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夜引弓

作者:泊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
    1.黑帮野狗x王牌警探;人物初始设定及故事灵感来自于裘德的《黑帮野狗》、《王牌警探》。
    2.人物性向不纯,只接受单一性向慎。非双c,会和他人玩暧昧,洁党慎。
    3.没看过警匪片,通篇扯淡,剧情尽量合理。有设定问题评论区指正,详细一点,会改。其他问题勿较真。
    4.非粤区人士,不会使用过多方言,即使使用也非常塑料。
    5.接受一切批评;欢迎理智讨论。
      注:《子弹酒》试水
      
      “风流倜傥,只属于你。”
      
      1.
      
      过去人谈恋爱,保质期像一盒杏仁月饼,一年有余;长一点,譬如红酒,放几十年更香更醇。
      而现在人谈恋爱,保质期堪比速食品,一天两天,撑顶了一二足月。快餐一吃完,拍拍桌子在店里叫嚣:“心好痛,吃完了。”
      心到底痛不痛,不清楚。我只知道,反正长痛不如短痛,短了都这么痛,长了能把你疼死,我马子一个月换一个,丝毫不拖泥带水,快刀斩乱麻。
      
      半夜的夜店总是crazy的,我这个收保护费的在,今日稍收敛。这个月的新马子叫黄陶丽,黄sir的女儿,懒懒地倚在我肩头,贴耳的大波浪呼在我颈窝,她抹的大红唇,在店内花里胡哨的灯光下像一只双层辣香肠。
      我和马子两个人喝完了好几瓶□□十年代的majito,没醉,无需解酲,就陷在沙发里消磨时辰。
      要是凉冰冰的酒下肚,我饥肠辘辘,解下腕表撂在台桌上,俯身低头吃了口香肠。
      黄陶丽吃痛,呻了一声。我的舌头便顺势滑进了香肠里,啜着肠里的肉条。
      香肠把我的嘴裹住了,迫得我急促地将气渡进去。
      黄陶丽睁开眼睛想对我放电,手抵在我的胸膛上,我一把掐住她的水蛇腰,隔着她的贴身长裙来来回回探其弧度和曲线,手指滑过她衣服上的纽扣。
      这女人真够味的,可惜眼睛被禁锢在黑框里。
      
      我放开了她的嘴。
      
      “警察要来了,秦sir。”她气喘吁吁地开口,一边系上被我方才顺手扯开的扣子。
      我漫不经心地捋过落在额头上的发丝,“我知道。”
      黄陶丽整理好自己,又过来给我扣上腕表,我拒了,令她放台桌上。
      她的视线落在这表上够两分钟,我食指指节敲了敲桌沿,问她:“喜欢这表?”
      黄陶丽才扭过头来看我,戏笑道,“宝格丽的,我是凡桃俗李,岂会不喜欢?”
      
      我轻笑一声,装咩,黄sir的女儿没戴过宝格丽?
      没纠结,我从沙发上扯起机车皮衣披在身上,从口袋里挑出盒烟,叼起一根,示意她提走桌下的手提箱。
      “保护费收完了,玩也玩够了,走吧。”
      
      黄陶丽收起那副风情万种的劣根模样,摆出一张低眉顺眼的面具,压低了嗓音说“好”。
      
      我着起一簇火苗,点燃了烟,火星在我的嘴边跳跃。手搭在她瘦削的肩头,把人往我怀里一施力,我单手夹过了烟,唇覆着她的耳垂,缓缓地吐出口气:
      “黄小姐,一起去看好戏。”
      溽热或是酒意罩了一层红在黄陶丽的脸上,我嗅着她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麝兰味,悄悄把一张纸条压在表下。
      簟纹如水,离了夜店,热气从她的面颊那退散。
      
      我冷眼旁观,黄陶丽这样的情场老手,竟做了纯情人的架势。黄sir教她拿这姿态对我,莫非以为我看不出理由?
      
      我开了锁,钻进夜店对面的小楼里,噔噔噔窜上三楼阳台口。黄陶丽踩着一双恨天高缀上来,她脚步声恰停,警车呼呼地赶到了。
      我眯起眼睛,粗暴地把她脑袋捺到栏杆下,“不要说话。”
      架起望远镜,对准黑峻峻的街。排在先头的警车门敞开了,下来一个穿黑色长外套的男人,面朝我的方向,面色不清。
      可就这一身形,可不就是“东城区夏洛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