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小区是六层矮楼,没有电梯,上下都爬楼梯,感应灯不是很灵,有时候把脚跺的生疼,灯也不会闪一下。
      即便闪了,也显得昏黄无比。
      
      八月里的天,晚上没什么风,燥热难耐,王于漾抓着扶手,用脚蹭着台阶边沿,慢慢往下挪。
      视野变窄了,走路很困难。
      尽管周易的手电筒比手机的手电光度要强一点,范围也广一些,对他来说,这条楼道依旧不像是他白天走过的,感觉截然不同,很陌生,好像是两个空间。
      一个明亮,一个模糊。
      
      王于漾边挪边想,他这个症状很严重,得尽快去医院挂个号看看。
      完了又想,估计看了也没多大用处。
      
      扶手是锌钢材质,冰冰凉凉的,王于漾的手心里出了一层汗,每抓一处,都留下一个湿乎乎的爪印。
      周易走在旁边,手电筒打着一束光,照着下面的台阶。
      两人都没出声。
      
      王于漾到一层就跺一下脚,快到一楼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手电筒的光亮照不到的暗处突然传来一声猫叫,吓得他一脚踩空,身体失去平衡的往下栽去。
      一只手及时拽住他,将他轻松拽回台阶上面。
      
      王于漾倚着扶手心有余悸,“妈的,差点吓死。”
      周易松开拽着他的那只手,径自下了楼,站在一楼举着手电筒往上扫去,照亮他脚下的几层楼梯。
      王于漾擦擦脑门的冷汗,“手电筒给我。”
      周易欲要把手电筒朝他丢去。
      
      王于漾连忙阻止,“我看不清,没法接。”
      周易的动作顿住。
      王于漾吐出一口气,“你把手电筒递过来,别丢。”
      周易立在原地,看着台阶上的男人,淡声道,“就几层,你走下来。”
      王于漾,“……”
      
      僵持了一两分钟,王于漾阴沉沉的缓慢走下台阶。
      周易好似没瞧见他难看的脸色,将手电筒递过去,说,“拿着,我先去叫车。”
      说完就大步离开。
      王于漾揉了揉涨疼的太阳穴,平息了被那孩子挑起的情绪,打着手电筒向小区门口走去。
      
      .
      九点半左右,王于漾被周易带到了西宁街,S城三教九流聚集之地,是个明目张胆释放各种欲|望的好地方,因此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称呼——堕落街。
      这条街的夜晚灯红酒绿,光线迷离,到处乌烟瘴气,好像整个S城的闲人都来了这里,制造出各种气味。
      
      王于漾的嗅觉异于常人,来这里让他有些吃不消,他蹙紧眉心,在路人怪异的目光里一路走一路打手电筒,脚步小心翼翼的,唯恐磕到哪儿。
      不多时,周易带着王于漾拐到堕落街后面,停在一处类似筒子楼的居民楼前。
      王于漾举着手电筒往上看去,这楼的年纪不小了。
      
      “啪嗒”
      周易扣动打火机点根烟,侧低头道,“别乱看。”
      “我又不是来春游的。”王于漾关掉手电筒,视野里瞬间失去光亮,变成了一坨坨黑洞,他又打开手电筒,“开着没事吧?”
      周易说没事,他吸口烟,“跟着我。”
      丢下一句就先行走了进去。
      
      王于漾跟在周易后面进楼,一层一层往上走,直奔四楼。
      走廊很长很拥挤,两旁都是房间,像宿舍。
      
      王于漾越往里走,闻到的气味越多,厕所是公用的,厨房就在走廊,锅碗瓢盆等厨具摆的乱七八糟,墙壁上也挂着很多袋子,落满油垢。
      这里没有监控,没有感应灯,阴暗的面积比较多,空气浑浊,充斥着疲于生计的心酸跟无力。
      前面的周易停了下来,王于漾撞上他的后背,手电筒也捅了上去。
      周易眉头都没动一下,他摆弄了几下门锁,门就开了。
      
      王于漾立刻跟进去,他拿手电筒照照四周,这屋子约莫十几平米,女主人四五十岁,风情万种,而且……至少三个月没回来住了。
      周易把窗帘拉上,开了灯靠着墙壁抽烟。
      
      王于漾说,“你把烟掐掉,不要干扰我。”
      周易这回很配合的掐了烟。
      
      屋里虽然开了灯,依然有很暗的角落,王于漾用手电筒这照照那照照,“你这手电筒挺好用的。”
      周易说,“以后是你的了。”
      王于漾瞥了青年一眼,他笑出声,“脑子很灵光,不错。”
      周易面无表情。
      
      王于漾在屋里走动了会,他关掉灯跟手电筒,闭上眼睛,不多时再将两样东西打开,陈述的口吻道,“你今天来过这里。”
      周易没什么回应。
      王于漾说,“屋里有一股子轻佻的香水味,你回去的时候身上的气味虽多,却没有这种,说明你走后有人进来过,待的时间不短。”
      “还有就是,她刚走没一会,应该是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的,我们上来的那边没有这样的香水味。”
      周易蓦然抬眼。
      王于漾指指墙角的几个简易小衣柜,“那里的味道最浓。”
      周易深不见底的目光追寻过去,却未有所行动,若有所思着什么。
      
      王于漾只闻味道提供信息,不负责推理前因后果,查清来龙去脉,自己也不擅长,他在屋里走了几圈,根据气味的浓淡程度判断,“对方在衣柜前停了一段时间,然后来了床边。”
      周易离床不远,他蹲下来,朝床底下看去。
      那里面塞了个大红色皮箱,几双高跟鞋,还有个纸箱子。
      周易就维持着那个姿势一直看着床底下,不知道在看什么,或者是在想什么。
      
      王于漾如果不是确定没闻到尸臭跟血腥味,还真以为那里面藏了具尸体,他吸了吸鼻子,“别的没有了。”
      周易半响将视线从床底下收回来,直起身说,“走吧。”
      王于漾没问有的没的,甚至连房主跟周易的关系都没问,无所谓,他走到门口时忽然顿住,扭头望向一处,手电筒也移向那边。
      周易顺着他的方向扫了眼,见是摆满化妆品的桌子,“怎么?”
      王于漾收回视线,“出去再说。”
      
      来的时候他俩没碰到谁,走的时候没那么幸运。
      三楼的楼道里,一对儿男女挨着墙玩耍,年轻女孩娇喘着喊中年男人哥哥,中年男人发出快要升天的油腻笑声。
      
      王于漾还没反应过来,周易就已经把他抓在手里的手电筒关掉,他的世界一片漆黑。
      周易低声说,“等他们完事了再走。”
      王于漾的心情有些烦躁,他在黑暗中悉悉索索的剥巧克力吃。
      周易当没听见声响。
      
      .
      王于漾一块巧克力没吃完,楼道里的两人就搂抱着进了一个房间,伴随着开门关门声,之后是一阵地动山摇。
      他用舌头卷着嘴里的巧克力,“这楼里的隔音效果真差。”
      周易面不改色,呼吸平稳。
      
      王于漾一时兴起的想逗逗他,“像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美人色|诱怎么办?”
      周易一愣,随即皱眉,“任务期间会打针。”
      王于漾啧了声,“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他把玩着手电筒的几个按钮,指腹摩挲着上面疑似激烈打斗留下的几块痕迹,“当一个队长,靠的是威望跟实力,你执行的任务应该很多,打的针也少不了,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周易的面色漆黑,“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
      “好奇啊。”王于漾轻笑,“所以有后遗症?”
      周易冷冷道,“有没有和你没关系。”
      
      “是没关系。”
      王于漾下一秒就说,“那针打下去,就不想碰女人了?还是连男人也不想碰?”
      周易的面部肌肉微抽。
      王于漾的语调懒散,“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所在的那个团只有两个中国人,你是头儿,还有个计算机天才少年,其他都是各国的能力者,没有女的,全是血气方刚的老少爷们,难免擦枪走火,GAY挺多的吧。”
      周易的呼吸终于不再平稳,他一言不发的抬脚下楼,脚步有点乱。
      王于漾笑着摇摇头,还真纯情。
      
      .
      周易在楼下抽烟,等到男人下来就问,“你在屋里的时候要说什么?”
      王于漾不答反问,“你不想知道我查了你多少东西?”
      周易的口气冷硬,“不想。”
      
      “其实也没什么,就查到你战功赫赫,生命力顽强。”
      王于漾拍拍T恤上蹭到的石灰,遗憾的叹息着说,“这五年我前后对你关注过几次,每次都对你的成长感到意外,你是天生吃那碗饭的,结果你不声不响的离开军团回国了。”
      周易的气息冰寒,“你当我是你养的小动物?”
      王于漾对他上下一扫,“谁会去养一只恶狼?等着养大了被吃掉?”
      周易,“……”
      
      王于漾看青年的面色一阵青一阵黑,他抖着肩膀哈哈大笑。
      周易的脑门青筋直蹦,“笑够了吗?”
      王于漾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眼睛湿润的看他,可怜的说,“叔叔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了,你让叔叔多笑一会怎么了?”
      周易的表情可怕。
      
      “好了,不逗你了。”
      王于漾轻喘几声,“在你之后去过那个房间的是个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女人,粗枝大叶,手脚不干净,走的时候拿走了两瓶化妆品,估计是最贵的两瓶。”
      周易没出声。
      王于漾知道他也看出来桌上少了两瓶,房主强迫症一样将化妆品摆那么整齐,空出来的两块很明显。
      偷拿的人都不知道把两边的往中间挪一挪,很蠢。
      
      周易沉默的一口一口抽烟,眉头紧锁。
      王于漾把玩着手电筒,冷不丁的说,“你去的按摩店在附近吧?”
      周易夹着烟的手一抖,一撮烟灰掉在了地上。
      王于漾说,“带我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们的霸王票,营养液,留言,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