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王于漾以为电脑要一会时间才修好,没料到周易搬出去两三分钟就搬回来了,他打了个哈欠,“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周易背对着他敲键盘,不理这茬,冷硬道,“别烦。”
      王于漾,“……”
      
      “好了。”
      周易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转过头,看到男人一手支着头,一手抄进不知何时散开的发丝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眼皮半搭着,神态慵懒的像只贵族老猫,他倒抽一口气,“你干什么?”
      王于漾鼻子里发出一个音,“抓头发啊。”
      周易的下颚线条绷紧,“你那是在抓头发吗?”
      王于漾挑唇轻笑,“是啊。”
      
      周易眼睛疼似的收回视线,屈指扣两下桌面,“还看不看?”
      “你这不是废话吗?”王于漾站起来走到床边,盘腿坐好,“开始吧。”
      周易点开了视频录像。
      
      .
      屏幕上出现的是以白色鲜花为主,墙上挂满了挽幛,布置的庄严肃穆的灵堂。
      摄像头扫过摆放在四周的所有花牌,王于漾的视线也跟着移动,极少数有印象,大多都是可能接触过,可能没接触过的单人或者某一方势力代表。
      灵堂里面的花牌全是政商两界的大人物送的,星腾影视的艺人们,还有其他所谓的吃喝玩乐朋友送的花牌摆不进来,都在门外。
      
      里外的众多花牌显露出死者显赫的身份与地位,勾勒出了一股悲伤的氛围。
      还有就是一个道理,人生在世,不论是谁,都逃不过生老病死,逃不过意外。
      
      镜头一直在扫,王于漾的视线也一直在游走,挂在灵桌上方的遗像冷不丁的撞进他的视野里,他平静的看着自己那张脸,确切来说是二十岁左右,还没开始享乐的自己。
      那时候的他好像刚继任家主之位,由于男生女相,五官偏柔美,他为了让自己显得有威严,从来不笑。
      遗像里的他板着脸,下巴微抬,最近抿直,年轻,傲慢,野心勃勃。
      
      王于漾忍不住一阵感慨。
      耳边响起周易的声音,“年轻时候的你……”
      “嗯?”王于漾,“怎么?”
      “没什么。”周易摸出烟盒,甩根烟叼在嘴边,后仰一些靠着椅背,眼眸微阖。
      
      一秒两秒……五秒过去,镜头还停在遗像上面。
      王于漾说,“这视频谁拍的?”
      周易啪嗒扣开打火机,点燃烟吸一口,“一哥们。”
      王于漾问道,“你的队员?”
      周易摇头,他沉默着抽烟,没有透露其他的迹象。
      
      王于漾问青年要根烟,“男的?”
      周易睨他一眼。
      王于漾微微眯着眼睛点烟,“还是个GAY,喜欢美人。”
      他轻咬着烟笑出声,“说起来,我那样的,换我自己也喜欢,有时候我照着镜子,都能自己跟自己玩上一会儿。”
      周易的眼角直抽。
      
      王于漾朝他的侧脸喷吐烟雾,“你们是哥们,那你呢?”
      周易嘴边的烟抖了一下
      王于漾瞥向他掉到裤子上的烟灰,“反应这么大啊。”
      周易站起身,作势要拔U盘。
      
      “二十出头的人了,别这么不禁逗。”王于漾伸手拽他T恤,叹息道,“坐下坐下。”
      周易冷冷嘲讽,“你看自己的葬礼,竟然还能没事人一样说笑,脑子坏掉了?”
      王于漾夹开烟,单手托着腮笑,“你不是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什么状况发生在我身上都正常,就算我突然跟你说我变成了女的,你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周易,“……”啪啪,脸疼。
      
      镜头从遗像上离开,转向灵桌下方,王于漾看到了很多兰花,他脸上的笑意消失,却在眼底浮了出来。
      
      周易淡声道,“听闻林家少爷林少南在西郊有个园子,里面只种兰花,还都是名贵品种,雇了很多专业人员打理。”
      王于漾挑眉,那是以前他跟阿南打赌输的,他优雅的抽口咽,“小易,你听闻的挺多啊。”
      周易忽略他的称呼,“去年有人花重金买你的命。”
      
      王于漾来了兴趣,“重金?多少?”
      周易说,“一亿。”
      “才一亿,我的命至少也得在那个基础上乘以十吧。”王于漾下床拿了垃圾篓过来,“你们接了?”
      
      周易望着屏幕上的灵堂,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支付完五成佣金当晚就死了,纵欲过度,死于心脏病。”
      王于漾对着垃圾篓弹烟灰的动作一顿,“真是可怜,钱白花了。”
      
      周易的余光锁定男人,“你怎么不问我,谁接的任务?如果哪个雇主没死,你……”
      王于漾打断他说,“假设啊,如果啊,要是啊,那些开头的,都是小孩子玩的文字游戏。”
      周易,“……”我还是拔U盘吧。
      
      王于漾忽然咦了声。
      周易下意识转头看向他。
      王于漾盯着已经切换的镜头,现在画面对着门口,正好可以拍到每个进来吊唁的人,而且是正脸。
      “我家里查的很严,你那哥们挺有两下子。”
      
      周易深坐在椅子里吞云吐雾,“再严也做不到密不透风,不然你也不会被杀。”
      王于漾说,“有时间介绍你哥们给我认识。”
      周易瞬间侧头,“你想干嘛?”
      王于漾不答反问,“是小兔子吗?”
      周易扯动唇角,“大狗熊。”
      王于漾失望的摆摆手,“那算了。”
      周易的面部漆黑。
      
      王于漾不再说话,他看着熟悉不熟悉的沈家人陆续走进灵堂,分别立在两旁,回拜挨个进来吊唁的来客。
      不多时,一个很英俊的男人坐着轮椅被推进来,他的面容憔悴,脸颊消瘦,眼窝深陷下去,眼里布满红血丝,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难掩的颓然。
      周易没看录像,看的坐在床边的男人,“你的死似乎对林少南的打击很大。”
      话音刚落,他的呼吸一滞,薄唇抿在了一起。
      
      周易盯着男人泛红的眼角,这是他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真实的情绪,“你们好过?”
      “他是个直男。”王于漾望着视频里的兄弟,嗓音沙哑,目光柔和,“第一个女人还是我给他挑选的。”
      周易话到嘴边,突然被女人的哽咽声阻止,他瞥向视频,“刑警队长,梅月,她在调查你的案子,没有进展。”
      
      王于漾说,“瘦了不少啊,小下巴都露出来了。”
      他看着月儿将阿南从轮椅里扶起来,两人一起对着他的遗像鞠躬。
      周易依旧是陈述的口吻,“林少南的身体绷的很紧,明显很抗拒,他有洁癖。”
      “准确来说不算洁癖。”王于漾的眼里有几分回忆,“那小子就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身体。”
      
      周易说,“那还能跟女人发生关系?”
      “不是天生的。”王于漾把烟掐灭,揉了揉眉心说,“什么原因不清楚,他不说,我们也不会私下里背着他调查。”
      周易垂眸吸几口烟,“既然你让我帮你揪出内鬼,查清真相,那你就应该把你熟悉的几个人的资料都给我,能省很多时间。”
      “情报网查到的,再结合你透露的,对排除法有利。”
      
      王于漾半响说,“先看视频吧,线头找出来了,才能拽出后面抓线的人。”
      周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行,都给你。”王于漾捋了几下额前碎发,平淡的说,“我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多到记不住,最熟悉的一只手数的过来,都是我最亲近的人,几乎知根知底,没什么好查的。”
      周易说,“那你就祈祷吧。”
      他见男人的视线投过来,就侧过脸迎上去,笑着说,“毕竟被最亲近的人背叛,这种感受会让你痛不欲生。”
      王于漾的眉心一拧,转瞬即逝,“你笑起来还挺可爱的。”
      周易,“……”
      之后两人看着录像,不再说话。
      
      吊唁的人一波接一波,持续了快两小时,遗像由林少南抱着带上灵车,视频就在那里终止。
      王于漾压下心里翻涌的杂乱情绪,从头开始看了起来。
      周易坐在椅子上,没发出任何声响,不知不觉的陷入沉睡。
      
      王于漾看第五遍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周易一觉睡醒,“要不我们……”
      “快暂停!”
      王于漾说话的同时,人也跳到周易身旁,他的身体前倾,“倒回去,再往前倒,停,就这里。”
      
      周易指着屏幕上定格的清秀面孔,“这人是谁?”
      
      “刘峰,沈氏的高管之一。”王于漾说,“宴会当天那个杀手可能是他带进去的。”
      周易说,“可能?”
      王于漾坐回床沿,手撑着头垂下眼皮,试图重新回忆当晚宴会上的场景,过了许久才脸色阴冷的抬眼,“就是他没错了。”
      周易拿出手机,对着屏幕把刘峰的脸拍下来。
      
      王于漾若有所思,“他一点也不心虚。”
      “大概是因为你已经死透了吧。”周易说,“正常人不会想到死了的人还能在另一幅身体里重生。”
      王于漾自言自语,“我奇怪的是,他怎么没有被杀人灭口,还能出席我的葬礼。”
      周易斜眼,“为什么他不是幕后之人?”
      “他没有钱雇顶级杀手,支付不起昂贵的佣金。”王于漾说,“而且想杀我的人很多,他即便有那个心思,也排不上号。”
      周易不咸不淡的开口,“沈家的当家主,堂堂S城二爷,怎么可能死在一个小下属手里,你是这么想的吧。”
      王于漾笑着看他,“就你聪明。”
      周易的唇角止不住的抽搐。
      
      王于漾盯着屏幕上的刘峰,脑子里捋着他被暗杀至今发生过的所有事情,觉得有点怪,又说不出来具体是哪回事。
      这种感觉在原主身上也有。
      怎么都搞不清究竟怪在哪里。
      
      王于漾的眉间涌上些许暴戾,想用以前的老法子发泄又不行,就下意识的翻找到一把巧克力,一口一个。
      周易看的齁嗓子眼,他出去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拿到情报回来,“刘峰现在的住处在三名园,房子是你送他的。”
      
      王于漾咬着巧克力抬头,很懵比,“是吗?”
      周易的半边脸铁青,“那是你自己送的,你不知道?”
      “不知道。”王于漾边吃巧克力边说,“这些年我送出去的东西太多了,记不清了啊。”
      
      周易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的黑色发顶,“所以,他跟过你?”
      “没有。”王于漾语气笃定的说了句,思索着说,“我送他房子,应该只是对他工作能力的一种认可跟表扬,我向来对能够创造利益的下属很仁慈。”
      周易表示质疑,“他长得像小白兔,不就是你万年不变的口味?”
      王于漾满脸嫌弃,“是老白兔,年纪大了些。”
      “……”
      
      周易半边脸也铁青了下来,他捏鼻梁,“跟你说话我胃疼。”
      “之前说肝疼,现在说胃,”王于漾关心的叹气,“你你说你这孩子,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周易的喉间一热,他把那口血咽下去,转身大步往房外走。
      
      王于漾吃掉手里的小半块巧克力,“冰箱里有西瓜,你要吃吗?”
      周易的脚步顿住,听到背后响起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吃的话,给叔叔切一片啊。”
      他抓住房门,“嘭”地一下大力甩上去。
      
      片刻后,冰箱里的西瓜还是被拿出来,切成薄厚度相同,大小相同的片状摆在桌上。
      王于漾慢条斯理的吃西瓜,“等天黑了,我跟你一起去刘峰家。”
      周易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打火机,“我先去,你等我消息。”
      
      王于漾拿着一片西瓜走到青年面前,“不能一起?”
      周易像是知道他的心思,撩起眼帘说,“三名园虽然不在市区,但也不偏僻,监控多,我要去熟悉一下地形。”
      王于漾说,“带上我这个夜盲症患者,全身而退的几率有多少?”
      周易说,“一半。”
      王于漾啧了声,“只有那么点?”
      
      “不然呢?”周易冷笑,“你当我无所不能?”
      王于漾悠闲道,“我还真那么想的。”
      “是什么给你这样的错觉?”周易估计是脑抽了,他脱口而出,“我连你都治不了。”
      王于漾慵懒的笑着扬了扬眉,“原来你想治了我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