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十三)

      方才苏然的话,苏耦听得明白,暗暗思量了一下,微微沉吟片刻后,苏耦看着苏然正色低声,柔声道:“大哥,今日宗大公子,确实是被事情绊住了,我本不该参与,但是我眼睛所见,就必该说出来。”
      
      “更何况,方才在园子里,我们二人确实有人被“教训了”不过却不是小妹我。”
      
      苏然眉头微微一皱,带着些许疑惑的看着苏耦,并未说话,十几年的兄妹,怎会不了解,看样子是在等着她的下文。
      
      苏耦微顿,嘴角溺出了柔柔的笑,道:“不知,大哥还记不记,我早前向你提过的虞氏二姐妹?”
      
      苏然神色一顿,思索了片刻,淡淡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今日,她们又被官府的人拿住了,本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是宗明旌看不下去,出手救了他们,所以,他才会耽搁了时间。”苏耦眉梢微微扬了扬,淡声道。
      
      苏然怔了怔,却也没有说话。
      
      苏耦倒是并未在乎那么多,抬眸看了一眼他,继续柔声带着丝丝坚定的味,淡声的替宗明旌解释,道:“大哥,暂且不论,他是不是真心实意,前来书院求学,我以为就论今日之事,你也不能断定,他便是个纨绔子弟,我相信今日之事,即便是祖父,也必定会称赞他。”
      
      “更何况,大哥,他祖上就是习武出生,历经几朝几代都是在军中讨生活,在他的骨子里,只有武学才能让他安身立命,他瞧不上我们,也是理所应当,这个道理想必大哥,这些年研习学问,不会不明白。”
      
      “今日,你如此对他,他也并没有如何,该是的懂事理之人,只是不喜我们文人,追溯上去,也是情有可原的。”
      
      苏耦并未告知苏然,方才在园中所听见得,她觉得这件事,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不必在弄的如此复杂,更何况,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就是觉得宗明旌会明白,自己那翻话的意思,并未会顺着自己来。
      
      这最后,嵌着那股让苏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话,让本已经因为她前面的话,松懈下来,没有什么心思想要在过问的苏然,眼眸微微一眯,侧过身看着苏耦,眼神很是奇怪,怪异的味道,淡声道:“你倒是很理解他?”
      
      苏耦神色微微一怔,看着苏然奇怪打量的眼神。
      
      她脸色微微一红,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轻咳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大哥哪里的话,我只是想着他怎么说也是国公府的公子,将来必定会继任仕途,若是此时惹他不快,日后若是埋下什么祸根,就得不偿失了。”
      
      苏然眉梢微挑,顺着她的话,接住,但却夹着有些不明的味道,道:“你心里知道他要入仕便好,这国公府的仕途,可不是那么好入,且不论他肩上的担子十分吓人,就是那漫天黄沙黄土的沙场也不是好入的。”
      
      “你自幼,便不愿意牵扯这些其中,日后就不要和他过多牵扯,况且,我们苏家虽备受天下文人尊崇,在文人清流之上的地位也可说得,但可从未和国公府,这样百年族群的高门大户,世家贵胄,牵扯不清啊!”
      
      听着苏然最后语调,高高扬起,苏耦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的不自然了,看着苏然的眼底,略有无语还嵌着丝丝的羞涩,轻咳了一声,并未说话。
      
      她明白自家兄长这段话意思,也明白若是自己挑破的话,想必兄长必定会装傻,因为他这话真真假假,各自一半。
      
      所以,此时什么都不说,对现在这个气氛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前年生辰的时候,母亲就曾隐晦了和她谈过这件事,他家不是那种需要婚事嫁娶来满足自己利益的家族。
      
      甚至家中从不愿意,家中子女婚事,牵扯皇室贵族,权势之族,自小,父母祖父便早早的表露了,从不愿她嫁入高门显户,皇宫贵戚,去承受家族中不能说出口的那些肮脏事。
      
      就连自己二叔能如愿娶得,承郡侯府的长女做妻子,也全然是因为两人两情相悦,老承郡侯和老侯夫人两人文武双全,鹣鲽情深,有个好开头,一家人都是心底实实真真好的人。
      
      所以,她能明白,苏然话里的意思,她自己也从未想过这些。
      
      之所以感到不自然尴尬,也不过是因为,苏然竟然想到了这处,脸皮薄,觉得不好意思罢了。
      
      她十二岁了,在有几年,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日子,虽眼下母亲提过,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还小,不用想这么多,这突然的自己几句话,竟然让苏然想到了这些方面,有些拿不定,该表现的什么样子而已。
      
      绝不是什么,好像是被苏然戳破了什么见不得的事一样,感到羞怯。
      
      苏然见着苏耦,如此的反应,也就没什么说了,只是神情略微有些不对劲,淡淡的抿了抿唇,没说话。
      
      半个时辰之后。
      
      李秦将宗明旌带至苏家二爷一贯接客的屋子,也就是早前宗明旌等了苏然几个时辰的屋子,一刻也没有停留,神色僵硬,带着些许不自然,匆匆行礼过后,头也不转的飞快跑出去。
      
      李秦是书院长起来的,前前后后也侍奉过几个主子,上上下下也替苏然和苏二老爷接待过,不下十个来访的亲朋客友,可他从未有一刻这么觉得难以忍受,浑身不自在。
      
      倒也不是,因为宗明旌怎么样了,给他甩脸色怎么了,而是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个京中盛传与别不一样,只走自己路的国公府的大公子有问题,嗯,就是怎么说呢,李秦觉得,这个大公子,图谋不轨!
      
      至于图谋不轨的对象,李秦觉得,就是他们苏家最受宠,最受喜爱的小姐,苏耦。
      
      方才过来之时,刚走几步路,宗明旌语调淡淡的问了一句:“苏家小姐,平日待人可也是牙尖嘴利?”
      
      李秦早前,便知道两人去的方向是一个位置,但也不知道二人,是不是当真遇见了,所以,也推断不出来宗明旌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敢胡乱说,怕毁了苏耦的清誉。
      
      这大兆民风,虽是开放自然,但若是两个未婚嫁的男女,出了什么八卦的话,两人就算是绑在了一起,无论这个事是不是事实,都不能改变。
      
      他虽不算是正经的苏家人,书院是苏家所创,虽是广纳英豪,但归根结底,也是苏家人把控。
      
      所以,他怎么也是向着苏家的,无论是面对宗明旌,这个有权有势的大公子还是其他乡绅贵族,他都是毫无疑问向着苏家。
      
      他先是微微一怔,随后也就停顿了片刻后,便笑着说:“大公子说笑了,小的我虽不是苏家家生子,但也知道,我家小姐,娴静淡雅,秀外慧中,为人处事也是温文尔雅。”
      
      本以为,这句话说完,宗明旌也不会再说什么了,谁知,却让李秦的心底大大吃了一惊,甚至是一股恶寒。
      
      这宗明旌,他确实没说什么,但却不知为什么,他嘀咕了一句:那为何对我这般!
      
      这话倒不是让他吃惊,而是这低低嘟囔的一句话,竟然让他听出了一股,憋闷无奈,委屈不已的味道。
      
      起初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听岔了或是怎么了,但当他忍不住用余光瞟了一眼,见着,宗明旌那俊美的面容,挂着委屈,唯唯诺诺的神情,他差点没站稳,没克制住,浑身抖了一下。
      
      一路上思绪乱飞,甚至有这么一刻,他觉得,身后不是一个贵公子,而是一个大祸害,专门来祸害他们苏家的,还专挑最狠的下手。
      
      所以,将苏然的意思送到之后,恨不得一刻也不能停留,飞快的跑了出去。
      
      其实,他哪里知道,宗明旌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压根只是因为觉得不好受,觉得苏耦这个,他一眼相中的同道中人,不明白真实原委就平白训斥他,心底怄不过去而已。
      
      半柱香的时间,李秦奔了有半里地,才在一处拐角处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
      
      “干什么,喘成这样。”突然,他耳边响起一道疑惑,沉稳透着丝丝中气的声音。
      
      李秦许是被吓得厉害了,身子一抖,慌忙的扶住旁边的巷墙,抬眸望去,瞬间就端正了自己,顿了片刻,拱手道:“见过院长。”
      
      迎着他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袍子,浓眉大眼干净清爽,脸上没有一丝胡茬,看着像是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上抱着整整齐齐叠好的一摞授课所用的文墨笔纸,还有两本瞧不见名字的书籍,微眯的眼睛四周有些皱纹,眼睛一眨不眨,严肃正色的看着李秦。
      
      这位文人做派的中年男子,便是年少闯荡外界之时,被誉为天下第一公子,如今被大兆皇室特批,教习皇室诸位皇子的七庐书院院长,苏家二爷——苏策。
      
      苏二爷年少刚得名头的时候,有些得意忘形,行为举止不那么让老太师满意,被老太师狠狠的斥责了一番,自那以后被专心专研学问,更是驱逐了身边伺候的人,待立家成婚之后,一众事宜都是苏二爷的内人,苏家二夫人一手管着,长此以往,身边也没有什么小厮跟随。
      
      “做什么这么慌张?国公府的公子呢?”苏二爷眉毛微微皱起,向后李秦身后看了一眼,沉着声音淡声问道。
      
      方才来的路上,苏然已经差人来报了,宗明旌之事,苏二爷一下便以为宗明旌又出什么事了。
      
      李秦一顿,飞快的对着苏二爷回道:“国公公子已经在等着您了,小的这正准备去回大公子的话,跑得急了有些累,停下来歇会。”
      
      苏策脸色微顿,停顿片刻后,蹙眉带着些不那么正式的斥责,淡声道:“慢些走,慌什么,也不是什么急事。”
      
      “是!”李秦脸色微微一顿,立马回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