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城门口两个厉鬼,争着给阎素鱼指路。
阎素鱼吓得转头就跑……
那边地上的少侠,借您的正气一用!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阎素鱼,陆何商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62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25,76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架空古风相逢记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78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借您老正气一用

作者:甜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一章

      这天,阎素鱼遇到两个鬼。皆男人模样,长得一样尖嘴猴腮。第一个对她说:向城外一直走,若遇岔路,不用问,一直走就是,自有分晓。另一个说:向城外走,若遇岔路,问一声,他便在后面答着。阎素鱼恐第二个鬼肯定不是好东西,因惧怕两鬼,遂朝城外树林一直走,直到在第一个岔路,踩着一个人。
      “哎呀…”那人有气无力道,“壮士,我三天未食了,行行好,世上少一只饿死鬼。”阎素鱼因怜悯,蹲下身拿帕子把人脸擦干净,询问原因,那人只说遭贼。阎素鱼说,那边就是城了,这天寒地冻的,我陪你一遭未必不可。心里却想借那人正气避开鬼去。
      阎素鱼只带了个冷水囊几个冷饼,幸好还有几串钱,几张贴身缝的银票,全部身家都藏在身上。进了城,心情好,接济了人家,说不用还。
      那人面目和缓,布帽包乌发,灰衫裹细腰,市井装束,容姿纤巧,神色豁达,眼神熟悉,仿佛旧识。阎素鱼想素来不认识,问名字,答陆何商,阎素鱼在口里嚼了几遍这个名字,未吐出来,又问籍贯职业,陆何商道:西州人,说书为生。
      阎素鱼便把进城前遇鬼的事说了。陆何商道世上所有事,皆有好的用途和坏的用途,若心向光明,即使走在鬼遣你走的路上,也未必没有转机。
      哪有掉馅饼的好事。阎素鱼实在道。
      陆何商笑说,幸亏你善良。不然少不得走一走碰到第三个说书鬼,整天在你耳边叨叨这,叨叨那。
      “吃你的粥。”阎素鱼也不理他了。饱暖后,陆何商真进酒楼去,说书得了点钱,没给自己买身新衣服,倒双手向阎素鱼捧上了。
      “我还没差这点现钱,重死了,先欠着,以后有得你还。”
      “大侠既然不认这些黄白之物,小人只能以身相许了。”
      “先许左半身还是右半身?”
      “你矮,走得慢,左右没差。”
      阎素鱼嘀咕,谁刚刚一口一个女侠,一边先绕到陆何商右手边,两人各伸一手钻暖手水袋的左右洞,手指在里面牵着。
      陆何商步子大,倒慢慢等她,全程信步闲游,自然无不耐。阎素鱼便也不赶。到了客栈,门上一匾“皆来居”,陆何商转头问她:“几间房?”
      阎素鱼怕鬼,在暖水袋里的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他。
      陆何商才付了房钱,想到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转头问她:“谁付房钱?”
      阎素鱼呲了他。
      陆何商道:“我是你的人了,我的也是你的,怎么着好像都是你出钱,这样我脸上无光啊……嘿嘿,你倒没不好意思。”
      阎素鱼想,什么个不好意思,都大庭广众定一间房了,难道还不许嘀咕情话吗。
      看陆何商殷勤地上下楼端盆倒水给他俩洗风尘,阎素鱼接了他的活儿,笑说我还把你踹地上不成。陆何商说这可是为她着想,都听说水边多鬼。
      阎素鱼苦恼,说这是体质问题,或说前生打鬼惯了,今生反常遭戏弄。就是在人声鼎沸之处,摩肩接踵之时,也不免被不干净的东西拉袖叫唤几声,或被奇形怪状的小鬼迎面撞上。
      阎素鱼说:“我要先验验货,免得明儿生下小鬼了。”
      陆何商捧心,表示自己虽然哪里都是热的,但是生不生怎么能麻烦女侠,难道他还做不到吗?阎素鱼哈哈两声,一扑两人便坐将床上了,呼吸相贴,都是热的。
      “我也别安心,活人都会死的。”阎素鱼先是一喜,随后黯然道。
      “我要是死了,一定入轮回,再活生生地来找你。”
      “穿着开裆裤吗?”
      “说不定我是如花似玉的小仙女呢。”
      陆何商整夜无梦,一觉睡到大天光,见阎素鱼蹙着眉,遂牵着她的手轻声道:“我在呢。” 随即言语凉柔,絮絮嘈嘈,唠唠叨叨,不知是什么连环话本,又或什么方言经文。眉眼里不知是什么样的情绪,仿若与人间隔了乌云大雾,却又丝缕相连。一会儿,阎素鱼醒了,笑说:“感觉你在的,倘若你不在,我就跟别人走了。”
      “你走了,也要记得提着我去。”
      “扛你去做什么呢?你的钱就是我的钱,判官叫我还钱,你拿什么去抵?”
      “若是孤魂野鬼,自然拿浩然正气打一顿,叫他们自过自的去。”
      “别说,人家也算我们的媒人呢。该有的礼还是要备的。我去买点早餐,再买点杏仁酥给他们烧去,祝他们永世性仁咯。粥、馄饨、窝窝头?”
      “馄饨~”
      “好的,粥OvO”
      “QAQ?”
      阎素鱼拿下他手中的冷杯:“你怎么总不奇我自哪来,到哪去,能给你什么好处呢?”
      陆何商接过阎素鱼手中的温水喝下,在杯沿上偷偷瞧她,只觉得这一刻她的形象无比高大。他们的眼睛里都有点小门道,对着了,便比吮了蜜还甜,霎时天不翻地不覆,海不枯石不烂,颇有种形灭而神在的相互扶证的味道。
      喉咙里也暖起来了。
      “愿一处去。”
      冬日敞开的窗间,只见坐着的起来,吻了站着的。
      麻雀:“啾啾啾!”(羡慕!我们也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