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三)

      几炷香的时间过后,东面卖吃食的地界。
      
      少年从摊铺一处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一只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另一只手还捏着一串糖人,怡然大步的走着,神情透着喜悦,时不时的还朝着四周的人群,带着些优雅调皮的味道亲切的笑着,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
      
      突然,他止住了自己的脚步,眼睛定在了前方不动,一眨不眨的。
      
      前方几丈挂着一帘布,上面写着陈记馄饨摊五个大字,苏耦三人在馄饨摊子处的身影,映入眼帘,少年,瞬时间脸上的喜悦就被放大,心底止不住的惊讶,暗暗的想着:自己和他们真是有缘,这庙会不小长长的庙会道,居然也能遇见两次,看来真是上天,有意要让本公子结交。
      
      想到这,少年的脚步已经身随心动,可是,他还没有动两步,那处的三个人,也已经起步离了馄饨摊,向前走去。
      
      少年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在加上四周人群流动拥挤,他也不能快速的追上去,便只能硬生生的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
      
      望着苏耦三人远去的背影,心底是止不住的颓废懊恼,甚至有些忍不住的抱怨了两声。
      
      临近午时。
      
      苏然也从达朝寺里出来,身上带着些许香火味,穿梭在摊贩揽客的叫卖声,呦呵声中,时不时还要挡住几个,前来拉扯他的商贩小妇。
      
      寻了好几处,才看见苏耦一行人的身影,远远的看着苏耦和苏琦,两人像是打闹一样的样子,心底顿时微怔,面色也染上了笑意。
      
      他一向知道,自家这个小妹,性子沉稳恬静,也只有和老四那样的活泼人在一起,才会稍显得开朗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家中人,从不制止他们两个在一处疯玩,家中除了老四,他们剩下的几个都不是这样的性子,也做不来那样的性子。
      
      在苏然出神之际,苏正他们已经发现了他的身影,轻咳了两声,示意身边的两个人,苏耦和苏琦两人,顿时便停止了嬉闹的动作,三人神色微变后,便起步向他那处走去。
      
      “大哥!”抵近之后,三人齐齐的朝着苏然行礼道。
      
      苏然亦笑着看着三人,淡淡的点了点头,带着些许好奇的道:“怎么样?第一次逛庙会可有什么好玩的,说来我们还都是是沾了老五的光,可要好好饱饱眼福。”
      
      苏耦虽是罕见,听见自家大哥这样说话,但却也是没什么动静,倒是这话让她,脸上微微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并未接话,苏正的性子,自是也不会回答这样的话,自然是落在了苏琦的身上,他也不负重望。
      
      苏然的话刚落,他便出声,因过于激动欢喜,声音变得有些尖细,唧唧咋咋的,一下子还让苏然的眉头微微一皱,却也没有打断他。
      
      “大哥,你应该和我们一起的,你不知道,这个庙会简直太好玩了,我可算是长了眼了,虽然这种盛会,京城也举办过差不多的,但却都不如这处的舒适,什么吃的喝的大都与京城不太一样,这两处路程随不远,但差得可是老多了,把我都看的眼花缭乱了。”
      
      “你不知道就连这里,随处一个馄饨摊子,汤里面的料子都有十几种之多,摆摊画糖人的手艺人,画出来的糖人,几乎和小五长得一模一样,还有还有,那些杂耍的都十分的厉害,连个唱戏的唱腔,小五都说十分有趣。”
      
      “对了,还有他们这里的行酒令,都与京城不一样,他们不是简单的划拳一类,而是猜枚数这种靠脑子的好玩的,大哥,你不知道,可有趣了。”
      
      前几句话,苏然都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最后这一一段话,显然让他神情变了变,顷刻之间眼底有些不满,看着苏正道:“你们去赌庄酒馆了?”
      
      苏家人知道苏琦性子散漫,喜爱京中瓦舍之中,传出来的玩耍之物,但顾忌他年岁还小,从不让他参与其中,所以,这一下便以为他们去了什么苏家,禁止去的地方,更何况还跟着一个苏耦,情绪里涌动这不安和愤怒。
      
      苏正脸色微怔,瞥了一眼苏琦后,闷声带着郑重的解释道:“路边卖酒的一个布棚子,我们恰巧遇见有人在那处比试酒量,便在那处停留瞧了片刻。”
      
      苏然一顿,心底也松了一口气,但神情却还是有些凝重和僵硬,看了一眼三人正欲说话的时候。
      
      苏耦顿了顿,笑着出声,缓和气氛一般的道:“大哥,你说这庙会上下前后,哪里有什么赌庄酒馆,即便四哥想去,也是找不到地方的,再说了,我们可不是,不会掂量的人。”
      
      苏琦也知道方才的话,自己没说明白,便顺着苏耦的话,带着丝丝傲娇和不满的味道,道:“是呀,小五说的对,大哥,你可不要随意污蔑我,祖父说的话,我还是要听的,我不会这般不明事理不管是非的。”
      
      听着两人的话,苏然微微一顿,脸色染上丝丝的笑意,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妹还是懂事的,听她这么一说,也是有些道理,知道可能是自己多虑了,便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三人在长道上,走了几步路后,苏耦突然记起了早前在院子里和祖父,闲聊的时候,祖父曾和自己说过一个达朝庙会最有趣的事情。
      
      停顿了片刻后,浅笑着侧身看着苏然道:“大哥,听祖父说,这达朝寺庙会有很多的民俗活动,这其中最盛大最热闹,还是摸石鱼和打金眼了。”
      
      “这两个都是达朝寺自己举行了,一处在达朝寺寺门的前面,一处在后山,听说那石鱼还是达朝寺,已经圆寂的元诲大师开过光的,我还从未见过是真的吗?”
      
      苏然微微一顿,停下脚步,笑着解释道:“我方才在寺里已经打听过了,确实是这样,在达朝寺的寺门外,右侧,有一方自山上而下的清泉,最初早前只是为达朝寺和四周的百姓提供水源,后来积少成多,慢慢形成了一方清水池。”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一段时间山上流淌的泉水变得稀少,日渐饮用过后,池底露出了一个鱼形的石头,后来泉水,在也没有淹没过那个石鱼,这石鱼也就成了达朝寺的一个奇观。”
      
      “元诲大师圆寂之前,认为这是上天给达朝的恩赐,便花了几日的时间给这石鱼开光,在加上庙会和寺庙活动的渲染,四周的老百姓,认为摸一下这突然出现的石鱼可以消灾去病,延年益寿,慢慢的这摸石鱼的活动就被传了下来。”
      
      微微停顿了片刻后,苏然看着三人淡笑着出声道:“至于这打金眼,老三应该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听着他这话,苏耦和苏琦的视线都转向了苏正,微微还有些炙热。
      
      苏正身子微微一僵,脸上罕见的有些羞色,轻咳一声,看着几人,一字一句不停歇的说道:“其实就是比射箭,只是把这箭变成投掷铜币。”
      
      这话不仅让苏耦和苏琦两人明白些,倒是让他们更加迷惑了。
      
      苏正顿了顿,低着声音,继续说道:“达朝寺的后山,有一棵几十年的参天大树,前朝有两个武者,曾来求拜礼佛的时候,在达朝寺住了一段时间,闲来无聊的时候,便以射箭来玩耍,恰遇当时有外族来犯,他们便以此来□□头。”
      
      “其中一人赢得了比赛,在后来参军中次次立功,加官进爵,而那个输了比赛的武者,则死在了战场上,两人临走之事,本约定日后再来达朝比试射箭,但却也没有法子了。”
      
      “后来,四周的老百姓为了纪念他们,养成了来那处射箭的习惯,可是,大兆不是西凉那等游牧之族,对射箭本就不是擅长,慢慢的,射箭变改成了投掷铜币。”
      
      “在后来,加上那参天大树的视觉神秘,慢慢的,这事有了一层含义,若是你能投掷成功,便能心想事成。”
      
      苏正解释也算是通透,苏耦心底也是明白了,这两件事其实都是缘分而已,没什么厉害的缘故。
      
      “三哥,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啊?”苏琦微有些疑惑的道。
      
      苏正并未说话,而是神情略有些不一样,紧抿着唇脸色,似乎又变得有些红色。
      
      苏耦一顿,抿着唇浅笑了一笑,出声道:“这两处,听起来确实比纯粹逛这些吃的玩儿,要有些趣味了,大哥,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苏耦怎么会不知道苏正在想什么,早前他去和祖父说要与他们同行的时候,祖父一下子就猜中了他的想法,直接戳破过后,自家三哥羞怯了不成样子,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苏然神情微顿,点点头,道:“祖父也曾提醒我神佛之事,说不清楚,既然来了,便要带你们去见一见,走吧!”
      
      如此,四人便起步,朝着那两处的方向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
      
      在打金眼的地方,苏耦脸上已经粉汗盈盈了,除了她自己的十个,手中方才捏得紧紧的,从苏然那处要来的十来个铜币,也已经投掷完了,可依旧是一个也没有投中。
      
      起初,她本是不愿意投掷的,可是也是想着祖父的话,既然来了,试一试也没什么,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一个都没有投进去。
      
      四周围观的人,已经有了些许议论的声音,一下子苏耦觉得自己的脸上烧得慌,心底微微有些懊恼,这一刻,她下定决心自己和武,定然是没有丝毫的缘分。
      
      无论怎么成熟,终究是小女子,有些没忍住的恼了一下,一旁的几个兄长,自然也看出来了自家小妹的不对劲,苏然微顿片刻,上前一步,淡笑着安抚道:“老五,你还小,这东西挂的太高了,等你在长几年定能掷进去。”
      
      此话一出,苏琦也顺着声音附和道:“是呀,小五,大哥说的是。”
      
      苏耦这一刻情绪也稳定了,知道兄长是在安抚自己,沉静了片刻后,大方抿嘴的一笑,道:“大哥说的是,待我在长几年,再来一战。”
      
      顿时一众人都拍手叫好,一阵的声音让苏耦,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面色有些羞红。
      
      退下来之后,苏耦朝着几个兄长淡笑一声,表示自己无事,苏然点了点头,松了一口气,环视一圈四周,一边指挥了几人退出人去,一边淡淡的出声道:“明日的散会,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出来也有几日了,一会下山收拾一下,我们也该回去了。”
      
      苏正和苏耦倒是没什么反应,第一个跳出来,发表自己言论的就是苏琦,颇有些耍赖一般的语调说道:“大哥,我们好不容易出来,能不能不要这么早回去啊,你看这庙会这么好玩。”
      
      苏然眉梢微微一挑,正色道:“老四,你如此说话,难不成你在家中是被囚禁着?若真是这样,你放心,大哥一定书信一封,告诉你二哥和你大伯,对你的管教松懈一些。”
      
      苏耦和苏正,顿时脸色都挂着浅笑,苏然这话可是十足的威胁,苏二老爷要在七庐书院常住,在京城苏正和苏琦都是苏家大老爷和苏家二公子管着。
      
      苏大老爷有家中事和朝中事牵扯,所以大多数,管着他们的只能是苏家二公子——苏浩,旁人不知道,他们兄妹却是知道了。
      
      这苏家二哥年岁不过十五,但却像一只笑面虎,心底腹黑的很,你若是惹着他,当着长辈的面不会如何,背过后,你怎么被他卖了的都不知道,所以苏家长辈自幼对这二子,便是培养着入仕的。
      
      在苏家一众的兄弟姊妹中,除了对苏耦多些怜爱和柔和,对其他人都一样,哪怕是对苏然,也一样,苏琦最怕的就是这个二哥。
      
      所以,听着苏然这样说话,顿时觉得浑身一颤,哭丧着脸,委屈巴拉的看着苏然,神情幽幽的道:“几日不见,祖父一定想我了,大哥,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苏耦和苏然苏正三人,暗自笑着,自家老二的威力不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