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貌美采莲女×伪穷苦长工

      江南的夏天是带着水汽的,湿漉漉的扑人一脸。
      
      舒淡以手作扇,在脸侧扇了扇风。细碎的阳光穿过枝叶洒了些光点在她身上,衬得她整个人似在发光。
      
      这是她来这世界的第五日,也是她成为采莲女的第五日。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突然在异世醒来,换了份从来没做过的工作,她还凭借着强大的模仿及演戏能力,愣是在采莲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一群采莲的姑娘里,属她采的最多。
      
      今日太阳有些大,几个姑娘没采一会儿便热得香汗淋漓,相约着到树荫下聊天乘会儿凉。
      
      舒淡只在一旁微笑地听着,脑子里却在放空。亲身经历如此魔幻的事情,她甚至怀疑前几日的龙骨和老道士是不是她做的一个梦,而此刻采莲才是她的真实生活。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若老道士说的是真的,那龙神到底是谁?按照一般小说故事情节来看,龙君化作人身必定也是非富即贵,以她现在采莲女的低微身份,怎么可能接触到那般人物?
      
      她微不可闻地呼了口气,盯着地上一株小草发呆。不管如何,如今她只能相信老道说的是真的,这个世界里有龙君的一抹意识,只要她拿到龙鳞,她就可以回去。
      
      旁边的姑娘忽然推了推她:“舒淡你快看,那书生又来看你了!”
      
      舒淡瞪大眼睛,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心里一阵窒息,天哪,来个人把他拖走行吗?将她拖走也行!
      
      那书生姓季,旁人都唤他一声季相公。自那日在河边见了舒淡一面后,每日都要来寻她,舒淡不堪其扰,烦得想打人的心都有了。
      
      她深吸一口气,扯着嘴角道:“我看日头不怎么晒了,我们过去吧?”
      
      几个姑娘却压住她手不让她动:“哎呀,季相公可是专门来寻你的,我们这就过去,你倒是和季相公说说话呀。”
      
      采莲的姑娘嘻嘻哈哈往池子里去了,池上的莲花随清风摇摆,满塘的荷叶荡起绿色的水纹。
      
      季相公走近,看刚刚的姑娘们都走了,只留下舒淡一人,心里顿时一喜,扭捏道:“舒姑娘,你是在等小生吗?”
      
      舒淡站起来冷声道:“季公子日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季相公看她面色不似欣喜,脸上便带了些黯然道:“小生就是想来给姑娘送份凉茶消消暑气,并无其他心思。”
      
      “那就多谢季公子好意了,可惜我无福消受。”舒淡戴上斗笠,“我这就要去采莲了,季公子请便。”
      
      不等季相公再说什么,舒淡迅速小跑到池边登舟,解开缆绳,竹蒿一荡,小舟便荡离池边。她轻呼一口气,终于甩掉了今日份的狗皮膏药。
      
      小舟还没驶入莲池深处,就听身后传来“扑通”一声,她回过头去,我去,掉水里那个是谁?
      
      她站在小舟上目瞪口呆,看那人在水里挣扎呼救,明显不识水性。她赶紧往回划,才刚换了个方向,岸边忽又冲出来一人,二话不说脱掉鞋子跳进了池里,三两下将季相公拖上了岸。
      
      舒淡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太阳晒久了产生了幻觉,那人……头上是有犄角吗?!
      
      她眨了下眼睛,周身居然还泛着金光,这是人?她正准备划近些看清楚点,那人头上的犄角和周身的金光闪了一下便不见了,就像是个寻常青年男子一般。
      
      她精神一震,会不会就是那条万年老处龙嬴且?不管了,必须拼一把!
      
      论如何迅速有效地与一个陌生人建立可长远发展的关系,舒淡作出亲身示范——扔下竹蒿,身子一歪就栽下了水。
      
      “救命啊!”
      
      岸上才刚把一个人拖上去的嬴且抹了一把脸,按着地上那个瘦弱年轻人的胸膛,将他胸腔里的水给挤出来。
      
      啧,真是个弱鸡。
      
      按了两把,水面上忽又传来一阵扑腾声,还有娇细的女声在喊救命。
      
      嬴且抬头看去,被他按在地上的季相公倏地挣扎着爬起来,朝着水面喊道:“舒姑娘,小生这就来救你!”
      
      不会水的弱鸡就不要妄想救人了,好吗?
      
      嬴且面无表情地把他又按回到地上,起身去岸边,瞅瞅池子里那个挣扎的水绿色人影,目露不屑——这年头,采莲女都不会泅水的吗?那还采什么莲啊?
      
      舒淡在水里挣扎了半日,差点真要溺水时,脖子突然一紧,有人揪着她的后衣领,将她整个人从水里提了出来,扔在了小舟上。
      
      她弯腰咳了几口水,浑身湿漉漉的,抬眼时眸光潋滟,唇瓣微微哆嗦,显得狼狈不堪又楚楚可怜。
      
      “多、多谢恩公!”
      
      嬴且回头看她一眼,继续撑船:“我送你上岸。”
      
      看他背对着她立在前头,舒淡抬起头来肆无忌惮地打量他的背影,身材颀长,宽肩窄背,虽然从上到下都是湿淋淋的,但无损于他的气概。
      
      这人会是龙君?观他穿着,只是粗布短褐,看起来似乎是个做工的,这与她想像中非富即贵的龙君有点不一样。
      
      还好,她轻舒一口气,这样的人接近起来应该容易些。
      
      “咳咳,请问恩公如何称呼,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唯有来世做牛做马以报恩公救命之恩……”
      
      正甩脸子准备拒绝的嬴且:“……”这与他想的不一样,难道不应该是以身相许吗?
      
      他回过头去,坐在小舟中央的姑娘双目盈盈,间或咳一声,唇色微微发白,显然还未从刚刚的险境中回过神来。
      
      不是他挑刺,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做牛做马?吹牛皮也不脸红。
      
      “不用,是季家公子让我救你的,你要谢便谢他去吧。”嬴且转身继续撑船,撑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回头,小姑娘可怜兮兮地垂头,身上的衣衫尽湿,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
      
      啧,怎么像他欺负了人一样?
      
      他烦躁地跺了下脚,小舟晃了晃,身后的女子轻呼一声,好似受了惊吓。
      
      算了算了,就当是行善积德了。他三两下将自己身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因先前下水救季相公的缘故,他身上也都是湿的,但日头大,他衣服倒比舒淡身上的看着好些。
      
      舒淡正想装可怜打个喷嚏啥的,眼前突然一黑,头上被一件宽大的外衫罩住了。男人动作说不上温柔,话音更是冷淡:“先披着吧。”
      
      她听话地将衣服裹在身上,没有想像中的汗味,却混杂着丝丝荷叶清香。
      
      “恩公,小女子名唤舒、舒采莲,不知恩公怎么称呼?”
      
      嬴且不耐烦道:“嬴且。”
      
      舒淡眼睛一亮,就是他了,龙君嬴且!
      
      不过……她在心里啧啧出声,龙君居然这么接地气,还会撑船救人,一点都不像个神仙。
      
      “嬴、嗯、嬴且恩公,”她嘴里打了个突儿,“你是做什么的?”
      
      “你在查户籍?”嬴且回头,眉间戾气一闪而过,冷淡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大热天的,舒淡硬生生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咽了下口水,她明智地选择闭嘴不说话。
      
      她一只脚刚踏上岸,季相公便冲过来不顾男女之防扶住了她的手臂,关切道:“舒姑娘你没事吧?”
      
      舒淡木着脸将手臂抽回来,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借嬴且高大的身躯掩住了自己的身形:“无事,多谢季公子。”
      
      季相公差点心碎,为何舒姑娘对他如此冷淡?
      
      “舒姑娘,小生、小生……”
      
      嬴且不耐烦看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冷着脸打断:“季公子,季夫人刚在府里寻你。”
      
      季相公脸色顿时一白,拱了拱手,慌忙告辞:“多谢告知,小生、小生这便走了。”
      
      舒淡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有点好笑,这么大人了,原来还怕自己娘亲呀。她回头时却见嬴且撸了把头发,也跟上了季相公的脚步。
      
      “唉,恩公,恩公你去哪儿?”现在绝不能跟丢嬴且,至少得把他住址给套出来。她打定主意,几步跟上去:“恩公,这衣裳该怎么还你?”
      
      嬴且突然停住,回头,那双是人类但又不像人类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感情,瞳仁里微微泛着金黄的光。舒淡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在这双眼睛面前无所遁形。
      
      这是一个比那无良老道还要深不可测的角色,她突然意识到,他是真正的神。
      
      “我是季家的长工,刚才那位是季家大少爷。你不去应承那位大少爷,倒来贴着我……”嬴且讥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想要你的龙鳞啊。
      
      舒淡抿嘴笑:“恩公误会了,小女子就是想报恩。”
      
      报恩?嬴且轻嗤一声,忽然低头凑近,在她耳边道:“你别跟着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报恩了。”
      
      舒淡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直起身子走了,徒留一个宽厚的背影。
      
      待人影都看不见了,她才暗自后悔,刚才不应该那么矜持的!应该厚脸皮直接跟上去,管他冷不冷淡,反正最后若能拿到龙鳞,他也会弄死她,不如趁机搞点好处,比如占点便宜啥的。
      
      失策啊失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舒淡:恩公,我来世给你当牛做马!
    嬴且:牛马都能骑,你能吗?
    舒淡:哈难怪这条龙找不到对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