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使降世

作者:黑之蓝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十五章冥顽不灵

      黑世界夜色正浓,封闭已久的潘西城堡地下宫殿在今夜被打开,一阵用铲子挖掘泥土的声音在漆黑的甬道内回响,而声音的源头处,一间闪烁着微弱烛光的房间中,有三位血族正聚集于此。
      
      巴布诺夫和诺森伯兰此刻正站在一个做工精致的棺材两边。棺材做工精致,棺材盖板面上雕刻着布鲁赫家族的族徽。
      
      雷蒙总管见棺材露出来的部分差不多了,便放下手中的铲子,用力推开面前沉重的棺材棺盖。棺盖被雷蒙推开至一半,躺在棺木中的西泽顿时显露了出来。只见西泽全身□□地躺在棺材里,身体全部埋入棺材内的特定泥土中。
      
      雷蒙拿了一把小扫帚,清扫掉了西泽身上的泥,顺着西泽的右肩伤口检查了一番。
      
      西泽原本被炸裂的右肩,现在已经长出了新的肢体。
      
      “殿下放心,西泽看来恢复的还算不错嘛,手臂已经长回来了。想必过不了多久便会苏醒过来。”
      
      雷蒙向诺森伯兰复命后,又用小扫帚将那些土重新盖在了西泽正在恢复的臂膀上。他正准备将西泽的棺盖盖上,让西泽静养,门边却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咳嗽声。
      
      地下宫殿是潘西城的禁地,严禁一般人等进入,而这一声轻咳在寂静的地宫中显得格外突兀。
      
      “谁!”雷蒙怒喝一声,转瞬之间他人已经瞬移到了门边,尖利的指甲已经准备就位就眼看就要擒住来人。却见他猛然身形一顿,想必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熟人。
      
      “是我!父亲!”
      
      亚度尼西斯一手撑着墙靠立在门边,他看向棺材的眼神充满着期盼,但当他的目光转移向诺森伯兰时又多了一丝怯弱。他惧怕诺森伯兰。他心中明白,西泽之所以现在要承受段肢之痛,全都是因为自己。
      
      “你躲在那里干什么,想过来看西泽,过来便是。”
      
      诺森伯兰表情淡漠,但并没有责怪亚度尼西斯的意思。
      
      “我可以过来么?父亲?”亚度尼西斯害怕自己听错了,再次怯生生地确认道。
      
      “过来。”
      
      “好!”亚度尼西斯立即站直了身体,满口应下。
      
      亚度尼西斯悄悄地呼出一口气,为自己壮壮胆子。他欣喜地走到棺材旁,跪了下来靠坐在棺材旁。看着棺材内面色青紫的西泽,心中难过无比。许是因为方才情绪一时波动过大,本就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他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
      
      亚度尼西斯担心地看向诺森伯兰。“父亲,哥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地宫的光线本就不好,此时的亚度尼西斯不仅面色苍白,眼下更是一片青黑,看上去十分孱弱。亚度尼西斯本就长相俊美,此刻的病态,倒是多了几分病弱美少年的意味。
      
      雷蒙见诺森伯兰不答话,便代替诺森伯兰回答。“亚度尼西斯,你别担心,西泽再过几日便会醒过来。”他的手放在亚度尼西斯的头上,以示安慰。
      
      “谢谢雷蒙叔叔。我想在这里等我哥哥醒来,行么?父亲。”亚度尼西斯祈求地望着诺森伯兰。
      
      “你想便留下吧。”诺森伯兰说完,便转身朝着房间出口走去。
      
      巴布诺夫见西泽无恙便也跟着诺森伯兰离开。经过亚度尼西斯身边时他轻轻拍了拍亚度尼西斯的肩膀。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知。你好歹是西泽一手带大的。他醒来第一眼便看到你,必定会非常开心。”
      
      地宫走廊中,巴布诺夫追上了诺森伯兰的步伐,与他并肩而行。雷蒙总管则跟在两人身后。
      
      巴布诺夫想着方才亚度尼西斯对西泽的关心,突然生出了一丝好奇。他侧过身体对一旁的诺森伯兰问道:“嘿,诺兰德,我很好奇亚度尼西斯现在知道他以前的事情了么?”
      
      诺森伯兰依旧目视前方,显然没有把巴布诺夫的问话放在心里。
      
      “知道什么?”
      
      “嘿,老家伙。前世!前世!亚度尼西斯的前世!”巴布诺夫提醒道。
      
      “哦。”诺森伯兰似乎想起了什么,冷漠的脸上终于恢复了他骇人的笑意,尾音愉悦地上扬。
      
      “你不说,我都要忘记这件事情。亚度尼西斯还没有想起来,我把记忆之球交给了西泽。亚度尼西斯本就是西泽的恋人,什么时候让亚度尼西斯想起来是西泽自己决定的事情。我答应过西泽,我不会插手此事。你也别做了多余的事情,倒惹得西泽厌恶你。”
      
      巴布诺夫恶趣味的预测着亚度尼西斯恢复记忆,两兄弟相亲相爱的画面,不禁笑出了声。
      
      “你不动手,还不准我加入啊。真是霸道的很。我可真是期待亚度尼西斯有一天想起前世的事情。当他知道他一直敬重的兄长西泽竟然是前世将自己拱手让给对手的亲密爱人,会是怎么样一个美妙的相遇。”
      
      “那倒是的确是一个令人期待的画面。”诺森伯兰附议。
      
      “你还真是从头到尾都是这么肮脏啊,当年你收西泽的时候,是不是就计划好了这些事情?”巴布诺夫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身边的诺森伯兰。
      
      “没有的事情。”诺森伯兰虽然嘴上否认,但他的脸上的笑意却越发诡谲。
      
      “哈哈哈,果然。诺兰德啊,诺兰德,不管是作你的孩子,还是作你的爱人,都是一件可怜的事情。你从来都是步步为营,全盘计划。我真为他们身边有你这样的怪物在虎视眈眈而感到不寒而栗啊。你的小情人拉斐尔现在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你明知道送他回去是送死,你却依旧狠得下心肠。我可警告你,你脑子里的那些歪主意,可别打在我身上了。我还等着你死了继承布鲁赫族亲王之位呢。”
      
      “拉斐尔身上有我纯血种的血液,人类是杀不死他的。巴布诺夫,你怎么那么确定,你就不在我的计划里?嗯?”诺森伯兰意有所指地说道。
      
      正如巴布诺夫所言,诺森伯兰的确是精于计算,事事都要求运筹帷幄。但诺森伯兰对拉斐尔的爱意绝对是他一生最大的意外。可既然诺森伯兰心里已经决定此生认定了拉斐尔,那他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拉斐尔的心。不管过程是多么惨烈,只要是结果是他诺森伯兰想要的,对他来说那便都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白世界卡伦郡主城旭日教堂地牢内,拉斐尔自山上被捕,现在已经被关押在旭日教堂地下的水牢内。为了防止他逃跑,他的手脚全部都被精铁拴住。
      
      现在的才是初春,温度已久非常的低,水牢里的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尚没有融化的冰渣子。
      
      阿纳斯塔西娅副局长和比尔神父显然没想到这次的捕杀任务能如此轻松就完成。这个叫做拉斐尔.卡伦的教士,显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拒捕反抗的意思。拉斐尔的顺从令阿纳斯塔西娅十分费解,也异常冒火。她喜欢刺激的对抗赛、追逐战,是武器与力量的击打,肉与血的厮杀,而不是一只乖顺的绵羊。
      
      阿纳斯塔西娅让人搬了一个木椅到水牢门前。她坐在木椅子上,双腿交叠着靠在椅背上。比尔神父站在她身后,陪她一起审问水牢里的犯人。
      
      比尔神父一只手抱着一本册子,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支笔,随时准备记录。
      
      比尔神父询问道:“名字?”
      
      拉斐尔平静地回复:“拉斐尔.卡伦。”
      
      这水牢对于现在的拉斐尔来说,并不是什么多大的难题,他如果想逃出去十分容易。只不过他待在这里是为了竟可能拖延住眼前的异端审问局人士,让乔纳森带着父亲逃的更远,所以他只能坚持留下来。
      
      自己眼前的两个异端审问局教士的实力,拉斐尔看不出来。但他听乔纳森说过,异端审问局的人会自我封印力量。所以拉斐尔也并不确定自己与眼前的两人交起手来,会不会赢。
      
      “确认身份,的确是拉斐尔.卡伦,卡伦郡这一届的安琪罗主教。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逃走。”比尔神父继续问。
      
      拉斐尔反问。“我为什么要逃?我又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倒是你们异端审问局的人为什么要抓我?”他挪动时身体带动了身上的铁链,引起一阵金属碰撞声。
      
      比尔神父将手中的册子一收,笑里藏刀。
      
      “这个问题问得好。那我在这里正是通知你,拉斐尔。你的罪名有三个。第一,布鲁赫氏族亲王诺森伯兰.诺兰德前些时日强闯迦南城教皇宫,盗走圣物,你知而不报。这是渎职之罪。第二,你身为旭日教廷任命的安琪罗主教,却勾结吸血鬼意图破坏光荣之战的和平。这是背叛种族之罪。第三,身为男士且为神职人员,你却与黑世界的布鲁赫族亲王诺森伯兰.诺兰德有婚约在身。这是渎神之罪。这三大罪状,你认么?”
      
      “你们既然对我在黑世界的生活如此清楚,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你们要如何处置我?”
      
      “你看我手中的东西是什么?”比尔神父从袖子里拿出一件金属物件。“这个刑具恐怕你还不知道它是什么。你看它的外表多像一个鸭梨啊。而它在使用的过程中,也会像梨花花朵一样在你的□□内张开它的四瓣花瓣,因此而得名苦刑梨。你似乎和这所教堂的大主教有一些不愉快的矛盾。这个刑具是这所教堂的大主教交给我们的。他让我们务必要用在你身上。它是专门用来惩罚犯了奸/淫、同性之罪的人。用到你身上,倒也说得过去。不过你放心,我比尔神父一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自然舍不得你受苦。只要你跟我们异端审问局合作,上面三种罪责,我都能帮你抹掉。”
      
      拉斐尔抬起头来,看向牢门边的两人。
      
      “你们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第一,帮我们找回圣物。第二,我们需要你做我们旭日教廷的眼线,随时向我们汇报诺森伯兰.诺兰德的动向。”
      
      拉斐尔听见比尔神父的要求,头又垂了下来,付之一笑。圣物天使之泪已经用在了自己身上,根本不可能找回来。至于帮旭日教廷监视诺森伯兰,拉斐尔心中更是反感。
      
      “我拒绝。”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阿纳斯塔西娅似乎因为没有得到武力上的发泄,对拉斐尔十分迁怒。
      
      “一个已经下达了捕杀令的人,本就没必要在给他机会。比尔,这下你死心了吧,我们走吧”
      
      阿纳斯塔西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修长的大腿,纤细的峰腰便显露在拉斐尔眼前。
      
      阿纳斯塔西娅下达了最后通牒。“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如果你依然如此顽固,不仅仅是你死,还有你的亲人都得葬身火海。我知道你还有一个名叫艾莉丝的修女妹妹。如果你不希望她受到什么伤害,还请你仔细斟酌。”
      
      阿纳斯塔西娅先一步离开水牢,比尔又对拉斐尔说了最后一句忠告。
      
      “拉斐尔,你知道迦南外有几个圣女修道院么?我想你这辈子都不希望你的妹妹艾莉丝修女进入这家修道院的。祝你好运。”
    插入书签 



    神使降世
    黑化主教与腹黑血族夫夫练手拯救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