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你折腰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1

      
      课间的时候,楚歌咬着笔头,在走廊护栏上苦思冥想检讨该怎么写。
      
      撕下的纸团一个又一个。
      
      郁星纬凑过来,嘴里咬着一包吸食果冻,“还没写完呢?这都快放学了。”
      
      “你的写完了?”楚歌惊讶的看着他,这可就稀奇了啊,五千字的检讨他要是能憋出五十字来,她当场叫他大佬。
      
      “找人代写的,五块钱呢。”郁星纬耸耸肩。
      
      果不其然。
      
      千字一块的价格也算是很便宜了,“你找谁写的?”她也宁愿多出钱少动脑。
      
      “言时啊。”他毫不在意的说。
      
      “他怎么会帮你写?”楚歌暗自蹙眉,不动声色的问道。
      
      “他写好了,我把钱往他桌上一拍,直接拿走就行了啊。”
      
      楚歌冷冷地望着他,“你这是硬抢吧。”
      
      “他又没说什么。”
      
      楚歌直接一脚过去,“欺负一个抑郁症你有病吧。”
      
      她转身去教室,从他书桌里翻出那份对折的检讨书,展开一看,隽秀的字迹跃然纸上,她冷笑,拿着纸拍在走廊护栏边沿上,问道:“是这张吧?字还挺好,就你那狗爬字学校哪个老师没见识过?你还敢拿这个去冒充?你是嫌五千字不够多想要翻个倍?”
      
      郁星纬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呐呐了半天,最后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楚歌心里很气,气郁星纬随便欺负人,也气言时,这么轻易就被人欺负,也不反抗。
      
      她默不作声地把写了一个开头的检讨从本子上撕下来,揉成一团随手扔下了楼。
      
      哪知道这个世界很小,小到她从五楼随便丢一个纸团,刚好就砸在经过的教导主任头上。
      
      教导主任“哎呦”一声,抬头看,“这是谁扔的?哪个班级?这么不讲文明,一定要扣你们班的分。”
      
      他弯腰把纸团捡起来,刚打算扔垃圾篓,但是那力透纸背十分熟悉的字让他下意识把纸团打开一看。
      
      先跃入眼帘的就是检讨书三个大字,再往下看,他脸更黑了,再次抬头,吼道:“楚歌你故意的是吧?”
      
      报复,这是明目张胆的报复,高空掷物,谋财害命。
      
      楚歌火急火燎地跑下楼,教导主任还以为她是知道错了下来道歉的,哪知道她头也不回朝对面的教学楼跑过去,两人擦肩而过。
      
      教导主任握着保温杯的手有些抖,但他还是不忘自我提醒,“别生气,别生气。”
      
      楚歌吭哧吭哧的跑来高一教室,楚辞还纳闷呢,他翻着钱包走过去,“妹妹,又没钱了?”
      
      楚歌不理他,目光四处搜寻,直到锁定坐在角落里的男孩,她手里捏着纸张,大步走过去,将纸张和五块钱一起拍在他桌子上,“听说你检讨写的挺不错的,帮我也写一份啊。”
      
      言时冷漠地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从她手掌下抽出那张被她压住的纸张,然后把桌上的两张五块一推,再也不看她一眼。
      
      楚歌:“......”这是什么意思?
      
      他这是生气了?
      
      莫名其妙,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不等她多想,上课铃响了起来,她抓起桌上两张五块钱,又拔腿跑回对面的教学楼。
      
      楚辞不明白自家妹妹怎么奇奇怪怪一脸吃了火药的样子。
      
      回到教室,楚歌把五块钱扔到郁星纬身上,“以后不要再去招惹言时。”
      
      郁星纬没去捡钱,反而一直看着她,看得她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她最后还是扭过头,“你干嘛?”
      
      郁星纬一股郁气憋在心头,“你在意言时。”
      
      “你有病吧。”她白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他一个名字,我就在意他,我这么了解你我是不是应该爱死你?”
      
      “是吗?”他还是觉得她对言时的态度和对别人不一样。
      
      楚歌懒得再理他,埋头写检讨。
      
      放了学交了检讨又挨了顿批,楚歌走出校门时整个人都蔫蔫的,楚辞一看,妹妹这是怎么了?不开心?
      
      他果断带她去吃羊肉泡馍。
      
      他家妹妹特别好哄,没有吃解决不了的事。
      
      但是今天好像行不通,掰馍掰到一半的时候楚歌绷着脸把馍往碗里一扔,碗在桌上跳了一下,楚辞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
      
      吓死人。
      
      他都不敢吱声了。
      
      “吃个羊肉泡馍怎么这么麻烦,手都掰痛了。”楚歌垮下脸,“以后找老公一定要找个肯帮我掰馍的。”
      
      楚辞连忙把自己快掰完的馍迅速掰完,然后把她碗里的馍拿过来,“可以帮你掰馍的老公没有,可以帮你掰馍的哥哥是有的。”
      
      暖暖的羊肉汤下肚,楚歌的心情终于转晴,楚辞见她心情好,对她有求必应,烤羊肉烤玉米买了一大包,最后两兄妹吃撑了,回到家,书包一扔,躺在沙发上轮流打着饱嗝。
      
      楚辞懒洋洋地问:“你今天和言时怎么了?”
      
      楚歌没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言时是不是很容易被欺负?”
      
      楚辞仰着头回想了一下,“是吧,他不怎么说话,也不会告状,不过我听说他有个妹妹,叫言亦,是你们隔壁班的。”
      
      楚歌耷拉着脑袋,嘟囔道:“没听过。”
      
      楚辞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她后来怎么从办公室走的,但是楚歌受不了他的唠叨,眼皮又睁不开,睡着了。
      
      楚辞见没人回答,转头一看,然后扯过沙发靠背上的薄毯,直接扔她身上。
      
      楚父楚母从菜市场回来就看到自家俩孩子一人睡一边沙发,楚母弯腰换鞋,对提着菜的楚父说:“这俩家伙一看就是在外面吃饱了,回来就睡。”
      
      “那就晚点再做饭吧,反正明天周末,都休息。”
      
      “好。”
      
      他们放轻脚步走过客厅,楚父把卫生间坏了的灯泡修一下,楚母则去择菜。
      
      等俩人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八点多快九点了,楚歌的消化系统很好,去了一趟厕所又觉得饿了。
      
      可怜兮兮地去厨房找楚母,楚母正在炸蒜香排骨,趁着空隙,转身拿一下调料就发现有只手准备往盘子里伸,她忍了一下,当做没看见,等她把炸好的排骨再装盘的时候,就发现原先炸好的少了两根,那个罪魁祸首早溜得没影了。
      
      楚歌自己嘴里叼着一根排骨,另外一根塞在了正在看猫和老鼠乐不可支的哥哥嘴里。
      
      俩兄妹啃骨头啃得贼香,啃完了骨头往垃圾篓一扔,同时起身,一人端菜一人去拿碗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