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星星好不好

作者:咬春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糖水樱桃(2)

      第6颗
      
      霍礼鸣的手一抖,烟又没点着。
      佟斯年怕他误会,“我妹妹从小就是这性子,你看她挺文静,其实很多自己的想法。”
      
      都嫌弃了,还能有什么想法?
      不是老,就是丑呗。
      霍礼鸣不再自取其辱,把烟收回盒里,觉着好笑。
      
      —
      
      佟斯年回来,佟辛在厨房喝水。
      辛滟和佟承望今天都在家,关心问:“听辛辛说你车坏了,你爸正准备过去的。”
      “没事,新邻居帮忙修好了。”佟斯年换了拖鞋,揉着后颈走到客厅。
      “邻居很热心啊。”辛滟起身,“正好,你爸学校发了两箱甜瓜,拿几个给他送去,总得谢谢人家。”
      佟斯年转过头,对厨房喊:“我还有封邮件要回,辛辛,你跑一趟。”
      佟辛磨蹭在原地,不情不愿。
      佟斯年装好两个瓜,意有所指地说:“不能以貌取人,要懂礼貌。”
      佟辛僵持了一会,无奈接过。
      
      霍礼鸣到家把外套一脱,里面就穿了件黑色短袖T恤。他打小就不怕冷,那年跑去黑龙江漠河玩,也是外套加短袖,冻得鼻涕成冰渣了也不加衣服。
      正准备去洗澡,听见敲门声。霍礼鸣把门打开,佟辛小小一只,英勇赴死一般的神情,递过塑料袋,“给你。”
      霍礼鸣视线向下,就是不伸手。
      沉默僵持了三五秒,佟辛陡然大声:“是甜瓜!!”
      霍礼鸣嘶的一声,皱皱眉,“吓我一跳。”
      “我以为你没听见。”佟辛把手又伸近了些,还特意强调:“是我哥让我给你的。”
      ——言下之意,不是我。
      “你拿着呀。”佟辛忍不住催促。
      霍礼鸣站得直,但肩膀懒散地窝着,看起来就挺吊儿郎当。他淡淡“嗯”了声,“不要。”
      佟辛无解。
      
      “我没洗澡,不干净,手上有病毒。”
      “……”
      “会传染你,你会不治身亡。”
      “……”
      
      佟辛听出来了,这是故意说反话呢。
      霍礼鸣双手环胸,吊着眉梢看她。
      佟辛用力点头,跟他如出一辙的淡定语气,“下次让我哥哥别送甜瓜了,他是医生,有很多消毒液。”
      静了静,佟辛轻声:“你是挺脏的。”
      怼完人,佟辛把瓜往他怀里一塞,转身就跑了。
      霍礼鸣真给气笑了,站在原地,看她背影消失在院外。
      
      第二天佟辛起床,看见客厅地上有两箱樱桃和两篮白草莓。她爱吃这些,蹲在地上欣喜道,“妈妈,你这么早去买水果啦?”
      辛滟在厨房做早饭,说:“是小霍送的。”
      一听那个“霍”字,佟辛下意识地将手里的大草莓放回篮子里。
      “他还不打算敲门呢,放在门口就走。我这不是正好瞧见了。他说怕打扰我们休息,小年轻看着高高大大,但性格挺好,懂礼貌。”
      “他干吗送我们水果?”
      “说是回礼。”辛滟端着早餐出来,“还特意嘱咐,都洗干净的,放心吃,不脏,没传染病。这孩子,还挺幽默的哈。”
      
      这是他和她才懂的言外之意。
      佟辛叹气,这么记仇啊这个新邻居。
      
      下周就要月考,这几天大家的学习状态都很紧张。
      佟辛学的是理科,刷起题来游刃有余。最后一张化学试卷写完。她回头,看了眼右后方仍空着的位置。
      
      “薛小婉真的不来上学了?”佟辛小声。
      “是真辍学了吧,下周来办手续。”鞠年年望着试卷愁眉,求救道:“辛辛把你的给我抄一下。”
      “你抄杨映盟的吧,我的解题步骤太详细,放学前你抄不完。”
      “杨映盟的字跟狗刨似的。”
      这话被杨映盟听见,立刻炸毛:“谁是狗呢?”
      鞠年年朝他吐舌头,“汪汪。”
      喋喋不休的嘴炮又开始了。
      佟辛习以为常,平静地收拾书包。手一顿,又返头看了眼薛小婉的座位。
      
      这天放学,公交车久久等不来一辆,说是前边出了严重的交通事故,不知得堵到什么时候。
      佟辛干脆走路回家,小路还好,比大路短三分之一的距离。因为车都堵在事故点,所以小路上的人和车便更少了。中间段,有两条岔出去的小巷子,佟辛经过时,听见一道男声。她本没多想,径直路过。直到又听见一个细微的、耳熟的声音。
      
      “我没钱了。”很小声、很卑微。
      佟辛脚步蓦地一顿,然后倒回去,转头看向巷子深处。
      三个男生围着一个女孩,他们没穿校服,虽年轻,但气质跟学生搭不上边。佟辛没看错,被围住的是即将辍学的薛小婉。
      其中一男生阴阳怪气道:“你哥到处借钱不还,只能找你了,谁让你是他妹。”
      “你哥在外边,担保人填的都是你。”另一个凶神恶煞:“没钱?把你卖了。”
      薛小婉缩了缩肩膀,在发抖,但表情仍是麻木的,一字不吭。
      “臭哑巴。”最胖的那个男生猛地抬起手。
      薛小婉下意识地护住脸。但巴掌没落下,是故意吓她的,一阵嬉笑。
      胖子又抬高手,薛小婉本能地偏开头。
      “哈哈哈哈,怕不怕?”他们恶意地捉弄。
      重复第四次,薛小婉这次没躲,“啪”的一声,耳光扇在她脸上。她本就瘦小,猝不及防地挨这一下,直接坐在了地上。
      “老赖,不要脸的。”胖子啐了一口,抬脚要踹她。
      佟辛被这一幕激着了,愤怒直冲心口,她冲过去,大声呵斥:“住手!”
      声音软,但气势惊人,还真把那三人吓得抖了下。可一看见是这么个女学生,顿时又雄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走开点,别多管闲事。”
      佟辛脚步定定,眼神明锐,“她是未成年人,担保就是无效的,欠钱的是她哥哥,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操,你他妈活腻了是吧!”胖子火冒三丈,捋着衣袖朝她走来。
      佟辛不卑不亢,晃了晃手机,“我已经报警了,并且把你们刚才打她的事录了下来。”
      
      报警两个字,很有威慑力。五十米的地方,确实就有一个派出所。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心虚退缩。擦肩而过时,胖子瞅了眼佟辛的校服,冷笑道:“正义使者是吧,你给我等着。”
      
      人走后,地上的薛小婉低着头,眼泪往下掉,但她咬紧牙,一声不响。
      半晌,视线里出现一双浅色雪地靴,还有一包纸巾。佟辛声音很平静:“擦擦,会好起来的。”
      薛小婉抬起头,看着佟辛的身影消失巷口。
      
      到小区,佟辛走不动了,腿软,膝盖发抖,她停下来,扶了扶栏杆,站了好一会儿。当时不觉得,现在背上还在冒冷汗。
      佟辛摸了摸脸,热得发烫。
      后知后觉,刚才,还是有点恐怖的。
      正沉浸,身后冒出一句:“走不动了?”
      
      佟辛猛地回头,霍礼鸣似笑非笑的表情,眼里勾了几分明目张胆的调侃。
      佟辛下意识地站直身子,没吱声,一脸“你别多管闲事”的冷淡。霍礼鸣从外边回来,正好瞧见她这模样,打趣道:“怎么了这是?气虚脸红的,刚跟人打架了?”
      
      佟辛:“……”
      猜对六七分。她脸更热,加快脚步离开,不想理他。
      霍礼鸣习惯这邻居小姑娘的脾性,呵声轻笑。想起忘买烟了,便又出了小区。
      
      买完烟,出超市的时候,门口蹲了三个男的。
      
      “那死丫头是住这吧?”
      “错不了,我跟着她,看她进去的。”
      “行,哪天逮住她吓唬吓唬,让她多管闲事。”
      闻言,霍礼鸣脚步一顿。
      他转过身,目光锐利地落在那个胖子身上。
      这三人年龄虽不大,但毕竟当了这么久混混,还是有点眼力见的。所谓气味相投,比如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充分说明——是一路人。
      霍礼鸣太熟悉这些东西,他敏锐且有经验,下意识地联想到佟辛。他甚至没有犹豫,肯定了自己的直觉。
      
      霍礼鸣换上一张笑脸,笑里藏刀尖,还磨得锋利的那种。他走过去,挺亲和地挨个儿发了根烟,语气轻松地闲聊:“哥们儿,小姑娘哪里惹着你了?”
      
      对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路人,他们仨没好脸色,其中一个受不了激,嗤笑:“怎么,那妞是你的人?”
      
      霍礼鸣笑而不语,眼尾微微上扬,像三月春燕的剪尾。
      三人琢磨,这他妈是踢到真铁板还是又遇到一多管闲事的疯子?
      下一秒,霍礼鸣帮他们选出答案——
      他目光温度降了降,虽笑意上脸,但眼神骤变阴鸷,慢声说:“嗯,我的人,宝贝的很。”
      
      —
      
      还有四天月考,但这几日,佟辛发现不太对劲。不知是不是自己多想,连着三天上学、放学,都会巧遇霍礼鸣。
      上学路上,他正好也出门,也不打招呼,各走各的,同时去公交车站。放学路上,下公交车,又会碰到霍礼鸣正好路过。
      当然,多数时候,他都没发现她,形同陌路。偶尔一次对上视线,他也没啥表情。也是这时,佟辛才发觉,其实这个新邻居,独自一人时,气质很孤冷。
      
      这天,佟辛一进教室,鞠年年就惊惧万分地将她拉到一边,“这么严重的事你怎么不说呢?!”
      佟辛莫名,“什么啊?”
      “你是不是跟人杠上了?”
      佟辛脑子卡壳,真不明白。
      鞠年年急得直跺脚,“就薛小婉啊,你替她出头了?”
      佟辛总算知道是指哪件事了,事实上,她并不觉得那叫出头,顶多算是一次路见不平罢了。
      “你竟然还这么淡定!你知道那伙人是谁吗?都是混混,拿刀砍人的那种。据说早就放话,说要给你教训。幸好!后来又说不找你了。”鞠年年惊魂未定,拍拍胸脯,“辛辛你胆真大。”
      佟辛默了默,打断道:“不找我了?”
      “是啊,你运气真好。”鞠年年说:“你最近还是注意点啊,放学一块儿走。”
      
      后面的话佟辛没听进去,脑海里陡然冒出了霍礼鸣的身影。
      
      少女的直觉,是一种不讲道理的精准。
      
      傍晚,公交车还有两站到小区的时候,佟辛就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下车后,毫无意外地又“巧遇”了新邻居。
      他双手插兜里,浓眉衬得眼睛愈发明亮直白,没穿高领,喉结袒露微凸,与下颌连成一道漂亮的弧。
      他不苟言笑的模样,敛去痞相,有一种引人多看几眼的冷然。
      快要擦肩而过时,佟辛忽地出声:“那个……”
      霍礼鸣侧头看她一眼,笑意渐渐驱散冷傲,又是一贯的调侃语气,“稀奇啊,会主动跟我打招呼了。”
      佟辛轻扯嘴角,直接道:“谢谢你。”
      霍礼鸣微愣,平静问:“谢我什么?”
      佟辛说:“谢你当保镖。”想了下,她又很快补充:“但我没钱付你工资。”
      霍礼鸣显然无奈,“就不能说好听点啊。”
      佟辛挠挠鼻尖,低了低头,“反正就是谢谢了。”
      西边升太阳了,头一回见这小倔苗儿主动示好。
      霍礼鸣忽地一笑,眉毛也往上扬,“谢谢有什么用?”
      佟辛抬起头,怔怔望着。
      “周六把作业写完。”霍礼鸣说:“周日跟我去贴小广告。”
      
      “……”虽没弄清他这又是哪门子陷阱,但佟辛凭直觉抗议:“违规破坏市容,会被城管抓的。”
      
      霍礼鸣拖着尾音,给他理所当然的语气镶上两分不正经,“所以才让你去。”——“我跑得比你快,肯定抓不住我。”
      
      佟辛:“……”
      真是,谢谢你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一下哈,文里那句“嗯,我的人,宝贝的很”要结合情境,只是为了吓唬那帮找茬的。这个阶段,没有任何衍生感情和非分之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