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天亮

作者:西西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老街上的甜点店不少,从门牌到门口的挂饰都各有特色,哪怕不进去,也能猜到是什么风格。
      王于漾喜欢吃巧克力,源自心理上的依赖,能让他安心,但他不喜欢吃甜食,所以这一路上都没进过哪家甜点店,也没怎么留意。
      
      这次原本也没想进去,他之所以改变主意,是在混杂的诸多味道里闻到了一股烟味,又浓又涩。
      就是周易常抽的那个牌子的烟。
      王于漾还是第一次碰到他以外的人抽,于是一时兴起的走了进去。
      
      店里放着古风的纯音乐,装修古朴且怀旧,很讲究。
      这个时候没有客人,就柜台那里趴着一个长发美人,穿着一身红色长衣,指着夹着一支香烟,视线落在摊开的书上。
      整个画面勾勒出一种突兀又和谐的感觉。
      
      在老街,穿汉服跟古装,或者是其他奇装异服都不足为奇,总会有游客跟店家这样打扮自己,有的是想博人眼球,有的是纯粹的喜欢。
      王于漾进店前见到了好几个,都比不上眼前这位女装美人,在外面看着还可以,进来才发现风骨极佳。
      充分体现出了什么叫“美人在骨不在皮”。
      
      王于漾的耳边响起声音,“看上了?”
      他摇摇头,“单纯的对美好东西的欣赏而已。”
      周易冷道,“你什么样的没见过,一个男扮女装的家伙就能让你眼睛挪不开的欣赏?”
      王于漾诧异的挑眉,“小易看出来是男扮女装?不错哦。”
      周易,“……”
      
      陈子旭从左边绕进中间,“大叔,你怎么又跟他说悄悄话,都不跟我说?”
      王于漾说,“你没有我家小易可爱。”
      陈子旭瞬间变了脸,恶狠狠的朝周易瞪了过去。
      周易的神情漠然。
      
      长发美人终于发现了三位客人,合上书抬头,“几位想吃点什么?”
      嗓音清润,却是实实在在的男声。
      
      陈子旭震惊的合不拢嘴,“你你你……你是男的?”
      长发美人一笑,犹如春风拂面,“进来的客人都会这么问。”
      大姐姐突然变大哥哥,裙子底下有把手,陈子旭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你一个男的,头发留那么长,还穿女装?”
      长发美人似乎听多了这一类问题,他把夹在指间的烟送到唇边,吸上一口,淡然道,“个人爱好罢了。”
      
      陈子旭对着活生生的女装大佬上下打量一番,转头问身旁的男人,“大叔,你早看出来了?”
      王于漾说,“没有。”
      陈子旭瞅他,“那你怎么不说话?”
      王于漾喝两口茉莉花茶,“大叔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陈子旭,“……”
      
      长发美人掐了烟从柜台后面走出来,身形颀长而纤细,“几位随便坐,我拿单子给你们。”
      王于漾的视线扫过四周,转向一侧的松木楼梯,“去楼上吧。”
      
      .
      二楼是个小阁楼,同样的怀旧风。
      王于漾站在窗边往外面看,视野里是一片青灰色屋顶,风景很不错。
      
      陈子旭喊,“大叔,你点吧。”
      “你点就是,我无所谓。”王于漾看着景色,“小易,你想吃什么也自己点。”
      周易坐在木椅上,微阖眼帘,“我不吃。”
      
      “谁管你。”陈子旭嘁了声,拿着单子问长发美人,“店里的招牌甜点是什么?”
      长发美人伸手指道,“这个。”
      “四味饼?”陈子旭挑挑眉毛,“什么意思?一块饼四种味道?”
      长发美人,“对。”
      
      陈子旭一副被勾起了好奇心的模样,“那就这个吧。”
      长发美人问道,“不要点别的?”
      陈子旭把单子丢给他,“先这么着,那什么四味饼要是好吃再点。”
      
      长发美人转身下楼,经过周易身边时,他语气温和的说,“先生,店里不能抽烟。”
      周易掀了掀眼皮,“你不是抽了?”
      长发美人的眉梢染起一抹笑意,“那时没客人。”
      
      周易听着楼下的动静,又有客人进来了,他将烟盒揣进口袋里,漫不经心的把玩打火机。
      长发美人见状就下了楼。
      
      陈子旭拿出手机对着窗边的男人拍照。
      “嘭——”
      黑色金属打火机被扔到桌上,发出的声响不小,陈子旭吓一跳,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操。”
      “哥们你故意的吧?”他脾气火爆的站起来,脚踢了下桌子。
      周易目光寒凉刺骨的看过去。
      陈子旭的头皮一麻。
      
      王于漾转身,“你们俩又怎么了?”
      陈子旭收起一身的刺,满脸无辜的说,“大叔,你弟弟他吓我。”
      周易一言不发的起身去卫生间。
      
      王于漾的视线落在他的背影上面,扯了扯唇角,话是问的少年,“小鬼,你上几年级?”
      陈子旭走到窗边,幼儿园小朋友一样捉住他的小马尾,“S大心理学专业,九月开学。”
      王于漾说,“高材生。”
      他反应过来,“你说你什么专业?”
      
      陈子旭龇牙,“psychology,心理学。”
      王于漾调笑,“没搞错?”
      “大叔不信?”陈子旭得意洋洋,“别看我年纪小,其实我在国外已经研究六七年了,老师说我很有天赋,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王于漾看不出来。
      
      陈子旭眉间一片桀骜,“又有钱又年轻,又帅又有才,大叔,我可是有很多人追的。”
      王于漾瞥了眼血气方刚的小狼狗,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大叔,你的腰好细,捏着也软软的。”陈子旭的手在男人腰上摩挲着,嘴里小声的咕哝了句,“身材不像是身经百战的老GAY,眼神像,真奇怪。”
      王于漾拍拍腰上的手,“小鬼,我跟你爸差不多大。”
      
      陈子旭往男人的脖子里凑,“我爸四十一。”
      王于漾说,“差不多。”
      陈子旭抬起头,“真的假的?”
      王于漾呵笑了声。
      
      陈子旭抱玩具一样抱住男人,笑的英俊非凡,“大叔,你别怕啊,我虽然没经验,但我学习能力很强的,你教我,我保证不让你疼。”
      王于漾的脸抽了抽,这小鬼怕不是个傻子。
      
      陈子旭暧|昧的说,“大叔,今晚去我那儿吧。”
      王于漾离开窗前,把没喝完的茉莉花茶放桌上,“你不缺钱的话,想尝新鲜可以去‘金尊’,那儿能让你挑花眼。”
      陈子旭愕然,“大叔你也知道‘金尊”?”
      他抓抓脸,“也对,它是S城最大的娱乐会所,那个二爷的地盘。”
      
      王于漾坐到木椅上面,拿走桌前的黑色打火机,啪嗒啪嗒的按着玩。
      陈子旭在他旁边坐下来,“我去哪儿都不会去‘金尊’。”
      王于漾来了兴趣,“为什么?”
      陈子旭翘着二郎腿,“反正就是不去。”
      
      王于漾越发觉得他的眉眼熟悉,“小鬼,你过来点。”
      陈子旭立马凑上去,痞笑着说,“要亲亲?”
      王于漾伸出两根手指,捏着他的下巴左右转动。
      
      后面冷不丁的传来门锁扭开的响动,与此同时,一股低气压在阁楼上散开。
      王于漾往后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青年,“小易?”
      周易瞪他一眼,紧锁眉头回了卫生间。
      王于漾愣怔几秒后笑起来,“我家小易生气了,我去哄哄他。”
      
      陈子旭扭着脸说,“不是吧大叔,他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哄?”
      “谁让他可爱呢。”王于漾神态慵懒的朝着卫生间走去。
      陈子旭跳起来追上他,“大叔……”
      “好了,你玩自己的去。”
      王于漾说着就把门关上了,无视少年快要吃人的目光,将他拦在了门外。
      
      陈子旭正要拍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就立马挂掉。
      手机又响,他气冲冲的按下接听键,“卧槽你干嘛?”
      另一头的江洋语气比他还冲,“在哪?”
      
      陈子旭走到窗边,“你一个堂堂的‘金尊’经理,这么闲的吗?挂了还打,烦不烦啊你?”
      江洋嗤了声,“要不是外公非让我接你回老宅吃饭,我他妈鸟你?”
      陈子旭想起来什么,噎住了。
      
      江洋有所察觉,“昨晚就说好了的,你不会忘了吧?”
      “放屁。”陈子旭心虚,他拔高声音,“现在还早,急什么急?再说了,我要你接?”
      江洋呵呵,“我的小表弟,外公他老人家想看咱表兄弟相亲相爱,希望咱早点去陪他说说话,做做样子,懂?”
      “……等我电话!”
      陈子旭说完就挂了,他回到卫生间门口,倚着墙不动。
      
      .
      卫生间里的气流凝结。
      王于漾没急着看释放冷气的小孩,而是走到小便池那里。
      周易的眼底渗出黑暗之色,他紧抿了会薄唇,嗓音冰冷的开口,“你来这儿干嘛的?”
      王于漾按开皮带,松了松,“先让叔叔撒个尿,嗯?”
      周易的额角一抽。
      
      一阵哗啦水声响起。
      背过身站着的周易听见了什么,呼吸倏然一顿,“你撒尿就撒尿,哼什么?”
      王于漾笑着说,“舒服啊。”
      周易,“……”
      
      王于漾冲了小便池,整理着衣裤,“现在可以说了,小易告诉叔叔,为什么生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喂营养液,明天见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