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音痴小公主×伪高岭之花

      两个人离得很近,呼吸交缠在一处,舒淡能看清他眼底自己的倒影,一恍神间,倒影不见了,金色的竖瞳突然出现,直勾勾盯着她。
      
      她怔了一瞬,立马明白这是嬴且兴奋的表现,因为兴奋能诱发他的本性,促使他显露出一些属于龙的特征。
      
      想明白后她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这条龙在兴奋什么?捏着她下巴威胁她哭能给他带来异样兴奋的感觉?噫,果然是变态。
      
      舒淡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微微仰头挪开自己下巴,见他面色如常地收回手指,但眼中危险不减。她略思忖了下,猛地抬头一撞,只听得嘣的一声,头部立时传来钝痛。
      
      就算痛,她也要痛得神清气爽!
      
      “嘶——”嬴且捂着下巴,眼瞳已恢复正常,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他毫无防备,被她撞得上下牙磕到一处,还险些咬到了舌头,下巴处已经红成一片。
      
      舒淡看着他的表情恶劣地笑起来:“痛吗?痛就哭出来啊。怎么?哭不出来?”
      
      轻佻地拍了下他的脸颊,她学着他的样子,两根手指捏住他下巴,用力捏了下,在那布满红晕的光洁下巴上又添了两抹指痕。
      
      “真好看。”她下结论道。
      
      嬴且死死盯着她的脸,没有料想中的恐惧与强壮镇定,少女的眼角眉梢都写着挑衅二字,红唇斜勾,姿容出众。
      
      “你是谁?”
      
      舒淡神秘一笑:“我是小仙女,专门下凡来给你们这种人送、温、暖。”
      
      她视线绕着他转了一圈,末了语气遗憾道:“你看你身材也太瘦弱了些,平时一定很冷吧?一定很需要温暖吧?可惜啊……”她拉长尾音,“小仙女现在很生气,不想给你送温暖了。”
      
      嬴且怒极反笑,操纵着手里的戒尺尾端在琴架上敲了敲,声音不疾不徐道:“殿下还是弹一曲吧,臣遵照陛下旨意,必当尽心尽力指导殿下。只是臣惯来严厉,看不得有人糟蹋琴曲,还请殿下担待些。”
      
      那戒尺距离舒淡的手指不过两寸距离,威胁之意跃然琴架之上。
      
      舒淡清清嗓子,将他的戒尺慢慢拨到旁边,露出整架琴身,手指勉强做了个起势,然后……手指猛地按下乱弹一气,铮铮之声如惊雷炸耳,惊得嬴且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
      
      半晌,舒淡放缓了手指动作,琴音慢慢和缓下来,她停下,仰头对着神色莫测的嬴且道:“这是我自创的琴曲,名唤《惊蛰》,先生以为如何?”
      
      嬴且:“臣以为殿下恐怕没有作曲的天分。”
      
      舒淡佯装不满:“这曲子哪里不好?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我的曲子如震雷,这不是惊蛰?”
      
      嬴且不与她争辩,扬了扬手里的戒尺,道:“殿下还是将手伸出来吧,莫叫臣为难。”
      
      舒淡不动,抿唇扑闪眼睛,睫毛在她眼前扫过一片阴影,颊边的酒窝露出,像是盛了一樽桃花酒。
      
      嬴且惊觉自己竟盯着她的脸仔细打量,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戒尺伸向她抚在琴架上的手。少女的手背白皙如玉,隐隐透出青筋,有种脆弱的美感。在戒尺即将触上的那一刻,他下意识放轻了动作,像是玩闹一样,在她手背上敲了一下。
      
      舒淡的肌肤太白,轻轻一按就可能留下痕迹,因此就算他放轻手劲,竹制的戒尺敲在手上,还是留下了一块红印。舒淡视线从手背那红印移到他的脸上,冷瞪他一眼:“你……”
      
      她话还没说完,殿门处传来敲门的声音,嬴且眉头蹙起,神色恢复了一本正经:“何事?”
      
      宦侍回道:“虞小姐求见公主殿下。”
      
      舒淡诧异扬眉,自那日把小白花表妹气走以后,这表妹就没来找过她,这会专门找到这来是有什么事?
      
      她起身过去,开了殿门便看见小白花表妹一脸焦急,见她出来赶紧迎过来道:“表姐我找你找的好苦。”
      
      舒淡瞅她一眼,颇为惊奇,这表妹的态度也太好了些,没有装模作样故作可怜,让她终于体会到了一把做姐姐的感觉。
      
      “什么事?”
      
      表妹咬唇道:“周世子真去跪午门了!表姐你去让他别跪了,好不好?他一个弱书生,跪两个时辰便该挨不住了,午门边上还有那么多官员经过……”
      
      舒淡在心中感叹,只有为了那周世子,这表妹态度才会好些。话说这表姐妹俩应该是情敌啊,表妹为了他竟然不惜向情敌求助,果真是用情至深。
      
      她很是爽快地点头:“行。可是我正向嬴公子请教琴技呢,走不开,不如表妹你替我去一趟,叫他别跪了,别回头说我容不下他,倒是坏我名声。”
      
      虞表妹眼神可疑地闪了闪,面上似有跃跃欲试,按捺不住的芳心几乎要跳出来,勉强语气平稳说话:“那我这便去给表姐传话。”
      
      小姑娘一脸春色,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看着可爱得紧。舒淡没忍住拍了下她的头,端起温和浅笑:“去吧,叫他脑子多转转,别死脑筋就知道跪午门。”
      
      表妹脸上笑意微僵,又不敢表现出不满来,只能咬牙应下。
      
      舒淡回身进了偏殿,自己将殿门关上,还没转身时身后便有一具身体靠近,嬴且阴恻恻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殿下似乎与周世子很熟?”
      
      舒淡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垂,带来一股热潮,她颇不适应地缩了缩脖子,引来身后那人一声轻笑。
      
      “殿下在害羞么?耳朵都红了。”
      
      舒淡回头,额头正好擦着他胸口处的衣裳,抬头时能看见他面上的讥嘲。她伸手将他推远了一步,踮起脚尖对着他耳垂便哈了一口气,那如白玉般的耳垂便慢慢向红玉转换,似要滴出血来。
      
      舒淡也轻笑:“先生在吃醋么,看不得我与周世子相熟?咦?先生耳朵也红了,莫不是在害羞?”
      
      嬴且深吸一口气,耳垂的薄红慢慢褪去,眨眼间便恢复了那副高岭之花不可亵玩的模样,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戒尺道:“殿下还是将心思放在学琴上吧,臣手里的戒尺可不分人。”
      
      舒淡瞅了那戒尺一眼,呵,迟早她要夺得这把戒尺的所有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空白小天使投雷~
    谢谢求各位大大更新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