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你折腰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6

      
      应初阳笑嘻嘻地看向楚歌,“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郁星纬翻了个白眼,把盐水瓶挂好,拍了拍她的肩膀,“应同学,让一让,挪挪尊臀。”
      
      应初阳往旁边挪了一下,“怎么着?你屁股这么大?”
      
      郁星纬:“……”
      
      他伸头隔着应初阳往楚歌那儿看,“呦,这不是楚同学吗?听说你力壮如牛,怎么也病倒了?”
      
      楚歌:“……不会用成语就别瞎用,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提溜着两瓶盐水到处逛。”
      
      郁星纬长臂一捞,在购物袋里翻找了半天找出一盒香葱味的梳打饼干,他递给应初阳,“这位同学,帮个忙,撕一下。”
      
      应初阳:“不好意思,请问你哪位?我们认识吗?”
      
      郁星纬:“往日的同学情谊都哪去了?”
      
      他无奈,只好用嘴咬开。
      
      应初阳:“对了,你离我远点,别传染我。”
      
      郁星纬指着焉哒哒的楚歌,“那你靠她这么近,怎么这会儿就不怕被传染了?”
      
      应初阳:“哦,可能因为我在歧视你吧。”
      
      楚歌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脑袋一点一点打着瞌睡,楚辞摸了下她手里的暖水袋,又凉了,抽出来拿去充电,看她这瓶盐水还剩最后一点赶紧去叫护士换盐水瓶。
      
      应初阳:“这样的哥哥请给我来一打。”
      
      楚歌撇嘴。
      
      “你家里的事怎么样了?”
      
      应初阳神色有些黯淡,“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吧,我每天在家都要装作没事人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爸妈也和以前一样,我怀疑我妈还不知道。”
      
      又或许是知道了只是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她发现她妈妈没有以前那么爱笑了。
      
      楚歌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把头靠在她肩上以示安慰。
      
      郁星纬也知道她家的事,但是不好怎么插嘴,只能沉默以对。
      
      楚歌打完吊针已经是临近中午了,四人一起去旁边的小饭馆吃饭,楚歌看着桌上油腻的红烧茄子,有些没胃口,楚辞给她和郁星纬一人喊了一份玉米粥。
      
      她拨弄着勺子,心里却在想着言时。
      
      言时昨天发烧了,不知道他后来回家没有,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老房子里。
      
      楚辞见她心不在焉,以为她不爱喝粥,“医生说了,你吊完这次吊针回家再吃几天药就好了,你忍着点就这几天喝粥,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烧烤。”
      
      楚歌点着脑袋,“我想吃烤鱿鱼。”
      
      郁星纬不差钱,“我请客啊,你想吃多少都行,只要你吃得下。”
      
      应初阳:“我也要去。”
      
      郁星纬:“都去都去。”
      
      楚辞去买单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人买了,他回到餐位,就看到郁星纬呲着牙齿对他笑。
      
      楚辞:“……”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吃完饭,楚歌和应初阳他们各回各家,楚辞不动声色地问妹妹:“郁星纬这个人挺好的,今天我们吃饭他还偷偷买了单,你们平时关系很好吗?”
      
      楚歌没听出来她哥的言外之意,据实回答,“还行吧,我哥们,没事,他土豪,不在意这些,我们之间不讲究客气两个字。”
      
      楚辞下意识眯了眯眼睛。
      
      他觉得郁星纬那小子对他妹的态度不对劲啊。
      
      那天他妹□□,他去抱她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可那个郁星纬也不怕被处分,一起去拉他妹,还有食堂里言时那件事,跟他妹相关的都有郁星纬在其中掺和。
      
      越想越觉得郁星纬这小子有什么猫腻。
      
      只不过他妹妹神经大条傻乎乎的也没在意过这些。
      
      他再次说道:“和男孩子,不管是谁,都要保持适当的距离,知道了吗?”
      
      楚歌抱着暖水袋跟在他身边,“什么是适当的距离?一米还是十米?”
      
      楚辞:“……自己把握分寸。”
      
      “你是个大姑娘了,不是小孩子。”
      
      楚歌:“你前几天不还说我是你弟么,怎么一下子又改性了。”
      
      楚辞真的不想再搭理她。
      
      回了家,打开空调,楚辞端来一杯温水,又拆开药盒,“黄色三颗绿色两颗,吃完了去床上睡觉。”
      
      楚歌从锡纸板上抠下来几颗药丸,一仰头,就着温水吞了下去。
      
      感冒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催眠的功效,她吃完药就昏昏欲睡,直接扑倒在床上。
      
      楚辞替她掖好被子,打电话给自家父母,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楚父楚母已经在返回的途中了,接到他的电话知道女儿感冒了楚父担心的不行,“你妹妹没事吧?你自己也多注意点,多加一件衣服。”
      
      楚辞握着电话,“我已经带她去医院吊了针,医生说只要吃两天药就没事了。”
      
      “好,你们兄妹俩乖乖在家等我们回来,我和你妈大概八点到家。”
      
      “我知道了。”楚辞挂断了电话,又回屋写试卷去了。
      
      等到了七点,他就开始蒸米饭,冰箱里还有昨天买的菜,他先给楚歌煮了两个玉米,又洗菜切菜忙得不亦乐乎。
      
      楚歌一直睡到七点四十才醒,一醒来就睡眼朦胧的拿着玉米啃。
      
      一下午没吃东西实在是太饿了。
      
      楚辞在厨房炒菜,“爸妈八点钟到家。”
      
      楚歌懒洋洋的“哦”了一声,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楚辞斜睨她一眼,她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家居服,坐在餐桌前,双腿都杵在餐椅上,她现在啃玉米的这个样子就像一只大猩猩。
      
      他之前觉得郁星纬对他妹有非分之想,现在这么一看,得,肯定是想错了。
      
      楚辞起锅装盘,端着菜上桌,“你作业写完没有?”
      
      楚歌:“没写,我都病成这样了还怎么写?”
      
      楚辞拧眉:“你昨天也病了?”
      
      “昨天我没空啊。”
      
      楚辞觉得自家妹妹这辈子就是个学渣的命了。
      
      言时在老房子里窝着,他看向墙壁的挂钟,八点了。
      
      老旧的冰箱已经被他擦洗干净通了电,里面放满了新鲜的蔬菜水果,他打开冰箱取出一块冷冻牛排,生火做饭。
      
      他两天没回家,言父言母也当没有他这个人一样,不闻不问。
      
      但他无所谓。
      
      一个人在这反而没那么压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