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星星好不好

作者:咬春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沐春(4)

      第12颗
      
      从发生到解决,过程不超过一小时。
      回程,佟辛坐在出租车里还有点轻飘飘的不真实感。
      霍礼鸣上车的时候,就叮嘱司机开快一点。佟辛低着脑袋,闻言抬起头,“晚上我家没人。”
      
      司机瞥了眼后视镜,霍礼鸣也吊着眼梢,斜睨她一眼。
      
      佟辛后知后觉,这话的确有些怪怪的,遂又解释:“我爸我妈我哥晚上都加班的。”
      司机师傅咳咳两声,“小姑娘,还是早点回家的好,外面坏人很多的。”
      
      霍礼鸣眼皮微跳,有被内涵到。
      
      车停小区大门口,车里开了空调不觉着冷,一下车,劈面一阵寒风把佟辛给吹懵了。霍礼鸣看她冷得哆嗦,便停了下脚步,然后往右挪了挪,将人遮了个严实。
      佟辛下意识地站定。
      霍礼鸣索性转过身,与她面对面。两人有身高差,所以他低了低头,早就看穿佟辛的心思,问:“不想我告诉你家里?”
      佟辛沉默地点点头。
      “原因。”
      “怕麻烦。”
      霍礼鸣给听笑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些事,忘了?”
      佟辛抬头看他一眼,“我是有分寸的,之所以敢吼,是因为你在啊。”
      “我在?”
      “这不是,有帮手嘛。”佟辛小声。
      霍礼鸣:“……”
      佟辛不知道他什么态度,再次央求:“你能不告诉我家里人吗?”
      霍礼鸣没说话,安静里,风声鹤唳,呼呼吹在耳朵边,吹得她一颗心忐忑不安。
      “好。”霍礼鸣答应。
      
      佟辛如获大赦,笑脸跟着扬起来,明晃晃的,像极了他初来清礼时,看到的第一场雪。
      霍礼鸣也弯了弯唇。佟辛眼神变得温和了些,自动将他划分成能共同守住秘密的人里。
      
      当然,霍礼鸣还是有自己的考量。
      他在确保佟辛不会再有事的前提下,确实不想节外生枝。万一闹大,别人还会议论,他和佟辛什么关系?
      姓薛的是个人渣,但他这模样看起来,也不像个好人。这小姑娘的人生一帆风顺,霍礼鸣实在不想做那根绊脚的海草。
      所以霍礼鸣想,过几天找个机会再跟佟医生说一下。
      
      本以为这事翻了篇,但两天后,佟辛家人还是知道了。
      请假的薛小婉突然来上学,并且主动跟班主任坦白了这件事。班主任一口水差点吐出来,“啊?”
      薛小婉声音苍白麻木,“我已经报警了。”
      
      班主任立刻给佟辛家里打了电话,佟斯年请假,直接从医院赶到了派出所。
      陪佟辛做完笔录,并且了解了事情始末后,晚上才到家。
      辛滟是真担心后怕,忍不住说了佟辛几句重话。佟承望护女儿,“行了行了,少说两句,错的不是辛辛。”
      辛滟心疼问:“确定没有受伤吧?一定要跟妈妈说。”
      佟斯年拦在佟辛身前,“没事的妈。”
      辛滟叹气,又说:“多亏了小霍,这样吧,晚上请他来家里吃饭,当面谢谢人家。”
      一听,佟辛抬起手,默默挠了挠鼻尖。
      
      —
      
      “你去吃饭为啥不带我!”程序一听是去佟斯年家吃饭,就差没撒泼打滚。
      霍礼鸣无语,皱眉又皱眉:“人家就邀请我,没请你。”
      “是人吗你?亏我大早上的还去给你订蛋糕。”程序说:“都不想祝你生日快乐了。”
      
      其实他本来是拒绝的,但佟承望亲自上门来邀请,总不好拂长辈的意。霍礼鸣整理了一下衣领,空出一只手拍了下他后脑勺,“行了,我吃个饭就回来,蜡烛等我吹。”
      程序没搭理。
      霍礼鸣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我穿这个外套是不是有点凶?要不要换一件?”
      程序:“?”
      “换一件吧。”霍礼鸣自言自语,选中一件中规中矩的黑色外套,这才满意,“走了。”
      程序神色莫测,一直盯着他,“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对佟医生有一些特别的想法。”
      霍礼鸣懒哒哒地睨他一眼,“知道就好。”
      “?”
      “所以,别再跟我抢男人了。”
      
      —
      
      霍礼鸣在佟辛家门口站了会,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时他才敲门。
      “来了来了。”佟承望来开的门,他系着围裙,手里还举着蒜苗,笑呵呵的没任何架子,“欢迎你啊小霍,快请进。”
      “小霍来了啊,请进请进。”辛滟也从厨房探出头,笑得和善热情,“辛辛,泡茶。”
      佟斯年迎过来,笑着打招呼。
      “佟医生今天没上班?”
      “调休。”佟斯年笑了下,“我们一家人谢谢你。”
      这时,佟辛泡好茶走过来,霍礼鸣接过,低声说:“谢了啊。”
      “斯年来拿水果。”辛滟在厨房喊。
      “欸,就来。”
      霍礼鸣看了一眼佟辛,就剩他们两个人时,才正经道:“那个,我没有告密啊。”
      佟辛垂眸,抿唇忍笑,点点头。
      “你爸妈怎么知道的?”
      “我同学自己报警了。”
      霍礼鸣挑眉,“妹妹告哥哥?”
      佟辛嗯了声,“她哥老打她,她很可怜的。”
      霍礼鸣似乎有点印象,上车给她送伞,正好撞见佟辛怼人换座位那一幕。他想了想,问:“怕不怕?”
      “不怕。”佟辛忽地大声:“因为佟医生不打我,清礼模范哥。”
      
      霍礼鸣觉得有点儿肉麻,身后的佟斯年正好听见这一句,笑得眼睛都弯了。
      霍礼鸣回过味,这小妞,挺机灵啊。
      
      离开饭还有十来分钟,佟斯年带霍礼鸣参观了下家里。他们家的户型和霍礼鸣的住处有点区别,很大,很宽阔,装潢也是经久耐看的中式风。
      
      “那是我妹妹的房间,右边是个阳台。”
      
      霍礼鸣瞥了一眼,门敞开,干干净净的书桌,靠着一整面书架。淡蓝色的床单垂下来,摆了一只暗黑系毛毛虫造型的大型玩偶。
      佟斯年领着人去自己房间,从小冰箱里拿了罐汽水给他。
      霍礼鸣接过,看着透明书柜里满满的的荣誉证书和奖杯,都是佟斯年大学、工作时候所得的荣誉。
      佟家天才少年,名不虚传。
      
      霍礼鸣感慨了番,问:“佟医生,你有女朋友吗?”
      佟斯年摸了摸心脏,“没事扎我心做什么?”
      霍礼鸣意外,“没有?”
      “工作太忙了,姑娘瞧不上。”佟斯年笑了笑,很坦然。
      这就有点自谦了,霍礼鸣刚想说话,佟辛端着水果站在门口,“你没有机会的。”
      霍礼鸣转过头。
      “就算没女的看上他,你也没有机会的。”佟辛声音不大不小,还挺老成。
      霍礼鸣挑了下眉,也摸了摸心脏,“没事扎我心做什么?”
      佟辛:“……”
      佟斯年笑意更深,摸了摸佟辛的脑袋,“要懂礼貌。”
      
      佟辛把水果放在桌子上,自己挑着小草莓吃起来。
      霍礼鸣视线重新落向书柜角落的一只水晶式样的小奖杯。
      
      因年代久远,上面金色的字已看不太清。霍礼鸣辨认了一番,写的是“少儿杯小主播大赛金奖”。
      
      “佟医生,这你都能拿奖?”霍礼鸣比了比拇指,“厉害。”
      “那不是我的。”佟斯年说:“是辛辛的。”
      霍礼鸣饶有兴致地看佟辛,“你的?”
      佟辛的半只草莓停在唇边,眉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那怎么放你房间?”霍礼鸣没多想,又问。
      佟斯年安静两秒,笑了下,“她卧室已经放满了。”
      佟辛一口吃掉剩下的半个草莓,垂着头,看不清神色走了出去。
      
      在佟家吃了一顿轻松愉悦的晚饭。
      辛滟热情,佟承望和善,一个劲的给霍礼鸣夹菜。一只鸡两个大鸡腿,佟教授说:“家里头三个孩子不好分呐。”
      “怎么不好分?”辛滟将两只鸡腿全部夹给霍礼鸣,“这不挺好分的吗!”
      佟斯年淡声,“妈,偏心了啊。”
      辛滟还没发话呢,佟承望第一个不乐意,“你妈做什么都是对的。倒是你,老大不小了,一点也不抓紧。”
      佟斯年举手投降,无奈看了眼霍礼鸣,“哎,亲儿子的待遇。”
      
      碗里的鸡腿鲜香美味,油光都是适口的灿烂黄。这是霍礼鸣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的烟火气,向他包围,温热肺腑。
      吃完饭,霍礼鸣不多打扰,佟家送他到门口,笑呵呵地让他常来吃饭。
      人走,门关。
      佟辛忽然扯了扯佟斯年的衣袖。
      “嗯?”佟斯年问:“怎么了?”
      佟辛小声说:“今天其实是他的生日。”
      顿了下,她又补充:“早上我去上学的时候,在蛋糕店门口碰见了他朋友。他告诉我的。”
      
      —
      
      霍礼鸣到家后洗了个澡,不想听程序逼逼叨叨地追问,索性洗得久了些。等他换好衣服出来,程序已经点上蜡烛了。
      “小霍爷,八十大寿开不开心啊!”他欠儿欠儿地说。
      
      敲门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霍礼鸣一边指着程序,一边去开门。见着人后愣了愣。
      佟斯年和佟辛站在门口,手里拎着蛋糕。
      佟斯年的笑容一贯清风霁月,“礼鸣,生日快乐。”
      
      霍礼鸣大感意外,眼里的迷茫和探究一瞬即逝,门口寒风烈而妖,可他只觉得点点暖意涌进胸口。
      
      “太晚了,蛋糕店最后一个小蛋糕。别介……”佟斯年看到屋子里已经点燃蜡烛的大蛋糕,蓦地失笑。
      霍礼鸣也跟着笑起来,尴尬一刹缓解。
      行吧,两个蛋糕,一大一小,蜡烛通通都点上。
      程序惊叹:“小霍爷,牛逼大发了,世纪美男给你过生日诶!!”
      霍礼鸣心情很好,弯着嘴角淡声,“嗯,还有世纪美少女。”
      
      忽然被Cue的佟辛手指蜷了蜷,心跳悄悄加快。她无以适从这莫名的情绪,于是脱口而出,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许愿吧。”
      
      霍礼鸣闻言一顿,然后说:“我从不许愿。”
      “生日就要许愿的。”佟辛目光明亮,看着他。
      
      对视几秒,霍礼鸣低头松眉,再抬起时,爽朗应声,“行。”他语气轻松调侃,“那就保佑你学习进步。”
      佟辛还是盯着他,“我从小到大都是第一,进无可进,你没必要这样。”
      
      霍礼鸣嘴角扯了扯。
      一旁的程序放声大笑。佟斯年去窗边接电话了,只往这边看了眼。
      
      霍礼鸣往椅背一靠,语气越发慵懒散漫,“真没许过,你教教我?”
      佟辛依旧认真,“你可以许,平安快乐。”
      “好,许愿平安快乐。”霍礼鸣挑眉学她。
      
      “也可以长命百岁。”
      “嗯,长命百岁。”
      
      佟辛抿了抿唇,眼睫眨了眨,语调也有了些许改变,她声音变慢、变轻,“还可以许愿,做个正经人,正经工作。”
      
      霍礼鸣听出来了,这是循序渐进搞铺垫呢。他忍着笑意,眉峰下压,故作深沉:“好,许愿:保佑我生意兴隆、昌盛。还有……”
      
      “腰可别再疼了。”他说。
      
      佟辛无语。
      风轻云淡的眼神立刻变得怒其不争,生无可恋。
      
      霍礼鸣笑得剑眉横飞,他开始觉得,过生日是件还不赖的事。
      至少这一年,他心情明亮得一塌糊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他俩以后谈恋爱还是蛮有意思的。有几个我特别心动的梗,大家慢慢看哈。另外再提醒一下各位,千万不要碰网-贷。力所能及地消费,踏踏实实地生活。
    这章揪200只红包。
    感谢在2020-07-18 19:00:00~2020-07-19 18:5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萌妃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甜豆豆不吃豆豆、蒜蒜泥、懿懿懿凡、慢吞吞小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Rabbit 40瓶;coco广寒秋 15瓶;JO、Ya丶7777、18540105、我说、ABCDEFG、张可可 10瓶;Noopy、Bubble、慢吞吞小姐、麻辣烫、果果 5瓶;未来笺 4瓶;徐燕时呀、lovemyself、JULY0703 2瓶;乐咪、体重不过二百、星星爱香香、默默无闻看文Θ、kellyangel、塔塔咧、露柯齐娜、西格马、肥猫28186058、屁屁七、3789952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