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匠娘子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腿断了

      
      “你就去村西的那个老房子住吧,这是三两银子,以后你们就自食其力吧!”赵明渠沉声说道,从怀里掏出三两银子扔给张氏。
      
      钱氏这时候掐着腰走过来,“你们现在赶紧拿着休书滚吧!别坐在我家院子里,不会下蛋的母鸡!”
      
      “二丫三丫四丫我们走,收拾收拾东西,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了。”张氏擦了擦眼泪,对几个闺女说道。
      
      “娘,我腿疼!”赵晚冬哭的比刚才更厉害,“娘,我站不起来了。”
      
      “这么矫情,不就是踢了一脚吗,做这幅样子给谁看?母女都是这幅货色!”钱氏不耐烦的说道。
      
      旁边江氏的笑意更深,赵晚丰跟在江氏身边看着这一切,只是觉得好玩,年纪还小的他已经懂得不少事,这些人看着挺可怜的,不过好像她们走了娘会很高兴。
      
      “晚冬,不哭了,娘背着你!”张氏说完将赵晚冬背在了背上。
      
      其实她们母女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只有几身换洗的衣服还都是破破烂烂的,赵明渠虽然是个秀才,可是多年来被钱氏养的衣来张手饭来张口,一心只读圣贤书,对于家里的开销是不是够他之从来都不会关心。这些年他赚的钱全都用在了他自己身上,张氏在家里根本管不了他,因此还经常被钱氏追着骂败家。
      
      赵晚夏和赵晚秋赶紧跑进屋子里将母女几个人的衣服收拾出来,左右也不过几件,她们也不是小孩子了,家里发生的事情她们都懂,爹和奶奶为了那个姓江的女人和她的儿子,要将她们赶出去。
      
      她们只知道,这个世界上唯一对她们好的只有娘亲。所以当爹不要她们了,她们一定会跟着娘亲。
      
      “娘,收拾好了。”赵晚夏哭着说道。
      
      “好,我们走吧,以后这里就不是我们的家了,和赵家也没有什么关系了,以后我们的死活我们自己说了算。”张氏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背上了小女儿,带着另外两个女儿走出了家门,她实在是对这个家没什么奢望了,说到底都是她自己不争气,生不了儿子。
      
      “走了好,走了干净!”钱氏见她们娘几个走出去了,面带喜色的道。“得好好把家里清扫清扫,去去晦气!”
      
      村西头那处有一座赵家多出破房子,多少年没人住了,屋顶上的茅草破旧不堪,天冷了,甚至上面还长了几颗草,还有几处漏洞,这要是一到下雨天,指定漏雨。
      
      好在那房子的整体还算可以,还能住人,只要整理一番,还是能够住人的。
      
      “晚夏晚秋,你们两个先去把屋子里清扫清扫。”
      
      “是,娘。”
      
      两个小丫头将随身带着的包裹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便去屋子里打扫去了。
      
      “娘,我腿疼!呜呜……”晚冬在张氏背上哭出了声。
      
      “娘给你看看。”
      
      张氏将赵晚冬放了下来,让她坐到石桌子旁边,撸起了她的裤腿到膝盖上面,张氏的脸色变了变,竟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我可怜的晚冬啊!都是娘不好,没早点发现,一定疼坏了吧!”张氏可怜的摸着赵晚冬的头,泪眼婆娑,入目的膝盖一片红肿,怪不得刚才晚冬一直说自己的腿疼,都肿成这样子了能不疼吗。
      
      “娘,我腿疼,不能动了,一动就疼!”赵晚冬哭着说到,觉得现在有娘在身边,没有外人,也就不再拘束,哭的声响更大。
      
      张氏擦了擦眼泪,“晚冬先忍一忍,娘先和你姐姐们把屋子里打扫一下,咱晚上好有个住的地方,一会娘带你去镇上看大夫。”
      
      赵晚冬乖巧的点点头,只是因为腿疼的原因,坐在石凳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抽泣着。
      
      张氏快步走进屋子里,看着这破烂的屋子,里面全是蜘蛛网,就连门上的锁也都生锈了。见两个女儿已经把床收拾出来了,便道,“晚夏,晚秋,晚冬的腿被你奶奶踢坏了,我们趁现在赶紧去郡上找个大夫给你妹妹看看。先别收拾了,都放在这吧。”
      
      张氏不放心把两个女儿放在家里,只好一起带着去。从怀里掏出现在她们母女几个的全部家当,只有刚才赵明渠给的三两银子,还有一张地契,三亩旱田,这些东西就是她们娘几个以后的全部依仗。
      
      临溪村不过是一个小村子,好在靠近平阳郡,不像其他的更偏远的村子,买卖东西只能去附近的镇上,张氏以前也是富家千金,见识也不少,现在这种情况,晚冬的腿耽误不得,只能去镇上找个好大夫看看,可不想女儿留下什么后遗症,一想到那老太婆那狠厉的一脚,张氏更是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她们母女几个的命怎么那么苦。
      
      张氏拿了银钱,将包裹藏在了屋子里比较隐蔽的地方,实在是这里锁都没什么用,难保不会有人来偷。
      
      关上了房门,背起了赵晚冬,让晚秋将那篱笆门也顺便带上,娘几个便顺着村里的路去了平阳郡。
      
      临溪村这个小村子虽然靠近平阳郡,但是靠山,离平阳郡也有八里的距离,现在已经快晌午了,以她们母女几个的脚程,天黑之前能赶到平阳郡也就不错了。
      
      “娘,你背着妹妹累不累,要不休息一会再走吧。”赵晚秋个子不大,走了半个时辰已经有些累了,再说今天一早就被赶出来了,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呢。
      
      张氏点点头,她已经出了一层薄汗,“那好,就歇一小会。”
      
      休息了片刻,张氏又将赵晚冬背了起来,“走吧。我们得走快点,离郡上还远着呢。”
      
      十三岁的赵晚夏见张氏努力的撑着,额头上都冒汗了,不禁心疼,“娘,我来背晚冬一会吧,你先歇一歇。”
      
      看见二女儿这么懂事,那个头快要赶上她了,只是有些瘦弱,晚夏这几年没少帮着她做活。张氏便点点头,将晚冬让晚夏背一会。
      
      “哟,清云妹子,你们娘几个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妇人说话声。
      
      张氏几人回头,就看见一个有些微胖的妇人,坐在驴车上,她前面的男人正在赶着驴车。张氏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这对夫妻是谁。
      
      是村东头的牛家夫妻,这牛家算是临溪村家境最好的人家了,因为整个村子里就他们家有驴车。每次上郡上买卖东西都会驾着他们家的驴车,村里人羡慕不已。
      
      “是牛大哥一家啊。你们这是要去郡上吗?”张氏笑着打招呼。
      
      “是啊!这不天冷了吗,想着去平阳郡城里扯些布,给家里的几个孩子做几身衣裳。妹子你们几个也去郡上?”牛氏看了她们娘几个一眼问道。
      
      “是啊,我家晚冬腿疼,我带她去看看大夫。”张氏说道。
      
      早上赵家发生的那些事全村人都知道了,现在晚冬这小妮子说腿疼,牛氏自然就想起了早上钱氏对着小姑娘踹的那一脚。
      
      “你们几个怎么这个时候去啊,这一来一回,不得半夜了!上来吧,我捎你们一程!”牛大江见她们母女几个怪可怜的,不如就带她们一程。
      
      只是没想到话一出,小牛氏就暗地里狠掐了牛大江一把。嫌他烂发好心,人家的死活关他们什么事,干嘛要管。
      
      牛大江有些讪讪的低着头不说话,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又怎么好收回呢。
      
      张氏自然看见了牛氏夫妇的小动作,只是她们母女几个要真走着过去的话,回来真的半夜了,也夜路难走不说,真怕遇到什么危险。
      
      张氏犹豫了一下,张口道,“牛大哥牛大嫂,怎么能白坐你们的马车呢,你们也知道,我们娘几个现在的处境,以后吃口饭都是难的,要不我就给两文钱吧,也不好白坐你们的车。”
      
      牛氏一听有钱给,虽然不多,但是心里也舒服了一点,两文钱还能给家里的孩子买几块糖呢。
      
      张氏母女几个上了驴车,牛大江也知道张氏她们着急,也加紧赶车。
      
      到了郡上的一家医馆,牛大江告诉她们一声,一会在城门口回合。
      
      医馆里,赵晚冬躺在床上,张氏在一旁陪着她,看着女儿疼的惨白的脸色,心疼不已,但是又不敢出半点声音,怕影响了旁边大夫的诊治。
      
      良久,那上了年纪的大夫说道,“这孩子的腿断了,我得给她接骨。孩子的膝盖受了重创,要是吃药好好的恢复,这条腿还能保住,但是以后难免会有点毛病落下。”
      
      “什么……断了?”张氏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信。怪不得晚冬一直哭叫着腿疼。
      
      赵晚冬听见自己腿断了,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旁边站着的赵晚夏赵晚秋看着妹妹这样也心疼不已。都怪奶奶,妹妹虽然是个女孩,可是也是她的亲孙女啊,怎么能下得了这么重的脚。竟是一脚将妹妹的腿给踹断了。
      
      张氏颤抖着声音问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冒昧的问一句,这……医药费要多少?”
      
      张氏身上只有三两银子,以后娘几个的吃穿用度还是个问题。
      
      老大夫不是没见过这种穷人,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我先给这孩子把骨头接上,先拿几服药吃吃看,估摸要二两银子,要是你们家实在是困难的话,我劝你们放弃这孩子的腿吧,以后吃了药也不一定好,顶多就是落下点毛病。”
      
      张氏看着其余的两个女儿,泪眼里面全是无奈。
      
      老大夫给赵晚冬接骨的时候,轻声嘱咐道,“有点疼,忍着点,别乱动。”
      
      “磕巴”一声,赵晚冬直接疼的昏了过去。
      
      老大夫也松了一口气,“孩子疼昏过去了,我再给你开几副退烧的药,万一发烧了,就给她吃。能不能挺过去就看着孩子自己的了。”
      
      他一个大夫什么情况没见过,有不少年轻的娃娃就是因为伤口发炎导致的发烧烧糊涂了,严重的小命也没了。
      
      君澜只觉得自己的腿猛然一疼,钻心裂骨,迷迷糊糊间看见几个身影,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至于说的什么话,她就听见“几副退烧的药”几个字,就感觉到浑身虚弱无力彻底昏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抱走哟!你们的支持是扇子最大的动力?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