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阶下囚寡妇×掌刑狱高官

      舒淡精神一震,意识前所未有地清醒,这才发现自己正处于公堂之上,沉甸甸的气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堂上坐着的官员一身正气凛然,神色肃穆;公堂两侧站着的衙役目光如炬,庄重威严。唯有舒淡跪在地上,光可鉴人的水磨地板反照出她苍白疲惫的脸色。
      
      记忆混沌而杂乱,搅得她头疼欲裂。
      
      堂上那个官员又拍了一声惊堂木:“舒氏,你可知罪!”
      
      巨大的声响让她不由自主地颤了一颤,是了,嬴且因她而死,她确实犯了杀夫之罪。
      
      生长在和平法治年代,舒淡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杀人,负罪感汹涌而来,她正要点头应下时,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记忆片段。
      
      她猛地抬头,凄声喊道:“民妇冤枉!”
      
      她的确冤枉,记忆片段里显示她亡夫名唤邱少文,是一名赴京考春闱的举子,反正不是嬴且。
      
      官员正要说话,旁边忽来了个衙役,附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他面色一变,拍一声惊堂木,道:“退堂!将犯人舒氏暂行关押。”
      
      舒淡平静地起身,跪得有些久,膝盖一阵发麻,她忍不住停了下,身后的衙役怒喝:“快走!”
      
      被押送到了牢房里,她才有精神将脑袋里的记忆片段梳理清楚——邱少文赴京考试,原身随行照顾他,两人在京城租了个院子暂做安置。昨日一早,邱少文被发现死于卧房内,房门反锁,室内只有邱少文和原身两个人。
      
      因此,原身成了证据确凿的杀夫嫌疑人。
      
      面对此时这种凶险境况,舒淡颇为头疼,一个不慎,她就要因杀人之罪被处极刑。记忆告诉她,人并不是原身杀的,但她没有证据。
      
      抛开这个不谈,她倒还剩些许安慰,到了第二世,嬴且应当还活生生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也不知是怎么个光景。
      
      等等!逆鳞呢?
      
      舒淡一瞬间心脏骤停,血液倒流,差点就要魂归西天。冒着生命危险揪下来的逆鳞,不见了!
      
      她发誓,刚刚在公堂上被指认杀夫之罪她都没现在这么惊慌,就在她拼命回想时,脑袋里突然凭空出现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这呢。”
      
      “哪儿?哪儿?”舒淡视线将简陋的牢房内扫了一遍,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旁边牢房内的女犯看她视线不住乱晃,忍不住嗤笑:“别看了,没有狗洞。”
      
      舒淡没工夫搭理她,静下神来细听,脑袋里那声音又道:“本君现在神力不够,只是出来告知你一声,看看你手心的金花,那是本君的化形。”
      
      舒淡赶紧张开手掌,右手手心处果然有一朵精致的金花,颜色极浅,若不仔细分辨,必然无法发现。
      
      她这才后知后觉,是龙神在和她说话,想到自己揪他鳞片、毁他魂魄的前科,她很是肝颤,小心翼翼地在脑海里问:“龙神大人,您……这是恢复记忆了?”
      
      龙神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道:“本君神力尚浅,不能支撑与你对话。你叫什么名字?”
      
      舒淡松了一口气,很好,看来这是没有第一世记忆的龙神,而且他目前还丧失了神力,她有救了。
      
      “我叫舒、舒莳。”
      
      不知为何,龙神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莫名的眼熟,他姑且称之为面善。许是缘分,如今他意识不得不寄居于这个女人身上,只能点拨她道:“舒莳,本君修炼时不可受人打扰,你无事就不要像方才那般找我了。放心,我保你无性命之忧。”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到后面得竖起耳朵仔细听才能听清。舒淡目露了然,应当是真的没神力和她对话了。
      
      想来那片逆鳞就是嬴且魂魄的一部分,因与她的血液交融,所以出现在她的意识里。她刚才在意识里惊惶找寻逆鳞的记忆,这才唤醒了他,不过现在他显然是没力气说话了。
      
      她试着在意识里叫了几声,龙神果然再未出声。舒淡放松下来,没有性命之忧就好,其他的只能等出狱后再作打算了。
      
      隔壁的女犯不死心,扬声叫她:“喂,你犯了什么事?”
      
      舒淡淡淡瞧她一眼:“我没犯事。”
      
      邱少文的死因尚不明确,昨日一早,原身起身时便看见邱少文俯身趴在地上,头部下面是一滩血。原身惊吓过度,失声尖叫,引来了邻居,邻居到时发现房门从里头被横木挡住,情急之下破门而入。看见俯趴着的邱少文,邻居上前摸了下脖子,发现体温冰凉,也无脉博,随即报了官。
      
      因邱少文死在反锁的卧房内,只有原身可以做到在这密室内杀人,但舒淡知道她没有。
      
      旁边那女犯抓了一把头发,颇是不屑:“都被抓进来了,还跟老娘说没犯事?跟你说吧,被抓到这儿来的都是杀过人的,你杀了谁?”
      
      观她神色,似有隐隐骄傲之意,丝毫不以杀人为惧。舒淡咽了咽口水,她只是失手把龙神弄消失了,并且这还是为了复活他,她可不敢和真正的杀人犯讨论凶杀案。
      
      “我没杀人。”她强调,视线转了一圈,相邻几个牢房里的女犯皆露出鄙夷不屑的神色。在这里杀人放火的才是常事,那起没犯事的却是异类。
      
      舒淡默默缩在墙角,心道幸好我目前还只是个嫌疑人。
      
      趁着这会她头脑还算清晰,她迅速在心底谋划下一次公堂上该如何辩解。若暂时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无辜,那就只能证明旁人有嫌疑了。
      
      比如说那个邻居乔合。
      
      乔合是个做小本生意的摊贩,常年在街市上摆摊卖些廉价脂粉首饰,个子不高,身材偏瘦,为人爱占些小便宜,前几日和邱少文正巧有场口角,两人不欢而散。
      
      但昨日一早原身尖叫,最早到的却是这个乔合,这颇不合情理。
      
      舒淡在心里斟酌许久,觉得乔合甚有嫌疑,甚至破门而入都有可能是他自导自演。只是可惜原身受到太大惊吓,她得到的记忆混乱不堪,不能证明房门是否从里面插上了横木。
      
      除此之外,乔合如何进的院子也是一大疑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失去记忆的龙神:此女甚面善,应当可以信任。
    舒淡:没有记忆的龙神?甚好,容易哄骗。
    谢谢小天使“专注沙雕文”灌溉的营养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