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布相思

作者:温二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豆蔻华年(十一)

      宗明旌哪里能想得到苏然是个极聪明,三言两语便能参透这其中的不对劲,更何况,他如今也不是个心思缜密之人。
      
      但这事换作谁,都能猜着,毕竟现如今的人都不是傻子,几个时辰没人过问,像是个傻子一样呆在那处,怎么着,也想清楚了。
      
      起初宗明旌,还不是怎么不满,也知道自己今日来必定不那么好脱手。
      
      只是想着,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们没什么接触,也是好的,便不顾阿牛的阻拦,满院子的乱逛,他自小除了在老国公那处学武外,也是上过几个学堂,便想要看看着这闻名的书院,到底是怎么不一样。
      
      但是宗明旌,怎么也想不到,这出来逛一逛,竟然听见了七庐书院一些,高谈阔论的学子,说自家的言语。
      
      有那么一些十分不合他的心意,让他给听了个正着,这位公子本就不爽,一下子,没忍住,便爆发了出来。
      
      他也没想到,这拱门之后,竟然有两个“偷听”之人。
      
      宗明旌面色虽是平静,但其心底却是抓着的,他虽散漫随心,但若是当真因为牵扯了自家,他也会掂量着。
      
      苏耦倒是不着急,几步的路,走得不疾不徐,转过拱门之时,声音像是徐风一样轻轻的传来,道:“婢女不善言语,还望公子恕罪。”
      
      宗明旌伴随着声音,这才看清了来人的容颜,面色淡然娴静,稚嫩的五官已是透着精致,嘴角微微勾起眼眸低垂,一步一行都极为端庄,这一番动作言语,看的宗明旌心底怔了怔。
      
      倒不是因为,苏耦的容貌,他心底的波动纯粹是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少女,竟有几分熟悉。
      
      好半会直站着都没有反应过来,倒是阿牛,敛声恭敬朝着苏耦行礼,声音透着丝丝的祈求,道:“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小姐不计前嫌。”
      
      阿栾在方才苏耦出声,唤她之时,她就已然后悔了这般冲动,在看见苏耦的身影的时候,立即就奔了过去,带着些唯喏,愧疚的眼神看着苏耦,道:“小姐!”
      
      苏耦微微一笑,安抚的看了一眼她,抬手拍了拍她,这才端着笑,抬眸打量着几丈之处的两人。
      
      待看清楚对方面容的时候,苏耦不由的有些想发笑,尤其是看着宗明旌,看着自己呆愣的样子,更是有些忍不住的想法笑,她心底暗暗的念道:原来是他!
      
      “苏家苏耦,见过国公府大公子。”沉寂了片刻之后,苏耦眼眸微顿,淡淡的勾着唇,看着宗明,屈膝行礼,声音柔柔的道。
      
      宗明旌听着这一下,神色才恢复了过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束手束脚的冲着苏耦行礼,声音极力克制着不自然,沉声道:“苏,苏小姐不必多礼。”
      
      此话一落,不止是他面色有些讶异,阿牛的神情也透着了无奈,心底止不住咒骂,今日真是时机不安,公子背后说人家闲话,还叫人家亲侄女亲妹妹,听了个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两家都是,在京城之内讨生活之族,各家之间虽没有什么直接接触,但大多家中有什么人,还是能摸得一清二楚。
      
      苏耦的自报家门,在加上之前阿栾的话,他们不难猜得出苏耦的身份,苏家两户人,可就是一个小姐。
      
      更何况,早前为宗明旌来书院学习,国公早就将这里面的关系,与他说了一二,宗明旌早前和苏家的二公子也有过几面之缘。
      
      两人此时,也都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又是一男一女,加之之前的那番过程,一时间这场面之上,弥漫着意一丝的尴尬,双方似乎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开口打破这份沉闷。
      
      即便是宗明旌,这样性子的人,此刻也觉得自己面容,热烘烘,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放了,浑身都是不自在。
      
      两人僵立了片刻之后,宗明旌脑子,突然一闪,眼睛亮堂堂的看着苏耦,猛地上前一步,丝毫不过脑子的冲着苏耦,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一旁正满脸堆着假笑的阿牛,神色顿时就僵了下来,脑袋有些晕眩了,恨不得没规矩没尊卑的把宗明旌,按到地上打一顿,这可是苏家小姐,说的这叫什么话?
      
      自己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别说是和谁人见面,就是他几时开始不尿床了,自己都知道,他怎么,不知道他和苏家小姐见过面。
      
      自家主子,这不是故意损别人小姐的清誉吗?不对呀,什么时候自家主子这样没品格了?难道被人家兄长气着了,拿苏小姐撒气?
      
      “你怎么说话了,我家小姐何时和你见过面,你别胡说八道辱我家小姐名声。”苏耦还未说话,阿栾便不客气的上前一步,挡在苏耦面前,直着身子,气冲冲的瞪着宗明旌,咬牙道。
      
      宗明旌脸色微微一变,顿时尴尬了,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脸色暗红暗红的,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我的意思是……”
      
      苏耦神情微变,移了移身子,嘴角带着笑,道:“大公子果真是过目不忘,达朝寺庙会,已经过去这许久了,没想到公子竟然还记得。”
      
      顿时宗明旌的脑袋,显了一阵清明,眼睛睁得老大,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苏耦好半天,眼睛仿佛是将她剥开了一样。
      
      阿牛看着自家主子的动作,只觉得自己脸上臊得慌,下意思的低了头,不在看着苏耦,他可承受不住,对面阿栾那怒火十足的眼神。
      
      不过,他也不是傻子,听着苏耦的话,他不会想不明白,苏耦和宗明旌两人见过面,如此想,他便觉得是好事,无论有没有今日之事,对宗明旌来说都是好事。
      
      相比之下,阿栾的脑袋就不那么灵光了,她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自家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男女有别,不能让对面那个什么公子,对小姐这么不敬,挡着苏耦面前,一闪不闪的。
      
      苏耦暗暗的低笑了一声,侧身站了出去,看着宗明旌大方的笑着道:“当日是与兄长几人去往游玩,苏耦是女子,有诸多不便,便化女为男,在庙会之上,与公子有过一面之缘。”
      
      宗明旌因为她的话,眼眸顿时便有了笑意,原是她,那日在庙会之上,追了她几次,也没有追着人,倒是没有想到,今日能遇见,更没有想到她竟是苏家的人,当真是有些缘分。
      
      一想到从前的种种,对苏耦的好感度便上升了,想来,苏耦没有那些读书人的迂腐之气,但除了欢喜。
      
      可还有自己方才的那翻作为,这一下子,宗明旌,又有些扭捏和窘迫,却也碍于种种,强迫着自己镇定些。
      
      可素不知,他那极力克制的窘迫,早已经被苏耦看的明明白白了,心底一时又觉得好笑,这忠靖国公府的大公子,实在是有些不一样。
      
      第一次在云安镇门口,远远瞧见他和眼前这个随从的举动,当时只觉得奇怪,隐约猜到他的身份,第二次在庙会之上又偶遇,便笃定他他国公府大公子的名头。
      
      那次,苏耦便有所察觉,也早已看得明明白白,他决计不是甘心来自家祖父面前跟随的,像他这种武学之族,瞧不上苏家这文人清流之家是很正常之事。
      
      苏耦虽是苏家人,但却也只是一介女子,从不求什么声名远播,名声在外,只求安安稳稳嫁人生子,平稳一生。
      
      所以,也不会在意,他对苏家的态度,也就没有告知,自家的几位兄长,他的身份。
      
      但是今日,苏耦不为其他,只为他方才那样伤及也伤他人,狂妄自大的话,便也要说上几句,虽然,他是忠靖国公府的大公子。
      
      静默片刻之后,苏耦垂下双眸,声音带着丝丝淡笑,却也夹着不明的道:“苏耦和婢女,只是恰巧行至这处,并不是故意在这处等着大公子。”
      
      “大公子想必明白,苏耦也不为自己辩驳,大公子的语调中气十足,苏耦的耳朵也确实,没有法子自动关上,有些话确实听见了。”
      
      这话一出,还不怎么理得清楚思绪的宗明旌和一旁的阿牛,面色微微一怔,都有些不对劲。
      
      可是苏耦,却并未理会他们的不对劲,依旧淡笑着道:“大公子,忠靖国公府几朝贵族,从大兆先祖建族,虽是武者立户,但据苏耦所闻,早前老国公一行小队于天门关,牵制数千敌军,靠得是百年传下了一绝妙阵法。”
      
      “阵法虽是武学之人创下,但记下这阵法的那只言片语,却是那将军身边的谋士,倘若那谋士是个不懂文墨之人,这绝妙的阵法,想必也不会记录这般详细。”
      
      “这虽是简单一个猜测推断,但这其中的因果,大公子不会不明白,苏耦虽是女子年岁也不大,但幸的祖父教导,自小便明白一个道理,普天之下,谁若论读书识字做学问之人,皆为迂腐之人,那么此人才是最最迂腐的。”
      
      “大公子早在一月之前就该到叔父这处,然却孤身一人去哪人声鼎沸的庙会,至今日才匆匆来迟,想必是不愿于叔父,亦或者是祖父跟前学习,既然不愿就不该来,既然来了就不该抱怨,无论是发生什么,不如公子意之事。”
      
      “大公子,今日发生了什么事,让您如此气愤不堪,苏耦并不知道,但苏耦知道,无论公子愿不愿意,公子将来注定是身为高位之人,当喜怒不显于面,国公府是何等的尊贵,何等的惹人忌惮。”
      
      “早前,大公子要来书院的消息,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大公子在这满院子呐喊,是怕别人不知道,你这位国公府的公子,如此没有风度吗?”
      
      这一番不大不小的话,让宗明旌楞了好一会,阿牛也睁着眼睛看着苏耦,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