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后我发现自己渣了超甜男友

作者:阿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冰天雪地里一个与霜雪同色的姑娘围着个冰屋忙进忙出。
      
      那姑娘姓甚名谁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那姑娘是我。
      
      我从不记得自己曾在什么冰天雪地的地方盖过什么冰屋,但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是清楚地知道那个姑娘是我,就像冥冥中有个声音这样提醒我似的。
      
      那个声音还说,那时我正处在上古神魔大战的前夕。
      
      “魔界那些有什么可怕的?等他们来了我每个给他们一壶酒,大家不都开开心心的了,还用打个什么架。”
      “是了。小五这话说得很是。正好北冥那边无神镇守,就让她去那里酿酒吧。”
      
      小五。
      上古时候,唤作小五的神仙有且只有一个,那是我酿酒一行的祖宗。
      
      所以我竟是我酿酒一行的祖宗???????
      
      这开什么玩笑呢。滚。
      
      我想让那声音滚蛋,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那声音却更加密集地涌过来,反反复复地告诉我,那姑娘是我。
      好啦是我是我是我,我——
      
      本该是很干脆的一句“我认便是了”,可“认”字在喉咙里卡了半晌,终是没说出来。
      不是不认,是他玉帝的我真的不敢认啊!
      
      有诸方大帝在前,我酿酒一行的祖宗在上古并不算特别排得上名号的神仙,可因她是我酿酒一行的祖宗,所以我对她格外景仰,纵使天界流传着很多她种种不好的说法,我也都有尽心往正史里查,这不查还好,一查那景仰便更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如此突然告诉我她是我……
      哎,我想我一定是读她正史读魔怔了才会莫名其妙养出那样一个声音。
      
      无论那声音怎么说,我终究是跨不过景仰那道坎儿,无法把自己和自己酿酒一行的祖宗扯到一起,为今之计,我还是不要去管那声音怎么说,照旧尊她一声祖宗吧。
      
      那个在诸神蓬莱会上献策以酒退魔界的是我酿酒一行的祖宗,而那个说让祖宗她去镇守北冥的,则是上古诸方大帝之一,东极青华大帝。
      
      青华大帝那话一出,为首的几个大帝互相看了眼,祖宗她便被遣到了北冥。
      
      上古诸神皆有名号,祖宗她那时还被唤作小五,足见得还是个仙。
      北冥有方圆数万里之广,诸方大帝却只遣了一个仙去镇,并不是说祖宗她当时已经厉害到足以一夫当关的地步了,而是当时太阳太阴陨落日久,六界各处灵力都不充沛,而大帝们派祖宗她的的北冥,已经算是各地相对安全的地方了,尤其北冥数万里之广多为水地,祖宗她擅酿酒,万一出了什么事也不至束手无策。
      
      然后万一便就真的来了。
      
      我正待要仔细去看祖宗她都在干什么时,晴好北冥兀的暗沉,狂风卷过冰屋,冰碴儿叮铃啷当碎在地上。
      
      大片黑云翻滚着往下涌。
      看得到的北冥尽头本该是海天相连的一条线,可线早已不知被黑云淹在了哪里,目之所及是黑压压的一连片。
      
      偶有电闪自九天上打下来,耀出刺眼的光,利剑般划出成千上万妖魔的脸。
      
      我骇得后退一步。
      实六界已安定太久,我好久没见过如斯可怖的场面。
      
      祖宗她却咧着嘴角笑开:“终于来了么?等你们好久了。”
      
      如此可见,她来蓬莱岛上并非瞎说。
      她是真觉得自己靠酒就可以和谐神魔两界的关系的。
      
      毕竟她当年还没来天界时,便就是靠酒在各种关系中生存下去的。
      那时无论什么族类都买她的账,于是她的自信心就这么被培养起来了。
      
      怀着那自信,祖宗她御风飞上北冥海。
      她一袭白衣显眼,魔军很快注意到她的存在。
      
      旌旗猎猎声中,传出一魔怪嘹亮的喊声——
      “那妞儿倒有十分姿色!把她活捉了带回去,大王定重重有赏!”
      “赏!”
      “赏!”
      “赏!”
      
      魔界各族有自己的语言,这个时候说天界的话,显然是故意说给祖宗她听的。
      
      但他们一个个只喊着却没一个上来,足见得修为不够,说不定连水都离不了呢。
      
      祖宗她见状便甜甜笑起来,道:“不必等你们大王赏了,我先送你们些见面礼吧。”
      说着振起衣袖便要施法,却忽然定了下来。
      
      不止祖宗她,整个北冥都突然静了下来,躁动的魔军刹那间全数无声无息。
      数万魔军似被下了什么蛊咒般,一个接一个地往远海看去。
      祖宗她狠狠摆了摆头,清醒些后,也跟着去看是什么情况。
      
      远远的北冥像是怀了孕的神仙似的,缓缓生出一个大大的突起,那突起升到一定高度又倾斜着缓缓落下,像是寻常波浪一般,却比寻常波浪慢了不知多少。
      
      一波落下,一波又起,落得慢,起得缓,打在海面上却如金石掷地,一声声的十分结实,不容置喙。
      
      不知哪个小魔怪打的头儿,数万魔军由远及近陆续跪下。
      祖宗她腿亦一软,却在跪下前打了个激灵,便立刻挺了膝盖重新站直。
      
      定在原地呆了会儿,回神后立刻御风飞回北冥海畔。
      有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敌明我暗的情况,地势已于我方无利,当然更要避开敌方的优势。
      
      祖宗她这时候飞回去,委的聪明。
      
      然而聪明是一回事,责任却是另一回事。
      
      诸方大帝遣她来镇北冥,她既应了这任务,大敌当前,又岂能一走了之?
      
      于是她落了岸便转身,正待要飞回去生祭仙元与那神秘力量拼死一搏时,却见北冥之远掀起万仞巨浪。
      
      那浪掀得陡且快,落下来时,更似泰山倾覆,一下子把海上的魔军压了个尽。
      
      风声雷声浪声水声哀嚎声求救声……
      
      忽然。
      
      一道蓝色光芒破开重重声音划过北冥。
      
      一个声音压过其他一切:“几万个吓一个算什么?”
      
      一个神仙模样的身影落在祖宗她面前。
      
      一只手负到身后,有清朗的声音响起:“二打一,这样才公平。”
      
      一道闪电把天地划得雪亮。
      
      一袭蓝色锦衣反出亮眼的光。
      
      刹那间又是一片黑暗。
      
      万里北冥充斥着数万魔军的苟延残喘。
      
      而那个身影立在海畔,便黑暗浓重各种也不能淹没他的风姿。
      
      祖宗她却没空欣赏,只长长呼出一口气,想:还好我不是被打的那个。
      
      她面前的神仙则辗转了脚步,扬声往北冥海上道:“且动手吧。”
      
      祖宗她这时便当仁不让了,直接伸手够到那神仙肩膀上,喝道:“这儿归我管!还请道友莫要抢我风头!”说着在那神仙肩膀上借了一力,便纵身飞到北冥海上,破开团团阴霾,一路行罡布气而去。
      
      数万魔军并未灭绝,多半只是被方才的巨浪拍晕了,此刻见到祖宗她来,一个个都眼放绿光地想把她脱下水去。
      
      可惜他们刚把头探出水就被身下卷起的漩涡拽了下去,沾不到她半丝。
      
      待她顺风从远海飞回来时,一海的魔军已次第醉去。
      
      只有一个呆愣着站在海上,鼓起来的大眼睛拼命眨着,像是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却有个小魔怪摇头晃脑地跑到他面前,似撑着最后一丝气力道:“老大不好……他们…他们给水下了毒,兄弟、兄弟们都、都不行了,老大,你、你、你快跑、快跑……不要、不要……”话没说完已醉晕了过去。
      
      那老大撕心裂肺地喊了他几声,不见应声,便转头甩出一句:“艹死你们这些卑鄙的神仙,你们给老子等着!”说罢背着那小魔怪要走。
      
      纵他修为可能比其他小喽啰们厉害点,可弥漫在北冥海上的我酿酒一行祖宗的酒气岂是他禁得住的?
      是以他没迈几步便倒在了北冥海上。
      
      祖宗她扑哧一声笑出来,在北冥海上拍了拍手,意气风发道:“早说了嘛~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大家一起喝点酒多好。”
      
      说时看着满海狼藉,突然想起什么,“哦”了声转了话锋,回头朝岸上那神仙看去,“不好意思,上头大帝叫我来这里守着,不小心弄乱了道友地盘,我看道友——”
      
      她本想拜托那神仙施个法,让那些魔军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却在去看那神仙时发现那神仙恰也正望着她。
      
      昏沉天色里他眼中一点格外明亮。
      
      祖宗她愣了下。
      
      愣完才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往自己身上看。
      单看下去还不够,还展开双臂把肩膀袖子等各处都看了遍。
      看完后还是不解,便凌在海上望回去问他:“怎么?”
      
      他眼睛一眨,蓦地绽开一笑。
      海阔天高,云开日耀。
      
      万里北冥巨浪滔天。
      落下来时,拍出他昆山玉碎般的声音:“那魔头儿诚不欺我,你果有十分姿色!”
      
      我从那荡开的声音里醒过神来。
      
      在当时的天界,夸祖宗她美貌的词接起来可以连通九天和地狱,这神仙那般好听的声音却落入这样的俗套中,委的有些可惜。
      
      虽则可惜,但那声音还是十分好听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祖宗她自小在大神圈里长大,各种出尘的气质见了个遍,叵耐大神们修为远高于她,所以他们便是与她对面而坐,那出尘的感觉她也只能远远地欣赏欣赏;她相与的倒也不乏同辈的神仙,可大概是和大神们混多的缘故,那些同辈的神仙近虽近之,可看在她心里,总是幼齿了些。
      
      可面前的这个神仙却把那出尘的气质和亲近的距离结合得恰到好处。
      
      祖宗她心中喜不自胜,便那神仙说的话她已听过无数,她仍受用地笑起来,当即从海上飞回去,落岸的时候把手拍在那神仙肩膀上,铿锵有力道:“道友好会说话!走!跟我到天上喝酒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又名《了不起的祖宗她》,女主负责成长为一个帅气的神君,男主负责甜及各种打辅助。
    所谓成长为一个帅气的神君,就是说她现在其实还是怂的。
    不要看她这场架打得有点帅,这不是对手太弱吗。
    女主:我要帅。
    男主:好的,我看着你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