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你折腰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9

      
      楚歌穿着妈妈新买的粉色蝴蝶珊瑚绒睡衣,双腿盘在沙发椅上,眼睛盯着电脑一动不动。
      
      她刷新和应初阳的会话,发现没有新消息进来,顿觉无聊,又点进农场想去偷菜,见郁星纬的菜地郁郁葱葱她大手一挥,全给收了。
      
      “噔噔噔。”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听起来还有几分惊慌失措。
      
      果然,楚辞双手扒着门框,一脸快哭了的样子,话都说不清楚了。
      
      “妹妹......楚歌......有老鼠!!!”
      
      楚歌默默看了他一眼,见自家哥哥脸色苍白,显然是吓得不轻,她穿上甩在一边的毛绒拖鞋,下巴一抬,“开路。”
      
      楚辞连忙带妹妹往房间去,房门已经被紧紧关闭,他解释道:“我怕它跑了,又怕它咬我,我就干脆先跑了。”
      
      他想着自己总得回房睡觉吧?与其回房胆战心惊防着它,不如叫妹妹帮忙把它弄走,俗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楚歌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在楚辞探头探脑的注视中,“啪”的一声把门关严实了。
      
      然后就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片刻后,门开了,楚歌冷着脸提着老鼠尾巴开窗往楼下一扔,然后去洗手。
      
      楚辞一脸追上去问,“你把它打死了?”
      
      “晕了。”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瞄了一眼窗户。
      
      楚辞突然觉得妹妹今天有点酷。
      
      夜色渐深,楚歌关掉电脑回房睡觉。
      
      一夜无梦。
      
      醒来看着窗外初升的太阳,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
      
      今天是个好天气。
      
      她把楚辞从被窝里拽出来,吃了早餐,一起往言时家去。
      
      楚辞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他昨晚没睡得好,总觉得那只老鼠从窗户那里爬回来了。
      
      楚歌理解不了这个怕耗子的男孩,只是斜眼看了他一下,眼底都是不屑。
      
      楚辞被打击到了,整个人都颓颓的。
      
      昨天约定好了早上十点在言时家门口汇合,应初阳郁星纬他们如约而至没有迟到,几个人一商量,先去超市把材料买了。
      
      郁星纬郝洲他们去市场买烧烤炉和木炭,楚歌应初阳楚辞去超市买食材,至于言时,楚歌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紧闭的窗户,她压根就没想过让他跟他们一起去买食材,一听就知道不可能。
      
      几人分头行动,全部采购好东西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几个人在外面吃的饭,楚歌又给言时打包了一份云吞面,几个人跟着她上楼的时候都有些好奇。
      
      “言时一个人住这儿?”应初阳打量四周昏暗的楼道,“他就不害怕吗?”
      
      楚歌在楼梯口跺了跺脚,感应灯就亮了起来,“他说是老房子,他好像不太愿意和家里人一起住,他家里也不管他,所以他就一个人住在这里了。”
      
      楚辞提着两个大袋子紧紧跟在妹妹身后,缩了缩脖子,“勇气可嘉。”
      
      郁星纬挑眉,“这有什么?有水有电,一个人住多自在,要我我也愿意一个人住。”
      
      郝洲走在最后面,总觉得脖子后面凉凉的,他小声嘟囔道:“这种地方给我钱请我来住我都不会来。”
      
      楚歌敲了敲房门,言时前来开门,楚辞他们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轻轻点头回应。
      
      几个人洗食材的洗食材,穿串的穿串,言时自己回房睡觉去了。
      
      “就他这性格,谁跟他处得来啊。”郝洲摊手,手中的鱿鱼直接掉在地上。
      
      郁星纬认同地点头,“确实处不来,那串鱿鱼等下烤给你吃,你的个人专属。”
      
      郝洲跳脚,“拜托,别这么抠门嘛。”
      
      楚歌翻了个白眼,“就你们这性格,跟你们处得来的人也屈指可数吧?”
      
      楚辞本来是想偷懒,找了个借口说要去天台视察一下环境怎么样,回来的时候他难掩兴奋,“还真别说,这老房子的天台还真不错,干净,而且是个半封闭的,挡风。”
      
      几个人一听都来了劲说要去看看,男生们干脆先把炉子木炭搬上去,生起炭火。
      
      只留下楚歌和言时在房子里。
      
      楚歌提起云吞面往他的房间走去。
      
      轻轻放在小书桌上,她推了推他,“把午餐吃了。”
      
      言时起身,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坐去桌前。
      
      楚歌见他难得这么顺从,没忍住,笑出声来,言时奇怪的回看她一眼,然后很快又收回目光。
      
      楚歌笑得更大声了。
      
      到了晚上,食材都搬上天台,郁星纬和郝洲负责烤串,楚歌和应初阳只负责吃,楚辞负责加木炭,言时倒是安安稳稳地坐在那,目光悠远看着远处,楚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没看到什么,想问他在看什么,又怕他觉得自己太蠢。
      
      她递过去一串羊肉。
      
      言时接过,道声谢,慢条斯理地细嚼。
      
      应初阳觉得言时挺有礼貌的,她以前和言时没有什么交集,她觉得言时也没有别人说的那么难相处嘛,于是她递过去一根烤肠,言时没接。
      
      她心想他可能不喜欢吃烤肠,于是递过去一串豆腐,他还是没接,她又试探性的递过去一串羊肉,言时看都没看她一眼,她顿时气馁了。
      
      确实难相处。
      
      楚歌自己撒了欢的吃,还不忘给言时一串鱼豆腐。
      
      言时接过来,慢慢地吃了起来。
      
      应初阳恍然,原来他是只吃楚歌递过去的东西。
      
      她摇了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烧烤架上,她闻到一股焦香味,然后大叫,“糊啦,肉糊啦,郁星纬你走什么神呢?!”
      
      “大惊小怪。”郁星纬收回落在言时身上的目光,撇嘴道。
      
      他懒得烤了,干脆坐下来享受一下吃肉的乐趣。
      
      楚歌吃得太多,嘴里有点咸,拿了一瓶水,扭了半天没扭开,下意识的递给边上的郁星纬。
      
      郁星纬眉尾上扬,心情有几分愉悦,轻松地帮她拧开瓶盖递回给她。
      
      楚歌接过喝了几口,然后把瓶子放在右手边的地上,言时没注意,不小心碰倒了瓶子。
      
      “抱歉。”他说,然后把瓶子扶起来。
      
      楚歌再想喝水的时候发现瓶盖又扭不开了,明明刚才她没有盖这么紧呀。
      
      郁星纬正在和郝洲聊天,楚辞也没空,她正跟瓶盖较劲的时候,言时将水瓶从她手中抽出来,轻轻拧开。
      
      看着递到面前的水瓶,她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愣愣道:“啊,谢谢啊。”
      
      “不客气。”他眸色黑沉,语气平常,没有丝毫波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