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宝贝[娱乐圈]

作者:姑苏山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蒋英铭被噎住:“……”自己挖的坑自己跳,提议不错可还行?
      
      “张sir你要摸着良心说话,现在多少小事故上升到民事诉讼,都是因为碰到不讲理的肇事司机,调节工作不做,光煽风点火看好戏,他严重违反交通规则,压线闯红灯,该扣就得扣分,吊销驾驶证,关他两天……”
      贝筝筝的声音不大不小,细细软软。张警官被堵在门口,擦了擦汗。
      她在车上冷静了会儿,想想不对啊,陆辰和蒋英铭个王八蛋是一伙,弄不好穿开裆裤就玩在一起,社会和谐大风气就是被这样的破坏的。万一陆辰和他同流合污,达成共识……
      不行,退一步越想越气。
      大不了鱼死网破。
      
      身后门被拉开,贝筝筝吓了一跳。一看是陆辰,她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蒋英铭鬼头鬼脑,躲在后面一脸看戏吃瓜的表情。
      “我记得市内新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专查违章和酒驾,去让他哈口气,”陆辰对张警官说,“按规定得行政拘留十五天?”
      张警官立正道:“是有这么回事。”
      “……陆哥你别开玩笑了。”蒋英铭着急的说。
      
      风向转得太快,换贝筝筝当吃瓜路人。陆辰果然靠谱一百分,干脆以后叫他满分先生也挺好。可能是她骨子里天生有搞事分子,大水冲了龙王庙,闹内讧不够有意思,贝筝筝眼睛珠子咕噜一转,死皮赖脸挽上陆辰的胳膊:
      “叔叔,我们跑路吧?”
      她不知道陆辰脸上会有多精彩,蒋英铭先跳脚了。
      “贝筝筝你太不要脸了,叔叔都叫得出口,”蒋英铭现在彻底看透她了,碰瓷专业户。再看看绿油油的陆辰,新鲜感上头的反骨仔。
      对于陆辰被一个心机girl迷的无法自拔,蒋英铭表示痛心,“你能别惯着她么?过来人的立场告诉你……”
      
      贝筝筝正享受的欣赏蒋英铭在线崩溃,手腕一凉,被人圈住。陆辰在她手背捏了捏:“你跟我过来。”贝筝筝下不来台,干巴巴笑了两声。他却扣住她的指间,紧紧裹在手心。
      贝筝筝感到头重脚轻的心慌,跟着陆辰一路走出警局,下台阶时有点恍惚。她不是没有过恋爱经历,和人手牵手走路还是第一次,怪怪的。
      又被陆辰塞回车里,贝筝筝一颗心还在怦怦跳,她看到他清晰的喉结滚动,才发现自己捧着他手不放。流氓行为可耻,她尴尬的收回手。
      “脱。”陆辰说。
      听听,更流氓的来了。
      “啊?”
      陆辰将她的座位调低,伸展空间变大了。
      贝筝筝很难不多想。
      
      她修饰性捂了捂领口:“这样不好吧,我还没有在车里试过……”典型的越描越黑。
      贝筝筝卡壳了。
      陆辰说:“我在说外套。”
      贝筝筝:“……”她好像有点听懂了。
      她今天反射弧格外的长,慢吞吞脱下外套,陆辰看到她腕侧的红印,顺延到手肘内侧,蹭破皮有出血的迹象,贝筝筝觉得自己肯定要被张导一通批。
      
      “别再乱跑,乖一点。”陆辰说。
      要是换成平时的贝筝筝,现在肯定去找蒋英铭要求验伤三连。
      “一分钟。”陆辰推开车门。
      贝筝筝坐在车内,太阳穴突突的跳,陆辰很快回来,她才知道他是要自己等他一分钟的意思。
      “和条子谈完了?”贝筝筝说,“他们没蹬鼻子上脸?”
      陆辰说:“我不会随便给人当监护人的。”
      贝筝筝在心里接了句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陆辰用棉签沾了生理盐水,替她清理创口。
      贝筝筝拒绝的话憋在嗓子眼,人家都这么注意生活细节,她总不能糙似抠脚女大汉,注孤生系列。
      她是不会承认,某人的手实在好看,有一种属于男人的清秀干净,赏心悦目的漂亮。贝筝筝想,发明棉签的人,初衷可能是出于报复社会。
      “地址。”陆辰说。
      贝筝筝看着他的手搭上方向盘。
      
      陆辰可以算一个合格的司机,一路送她进小区公寓楼下。
      贝筝筝小声和他说谢谢。
      想想第一次见面,她在背后议论他,确实很不好,她应该私下拉个小讨论组偷偷的说。她没记错,之后她也道歉了,谁能想到事情发展不受控,然后就互相伤害,不如光明正大来一场坦白的diss局。
      蒋英铭嘴太欠,天道好轮回。
      导致她面对陆辰,真心有点虚、没底。陆辰要是来个恶作剧什么的,大家扯平。加上意乱情迷的一夜,贝筝筝有种占他便宜的错觉,自己一沾酒,就开启丧心病狂模式,陆辰目前给她的映像分real正直,没有包庇蒋英铭的不讲理行为,至少人是个好人,自己霸王花硬上弓不是没有可能。
      
      “上楼喝杯水?”贝筝筝解开安全带,没有急着下车。
      陆辰嗯一声。
      贝筝筝更弄不懂他的态度了,她只是想客气一下。
      在警局某人表现的不要太正直,大电影里拯救可怜小女孩的英雄形象,好人都给她当了,她还跑回去自作聪明演一出,衬托的她是个小气鬼。
      贝筝筝才不要当小气鬼。
      
      贝筝筝脑袋里快乱成一团毛线,站在路边等陆辰停车。
      刚好撞见下楼遛狗的王阿姨走出来,一只摇着尾巴的小黄狗朝她一扑,因为小短腿,可怜的在她小腿边蹭了蹭。
      幸福里属于老小区,地段有价无市,住的都是老居民,不显山不露水,年轻那会儿个个都是商政精英,当地都评价这一带适合养老休闲,贝筝筝不了解T市情况,问老爷子随手拿了把钥匙。
      她刚住过来第一个月,到处试镜没戏拍,她说不着急是假的,那段时间微博流行转发锦鲤,可能是体质收到了好运BUFF加成,捡了两只流浪猫,一只流浪狗,猫狗双全的人生赢家。
      带去医院做过检查,贝筝筝着手找领养,然后就认识了邻居王阿姨。
      
      王阿姨和贝筝筝惯例寒暄了两句,身材清俊的男人走出,根据王阿姨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不正常,“筝筝交男朋友啦?”
      贝筝筝摇头。
      “前几天我联系过我侄子,你上次回来,我和你提过的,你看你哪天有空,你们见……”
      贝筝筝正犹豫怎么说。
      王阿姨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那就是在谈朋友了。”
      贝筝筝:“……”有什么区别么?
      沉迷逗狗的贝筝筝,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包在陆辰手里。
      
      出电梯到顶层,贝筝筝跟在陆辰身后,她才想起包的问题,“我拿钥匙。”
      陆辰将包还给她。
      “谢谢你帮我拿包。”丢警局万一贴个失物招领,包里有证件和验孕棒之类的,窘死了。
      她今天和自己说了两声谢谢。
      陆辰挺不爱听的。
      “在我面前,不用说谢谢。”陆辰说。
      
      贝筝筝在找钥匙,翻包的拉链不敢大开,或许她应该直接问陆辰有没有做保护措施,她事后确实忙昏了头,她不太想被他发现,一堆验孕棒这样的沙雕行为,也不想再提那天晚上发生过什么。
      因为她真的好几天都梦到了。
      被他亲吻和抚摸的滋味不差,排除事后膝盖上的伤,想想其实有点害怕。
      
      幸好陆辰去接了个电话。
      贝筝筝在玄关换上拖鞋,小腹一抽抽的痛感,她差点扑一跤。
      陆辰伸手从她背后一捞,贝筝筝触电似的一僵,小肚子传来的感官变轻。
      “身体不舒服?”陆辰问。
      “……没事。”贝筝筝挺了挺腰杆,“不好意思,没有多余的拖鞋了。”
      “没关系。”陆辰说。
      
      贝筝筝长这么大不是没痛经过,上一次是念高中时偷吃冰淇淋,示意陆辰在客厅等自己就好,她飞快的钻进洗手间。
      一看,果然大姨妈来了。
      更糟糕的事发生了,她手边没有卫生巾。
      贝筝筝绝望的捏着手机,翻出通讯录。
      第一个联系人就是A-陆辰。
      她服了。
      想起上次在酒店……
      神似微商的备注方式。
      
      客厅里的人要是邹蔓,一句话就完事了。隔着一堵门打电话什么的,很有欲盖弥彰的氛围。  
      “陆先生,事情是这样的……”贝筝筝咬了咬唇,好羞耻。
      她听见陆辰的声音,不近不远。
      贝筝筝捂住另一边耳朵。
      
      五分钟后,贝筝筝看着手里的卫生棉,想哭了。
      这个她不会用啊……
      为什么会出现在家中储物柜里,还是上次邹蔓来做客,疯狂安利她,说特别方便。
      
      “有、小翅膀么?”贝筝筝这次没有再拨电话,太傻气了。
      她听门外的动静。
      陆辰可能是有点无奈了,还是答应了她一声。
      她又欠他人情,害他给自己跑腿。第一次体验有男人为自己跑前跑后,贝筝筝有种莫名的满足感,剧组有女演员养备胎之类的,也有因为寂寞,和同组男演员做短期小夫妻的,俗称火包友,杀青就散。
      
      至于她和陆辰的关系?草草了事。
      贝筝筝觉得没毛病。
      
      “右手往上第三个柜子。”
      陆辰想到她刚刚在电话里的这句话,隔着通话电流,贝筝筝的声音带着羞涩的低哑。
      他全程只瞥了一眼,画面呈现出脑海。里面叠放整齐的小可爱,每一件都是成套款式,精致girl开内衣店,纯棉蕾丝卡通款,眼花缭乱,最夸张的款式竖着两个长耳朵,像动物园忘记关门了。
      
      贝筝筝磨蹭的出卫生间,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我,陆辰,打钱?
      俗气。
      像她嫖了他之后给的封口费。
      谁来局子捞我,谁才是最有牌面的靓仔,什么蒋英铭之类的臭鱼烂虾靠边站。陆辰今天在她这里的形象称得上高大,很容易让人产生同一战线的惺惺相惜。作为犒劳,贝筝筝特意给他倒了杯柠檬水,切柠檬的水果刀她翻箱倒柜找了半天。
      
      贝筝筝将水杯放在茶几上,忽然脚底心打飘,陆辰托住她的手肘,很快又绅士的松开。她晕晕乎乎的刚坐下,他拨开她细碎的刘海,手心盖在她额间,探她的温度。
      
      贝筝筝眼睛累得快睁不开,眼睫却湿润的像沾了水,眨了两下。
      “你发烧了。”陆辰低头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贝筝筝:你才发骚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