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阶下囚寡妇×掌刑狱高官

      一阵风微微拂过,碎发遮掩了舒淡的视线,她慢条斯理地拨开,对满目严肃的嬴且笑道:“嬴大人先进来吧,若被人瞧见大人跟民妇一个寡妇拉扯,到底有伤体面。”
      
      嬴且客随主便,进了院门便看见主卧门大敞着,地上摆着一盆水和一块抹布,看样子是在清理血迹。其实为了找线索痕迹,他已经来过不少次,对这个院落的摆设一清二楚,有些地方说不定连舒淡这个女主人都不如他知道得多。
      
      比如邱少文在书房地砖下藏了张房契。
      
      “大人要喝茶么?”
      
      “不必。”嬴且在院里摆着的木桌边坐下,将那颗珍珠放到桌上,道,“邱夫人,嬴某只有一事不明,欲向夫人请教,这颗珠子缘何会丢在角落里?”
      
      舒淡在他对面坐下,面色不虞,颇为气愤道:“大人这话说得好笑,明明在公堂之上是大人推测亡夫不慎踩到这珠子滑倒,珠子才滚去角落,现下却又来问我,难道大人在怀疑自己的推断么?还是在怀疑民妇?”
      
      在说话的同时,她迅速在心底思量了一番对话,力求小心谨慎,不致于泄露丝毫惹人怀疑的语言漏洞。
      
      她能翻到的原身记忆显示她前一夜早早吃了药睡下,接着便是第二日早间在卧房内看见邱少文的尸体。中间的记忆一片空白,舒淡原以为是睡得沉,如今细回想,确实有几分不对味。
      
      她没有早间原身穿衣洗漱的记忆——直接跨越到了看见尸体的时候,但那时原身头发已梳,穿着整齐。疑点重重。
      
      纵然如此,舒淡仍旧不疾不徐,反正她就是什么都不记得,嬴且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没有证据也是枉然。
      
      嬴且仔细观察了她许久,不得不承认她一言一行都表现得合乎情理。或许,这只是个巧合。
      
      “嬴某听闻夫人向来勤俭,不错花一分银子,只是却将这样一颗珍珠遗落在地上,还恰巧被邱少文踩到,这委实不通情理。”
      
      舒淡静静地看着他说完,弯了弯唇,道:“大人应当还未娶妻?”
      
      见他迟疑地点了头,舒淡脸上的笑容真诚了些:“难怪大人不了解女人。我勤俭是一回事,我不慎落了珠子是另一回事,大人怎可混为一谈?不怕您笑话,我这个人丢三落四习惯了,也是因自己这个毛病,才变得勤俭了些,为的就是取一长,补一短。女人的事,哪能用情理二字来解?”
      
      天色渐晚,夕阳在两人身上镀了层金,虚假的暖意萦绕在周边。在舒淡的眼里,桌对面的嬴且几乎与金光融为一体,喉头处慢慢突出一块金鳞片。
      
      那鳞片就像是一块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蛋糕,引诱着饥肠辘辘的她。
      
      在嬴且的眼里,对面的女人眼角眉梢都浸透了夕阳的温柔,酒窝上似乎还潜藏着少女的天真。他恍然间记起,这个女子才十七岁,比他小了七岁整。
      
      他点头:“你说的对,我确实不了解女人。”
      
      他站起身来,视线在院里扫了一圈,转身对舒淡说:“去你夫君书房看看吧,书桌下有块地砖能撬动。”
      
      虽然还有谜题未解,但如今显然得不到答案。嬴且略思量了下,决定先离开,只要舒氏一日在这京城,他就能让属下盯梢,若她真有嫌疑,肯定会露出马脚。
      
      待他走后,舒淡依言去撬了书桌下的地砖,找到了那张房契——平安巷最末一户人家,还有一把铜钥匙。
      
      拿着地契时,她脑中突兀地闪过一个记忆片段,原身也是在她此刻这个位置,纤纤素手从地下拈了张纸出来,视线在纸上缓慢移动,然后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片段消失。
      
      不知是夕阳渐落,天气转凉,还是心理原因,舒淡觉得莫名有一股寒意渗入到自己骨子里去。
      
      原身,很有可能做了什么。
      
      她将地契收好,起身出了书房。不管原身做了什么,都没有让她来背锅的道理。所以,她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
      
      她回到卧房,地上血迹也不清理了,迅速收拾了些行李财物,即刻出门准备先去平安巷。
      
      还没走到街上就碰见了就医归来的乔合,舒淡想起他对邱少文下过毒,立马露出嫌恶来,冷哼一声就要错身而过。
      
      “邱嫂子!”乔合却没有理会她的冷脸,舔着脸上前道,“你这是去哪儿?”
      
      舒淡立马沉下脸,道:“少来套近乎,你给我夫君下毒,我可还记着呢。”
      
      乔合仍旧笑嘻嘻:“我也就使点不入流的小手段,大理寺少卿大人都打了我一顿板子了。邱嫂子怎生还如此记恨我?对了,我还有件要事忘了与你说,我那日听着你那个狗屁夫君还想卖了你去抵债呢。幸好呀,这人死了……”
      
      舒淡心中猛地一跳,面上却不露声色:“我夫君已经亡故,自然有什么话都由着你说。你也不要在这信口雌黄,我是不会信的!”
      
      她义正辞严说完,佯装心神仓惶离去,仿佛是个乍一听见真相却不敢相信的妻子。
      
      身后的乔合摸摸下巴,目光肆意而下流地在她腰臀两处扫过。
      
      舒淡在街上找人问了路,走了近半个时辰才到平安巷。平安巷比邱家院子所在的那条巷要安静一些,偶尔有一两个孩子追着鸟儿飞跑而过,巷口栽了株梧桐,巷尾有一棵梨树。
      
      这里的房子绝不便宜。邱少文常在南风馆花天酒地,还欠了胡骏生二百两银子,换言之,他应该没有余钱来买这里的房子。
      
      要么他自身还有闲钱,要么他还有其他的借债渠道。前者还好,后者舒淡就必须做好随时有人来讨债的准备,说不得还是些地痞流氓,否则邱少文不会说出要卖了原身来抵债的话。
      
      颇为忐忑地用钥匙打开最后一户户门,舒淡顺利进了门才长舒一口气。这个世界原身留下的烂摊子太多了,她应付得实在吃力。
      
      她摊开手掌,右手掌心处的金花颜色似乎深了些,有个龙神在身边,好歹多了些安全感。
      
      希望一切顺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