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星星好不好

作者:咬春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浮光雪(2)

      第2章
      
      佟辛回到家好久之后,脸还是热的。
      佟斯年洗了个澡出来,边擦头发边问:“小强叔叔那房子租出去了?”
      佟辛一手撑着脸,“嗯”了声。
      佟斯年把湿毛巾换了个面继续擦,“刚那位是新邻居?还挺年轻啊。”
      佟辛嘀咕了句,“有我年轻啊?”
      佟斯年乐了,走近两步,故意甩了甩头,让水珠溅到她脸上,“瞎比较,你还是小朋友。”
      水珠还带着淡淡洗发水香,凉得佟辛一激灵。她觉得很有必要让哥哥知道,于是神秘兮兮,略带委婉地说:“新邻居还纹身,满手臂都是。”
      “个人爱好而已。”
      “可他的纹身好大一只。”
      “反正都是纹,大一点儿不亏。”
      
      不知怎的,佟辛就有点生气了。
      其实佟斯年的性格很好,约莫是医生职业的关系,他对很多事都看得淡、看得开阔。
      
      佟辛安静了两秒,忽而认真道:“你既然这么理解他,那你们一定会有许多共同话题。”
      
      佟斯年噎住。
      
      “下次你问问他,这么爱往身上扎,容嬷嬷是不是他偶像。”
      
      佟斯年笑出了声,揉了揉佟辛的头,“小脑瓜子想什么呢?对新邻居有意见啊?”
      
      手机铃声打断,没等妹妹说话,佟斯年便去外面接电话了。佟辛摊开习题册,笔尖在草稿纸上顿了顿,然后划出一道深深的印。
      
      —
      
      周一,清雅高中都会举行升旗仪式。
      这所百年名校教书育人,一本升学率在省里都能保持前三。除了高三不参加,高一高二的两千多人列队在大操场。
      佟辛正专心,站她前面的鞠年年忽然小声说:“杨映盟他们晚上会去彤水巷,你去不去?”
      佟辛皱皱眉,“他们要干吗?”
      “还能干吗,”鞠年年一脸正义,“当然是去帮助薛小婉啊。”
      
      薛小婉是同班同学,一个特别苦命的女孩儿。上周学校公布特困救助金名额,她排第一个。家里条件不好,父母病逝,唯一的亲哥也是嗜赌的混混,对她没少打骂。
      佟辛明白了,准是杨映盟这帮小少爷冲动爆棚,去给同班同学讨个公道。一点就燃、理想至上,确实是这个年龄的标配,有点好心超标,也有点自不量力。
      佟辛对他们太了解,一点也不意外中二行为。
      她只是担心鞠年年,“你不会也去吧?”
      “去啊!怎么不去。”鞠年年压低嗓音,跃跃欲试,“去收拾那个混账哥哥。”
      佟辛斟酌片刻,“我觉得不太好,他们男生瞎闹,你就别去了吧。”
      鞠年年宛若行侠仗义的女侠,“没事,有我在,不会乱的。”
      
      高二下学期起,学业任务明显加重。佟辛不算天赋异凛的学生,好在勤学苦读也能将成绩保持在年级前三。今天的英语听力随堂考她觉得发挥不好,放学后就多留了会。
      回家时,天色昏暗下来。
      进小区只有一条笔直的路,无可避免地得路过新邻居家。临近时,佟辛下意识地瞅了眼,屋里亮着灯,人在家。
      她跟见了鬼屋似的,脚步匆匆加快。
      
      今天辛滟值夜班,佟承望也有大夜课。佟辛跑哥哥房间一看,床被叠得整整齐齐,估计又回医院了。这样的生活她已习惯,佟家个个大忙人。妈妈把做好的饭菜放在桌上,热热就能吃。
      
      进卧室做作业之前,她把家里的灯都开亮壮胆。
      她还是有点儿怕黑的。
      冬天的夜黑得特别快,夜幕压下来,没有一点缱绻的过渡。写完两张试卷,窗外漆黑,空气潮湿,连路灯都模糊阴沉。
      佟辛瞅了眼时间,八点五分。
      她埋头继续写题,刚算了两道,她又抬起头。
      杨映盟他们应该回家了吧?
      佟辛拿起手机给鞠年年发短信:“你回家了吗?”
      
      写半张试卷的时间,信息一直没有回复。佟辛不放心,给她打电话,却提示是关机的。她又给杨映盟打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薛小婉家里的情况很复杂,她哥更是那一片区臭名远扬的混混。
      佟辛心里生出不妙,仗义相助是好事,可就怕不自量力。她又挨个打了一遍电话,还是没人接。
      天已经黑透,风往窗户缝里钻,呼啸的声音又疾又尖锐。
      天气预报说后半夜有中雪,这么冷的天,万一他们挨了揍,倒在大雪纷飞里无人知晓,第二天清洁工就会发现几具无名尸体。
      
      佟辛越想越瘆人,脑补越来越恐怖片。她搁下笔就往门外跑,外头比想象中更冷,佟辛拢了拢围巾,冷风把她给吹清醒了些。
      大晚上的,她一个人怎么去?
      就算去了,结果就是第二天清洁工多发现一具无名女尸。
      而且对方还是社会混混……佟辛忽地一顿,下意识地看向右边。新邻居家亮着灯,也许以毒攻毒是个好办法。
      
      —
      
      霍礼鸣刚洗完澡出来,就听见软绵绵的敲门声。他来这地方没两天,不认识什么熟人。霍礼鸣多了个心眼,不太好的语气,硬邦邦地问:“谁?”
      
      敲门声停顿半秒,然后更加有气无力。
      霍礼鸣把门打开,看见佟辛时,愣了愣。
      
      佟辛的焦虑和犹豫全写在脸上,见到他时,还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大步。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是来有求于人的。于是又向前更大步。这一步的力道没控制好,差点撞霍礼鸣身上。
      他身上有沐浴露的清香,头发软在额前,硬茬茬的发尖还在滴水。一件白T恤短袖穿着,好像也不觉得冷。
      
      佟辛看到他手臂,顿时倒吸凉气。
      两只胳膊上竟然都有纹身?
      这一次她不害怕,反倒庆幸,太好了,这个新邻居好像社会得更彻底。
      佟辛的眼神很直白,将他从上到下扫了个遍,最后定睛在他脸上,似是打了个还不错的分数。
      
      霍礼鸣皱了皱眉。
      佟辛语气显而易见的急促:“我同学遇到危险了,估计被揍得快死掉。你、你……”在霍礼鸣平静的注视里,她声音渐小。
      霍礼鸣直接道:“想找我帮忙?”
      佟辛眼睛一亮。
      就听他淡声说:“不帮。”
      “快死掉了就报警。”霍礼鸣撂话。
      
      他伸手要关门,情急之下,佟辛竟一把抓住他手臂,眼神望着他。
      霍礼鸣:“……”
      “邻居应该互帮。”
      “互助”两个字还没说完,霍礼鸣不太客气地扒开她的手,“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佟辛被风扑了一脸,嘴角动了动,最后丧气转过身。
      屋里,霍礼鸣撩开窗帘往外看,佟辛纤细的背影速跑进夜色里。十有八九是自己去解决了。
      霍礼鸣皱了皱眉,拿起外套。
      
      两分钟后,佟辛果然跑出了小区。一个要下雪的晚上,这边又是小路,路上压根没什么车,偶尔一辆出租车也是满客。
      佟辛裹着白色棉袄,小小一只站在路灯下,神情急切,不断地打电话。邪了门,等了十多分钟,都没见一辆空车。佟辛正无奈,一辆车亮了下双闪,然后缓缓停在她面前。
      
      副驾驶的车窗滑下,佟斯年弯着头,“辛辛。”
      佟辛如获大赦:“哥。”
      她还没开口呢,佟斯年语气严肃:“不是跟你说过吗,晚上不许一个人出门。同学有事,你可以给老师打电话,也可以告诉他们的父母。万一真有危险,你一个人过去的后果会怎样?”
      “可鞠年年她……”
      “那也应该量力而行。”佟斯年对妹妹这几个相熟的同学略有耳闻,并且指出正确的方法:“我来帮你联系老师,你先跟我回家。”
      
      佟斯年很温和一人,严肃起来,就是接近生气了。
      佟辛有点怵哥哥,就在这时,鞠年年的电话回了过来,懒散散、悠闲的,“对不起啊辛辛,我出门儿吃饭忘带手机了……我们没去,太冷了,杨映盟说他想打游戏。”
      
      佟辛无奈又无语。
      佟斯年正眼开车,倒也没再多说。
      很快,佟辛意识到不对劲之处,“哥,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去的?”
      “物业电话打到我这,幸亏他提醒,不然真怕你出事。”
      
      可物业又是怎么知道的?
      佟辛想了想,明白了。
      这新邻居怎么回事儿?一大男人还喜欢打小报告。
      
      白色现代车的尾灯消失大门,霍礼鸣才悠哉哉地从梧桐树后走出来,漫不经心的神色不甚在意,最后手抄进口袋,走小路回家。
      
      雪是半夜下起来的,簌簌作响,夜比平日要亮堂。
      次日,霍礼鸣起得早,外面白茫一片,他是南方长大的,极少有机会见到这样的雪景。他跑到外面,饶有兴致地拍了几张雪景,然后悉数发给了唐其琛。
      今天周三,那头应该是在忙。
      取景框随着他的手臂移动,松树全白了,露出一点墨绿树尖。然后是雪地上一串串的脚印,再然后……取景框里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佟辛穿了件鹅黄色的羽绒服,她皮肤白,小小一只走得很慢。有所察觉,佟辛很快抬起头看过来。一对上霍礼鸣的眼睛,立刻如临大敌,像一只炸毛的刺猬。
      
      霍礼鸣忽然想笑,这女孩儿有意思啊,演技自由切换,昨晚有求于他时,装乖。没帮她办成事,又成今天这样了。
      他挑挑眉,脑海瞬间冒出三个字:
      小渣女。
      
      显然,佟辛不知道他脑补这么多,初见印象不好,昨晚吧,不帮就不帮,竟然还告状。是不是混社会的了,忒没仗义心了。
      这个新邻居,已经彻底打入了佟辛牌道德层的最底层。
      她认真思考的样子,过于严肃。霍礼鸣笑意更深,什么表情啊这小姑娘。过了几秒,佟辛还没回神,雪色里,万物更显安静。
      
      忽然,一声巨大声的——“吼!!”
      佟辛吓得随之尖叫——“啊!”
      
      她惊魂未定,一脸懵地望向罪魁祸首——霍礼鸣单手抄兜,微微歪头,对她笑得似是而非。他的眼睛生得曼妙,换上这幅不正经的表情时,便写满了痞气。
      
      佟辛怒火顿时三丈高,“你喊什么呀?!”
      她很凶,但再尖锐的话带了一个“呀”字,就变得奶凶奶凶的。
      
      霍礼鸣抬了抬下巴,冲她后边儿的方向。
      佟辛回过头。
      一条超凶的流浪狗夹着尾巴快速远离她身边。
      
      她愣了愣,把头转回来,霍礼鸣已经进了屋。
      误会新邻居了啊……
      佟辛甩甩头,立马扭正心态,那也不是好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霍礼鸣:故事又名《我当热心市民的那些年》
    故事慢慢写了,大家慢慢看
    这章300只小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