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第二天半晌午的时候,王于漾被敲门声吵醒,他满脸郁气的去开门。
      “我去,王哥,你还睡着啊。”何长进嚷嚷着进来,“太阳都晒屁股了。”
      王于漾往沙发里一趴。
      
      “我今儿真的服了。”
      何长进把袋子里的两瓶李子园放进冰箱,走到沙发那里喊,“王哥,你听到我说的没,我说我真的服了。”
      王于漾阴沉沉的从臂弯里侧抬头。
      何长进咕噜吞咽一口唾沫,“爷,您睡您的。”
      
      王于漾刚趴回去就起来,勾勾手说,“长进,你过来点。”
      何长进干笑着往后退,“王,王哥,干嘛啊这是。”
      “不打你。”王于漾说,“过来。”
      “说好的啊,男子汉大丈夫,得言而有……卧槽王哥你!”
      何长进手撑着沙发,身体往后仰,战战兢兢的说,“咱都是男的,靠这么近不合适的吧?”
      
      王于漾松开拽着他T恤领口的手,“你身上有味儿。”还是鱼腥味,怎么搞的?衣服没洗干净?
      “啊?”何长进把头埋进胳肢窝里闻闻,“没有啊。”
      他闻完左边闻右边,“哪有味儿啊?我早上又没出什么汗。”
      王于漾坐起来扒拉扒拉凌乱的头发,手指抄进去随意捋几下,拿皮筋一扎,脚步慵懒的去卫生间洗漱。
      
      何长进凑上去,嘿嘿笑着说,“王哥,你说的该不会是男人味吧?”
      王于漾挤着牙膏,“毛都没长齐,还想有男人味。”
      “……”
      何长进拉他扎在脑后的一小撮头发,“王哥,我发现我从老家回来以后,你变了好多。”
      
      王于漾面不改色的刷着牙,声音模糊,“什么?”
      何长进把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往上推推,“就是变了啊,以前你做什么都讲究条条框框,我还跟你说过好几次,让你别那么拘着,家里就这么些东西,一天到晚的收拾,整理,收拾,整理,多累啊。”
      “现在你完全不收拾,吃的穿的用的随手一丢,随手一放,都不整理,跟大老爷一样,两个极端啊你这是。”他匪夷所思的说,“王哥,你是不是遭受了什么打击?”
      
      王于漾低头洗脸,“毛巾。”
      何长进下意识拿了给他。
      王于漾捞过去擦着脸上的水,“上周六晚上我做了个梦。”
      何长进好奇的问道,“你梦到了什么?”
      王于漾说,“梦到我死了。”
      何长进眨眼睛,“所,所以?”
      
      王于漾把毛巾丢回架子上面,叹息着说,“醒来后我大彻大悟,决定后半生换一种活法,现在我正在试着改掉以前的生活习惯,我想重新开始。”
      何长进的脑回路歪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做梦梦到自己死了就能顿悟?我怎么一次没悟过?”
      王于漾掀了掀眼皮,透过镜子看向后面的瘦小青年,“你梦到过自己死?”
      何长进说,“对啊,各种死法。”
      王于漾哦了声,高深莫测道,“那你是机缘未到吧。”
      何长进抽着嘴嘀咕,“说的跟真的一样。”
      
      .
      日头很晒,空调一关,就成了一条落水狗。
      王于漾收了客厅跟房间的衣服往洗衣机里一塞,他的大脑有几秒的死机,忘了这是在哪,自己是谁,要干什么。
      直到何长进走到阳台喊了声,他的大脑才重新运转,打开旁边的柜子找洗衣粉,摸索着用洗衣机。
      有一天竟然要亲自用这玩意儿,人生真是奇妙。
      
      “王哥,吃饭去啊?”
      何长进吃着冰棍,前言不搭后语的说,“对了,我先前跟你说我真服了,知道为啥子不,就你弟,我易哥,真真牛逼。”
      他啧啧,“头一回出摊,竟然一个人应付下来了,而且看起来很轻松,根本不需要我照看。”
      
      王于漾回房间,发现昨晚交给周易的账本在桌上,不知道那孩子什么时候放回来的,他拧拧眉心,自己究竟睡的有多死……
      门口响起吸溜声,王于漾的思绪回笼,他将账本丢进抽屉里,“出去吃饭吧。”
      完了说,“你去厨房找个袋子,把冰箱里的冰棍都装起来先拎回去,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何长进大叫,“不是吧,王哥,你要玩死我啊?”
      王于漾看他那反应,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那出租屋没有冰箱,不然我怎么会买了放你这里?”何长进委屈巴巴,“你突然让我拎回去,那不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它们化掉?王哥,咱不带这么玩儿的。”
      “……”
      王于漾扶额,没有原主的记忆,处处都是坑。
      何长进还要逼逼,被王于漾给打断了,“走吧,去吃饭。”
      
      .
      王于漾给周易打电话,问他在哪。
      周易说在L城。
      王于漾下楼梯的脚步一顿,去外地了啊,他说,“现在我要跟长进去下馆子,既然你回不来,那下次我们三再一起去好了。”
      “下馆子?”周易在电话里说,“我建议你在家下碗面吃就算了,去了你会后悔的想抽自己。”
      王于漾心说,自己下面?那也要我会啊。
      
      周易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不会下面,煮泡面总会吧?”
      王于漾挑眉,“泡面?”
      周易的嗓音低沉,“别跟我说,你连泡面都不会煮。”
      “没吃过。”王于漾懒懒的笑着说,“怎么煮?直接丢到水里?”
      周易,“……”
      王于漾慢悠悠下楼,“口味怎么样,好吃吗?要不你推荐我一种……”
      那头传来嘟嘟声,挂了。
      
      王于漾把手机揣进口袋里,发现何长进怪异的看着自己,他鼻子里发出一个询问的声音,“嗯?”
      何长进拿下眼镜,抓着T恤随意擦几下镜片,“王哥,泡面你都是成箱成箱的买,不会煮?逗易哥玩呢?”
      王于漾轻笑,“是啊,逗他玩。”并没有。
      小时候他的身体不好,冷一点热一点都吃不消,肠胃很脆弱,一堆的人伺候,久而久之肠胃就娇气上了,饮食方面非常慎重,泡面是只闻其名未尝其味。
      现在换了身体,倒是可以尝尝没尝过的东西。
      
      去了饭馆,王于漾充分体会到了周易那句话的含义,他真的后悔的想抽自己,大热天的跑来这儿,不如在家吃点巧克力跟水果。
      何长进将一张沾满油渍的菜单递过去,“王哥,你点。”
      王于漾不自觉的掏口袋,帕子是肯定没有的,他干脆把手塞口袋里不拿出来,“你点吧。”
      何长进说,“你点。”
      
      王于漾抽了几张纸巾擦桌前的脏污,“让你点就点,你哥请客。”
      何长进咧嘴,“那我不客气了啊。”
      王于漾坐在乱糟糟的馆子里,有点窒息。
      
      旁边那桌五六个男女在边说边吃,一些字眼飘进王于漾的耳中,他倒茶的动作微滞。
      “沈家那位大佬今天下葬,不知道会有多少演艺圈的明星出席,现在还没报道,大家都在等狗仔放料。”
      “不敢去吧,要是谁现身了,不就说明跟过他吗?”
      “那又怎么样?谁敢得罪沈家?再说了,星腾的那些艺人不可能不去,老板死了,他们能不出席?”
      “现在的沈家没了那大佬,旁支各种作妖各种撕逼,都想当家主,妥妥的内忧外患,搞不好很快就会垮掉。”
      “垮不垮的跟我们没关系,我就想吃瓜,下午再看看,我好怕看到我家欧巴出现在葬礼上面。”
      “你家欧巴走的是硬汉路线,那位瞧不上,嫌吃起来磕牙。”
      “也对,欣欣,你男神是粉嫩的小鲜肉,很危险的噢。”
      “噢个屁,我男神靠的是实力。”
      “就算有实力,也要有机遇,去年曝光的影帝,出道以来拿过多少奖啊,你敢说人没实力?结果呢,还不是抱过那大佬的腿。”
      “再说友尽了啊!”
      “……”
      
      几个男的看俩女孩要吵起来,赶紧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抚着另起话头。
      “听说那大佬脖子都快被割断了,血溅的书房里到处都是,死的还真是惨。”
      “死在自己别墅里,肯定是仇家花重金雇了顶级杀手,再加上内鬼的接应,内鬼可能还不止一个。”
      “那大佬才三十七岁诶,长的还那么美,真可怜。”
      “可怜什么,人虽然只活到三十七岁,却享了三十七年福,人生极乐都享完了,你就算活到一百岁,也是吃一百年的苦,还是心疼心疼你自己吧。”
      “闭嘴吧你!”
      
      “啧,大佬活着的时候呼风唤雨,跺一脚整个S城就晃一晃,死了还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要么说怎么是大佬呢。”
      “GAY不是可以代孕的吗?他怎么不给自己留几个孩子?现在人一死,打下的江山就成别人的了。”
      “你问谁呢?我们都是小老百姓,不懂大佬的世界。”
      “有个歌手好像是那大佬的后宫之一,这几天在微博上发疯,一副悲伤过度的样子说要爆猛料,估计不少演艺圈的都心慌,你们关注了没?”
      “……”
      
      王于漾继续倒茶,倒满以后也不喝,就捏着杯子摩挲。
      何长进刚才都听见了,他小声说,“王哥,你知道那二爷吗?”
      王于漾说,“翻到过新闻。”
      “他是长得最漂亮的大佬,微博上好多瓜。”何长进抓抓头,“那个,瓜的意思就是……”
      王于漾打断他说,“我知道。”
      
      “可以啊王哥,我还以为你不懂这种说法呢。”何长进唏嘘,“幸好那二爷是GAY,不然我也担心我女神会被泼脏水,现在商圈乱了,演艺圈也很乱,都是因为他。”
      王于漾轻笑,“商业运营罢了。”
      何长进没听清,“什么?”
      王于漾说,“我是问你要不要喝茶?”
      
      “不喝,我留着肚子吃菜。”
      何长进对于大佬被杀的事叽里呱啦了片刻,咂咂嘴说,“王哥,你说怪不怪,沈家不是只有他一个吗?为什么人人都叫他二爷?”
      “有个哥哥。”王于漾单手支着头,“小时候两人遭绑架,家里先换回了老大,没想到车子中途发生意外,一车人全死了。”
      何长进听的打寒战,“那老二运气真好。”
      几秒后他回过神来,不解的说,“王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看过知情人士的爆料。”王于漾起身说,“我出去抽根烟。”
      何长进喊道,“快点回来啊,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王于漾摆了摆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啊。
    ————感谢小可爱们的厚爱
    感谢 沉迷何方组的珞仔 的地雷x21,火箭炮x6,手榴弹x19,浅水炸弹x1
    感谢 竹与青山 的手榴弹x5,地雷x25
    感谢 死盗友不死贫道 的地雷x26,手榴弹x1
    感谢 阿云 的手榴弹x3
    感谢 椛笙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大可爱 的地雷x4
    感谢 渔渔与喵 的地雷x3
    感谢 咩咩 的地雷x3
    感谢 阿连丹迪la 的地雷x2
    感谢 杨花泪沾意 的地雷x2
    感谢 黄单 的地雷x2
    感谢 枝枝 的地雷x2
    感谢 我是哪儿 的地雷x1
    感谢 黄烦烦 的地雷x1
    感谢 一分秋 的地雷x1
    感谢 与你病 的地雷x1
    感谢 我永远喜欢林宪明 的地雷x1
    感谢 秦二虾 的地雷x1
    感谢 乐美文 的地雷x1
    感谢 巍澜 的地雷x1
    感谢 梨子爱吃西瓜瓜 的地雷x1
    感谢 放浪不羁 的地雷x1
    感谢 谋杀年华 的地雷x1
    感谢 林秋石 的地雷x1
    感谢 墨香铜臭的专属小甜心 的地雷x1
    感谢 布卡卡 的地雷x1
    感谢 凛凛 的地雷x1
    感谢 27965437 的地雷x1
    感谢 青心美人 的地雷x1
    感谢 木木西 的地雷x1
    感谢 莫莫磨磨唧唧 的地雷x1
    感谢 倾子 的地雷x1
    感谢 雪哥哥的小尾巴啾 的地雷x1
    感谢 拣尽寒枝不肯栖 的地雷x1
    感谢 EVE 的地雷x1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