又怎么样呢?
      
      特蕾莎见艾格尼丝眼神闪烁不定,出言安抚:“我此前也说过,除非您签署文书认那个人为养子,否则神殿、至少是神殿与我相熟的所有人,都不会不利于您。”
      
      “谢谢您。”艾格尼丝挤出一个微笑,思绪却显然还飘在更远的地方。
      
      “您脸色今天很差,难道理查……”
      
      艾格尼丝摇摇头:“最近多梦浅眠的症状有些恶化,但祭典结束,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特蕾莎从颈间取下一条系着青金石邪眼挂坠的银链:“噩梦与魔物有关,虽然布鲁格斯暂时在这方面很安全,这个护身符请您收下以防万一。”
      
      艾格尼丝立刻戴上:“劳您费心了。”
      
      “既然如此,赶快回去休息。”
      
      在特蕾莎的催促下,艾格尼丝拖着沉重的身体与对方道别。
      
      加布丽尔早已在庇护所门庭前等候,两人当即相携往主城前行。
      
      疲倦侵袭全身,艾格尼丝没有闲聊的精力,便沉默不语。
      
      “特蕾莎大人是什么样的人?我只在远处见过她……”加布丽尔似乎对寂静感到不自在,小心地挑选了一个安全的话题。
      
      “下次有机会,我为你引见。”一阵温煦的春风拂过,艾格尼丝竟然觉得身体发冷。她以手背碰了碰额头,似乎并没有发热。
      
      这动作带得细长银项链末端的邪眼挂坠与腰带的金属扣饰相碰,叮当作响。
      
      加布丽尔循声看去:“这是……”
      
      “特蕾莎大人给的护身符,她--”艾格尼丝话说到一半,猛地喉头瘙痒,便掩唇轻咳,一咳之下,口中竟然泛起淡淡的血腥气。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艾格尼丝的视野兀地蒙上纱罩,一片模糊。耳中嗡嗡直响,她听见加布丽尔的声音,但一个词都没听清。头晕目眩,她不知道下一步要踏向何处,但如果不动就会丧失继续站立的力气。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
      
      从多梦的浅眠中醒来,喝药后洗漱,万事一如往常;与加布丽尔同行,没有异常,与特蕾莎碰面;那么再向前,昨晚,舞会,第一支舞,第二支舞……
      
      艾格尼丝从头回想的思绪就此断了。
      
      “您还好吗?”加布丽尔想搀扶摇摇晃晃的艾格尼丝,但公爵夫人已经倒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卷一·繁茂的栗子树下 完】
    感谢KYotodo在这篇文、专栏还有完结文下的霸王票们>u<
    新的故事线开启啦,第二卷艾格尼丝将会开始试图改变自己,希望各位能继续陪伴不成熟的主角们成长~



    瑰冠之下
    大神官的女皇养成



    发条城生存指南
    死出来的爱情



    (西幻)魔镜魔镜
    黑寡妇遇上万人迷



    [机甲]异类联盟
    搞垮星际帝国指南



    (西幻)圣女必须死
    我愿成为您的剑。



    大魏食货志
    西皮三国文,曹丕x郭照郭女王



    (西幻)病娇魔王爱上我
    病娇魔王为女主成为勇者



    冥府最佳事务员的养成
    毒舌男与傲娇女在互相挑刺中成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