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你折腰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0

      
      郁星纬楚辞郝洲他们撸着串在说说笑笑的,楚歌和应初阳也聊着八卦,只有言时安静地坐在原地,不着痕迹的将目光停留在楚歌身上。
      
      楚歌毫不知情,单手撑头杵着胳膊,另一只手拿着香喷喷的肉串美滋滋地咬着。
      
      应初阳问她,“快期末考试了,你心里有底没?”
      
      楚歌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欲哭无泪道:“我已经准备好垫底了。”
      
      怎么这一下子就又要考试了?
      
      感觉上次期中考试才过去没多久啊。
      
      一想起考试就脑仁疼。
      
      应初阳无奈,“楚歌同学,我想采访你一下,你的理想是什么?”
      
      楚歌立刻放下烤串,正襟危坐,一脸正色道:“日入斗金,吃喝不愁。”
      
      应初阳摊手,“你且得努力啊楚同学。”
      
      楚歌烦躁地抓着头发。
      
      楚辞看到了都不敢吱声,妹妹这是怎么了,满手油腻往头上抹。
      
      楼梯上有脚步声上来,他们说话声太大,被掩盖住了,等听到时,言母已经站在天台入口,淡淡地看着他们。
      
      先发现的是郝洲,他愣了片刻,撞了一下郁星纬的胳膊,“这谁啊?”
      
      郁星纬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着一位穿着白色针织裙身披卡其色大衣的妇人,她的目光缓缓掠过他们,落在言时身上。
      
      在和楚歌聊天的应初阳也察觉到不对劲立马停住口,楚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言时就已经站起身来。
      
      言母踩着黑色的细高跟,走到言时面前站定。
      
      少年已经比她高上些许,她微微抬头,冷静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言时垂下眸子,没吭声。
      
      “你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长辈吗?”
      
      见气氛有些紧张,楚辞也明白了眼前这位多半是言时的母亲,他把楚歌拉过来,然后跟言时说:“快八点了,我家有门禁,就先回去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然后又对言母说:“阿姨,我们先走了。”
      
      言母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有些松动,笑着点头。
      
      郁星纬他们也很有眼色劲的放下手里的肉串跟着楚辞离开,下楼前楚歌回头看了眼言时,发现言时也在看她。
      
      她愣神,再看时言时已经收回目光。
      
      “走了走了,没吃饱吧,哥哥给你买烤玉米吃。”空旷的楼道里回荡着楚辞的催促声,楚歌抬脚跟着走了。
      
      他们走后,言母脸上仅存的笑意渐渐消散,她冷冷的看着言时:“你一个人在这里倒是过得自在。”
      
      烧烤炉的炭火燃烧得正旺,架子上的烤串滋滋作响冒着香味儿,一大堆还没烤的串堆在桌面上,可惜了。
      
      言时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您吃过晚饭了吗?”
      
      言母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侧头看着烧烤架,然后皱了皱眉头。
      
      “吃过了。”
      
      这种不干净的东西她一向少吃。
      
      言时轻轻笑了笑,刚才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嫌弃他捕捉到了,跟有时候她看他的眼神一样。
      
      他迈步,拿起一串烤肉就往嘴里送,慢慢地咀嚼,“我还没吃,您要是没事就先回去吧。”
      
      和郁星纬他们在路口分道后,楚辞真的带楚歌买烤玉米去了,还买了两个煎饼果子。
      
      他把玉米和一个煎饼果子递给楚歌,“以前你说言时和他家关系不好我还挺不信的,今天看到他妈,我就浑身不舒服,他们怎么见面跟仇人一样,特别是他妈妈,对我们这些不认识的人还有个笑脸,看言时的眼神就跟结了冰一样。”
      
      楚歌一手握着玉米一手抓着煎饼果子,翻了个白眼,“我就说言时多半是捡来的吧,你看看咱妈,再看看他妈,一对比我都觉得我平日里对妈妈很不孝了。”
      
      楚辞咬着煎饼果子,把她拽到道路内侧,“如果没见过他妈你说他是捡来的我可能还会有点信,你瞧瞧他妈再瞧瞧他,不说多的,起码五分相似,去哪能捡这么像的大儿子?”
      
      楚歌偏头一想,两张相貌在她脑海浮现,仔细一对比,还真是。
      
      见她默默咬着玉米,半晌不说话,楚辞疑惑:“怎么了?”
      
      楚歌叹了一口气,她停住脚步,“我有点担心言时,哥,我们回去看看吧。”
      
      想起言母那张冷漠的脸,楚辞想了一下就答应了,但是他还是提醒妹妹,“他有可能已经跟他妈妈回去了。”
      
      “他不会的。”得到楚辞的应允,她转头就拔腿往回跑。
      
      “你又不了解他......你慢点跑楚歌!!!”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楼道的时候,楚歌早就上了楼,他扶着生锈的栏杆,趁着灯光看着自己手心的锈迹,一脸沮丧。
      
      妹妹的体力比他好太多了。
      
      楚歌弯腰扶着膝盖,停在天台入口。
      
      她一抬头竟然看见言时就站在天台最边缘处。
      
      瞬间慌神,她掐了一下大腿,放缓步子缓缓朝他走过去。
      
      “言时。”语调软软,没有平时的张扬。
      
      言时站在那很久没动,她轻轻靠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温暖明亮的万家灯火。
      
      楚歌心跳如擂,但她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她伸出食指勾了勾言时的掌心。
      
      言时逆着光,低头看她。
      
      楚歌左手在颤抖,她眼眶蓄满了泪,“你别站那么高,我害怕。”
      
      言时没吭声,楚歌就站在他脚边仰头看着他。
      
      他沉寂的眸子没有波动,片刻后,有寒风掠过,楚歌不自控的哆嗦了一下。
      
      楚辞站在天台入口,捂住自己嘴不敢出声。
      
      言时瞳孔慢慢聚焦,稍后,他挣开她的手,跳了下来。
      
      等他落地后,楚歌狂跳不止的心,落回原地。
      
      她突然失声痛哭,刚想要蹲下,被猛然冲过来的楚辞一把抱住,两兄妹涕泗横流哭成一团。
      
      言时淡淡的目光看不出情绪,他回头看了眼远处的辉煌灯火,然后看向地上没啃完的玉米棒和煎饼果子,他说:“食材很多,我吃不完。”
      
      楚歌泪眼朦胧,在楚辞肩膀上蹭了蹭鼻涕,“我饿。”
      
      楚辞的脸上有之前不小心抹上的锈斑,再加上眼泪,已经成了一只花猫,他往烧烤炉里加着木炭,然后鼓起嘴巴吹气。
      
      黑色的炭灰落在脸上,楚歌被他逗笑。
      
      言时翻烤着烤串,楚歌很有眼力劲的把孜然粉递过去。
      
      他看了她一眼,楚歌使劲挤出一个笑脸对着他,红肿的双眼还隐约带有泪意。
      
      他收回了目光,接过调料瓶。
      
      楚歌笑得更开心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