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论龙是怎样灭亡的

作者:昭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貌美采莲女×伪穷苦长工

      舒淡怀疑嬴且肉身死后魂魄不稳,在自己意识创造的世界里也没办法获得龙神的力量,只能退化为次一代神兽,而这一世的神兽便是赑屃。
      
      赑屃似龟有齿,好负重,碑下龟也。
      
      她突然想起当初向二丫打听嬴且的喜好时,二丫随口说他日日都在搬货,许是喜欢搬东西。如今回想起来,竟有一种错过真相的阴差阳错之感。
      
      住在金山洞里,用夜明珠照明,家门口就是天然豪华游泳池,说收拾河匪就收拾的大佬有什么理由要在季府做长工?每月的工钱还抵不上他家的一块砖角。
      
      舒淡能想到的唯一一个理由就是他喜欢搬东西,虽然这爱好对于一个龙神来说,有些奇葩。
      
      她再次希望这位奇葩的大佬能在她死后给她留个全尸,也不劳他破土下葬了,扔那锁龙潭里就行。说不定她能变成水鬼,回头再找他索命。
      
      她就这么胡思乱想到了新婚之日,因他俩都是独身一人,婚典尤为简单。刘大娘由此在她上花轿之前还规劝她看人不能只看皮相,若以后日子过不下去了,尽管回来,大娘还能介绍她去做大户人家的填房。
      
      舒淡心道我怕是回不来了,也不知道大娘您到时能不能给我收收尸?
      
      花轿绕了两条街两道巷,送亲的队伍吹着欢快的唢呐,爆竹声一路开花,漫天的云霞似火,见证一个少女长大成家。
      
      坐在花轿里的舒淡只能看见眼前一片赤红,垂眸时能瞧见红盖头下方缀着的红宝石流苏,一颤一颤的,噫,有点像梦里她被一爪子拍死后溅出来的血。
      
      她身子一抖,脑子里全是夜里血溅婚床的场面,赶紧摇摇头将那些画面全甩出去。
      
      花轿绕完了街,抬进了嬴且前两日刚置办的宅子,小小的二进院,是舒淡要求的。
      
      舒淡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凄凉的婚宴了,加上送亲抬轿以及吹锣打鼓的,都凑不满两桌。嬴且倒是心情甚好地陪了一圈酒,乐呵呵地让他们吃喝随意,转身入了洞房。
      
      卧房内,不等新郎进来掀盖头,舒淡自己扯了盖头,脱下繁重的嫁衣,换了一身轻便易动的裤裙,随时准备反杀——虽然知道这大概率是奢望。
      
      她正准备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嬴且便推门而入,面上带了点薄红,在满室烛火的映照下显出了几分少年模样。舒淡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真的嫁人了。前世连初恋都没有,这一世竟直接成婚了。
      
      她醒过神来,有些意外:“你不用陪客人吗?”
      
      嬴且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依照舒淡话本里写的,语气真诚地赞道:“这衣裳真好看。”
      
      舒淡眼睛眯起,盯着他瞧了又瞧,冷不丁问:“你是不是看了我写的话本?”
      
      这是她话本里的一个情节,某日龙神喜滋滋地换了件绣满金线的新衣裳,被强取豪夺的小仙女为了打消他的戒心,真诚地夸赞了一句,为此龙神十分愉悦,放松了对她的辖制。
      
      结合嬴且刚刚夸赞的话,舒淡的心情颇为复杂,嬴且学谁不好,非得角色错乱,学她自我意识投射的小仙女……
      
      你醒醒,睁大眼睛看看,你对应的是那个臭屁的龙神!
      
      嬴且被问住了,愣了一瞬,佯装无事发生:“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吃饱喝足沐浴之后,舒淡即将迎来今夜最为纠结的时刻,该不该与这位龙神展开生命的大和谐?她半倚在床头沉思,截至目前,嬴且还没有本性暴露的迹象,难道……她梦里的并不作数?
      
      正是八月下旬,暑热消退,夜间寒凉如水。嬴且却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冒着热气,提起一桶井水兜头浇下,也只是暂消了皮肤表面的温度,底下血液仍旧汹涌流窜。
      
      他察觉到自己状态有些不对,他向来自制力极强,就算欲念再重,也不可能如此过激。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破体而出,将他焚烧殆尽。
      
      舒淡在屋内纠结地做着心理建设,正想到“睡了龙神到底是他吃亏还是我吃亏”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在满室寂静、烛火耀耀的衬托下,生生弄出了一种恐怖片的效果。
      
      两个身影逐渐接近,抱作一团,衣裳接连解开坠地。床帐垂下,帐内昏暗许多,舒淡闭着眼能感受到嬴且的唇舌从她眼皮上逡巡而过,渐渐往下。
      
      她试着伸出手臂攀上他的肩膀,指尖触上他颈间肌肤时忽然一烫,将她从意乱情迷中撕扯出来。
      
      意识清醒又茫然,她睁开眼睛,眼底瞬间一片清明。嬴且直起身子,脱下身上最后一件衣衫,随着他的利落动作,喉头处一块金色逆鳞缓慢显现,重重地撞入舒淡的眼睛。
      
      舒淡眼神一凛,甚至来不及思考,手便伸出去揪住了那片金鳞片,用力一扯,鳞片锋利的边缘顺着她的手指向下割到手心。鲜血迅速涌出,沾染了龙鳞,金色被暗红覆盖。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不敢与盛怒的龙神对视。
      
      拍死我吧,换个世界又是一个美少女!
      
      良久,无人动作。嬴且原本急促的喘息渐渐平息,室内火热的气氛降至冰点。
      
      “你知道了?”他闷声道,“我不是人,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舒淡眼皮轻颤着睁开,眼眶几乎是瞬间就红了,嬴且喉头处出现了一个血洞,伤口边缘血肉模糊,一丝丝金色的气从洞内溢出,在空气里缠缠绕绕,最终缠到了她手心的龙鳞上。
      
      与此同时,嬴且的身体迅速转淡,不消片刻,活生生的人便消失在空气里。
      
      梦里的血溅婚床与现实的大变活人交错,唯有掌心的刺痛提醒舒淡,你还活着,而龙神已经消失。
      
      “对不起,对不起……”她终于失声痛哭,她反杀了龙,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
      
      沉浸在后怕与后悔之中的舒淡没有注意到,龙鳞与她的血渐渐融合,最终嵌进了她的血肉里,伤口迅速愈合,在她掌心开出一朵浅金的花。
      
      金花成型的一刹那,舒淡分明感受到来自灵魂的一记重击,意识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忽听一声惊堂木拍桌,有人声若洪钟责问:“堂下舒氏,此番证据确凿,你可认杀夫之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嬴且气愤:就不能等一会再动手?正赶上那时候!
    舒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龙性本淫果然是真理啊,本性就是本性,噫……(嫌弃)
    可以大胆猜猜下一个小世界是啥角色扮演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