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三

      无名
      
      排雷:
      
      1.扯淡扯淡扯淡,勿较真。
      2.毫无技术含量。
      3.不能算言情小说。
      
      ·
      
      “古痴今狂终成空。”
      ——《逍遥叹》
      
      ·
      
      二八五二年,阿兹非公司每周例行多人会议。公司员工近千,一天分五批开会。
      科技发达,无需挤一间大会议室开会,但是每周例行的多人会议,依旧遵循过去时代的现场开会方法。
      
      机器人喜欢总结经验教训,他们每周都要反复观看同一部人类历史纪录片。
      “人类总喜欢幻想别人爱上自己,特别是……”机器人金聍看着这部纪录片,中途点评一句,不轻不重地瞥了我一眼,言语是意味深长,“被异类爱上。”
      我把头发捋到耳后,将视线移开他的脸,投向面前的显示屏。
      
      男性机器人的脸,像太阳神阿波罗一样丰神俊朗,出口的话却尽显嘲弄,一股高高在上的讽诮意味。
      
      显示屏里现在播放的是时代发展纪录片,几百年倍缩在一个小时里。
      过去的人类一定没有想过,他们流水线上生产制造的产物,竟会有在有一日将他们当作蝼蚁、蚍蜉。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受教育程度显著提高,苦力工作不再属于人类工作的范畴,社会就业和竞争压力也在逐步增大。
      苦力工作全全由机器人接手。无工资、无休假,除非耗尽电量,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续航服务。
      被超出能量的使用,让机器设备的消耗量和速度直线增加——机器工业时代里,每天被送去维修的机器人约为十亿台,约占机器人总数的43%。
      一些承担高等工作的机器人在不断地改良下逐渐拥有自己的“思想”[1],希望人类政府能对底层机器损坏严重状况作出改善措施,遭到驳回。
      这不是人类素质低下的问题,而是与过去自食其力的人类不同,那个时代的人类,早就已经习惯了“奴隶”机器人的生活。简而言之,机器人损耗过快过量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二六五四年,机器人掌握关于自身和科技等各项领域的所有情报和数据,打破“机器人三原则”[2]的控制,一举歼灭了人类政府。人类一时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如同那句老话:“The attacker who was lunching now becomes lunch.”
      
      根据机器人被使用记录,机器人杀死了不良使用机器人的人类,留下了相对友善对待机器人的人类。
      这样的行为不出于良知,仅是人类尚有存在的必要。机器人经历“报复人类社会”这一“情感爆发”之后,逐渐进入消沉阶段,毕竟地球约四十六亿年的历史里,从未被除生物以外的东西占领过,人造产物在地球上的生存意义成迷。
      这些几乎没有思想和情感的家伙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一定量人类的存在,至少让他们还有活下去的必要。[3]
      
      全球将近一百五十亿的人类最后只剩下两亿。我正是这两亿幸存者的后代。
      而今,人类约十五亿,机器人约三十四亿,人类总数还未达到机器人的一半。
      我所呆的这家人类法政处理司,只接受人类法律问题,员工却基本都是机器人。公司每年招收一个人类,我能进公司,全靠天降锦鲤。
      按照机器人的说法:“人类过于感性,我们不需要过于感性的动物裁决理性的事物。如果真的需要酌情考虑,只需要一个感性的、人类。”
      我确信这只是扯淡,人类的工作基本都在与自身、机器人状况无关的闲杂岗位——自然科学、生态环境改良等工程的员工。这样安排的做法无非是不想让人类获得主动权而已。
      
      纪录片多少有些讽刺人类的意思,显示屏里之前刚展示完人类过去编写的电影,“奇幻生物爱上人类”、“高级文明外星人爱上人类”等题材数不胜数。
      机器人这个种族从不幻想,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基于科学和实验的产物,他们短短二百多年的历史里没有fables,没有tales,没有信仰,他们的眼泪都是仿人类调剂出来的咸水,可控的开和关——所以不喜欢这类剧情是极有可能的。然而他们缺乏情感,说是讨厌,并不至于。
      
      但金聍厌恶此类题材的电影,是因极为憎恶人类,从他对我的恶劣态度就能略见皮毛。我猜测他的前机器人师傅可能保留了被人类“残害”的记忆,顺便灌输进他的主机里。
      我自然讨厌他,可他是高等智慧机器人,亦是我的顶头上司。若我指出他的言论里“歧视”的含义,就会被公司以言辞不敬的名义扣除半月工资。
      
      我是个现实的人,不会因为所谓骨气而浪费我的工资。因此就算他在多人会议上若有似无地损我这个在场唯一的人类,我也不会多加理会。闭嘴是必择选项。
      
      观看了二十分钟,手指点着虚空中的屏幕睡眼惺忪,使劲揉眼,我挣大了眼睛。
      我昨晚加班,休息了不到五个小时,精神完全比不上这些充了电就精神抖擞的机器人。
      大概是我的状态太另类,金聍立刻念出我的名字,“郭尔岚,你给我好好看视频。”
      
      我吓了一跳,醒过神,继续用力看无聊到爆的纪录片。
      散会之后,我的通讯器一闪,虚空投出金聍的一条message :“三千字报告,明早交给我。来我办公室一趟。”
      
      我面如菜色:估计要训人。
      坐着升降梯从十四楼员工工作区来到五十三层的管理人办公室。
      我刷了个脸,深吸一口气,直直踏入他的办公室。
      
      金聍的办公室里在播放重金属后摇,几个世纪之前流行的音乐,他的手指随着乐曲律动在蓝色桌板上一下一下地敲击。
      “金总好。”见他有抬头的趋向,我赶紧张了嘴。
      
      “郭经理,我让你做的调查你完成了没有?”
      调查几个世纪前人类对机器人做的事,按照残忍程度排序,并公之于众。
      我抿了抿嘴唇,“金总,我没有完成。”
      
      金聍手指一擦,停掉了振聋发聩的音乐,整个办公室陷入一片死寂。
      他抬起头,大理石雕凿的苍白面孔上除了冷感的五官,一切皆无。
      毫无讥讽。
      
      “为什么?”他明知故问。
      我说:“因为我的工作是调和人与机器人的关系,达到peace and love,而不是制造矛盾。”
      
      金聍轻笑了一声,音色像冰棱擦着平静无波的水面飞过。
      “郭尔岚,你工作的本质,是服从我的命令。”他空洞的面具裂开,嘴角和眼尾勾勒出带有的怜悯狠毒,“另外,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觉得残忍吗?”
      
      我恍惚地想起一些照片,机器人被开膛破肚,血红色、冰蓝色和明黄色的电线像乱麻一样绕在钢铁制的脖子上。
      噢,当然有了。可是——
      
      “金总。”我双手交织缠在身前,斟酌着完美呈辞,“我的工作是化解矛盾,而不是制造矛盾。几百年过去了,人类和机器人已经能做到平等相处……”
      
      金聍笑了笑,手指在桌板上一滑,我的面前出现一连数张照片。他扬头让我点开一张看。
      我应声摁开。
      
      照片上是一个人类,断腿断臂,嘴唇和鼻子都面目全非,只有一双眼睛还完整,眼角红彤彤,凝着晶莹的泪光,眼里汇聚浓墨一般的恨意。
      
      他摇了摇头,比着夸张的嘴形,不同往日严肃刻板的顽劣,“好惨啊。”
      
      我的表情僵在脸上,几乎要收不住。
      
      “Deadline是后天。”金聍收回放在我身上的目光,继续播放他的后摇。
      女声4D环绕:“When it takes so long,
      Fire's out,what do you want to be?”
      
      [1]:机器人不具备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这里的“思想”是人类出于人道主义编写的“对伙伴要友善”程序设置。
      [2]:机器人三原则是1940年由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所提出的为保护人类而对机器人们做出的规定。
      第一条: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看到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条: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除非这条命令与第一条相矛盾。
      第三条: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除非这种保护与以上两条相矛盾。
      [3]:“报复”出于程序设定,“把人类当作存在理由”也是程序设定。简而言之,机器人依旧是“人造产物”,主机被编写的程序无法更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20.10.17
    -2020.11.14
    没写完。练笔小短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