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十二)

      苏耦说完这一番话,便抬眸静静的打量着宗明旌,见他一副呆愣样子,心底那股笑意越发的放大,她瞧得出来,宗明旌不是那等心思邪恶之人,顶多只是有些放浪形骸而已。
      
      如此,便也未在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片刻,微微行礼过,苏耦瞧着宗明旌,淡声道:“苏耦年纪小,若有言语不适,还请公子勿怪,今日多有不便,苏耦先行告辞。”
      
      苏耦说完这话之时,宗明旌还未有什么反应,直到她转过身子,宗明旌才反应过来她方才的话,脑子里耳朵里都响着苏耦那的话,嗡嗡的响个不停,一时间只觉得面色绯红,心底恼怒、羞愧、不安、也有一丝丝的不平。
      
      隐约还夹着一股,什么不明的东西,都在冲击着他,一股股的,尤其是看着苏耦离去之时,那般淡然却让他有些十分不对劲的态度,更加让他十分的不适。
      
      一下子,自幼就是随心而动的宗明旌,便没忍住,上前一步,伸长着脖子,硬着头皮,冲着几步外苏耦的背影,声音透着不屑和僵硬,道:“我知,你是什么意思,惯会做这些事,大丈夫敢做敢当,你尽管去说,本公子还会怕你这个小丫头不成。”
      
      阿牛顿时只觉得自己,实在没脸看对面的两个主仆,脑袋埋得低低的,脸烧得慌。
      
      人家苏家小姐方才的话,虽是在教育他,但是这话时,话不糙理也不糙,更何况这里面,自己这个没读几天书的小跟班,都听出来隐约,还有一股为他好为他着想的味道。
      
      自家这个愣头青一样的主子,怎么就听不出来呢!
      
      这话让刚走几步路的苏耦,神色微顿,眼眸微闪,不由地抿嘴一笑,随即,停下了脚步,缓慢的转过身子,视线盯着宗明旌,眸中闪一闪,一眨不眨的看着宗明旌,面色淡然,却并没有说话。
      
      宗明旌被她这动作,一惊心底咯噔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耦竟然有这样的动作,一下子,吓得宗明旌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好像停止了,愣了愣,同样一眨不眨的回看着苏耦。
      
      苏耦就像是个呆子一样的看了宗明旌许久,嘴角的淡笑并未散去,好一会之后,朝着他轻笑了一声,并未理会他,缓慢的转过身子,离了去,顷刻之间,便在已经,在廊道拐角处消失了。
      
      待苏耦的背影,已经消失了好半会之后,宗明旌才回过神,身子像是松了好大一口气似的身子,有那么一瞬间塌了下来,还没忍住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在一旁的阿牛,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却也没多在意,不过他猜,顶多不过是抱怨一句苏耦什么的。
      
      微微停顿了,片刻之后,阿牛带着些许迟疑和无奈的语调,道:“公子,苏家小姐,方才没有什么意思,您……”
      
      宗明旌脸色微变,眼眸暗了暗,低着声音,略带一股傲娇不已的味道,道:“本公子知道,不用你说,本公子只是看不惯,她一个小丫头,那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阿牛脸色一僵,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没在说话,只是心底暗暗的咕噜了一声:人家苏小姐也就小你一岁,你好意思说人家是小丫头!
      
      这边,苏然练完几页硬纸的字后,瞅着时间,也差不多,该磨的也磨的差不多了,便差人来问了问宗明旌的情况。
      
      “逛园子去了?”苏然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李秦并未听出,苏然的不对劲,恭敬的启声回道:“是的,公子,国公府的那位大公子,起初还在大成楼,规规矩矩的等着,一个时辰之后,便带着随从,逛园子去了。”
      
      苏然,神色微微一顿,淡淡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这边没说话,倒是苦了李秦,方才他收拾完去寻苏耦两人,却没有找着人,几方打探才知道,苏耦和阿栾,也是逛园子去了。
      
      刚想追过去,又听闻苏然这处在寻他,便匆匆的过来,当他打探清楚,宗明旌去的园子,一下子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也就微微迟疑了一小会,李秦便咬着牙,冲着苏然,低声低气的说道:“公子,小的刚刚听闻,小姐也向着那公子去的方向逛着,那地方不大,若是遇见了……”
      
      苏然眸色微变,素日面无表情,泰山崩于面,也不见得能动多少神色的脸上,顿时像是如临大敌一样。
      
      立马起身什么都顾不上,桌案上的摆件都差点被摔落在地,抬步向外面走去,可是刚走几步路,就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苏然脑子想到了什么,暗暗的咒骂了一句,微微停顿了片刻之后,苏然压低着声音,正色道:“你派人通知二叔,说国公府哪位,我没法子,让他亲自来,另外你亲自去告诉宗家公子,说二叔授完课了,在等着他。”
      
      李秦不是很明白,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应道:“是,小的这就去。”
      
      云安镇,主街深处有一巷子,里面有一淡雅古朴的宅子,门匾上刻着两个磅礴大字:“苏宅”。
      
      半柱香的时间,从巷口驶来了一辆马车,缓慢的停在了这处,里面下来一个两鬓有些许白丝,穿着藏青色衣袍的男子。
      
      只见他利索干净的跳下马车,侧身微微和赶马的车夫,打了个招呼,示意了一下,便转身推开了那扇大门,步履透着匆忙的走进去。
      
      宅子里亭台阁楼都甚有格调,十分古朴,装饰格局也皆是古色古香,处处都透着书香气息。
      
      路过宅子中,铺着碎石子的中央庭院,有那么几个仆人正在洗涮洒水打扫着,见着迎面的男子,都立即放下手中的工具,行着礼,恭敬的叫了一声:“陈管事。”
      
      这人是云安镇苏家的管事,也是苏老太师的身边人,他如此形色匆忙,便是去回苏老太师的话。
      
      片刻。
      
      “确实是这个缘故,国公府的小公子,今日一大早就是要去书院了,恰巧遇见那周典吏对那两个孤女使坏,那小公子助了助那家人。”陈管事拱手,脸上带着些笑意的看着正前方桌案旁的老者。
      
      老者满头白发,身形不高不矮,身穿一身淡雅的衣袍,背着陈管事的神色平淡,眼睛直直的注视身后的一面墙,墙上挂着几幅一看就是大家手笔的风景山水图,还有几幅笔墨时新的书法之作。
      
      好半天也不见老者动一下,这位陈管事却也没有不满,只是安静的看着老者,眼底满是尊敬。
      
      这位老者便是苏家的苏老太师,苏耦的祖父。
      
      片刻之后,老太师缓慢的开口,带着丝丝慈爱的笑意,说道:“这孩子不是个坏的。”
      
      陈管事脸色微变,笑着附和道:“老国公教出来的孩子,自然不是坏的,老太师您是要见他吗?”
      
      “不急,总有要见的时候,不急在这一时。”老太师淡声道。
      
      陈管事神情微顿,拱手回道:“是,老奴明白了。”
      
      这边,李秦奉苏然之命,前去宗明旌那处,寻了约有半个时辰,才寻到宗明旌和阿牛主仆二人,待说明意思之后,李秦战战兢兢的看着宗明旌,生害怕这位率性而为的国公之子,给自己难堪。
      
      毕竟,他是知道方才的始终,是自家主子所为,就是不知道这个国公府的公子,知不知道,若是因为此牵扯到了自己,今日委实是有些倒霉。
      
      其实,他倒也不用这般担心,宗明旌是何等人,早已经摸得差不多,依照他的个性,定然是不会如此轻易的过去,但宗家人想来不为难不该为难之人,他的这份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李秦脑门上直流虚汗,看着依靠在栏杆上,一脸神色不明不给话的宗明旌,他有些祈求的看了一眼,一旁候着事不关己的阿牛。
      
      似乎,企图让其看在大家都是同类人的份上,帮帮自己,可是阿牛,虽不满意自家公子的作为,但一贯是随着自家公子走的,怎会帮他,更何况此时,他对苏家也不见有多满意。
      
      良久后,就在李秦就要有些支撑不住的时候,才恍惚间听见宗明旌,淡淡的声音道:“让院长费心了,我这就随你去。”
      
      李秦瞬时间大喜,有些遏制不住的咧开了嘴角,手忙脚乱的指引着路,阿牛眼眸微顿,似乎有些诧异,随后略微瞧不上的哼了一声,看了一眼李秦,并未没说话,随着宗明旌的脚步,一同走去。
      
      苏然这处。
      
      苏耦,倒是没有将方才的那番闹剧,放在心上,顶多是心底有些好笑,甚至她隐约感觉怪不得,幼年有一次,祖父吃酒吃得醉醺醺之时,囫囵的冒了一句,舞刀弄枪的都是莽夫,这样话。
      
      与宗明旌的这番接触,苏耦有些乐,倒也不是说他是莽夫,只是有些觉得,这个公子的一番作为,说的话,表现的态度,实在是随心而欲,当真是没想太多,甚至给了苏耦那么一丝,他像是没长大的孩子。
      
      与她身边接触之人,无论是家中长辈还是同族中的姊妹兄弟,亦或者是京城里的邻里邻亲,都不一样,让她有些觉得欢喜和有趣罢了。
      
      方才,苏然急冲冲的派人将她寻来,见着她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询问她,宗明旌有没有欺负她,让她更是觉得好笑,今日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个都来逗她笑。
      
      听完苏然的解释,苏耦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有些诧异又笃定的道:“大哥,莫非你是故意而为?”
      
      苏然知道自家小妹聪慧,他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一脸淡定,一本正经的看着苏耦的道:“他即为国公府长子,自幼便是奔着继承人养着的,更何况,其母还是当今景文长公主,待人处事该是十分合规矩的。”
      
      “今日却叫二叔,这个长辈,足足等了他两三个时辰,委实是不合规矩,没有大家风范,一月前他本就该书院,不仅晚了一月。”
      
      “今日还如此行事,依照他家的家事,想必是极其不愿意来我们这处,虽是纨绔,但按理,我也本不该与他计较,但也不能不顾及二叔的面子,稍显惩处一下,也是合情合理。”
      
      “却不知道,你竟与他逛园子逛到一块去了,我自是知道他不是个傻子,想必也猜得差不多,恐牵扯到你,让他没有好脸色给你。”
      
      苏耦神色微顿,知道自己大哥也猜出来,宗明旌的心思,如此便也没有打算在于他说庙会之事。
      
      不过,有些事情,苏耦觉得还是该替宗明旌说一说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