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阶下囚寡妇×掌刑狱高官

      次日,舒淡又被押上公堂,昨日主审的那位官员今日却退到旁边案后,让出了主审一位。
      
      她扫了一眼,没太在意,换成谁也不能强行定她的罪。照例在衙役们的呼喝声中跪下,她低着头继续整理思绪,希望在主审官责问时能够情感充沛、有条有理地辩解。
      
      当然,她还准备了备用计划——必要时候必须发挥她高超的演技,随时表演因亡夫的死过于哀恸而昏倒的人设。
      
      正思量间,她余光瞥见几人从后堂步入,其中一人坐在了主案桌之后,主审官来了。
      
      舒淡做好心理准备,平静地抬起头来,猛然瞪大眼睛,坐那后头的可不就是嬴且吗?
      
      当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两人前一日还在一张床上半深入交流过感情,谁能料到后一日,一个是阶下囚,一个是高堂客。
      
      “堂下舒氏,你说冤枉,那就将事情始末再细说一遍。”嬴且坐下便开门见山,他向来观察力敏锐,自然没有错过那妇人看见他时有一瞬间的惊愕。但他不为所动,不管男女,此时跪在堂下的,对他来说都是嫌疑人罢了。
      
      舒淡勉强按下那股心虚,心念急转,眼眶说红就红,哭嚎道:“民妇冤枉,求大人做主!夫君,你死得好惨呀!民妇与夫君相敬如宾,夫君温和知礼,和民妇都没红过脸,谁如此凶残,竟杀了他……”
      
      嬴且不耐地皱了下眉,旁边颇识眼色的副审当即一拍惊堂木:“肃静!”
      
      舒淡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官除了拍惊堂木就不会别的了。她佯装受到惊吓,身子瑟缩,抽抽噎噎道:“那夜民妇身子不舒服,早早便上床睡了,夫君当时还在书房温书。谁知民妇第二日一起身便看见夫君俯趴在地上,边上还有一滩血,民妇大为惊恸,尖叫声引得邻居乔合过来……”
      
      嬴且打断她:“所以,邱少文何时进房你也不知?”
      
      “不知,民妇吃了药,睡得沉。”
      
      “谁能证明你一夜都未醒?”
      
      舒淡惨兮兮地摇头:“无人,民妇家中只有民妇与夫君二人。”
      
      她看见嬴且拧着眉在纸上写了点什么,随后又抬头问她:“那邻居乔合是怎么回事?”
      
      舒淡知道这会乔合肯定在旁边候着,一会也要作为证人上堂,若他真是凶手,那她现在随意锤他也不要紧,若他不是,她就需仔细斟酌用词。既要让主审官合理怀疑,又不能让人以为她是祸水东引。
      
      “民妇乍一看见夫君倒在血泊之中,大为惊吓,回过神来就见乔合撞门而入,他碰了夫君的脖子,随即告知民妇夫君的死讯,民妇哀痛欲绝,再不清楚后事。”
      
      这话看似只是简单地叙述了事情前后顺序,其实却是大有文章,着重于描述自己情绪,并未多牵扯乔合,却引得人自然而然地将视线转向他。
      
      但嬴且显然未被糊弄过去,沉声问:“你发现邱少文倒在血泊至你尖叫,时隔多久?你尖叫至乔合撞门而入,又隔了多久?”
      
      舒淡回忆片刻,面色黯然道:“民妇一看见夫君倒在血泊中便叫出了声,至于乔合何时撞门而入,却是记不清了,应当隔不了多久。”
      
      就这么一问一答间,舒淡觉得这一世的嬴且显然是一个高智商人设,条理清晰,逻辑分明,十分难以糊弄。
      
      就这档口,她还有心思分神思考了下龙神综合了哪一位龙子的习性,想来应当是狴犴。若真是狴犴,那她还真不用担心了,毕竟传说它明察秋毫,绝不判冤假错案。
      
      被赋予巨大期望的嬴且又问:“那你在尖叫之后,乔合未至之前,做了什么?”
      
      放飞思绪的舒淡一个不慎,暴露了一点本性:“一直在尖叫,没停下。”
      
      事实也是如此,原身看见血时“啊”了一大声,随后便是一连串地尖叫:“夫君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夫君!夫君!”在此省略无数句“夫君”。
      
      舒淡翻到这段记忆时,差点笑喷,女人畏缩着不敢碰地上的尸体,就只能嘴上哭嚎。从这就可看出,原身与夫君关系并不亲密。她注意到那床上有两床铺盖,两人应是各睡各的。
      
      听到她诚实的回答,一直表现得沉着稳重的嬴且也不由得顿了一顿,抽抽嘴角:“你先退到一旁,来人,请证人乔合上堂。”
      
      舒淡目前只是嫌疑人,并未戴上脚铐枷锁,因此可以起身站在一边,听证人作证。
      
      她装模作样地用袖子擦擦眼泪,安静地立在一旁等候。不多时,乔合上堂。
      
      甫一看见乔合的眼神,舒淡便知这是个难缠的角色。她原本以为是原身记忆里有偏差,未想眼见为实,这乔合竟然对原身有些心思。
      
      嬴且又问了一遍事情始末,乔合显然在心里已经想好说辞,有条不紊道:“回大人的话,小民平日里一般卯正时分出门,前日一早,小民也是这个时刻出的门,刚路过邱家院门,就听里头传来邱家嫂子的尖叫,小民一听不对,再一看那院门虚掩着,以为他家遭了贼。小民想着都是邻里,帮忙报个官也是好的,就赶紧进了院子……”
      
      “院子门虚掩着,你就以为是遭了贼?许是他家早起开了门。”
      
      乔合不慌不忙:“小民哪敢胡乱猜测,只是以往这时候他家院门都是紧闭的,小民这才觉得有些不对。进去一看,果然出事了。”
      
      他表情略带夸张,挤眉弄眼的,舒淡看着忍不住皱了眉。太坦荡了,仿佛事不关己,难道他真的不是凶手?
      
      乔合随后又将进门发现尸体的一段描述了下,重点在于门后有横木,他是撞门而入的。
      
      这是又将嫌疑引向了舒淡。
      
      舒淡垂眸,思量着何时把邱少文与乔合口角一事说出来才最有利,忽听乔合道:“小民不敢欺瞒大人,前几日小民与那邱少文有场口角之争,这事邱家嫂子也知情。小民前日进门也有些瞧热闹的心思,那邱少文自诩读书人,很是看不起小民,前几日正被小民撞上有人找他讨债,小民讥讽了他几句,因而有了口角一事。”
      
      讨债?舒淡一顿,原身记忆里并没有这事,新线索出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舒淡:我可冤,我夫君不就活生生坐上面吗?
    嬴且:妇人休得无礼!
    嫌疑人还没完,要斟酌着猜凶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