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主萌宠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

      乔良缓缓的穿上衣裳,头发是他自己盘好的,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手也很好看,虽然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丝丝茧,但是骨节分明肤色白汗毛细到几乎看不见手确实比一般男子的手好看。
      
      簪上玉簪,然后再带戴上用金丝银线编织而成的帽子,眉毛稍微上扬,眼眸虽然黑白分明,但瞳孔稍微往上扬总会给人几分阴鹜的感觉。但是模样胜在好看呀,兔子在那痴痴的看着,用爪子轻轻的抓这自己爪子想道。
      
      “督主,宫里的耳目传来消息,陛下他从昨个儿起心情就不大好……”就在乔川刚刚系上帽子的时候,张公公从外面走进来朝着乔良行了个礼,回禀道。
      
      “吩咐跟前人小心服侍着,这两天陛下火大。”乔良不经意的说道,对于圣心不悦看样子是早有准备,或者说此时的他好像并没有揣测圣意的想法。
      
      “可是督主,这陛下的身边可还有西厂的人服侍,您看我们…”
      
      东厂和西厂虽同为內侍太监却在分工上大不相同,东厂一般是侍奉在皇帝身边为皇帝直辖內侍,日常东厂行事旁人根本无权过问。
      
      至于西厂则是先帝为专宠的许贵妃所设,刚开始成立的时候是先帝送给贵妃的礼物,后来贵妃成了当今太后,西厂的势力也就顺势保留了下来。不过随着太后的薨逝,西厂的位子变得尴尬起来。
      
      虽然说现在的西厂也多数是留在皇帝身边侍奉,但由于根基浅薄,根本无法与东厂相比。但是所有人都明白,无论是西厂还是东厂,升降沉浮都是由皇帝做主。现在东厂得势是不假,但是万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西厂给钻了空子。
      
      张公公等人也正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冒着乔良发怒也得开这个口。
      
      “怎么?你们怕了?”乔良压着嗓子,用尖尖的嗓音质问道。
      
      阴阳怪气的声音再加上一双看上去就让人害怕的眼睛很容易就能把身边的人吓得后背发凉……
      
      “有督主在,奴才们怎么敢害怕……”张公公连忙说道。心想着他的担心或许多余,督主什么时候不是运筹帷幄?但转念一想,这一次督主似乎对于虞家的事情格外上心,先前哪有这么大的动作?
      
      “督主,昨晚上皇上在御花园里碰见了三皇子,皇上还夸他书念的好……”这时,张公公身后跟着的小华子道。似乎是在给乔良暗示什么?三皇子何许人也?一个在冷宫长大的皇子,生母是个罪妇,这么多年都不得皇帝待见。
      
      张公公见状瞅了一眼说完话之后腿忍不住有点发抖的小华子,心想着这个小子虽然怂了点,不过还是有点眼色,收了做干儿子倒也不是不成。
      
      “皇上心情不好,身边多个人解解闷也不错。”乔良接过帕子擦了擦手说道。然后带着人就去了前厅用饭,临走前又看了眼一旁的兔子。
      
      废话!谁家老婆死了还能高兴起来?见乔良穿戴完毕要出门,兔子蹭了蹭脸盆地下铺着的锦缎,不算尖利的爪子还是将绸缎给勾出了丝……
      
      见乔良走了,婧娘想了想最终还是选择黏上去,她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总得找个靠山.而且如果督主今天出门,说不准自己还可以顺着逃出去!
      
      早知道出去那么难,她当初就不该顺着某人来东厂!可是谁让她当初想在人家袖子里多待一会儿呢?现在出不去了,她又能找谁说理去?
      
      兔子蹦蹦跳跳的尾随着乔良到用饭的地方,却刚巧听见了乔良等人的谈话。
      
      “督主,如今就九皇子虽还关着,可是陛下却迟迟不曾下旨,还有虞家陛下也没发落……”张公公在一旁小心伺候着道。
      
      “慌什么?皇上生性多疑,如今宫里没了淑妃,剩下的一个都别想跑掉。”乔良说着,从侍者手里接过粥碗,刚要下口时却听见了身后的异响!
      
      被发现了?被乔良盯着的小兔子一脸的尴尬,可是身为兔子的她就算是表情再尴尬,外人也看不出尴尬。
      
      “不知死活的小东西!”
      
      “小的该死!”乔良的话刚落下,刚摆上盘子的小华子就慌忙的跪在地上。
      
      张公公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小华子,刚刚还想夸他机灵,现在又来捡罚,这眼珠子真是瞎的不成?
      
      “还不快将虞家的那个小东西弄过来!”乔良看着不远处的兔子朝着小华子吩咐道。
      
      什么虞家?虞家跟她有什么关系?婧娘听着这话之后脑子一时没有抹过来。难不成他说的是淑妃?想着,见刚刚跪在地上的那个小太监来捉自己婧娘十分嫌弃的跑到乔良跟前,用小爪子抓挠着乔良的衣裳。
      
      小华子见婧娘已经靠近乔良自然不敢再上前捉兔子,但他也没走开,反而是为难的跪在乔良的旁边,似乎是等着她主动跑开。
      
      她才没有那么傻,督主那么方便的一个靠山在前她此时不用,难道真要等着被人捉走?
      
      “先前还说你这个小东西没灵性,谁曾想说起你主子,这就跳的比谁都厉害!”乔良捏起兔子的耳朵,将整只兔子凑到自己跟前道,“虞家出来的小东西果然养不熟……”
      
      虞家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倒是说清楚啊!被提起耳朵的兔子心情本来就够不爽的,没想到这人还一直不停的把她和虞家扯上关系,虞家是什么?和自己有关系吗?
      
      被捏着耳朵确实不舒服,兔子眯着眼睛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被放下来,焦急之间腿脚稍微蹬了一下,摇晃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某人的唇……
      
      当此之时,乔良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兔子哐当一声的抛出去,不过这个力道不大不小的扔到不远处的一个用来休憩的软塌上。
      
      喂!你这样扔出去会死人(兔子)的!惊魂未定的兔子在软塌上狠狠的瞪着那个没和自己商量就把自己扔出去的太监。
      
      反应过来的兔子用小爪子揉了揉自己那可能被摔的四分五裂的屁.股……
      
      至于那么凶吗?刚刚好像并没有碰到吧?兔子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嘴,回想着刚刚的场景,又看了看乔良那粉粉的、看上去软绵绵的嘴唇,应该没有碰到吧!
      
      就算碰到也不能怪她,他还把自己扔出去了呢!一想到刚刚被扔出去那个瞬间,还真是惊险和刺激!
      
      “把那个小东西给本督看好了!”乔良理了理衣裳之后准备出门,临行前朝着小华子吩咐道。
      
      其实他刚刚把兔子扔出去的时候是想那个兔子给碎尸万段的,然而当他看见那个小东西水色的眼眸‘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突然之间又不想杀它了!
      
      一个小东西而已,不想杀那就留着,乔良在心里这样同自己说。心里想着是一只无关紧要的小东西留与不留都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却没意识到这只兔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爱干净的底线,自己却是反反复复的选择放过?
      
      兔子无辜的望着乔良离去的身影,并不是她不愿意再一次钻进他的衣袖里逃脱,只是她知道这一次他要是真敢这么做,一定会被打死……
      
      乔良走后小华子并没有对她直接上手揪耳朵,反倒是从里面拿来了今早准备好的盆子。
      
      经过昨天晚上的那一番折腾兔子也知道凭借自己的能耐是没办法跑出东厂,又看见眼前的小华子长得眉清目秀的,虽然没有刚刚被自己气走的督主好看,但是比前几天那些个五大三粗的护院要好太多了。
      
      “咦?这么规矩?”旁边在乔良旁边服侍的小太监看见小华子捧着脸盆,里面是‘静若处子’的兔子惊讶道。
      
      “嘘,不要惊到它。”小华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又瞅了瞅在脸盆里安静到不行的兔子。
      
      “你怕是不知道吧,这只兔子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性子别提多野,好几个护院都看不住,一个劲儿的往督主房里跑,你是不知道昨个儿晚上可真真是要将人吓死……”小太监朝着小华子吐苦水道。
      
      兔子跑到督主房里可不就是他们的错?
      
      谁性子野?兔子气呼呼的听着两个小太监的谈话!她是那种遇事就爱折腾的兔子吗?当然不是!如果给她机会,她是那种有事没事都折腾的兔子!
      
      可是现在她怂了啊,她要回家,她真的好想回家!
      
      她以后再也不念叨着兔子窝无聊,再也不念叨着自己不能化人形的事,再也不偷吃东西啦(不大可能),在盆子里感觉到自己身子里蠢蠢欲动的能量,兔子真真的后悔吃掉那一颗可能会化人形的仙草!
      
      一整天小兔子都是老老实实的待在盆子里,这一切让看管小兔子的太监小华子白担心了许久,他也担心督主回来看不见兔子,他也怕死。
      
      然而这只兔子现在是连动弹一下都不容易,更不要说活蹦乱跳的折腾。
      
      自从下午开始,婧娘就感觉到自己丹田里有一股气劲儿在翻涌将她的五脏六腑都折腾的七荤八素的,看来是那一株仙草的作用太过霸道,以前刚开始的时候是每隔五天发作一次,到后来是每隔三天发作一次。
      
      可是她在前天才发作过一次,这次很显然的是又提前了,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安。她还没逃出去呢,如果在这化形岂不是要被当成妖物来对待?虽然她确实也是个妖……
      
      从耳朵到眼睛再到嘴巴以至于蔓延到全身上下,兔子的浑身上下都布满了汗,一双眼睛更是被疼的泛出盈盈水光……
      
      兔子在脸盆里待着被丹田的疼给闹的半死不活的时候乔良兴致盎然的回来了,走的时候他虽然是穿的常服,但是回来的时候是穿的宫里的衣裳。想来是下午又进宫去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给督主跟前斟酒伺候着!”小华子还在这‘傻巴巴’看着兔子,身后就被张公公狠狠的踹了一脚。
      
      “是,是,小的这就去。”小华子连声应道,他当然清楚这是张公公在给他制造在督主面前露脸的机会。
      
      小华子走后,张公公又随意找了打杂的小太监看着在脸盆里已经蜷缩成一团的兔子。
      
      大概是天已经黑透了的时候吧,乔良喝的微醺走进自己的屋子,在经过二门的时候看着兔子的小太监连忙给乔良磕头,之后就服侍着乔良将外面一层厚重的衣裳脱了,除掉了头上压着难受的发冠。
      
      因为乔良在屋子里并不喜欢有人服侍,所以在将这一切料理妥当之后小太监就出去了。
      
      “你这个小东西!摆出这幅样子,难不成是知道你们虞家要没了!呵,别说你是个没灵性的小东西!本督现在可是东厂之主,皇帝身边的秉笔太监!整个朝堂的是生死都是杂家说了算,更不要说你这个小东西……”乔良挺着本就站不稳的身子,对着盆子里的兔子说道。
      
      兔子:???
      
      很显然,乔良已经发现了兔子眼角的泪痕,并且还成功的将此时归结到今天下午皇帝下圣旨发落虞家这件事上。
      
      兔子原先是淑妃跟前的,淑妃出自虞家,现在虞家要没了,有(mei)灵性的兔子察觉到了什么,然后就为此落泪。
      
      嗯呐,这逻辑没毛病!
      
      不过蜷缩在盆子里的小兔子此时只看见了督主因饮酒之后泛着桃花色的脸以及‘娇艳欲滴’的红唇……
      
      不得不承认的是,‘秀色’不仅可餐,而且还有止痛的作用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彼岸花开开彼岸”,灌溉营养液+1,么么啾,(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