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后我发现自己渣了超甜男友

作者:阿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泠风话里处处给自己留着余地,留给扶海大帝的选择却只有两个:愿或不愿。
      若大帝说愿意,便意味着若他没有复活玉沅之卵,那泠风便可以乱七八糟的“复活之法”向他索取玉沅卵;若大帝说不愿,那泠风更可以说你都不愿为了复活玉沅卵把他们交给我凭什么让我交给你。
      
      以祖宗她平日里对泠风上神的了解,这样的话上神他绝对说得出。
      “大帝……”她轻声唤着扶海大帝,希望提醒到他三思。
      可大帝却全然没有听到,干净利落地回了泠风上神的问题。
      
      祖宗她把眼一闭,心里一破罐儿摔到地上,碎成一声“完了”。
      可当她听清扶海大帝回了什么时,又立时睁眼长舒了口气。
      放心了。
      
      那让祖宗她安心的答案仅有四字:自当奉陪。
      其中最妙在“奉陪”二字,添个注解大抵就是:我以复活玉沅卵为重,你要有复活的法子我自当与你商量。
      不承诺商量的结果,完美地把最后的决定权握在自己手上。
      
      泠风上神睫毛一颤,问道:“你不恨我?”
      “当年我搜集完娘亲遗卵后彻查了整件事,当日之事虽与你有关,但你并无恶行,一切不过天命所弄,阴差阳错。”
      “那你当时为何不理我?”
      “理你?当时娘亲神归,我诸事忙碌,自顾尚不暇,何来功夫理你?”
      
      扶海大帝话说得很平静,祖宗她却咬了唇,不由自主想回当年。
      他视若生母的玉沅骤然神归,他心非木石,岂能不痛?
      而泠风与此事关系那么紧,他估计见一次泠风就要多痛一次,外加玉沅将将神归,他定有很多事要处理,又岂能有空搭理泠风?
      可泠风却只顾着自己的情绪要见他,甚至想找他要他娘亲遗卵。
      
      话说泠风上神打着这主意何必去找扶海大帝呢?不是做梦比较快?
      
      祖宗她也这么想,可见在正常神仙眼中,扶海大帝当初冷落泠风上神再情理不过。
      可泠风上神却以为大帝在恨自己。
      还这样以为了一千多年。
      
      事到如今,误会解开,泠风上神自无语凝噎。
      扶海大帝又道:“泠风,你当知道,我扶海从不恨谁,若谁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只会当即了断。”
      
      祖宗她小心脏溘然一跳。
      向来只知扶海他慷慨大气不拘小节,却不想他也有如此果断的一面。
      
      一定要小心不要做对不起大帝的事。
      祖宗她在心里拿小本本记下这句话。
      
      “你想得开,可玉渁呢?你可知玉渁有多恨我?你把她遗卵给我,不怕她怨责于你?”
      扶海大帝从容道:“娘亲与你如何我不清楚。但我知娘亲她素以子女为重,你若真心复活她子女,她焉能怪乎?”
      
      泠风倒吸了口气,尸崖阴气重,吸起来一定很不舒服。
      可他浑似未觉,但纳在心肺,问道:“话虽如此,我如何信你?”
      “空口无凭,我可与你立纸据。”
      “呵。白纸黑字,何足为信?”
      “我可祭出元灵,以蓝字书之。”
      
      泠风上神浑身一震,诉雨上神亦定了一下,回首看向扶海大帝。
      祖宗她更是直接跳出来道:“大帝这怎么可以!”
      大帝笑了下,刚要说话,却有泠风上神先道:“既然小五你不舍得他祭出元灵,那你来帮我做个见证如何?”
      
      “我?”祖宗她愣了下,“你想要我做什么?”她如是问道。
      不怪她满脸不解,实在是这本是泠风上神和扶海大帝两个神的事,泠风他连扶海大帝都信不过,没道理信得过她啊。
      
      但事实上,她就是这么让其他神仙信赖啊,之前没有神仙找她,那是因为事情还没到要惊动她的程度嘛。
      
      祖宗她问了,泠风上神便直言道:“我要你答应我,若我来日想到办法复活玉渁卵而扶海又不肯把卵给我,你便把四海的水酿成烈酒,让四海水族永世不得清醒。”
      
      祖宗她怔住。
      
      把四海的水酿成烈酒于她并不很难,努力努力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事关四海水族,她不敢擅作主张,便回头去看大帝。
      
      但见大帝点了下头,她便转头与泠风上神道:“好,我答应你。”
      “好。那我便把玉沅卵交给你。”
      
      说着把装着玉沅卵的乾坤袋交给了祖宗她。
      
      刚交出袋子,泠风上神便捂了心口一脸痛苦的样子,祖宗她刚要上去扶他时,却见他往另一边倒去。
      看到那边站着诉雨上神,祖宗她便识趣地不再往前,准备先回去把玉沅卵给扶海大帝。
      
      却有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五。”
      乍听得上神温柔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祖宗她实在有些遭不住,只觉浑身的经脉都像被电打了似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上、上神有什么事吗?”
      
      上神又冲她温柔笑道:“改日若有空,到我神府闲话可好?”
      “嗯。好。”溺在上神的温柔中,祖宗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吐出这两个字的。
      
      但听见这俩字后跟着“嘤叮”一声。
      祖宗她浑身抖了一下。
      还好还好。这声音是泠风的。
      
      祖宗她调整了下呼吸,诉雨上神已蹲下身去问:“怎么了?”
      泠风上神捂着心口虚弱道:“我、我感觉自己快撑不下去了,诉雨你渡我口气可好?”
      
      ……
      原来是骗真气的。
      
      诉雨上神并没有受骗,只道:“尸崖阴气重,出去便好了,我带你出去。”
      说罢抱起泠风上神,步入沉重的阴气中。
      
      祖宗她目送着诉雨上神的背影渐去渐远。
      尸崖的阴气压着神仙的法力,祖宗她却恍惚觉得诉雨上神身上晕着光。
      
      那光经久不散,祖宗她看了会儿,觉得有些不对劲。
      扭头往后看去,果见大帝正看着自己。
      浓重阴气里他沉着脸色,浑身抑着危险的气息。
      
      情况迫在眉睫,祖宗她赶紧邀功,几步跳到扶海大帝面前,把装着玉沅卵的袋子举到他面前:“呶,你的卵!”
      
      大帝他没接,还微微皱了眉。
      祖宗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当即改口道:“哦不,你的念想!”说着又把胳膊伸直了些。
      
      大帝他还是没接,只沉默地看着祖宗她,良久,张嘴微微叹出口气。
      祖宗她急了,“哎你到底要不要!”
      大帝他终于出声:“要。”
      
      虽然对大帝冷漠的语气十分不满,但毕竟自己理亏,只能小心待着。
      恰大帝手正放在袋子下面,祖宗她便没多想,直接松了手。
      将要收回来时,却猛一下被握住胳膊。
      她愣了一下,随后蓦然被往前一带。
      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只手扣在结实的胸膛上。
      
      啪一声袋子掉在地上。
      
      “感觉到了吗?”扶海大帝突然道,就像他突然把祖宗她扣进怀里一样。
      祖宗她还不知道大帝要让她感觉师门,却有另一只手圈过她脊背,按着她肩膀,又把她往扶海大帝身上扣了些。
      
      “感觉到没有,我很害怕。”扶海大帝如是道,并没有在开玩笑。
      
      没错。
      扶海大帝在害怕。
      尽管细微难察。
      但他的声音在颤抖。
      身体也在颤抖。
      
      祖宗她便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扶着大帝胳膊道:“大帝您不用怕,天界那些关于尸崖的传说都是假的。我在这儿待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大帝他身体僵了下。
      祖宗她觉得自己的安慰起到了作用——
      起码大帝他不怕了。
      
      果然,大帝松开她,喉咙里似哽了什么似的,半晌才道:“那你很勇敢啊。”
      大帝语气有些不对,但祖宗她清楚,似大帝这般登峰造极的神,在她这种小仙面前失态面子上难免会有些挂不住。
      于是祖宗她呵呵干笑了几声,边捡起地上的袋子边替大帝回护道:“大帝您过奖了,比不上大帝您冒险来救我们勇敢。”
      
      大帝瞪了她眼,道:“你还知道凶险?这便是你同我说的分寸?”
      祖宗她自知理亏,吐了下舌,犹自辩解道:“我本来打算得很好啊。可谁想到泠风突然疯成这样!我还从没见他这样过,话说他和玉沅……”
      
      祖宗她本想问泠风上神和玉沅间到底如何,但目光撞到扶海大帝身上时忽然想到大帝和玉渁之间的关系,警觉此问不妥,奈何说出去的话已收不回,便留着不上不下的。
      
      扶海大帝却只微叹了口气道:“娘亲和泠风的事,我也不太清楚。据我所知,泠风他曾和娘亲相约厮守一生,后来却不知何故弃娘亲而去,再后来又不知何故想回来弥补,可娘亲只一心扑在蛙族身上,没有理他,他便自顾着做了许多事,其中一件,便是见到蛙族中有负重伤者,祭出神血为它疗伤,后来那伤虽好了,蛙族中却爆发瘟疫,据查,疫原正是他神血。后来娘亲百般无奈,只能自爆神元化掉瘟疫,她亦神形俱灭,仅留了这数百残卵。”
      
      这实在是个悲伤的故事,祖宗她怔怔然听完,一时无话。
      
      大帝接着道:“其实这事纯粹泠风他自己祸害自己,当初非要和娘亲说什么永远和他在一起,最后又陷在自己的承诺里出不来。想神仙寿数何其长,世间一切又何其容易变,似当初我和紫微他们那么好的关系到头来都是说掰就掰,却有神仙还在说什么永远,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祖宗她微微一笑,叹息道:“若是泠风他当初知道这些就好了。”
      扶海大帝亦是一叹,“哎~都过去了,不管他了,反正我们知道了不要说就好了,走吧。”
      祖宗她想起云锦未收,便道:“哎你等等,我去把云锦收回来。”
      
      毕竟是织云上神的一片心意,不当把它落在此地。
      
      祖宗她赶忙去地上收云锦,却感觉周遭的气压有点不对,于是抬头看去,便看见大帝沉着的一张脸。
      
      “我、这云锦有什么不能收的吗?”她忐忑问。
      大帝抿了下唇,道:“答应我,以后别再随便答应和其他神仙睡了。”
      祖宗她眨了眨眼,乖巧地辩解:“我没有随便答应啊。我觉得睡一下就可以换回玉沅卵很划算啊,反正我就出一匹云锦。”
      
      她说着把云锦卷起来。
      尸崖上神仙法术无法施展,云锦拿出来化回原本大小容易,再想变小装回去却很难,是以只能卷着。
      
      卷的时候听到大帝蹲在她面前问:“你知不知道,泠风说的睡和你以为的睡是不一样的。”
      祖宗她卷好云锦抱在怀里,不解地看向大帝:“睡不就是睡?还能有别的睡?”
      大帝咬了下唇,继续解释:“泠风他说想与你睡,实际的意思是想与你双修。今日是泠风也就罢了,你可知道,若换作别的神仙,你可能会被伤到元灵。”
      
      祖宗她觉得大帝说的话有意思,她抿着唇笑道:“怎么现在睡觉都可以修炼了吗?”
      扶海大帝脸上眉眼沉下去,默了半晌叹出口气,百般无奈似的道:“罢,这些就不和你细说了。太脏了。”
      
      这话却说得祖宗她脸上一僵。
      
      脏……
      在祖宗她眼里,目下能担得起这个字的只有尸崖的环境。
      
      以为大帝嫌尸崖太脏所以不肯细说,她下意识把手往云锦上蹭了蹭——
      不知道如果大帝知道这刚扶过他胳膊的手之前玩过尸骨会怎样。
      
      然后蹭的时候又想起云锦也是刚从尸崖地上收起来的……
      
      祖宗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手指动了动。
      她脑子却僵着,不知该如何安置它。
      正当此时,却有只手伸过来把它牵走了。
      还牵得很顺手的样子。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祖宗她:Σ( ° △ °|||)︴
    天帝:来,回到天界的怀抱来。这里没有神仙嫌弃你。
    扶海大帝:我说话了么你就!走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