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宝贝[娱乐圈]

作者:姑苏山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三天后,邹蔓敲响贝筝筝的家门,主动帮她搭配好一身行头。
      贝筝筝:“???”
      “今日份的工作行程,猎艳。”邹蔓说。
      猎艳是群里的小暗号,有时候姐妹日常聚一次也称之为猎艳。
      “我不去。”贝筝筝敷着面膜说。
      “你不去多没意思,”邹蔓说,“最近新人就跟韭菜似的冒,群里拉进来两个新跑龙套的,特会聊,和谁都能混熟,你圈内交际花的外号不保了啊。”
      贝筝筝:“……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否认三连。
      
      邹蔓知道她在愁新戏,娱乐圈只要是没结婚的,没有人愿意闲着。兼任经纪人的活不好干,这几天她给贝筝筝接了个广告,广告商属于国内次三线品牌,发个微博长视频就行了,结果贝筝筝没答应。
      圈里确实人有不接乱七八糟的推广,可人家是演员,性质和明星不一样,趁着能赚钱的年纪不抓紧,邹蔓有点弄不清楚贝筝筝在想什么,就像她更想不通,贝筝筝能租的起幸福里的公寓。
      邹蔓不傻,贝筝筝之前和自己说包是假的,真正买假包的,不会像集邮一样。她觉得……贝筝筝家里条件应该不差,至少也是小资阶级以上。
      
      “你自己看,后面有的忙,有个大制作在选角,剧本我发你邮箱了。”邹蔓说。
      贝筝筝看了眼微信列表,群里99+的刷屏,她最近没怎么在群里冒泡,从认识陆辰之后……以前一个人拍戏,能找到一帮同行聊聊天,确实开心。
      今天有个小姐妹订婚宴,在群里网名是稳坐钓鱼台第一人,公布订婚消息艾特了所有人。贝筝筝记得,准新娘和自己一样刚毕业,科班出身,演过一个没台词的小龙套,等于刚入行就宣布息影,因为准新郎……是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富豪。
      贝筝筝放下手机,邹蔓朝她晃了晃手里的请柬。
      
      两个小时后,邹蔓领着贝筝筝去了晚宴现场。
      在场的男士,基本人手挽一名女伴。邹蔓今天扮中性风,穿了身小西装,说正好搭配贝筝筝的女友风。贝筝筝对她形容自己“女友风”,感到不解:“我这不是女明星的基本风格么?”
      “你现在想起来自己是女明星了?”邹蔓说,“你微博随意抓十个粉丝,我敢说有八个是男粉,一个女粉,剩下一个……”
      “剩下一个不是键盘侠,就是在等着看我笑话。”贝筝筝说。
      “全面撒网,重点捕鱼。”邹蔓说的是群里的口号,“今天能在场出席的,大巴的优质男。”
      贝筝筝还是对订婚比较感兴趣,“对了,准新郎长什么样?”
      “准新娘三个月前就说要办订婚宴,朋友圈动态平均一天提到订婚两次,到现在……”邹蔓说,“没有秀过一张准新郎的照片,看到没?连现场的气球她都特意拍照片秀了。”
      贝筝筝:“……这位姐妹是个狠人。”
      
      *
      陆辰今天掐着点出席晚宴,准新郎的父母,和家里老一辈世交,他需要当代表出席。换成以前,他一般不会参加,因为陆辰知道,大多数这样的晚宴,流程枯燥,都有一个相同点:乏味。
      
      女人穿一身米色长裙,朝他走来,脸上挂着成熟得体的微笑,“前几天例行家庭聚餐,你怎么没来?”
      “有更重要的事。”陆辰说。
      理由听起来不能再正当,陆佳看着他说:“没大没小的,叫堂姐。”
      陆辰:“……好的。”
      
      “人言可畏,你天天大摇大摆一个人好玩?”陆佳故意说,“我怀疑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有留过一张和异性的合照。”
      陆辰轻咳一声,“独身主义者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我尊重不同的生活方式。”
      
      陆佳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细节,提到独身主义,也就是散发着清香的单身狗,他已经把自己摘开。陆佳没忍住,感叹了一句:“你能不能行了?”身体有毛病?不会吧……
      陆辰:“……”
      “改天到我医院,我帮你预约专家,做个体检?”陆佳说。
      陆辰:“……”
      “我和你说认真的。”陆佳说。
      “你在说你的……宠物小诊所?”陆辰呵了一声,丝毫不给面子。
      
      “我每次回家都被催婚,为什么听不到长辈催你的婚,”陆佳说,“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性取向……”
      陆辰:“不是。”
      
      “以前我也怀疑自己没有性取向。”陆辰说。
      这消息太劲爆了吧,陆佳震惊的问:“所以???”
      陆辰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
      陆佳反应过来了,“你经历了什么,你居然也会开玩笑了,是你么……”
      陆辰:“……”
      
      “你是不是有人了?”陆佳问,“交往了?多长时间?长什么样?”
      陆辰第一次没有否认。
      陆佳燃起八卦之魂,想多问点信息,下次回家吃饭用来转移炮火。
      “你不当狗仔可惜了。”陆辰说。
      堂姐陆佳:“啧。”这就护上了。
      
      *
      当贝筝筝看到晚宴主角……准新郎的形象时,看了一眼就撇开了头,本质颜狗不是她的错。
      
      邹蔓捏着高脚杯,打了一圈招呼,找到躲在角落里小口吃甜点的贝筝筝,犹豫要不要开口。
      “……你猜我刚刚看到什么。”邹蔓本来想助攻一把,早知道不带贝筝筝来了,“我刚看到你家陆先生,带女伴了。”
      贝筝筝哦一声,“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别多想。”
      邹蔓:“!!!”这话不该我对你说么,惊了。
      
      “真的假的?”贝筝筝一脸“我才不会中你的陷进”。
      “可以开玩笑。”邹蔓说,“但这事没必要,比较关系到你的幸福……”
      贝筝筝瘪了瘪嘴,没说话。
      邹蔓像发现了新大陆,“你这个表情管理……在吃醋?”
      贝筝筝:“没。”她只是现在没有吃甜点的心情。
      
      “陆辰这样的,放哪个圈子都是香饽饽,黄金单身汉。”邹蔓说,“谁像你啊,明明知道可能会在一个场合,非要当不认识,去找他打个招呼,你不去我去,上次的事四舍五入,他也帮了我,我……”
      邹蔓拿开她手里的餐碟。
      贝筝筝打断她:“他和我说过他单身……”
      
      “然后?”邹蔓说。
      “什么然后?”
      “你就没什么动作了?”邹蔓说。
      贝筝筝摇头。
      邹蔓指导她:“男人嘛,你要学会钓他胃口,让他时时刻刻想着你,送命题问一问,约会故意迟到看他态度,试试看他脾气的底线。”
      
      邹蔓说的这些,贝筝筝每条都是反着来的,挺享受的啊。她在他面前,一开始就没有刻意端过什么形象。
      “就比如姿势,不能他要你怎么样,你都顺着他,自己享受才是最重要的。”邹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贝筝筝老脸都红透了。
      她念书那会儿,见过身边谈恋爱的,各种等你下课的老套路,追求一个人,收到对方暗示,有一周在一起的,也有一学期在一起的,时间再长的就没有过了。
      现在人遇到异性,都会讲究一个及时止损的基本法。
      贝筝筝迷了。
      
      看画展时,看什么都能联想到自己演戏……可是一和陆辰在一起,其他不好的事,一下子都想不起来了。
      行吧,她认了。
      “我要不要漏出点小马脚,好让他知道……”贝筝筝咬了咬唇,“我喜欢他。”
      邹蔓:“我怎么闻到了狗粮的味道?”你那是有点喜欢么。
      贝筝筝摸了摸鼻子。
      
      “其实我刚就不小心看了一眼,”邹蔓说,“说是女伴又不像,肢体接触也没有,你家陆先生在和她说话,能看出来聊的很投缘。他没有对别人这样过,除了你对不对?”
      贝筝筝:“……”
      “我刚刚居然还看到陆辰在笑。”邹蔓和她强调,“第一次。”
      贝筝筝:“这个正常。”陆辰其实看上去不像外表给她的第一感觉,没有那么不好接触。
      邹蔓觉得不正常,同为女人,天生有敏锐的第六感。
      
      贝筝筝现在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看上某人的事实。刚认识,她抱着相处看看的心态,现在……
      简直就是一步步掉坑里的过程。
      喜欢上一个人,该怎么做?
      告白?
      贝筝筝想象了一下,她捧着户口本,然后去见陆辰的画面,我要当一个有负责心的人,所以我想……
      这和粉丝天天喊着咣咣撞大墙,为你痴,为你狂,为你生猴子有什么区别。
      不行不行,这个方式会不会被误解,她才不是因为他床上怎么样……再说,她喝断片,以前看群里有讨论午夜场,描述的神乎其乎的,轮到她,跟猪八戒吃长生果一样……
      一口吞下去,什么都没吃出来。
      
      “现在没有人玩告白那套,真正段位高的,送你俩字真言:撩汉。”邹蔓现在也发现了,贝筝筝在感情这方面出于被动,想想也是,是个人遇上陆辰那样的,都会变的被动。
      
      贝筝筝:“我以前评论区正常的时候,前排一堆粉丝争宠求翻牌,让我拍戏注意身体,出现频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今天也是被我撩到无法呼吸的一天。”她声音越说越低……  
      邹蔓给她一个眼神自己体会,“粉丝都是自带滤镜看自己偶像,你也信?”
      贝筝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安利我存稿的新文《宠我疼我宝贝我》传送门
    1.
    一天,施歆在和编剧讨论台词:“垫着脚爱一个人没结果,还会抽筋。”
    刚晨练回来的邵宗聿:“……”看了眼她的小短腿,没说话。
      
    当晚,男人穿一件黑色衬衫半敞,下颔角轮廓优越,超A的正装跪。
    他舔干净她眼角湿润:“乖,不用你垫脚,我跪也可以。”
    2.
    施歆觉得她和某人进展太快了,从男朋友升任到老公这条道路上,应该符合君子任重而道远的价值观。
    然后,许莹看着手里的两条杠:“……”
    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