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主萌宠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我说,你的手抖什么?”
      
      “张公公,这可是无药可解的鸩毒……”小华子嗫嚅道,用颤颤巍巍的手小心翼翼的将鸩毒倒入镶满珠翠的酒壶,壶中美酒变得略微浑浊,而后恢复澄澈。
      
      “这鸩酒又不是给你喝,你就怂成这个样儿,瞧那点出息!”张公公一脸鄙夷道,“若真是督主哪天看你不顺眼……”
      
      “张公公饶命,小的一直可都是对东厂、对公公您尽心尽力……求公公在督主跟前美言几句!”张公公的话还没落下,小华子就被吓的两条腿直哆嗦,不自觉的跪在地上抱住张公公的腿。
      
      “行了行了,瞧把你吓的,就算是督主他老人家哪天真瞧你不顺眼也就直接拖出去打死,要知道就你刚刚倒进壶里的那一小瓶就值上百两的金子,你的狗命能值这个价儿?”张公公不屑道,“还不快把鸩酒端好,跟着杂家去见乔督主,若是晚了送淑妃娘娘‘上路’的时辰,当心你的狗命!” 
      
      小华子被张公公吓得厉害,用十分颤抖的手将酒壶摇里的酒与毒摇匀放在托盘里,颤颤巍巍的跟在张公公身后。
      
      张公公瞅了一眼自己身后被自己吓破胆的小华子,心想自己先前怎么就觉得这个小太监机灵还想提拔一二,却没发现就让他准备一杯鸩酒就能怂成这个样子!
      
      算了,算了,就当他瞎了眼,先前竟然还想收这个小东西当儿子。
      
      “督主,东西已准备好。”张公公从小华子手里接过毒酒,此时东厂督主乔良身侧已经站着另外两个手持的托盘里放着匕首和白绫的太监。
      
      “走,跟本督一起去送淑妃娘娘‘上路’。”乔良阴森一笑说道,此时有人敢与他对视就一定能发现他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还愣着干什么,快跟上!”张公公端着鸩酒,朝着自己身后的小华子使了一个人眼色道。
      
      不过是赐死一个嫔妃,至于这么害怕吗?张公公看着身后走路有些颤抖的小华子,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这宫头死人不是常见的事?今天这个死了,明天那个死了,这各宫各院里的大小主子,有淹死的、上吊的、赐死的、病死的、还有吓死的,主子尚且如此,就更不要说奴婢,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枯骨。
      
      他们这些在宫里头当差的早就见怪不怪,光是端准备毒酒这个活儿,张公公在进宫不到二十年里头,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无非就是今天要被‘送走’的人位子高一些,是四妃之一在宫中‘德高望重’的淑妃罢了。
      
      不过,正一品的妃子又不是没死过,五年前宫里不才‘走’一位贤妃吗?虽然说那位是自己将寝殿烧了,但不也都一样吗……
      
      琅羽宫
      
      “请,淑妃娘娘上路…”乔良示意了一下身后捧着鸩酒、匕首、白绫的太监。
      
      淑妃看到来的如此之快的东昌太监,心中先是一惊,极力保持着镇静。
      
      “淑妃娘娘,您自己个儿选一个?”东厂督主乔良往后退了退,后面的拿着东西张公公等三个太监则是走到了淑妃的眼前。
      
      “淑妃娘娘,您可别让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为难呐?”见淑妃一直未曾做出选择,乔良走上前去拿起张公公手里端着的鸩酒,在淑妃眼前摇了摇。
      
      “是皇上要本宫死,还是你想要本宫死?”淑妃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近的乔良好像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大声的朝着周围的仆俾喊道。
      
      然而这个时候,整个琅羽宫的宫女太监没有一个敢上前制止乔良的举动,对他们怕乔良,她们都知道乔良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这些对淑妃娘娘而言可还重要?您马上就要上路了。”乔良亲自倒了一杯酒递到淑妃面前,“您也别嫌这酒味儿不好,要知道,你们虞家的某些人还不见得有您这么痛痛快快的福气?”
      
      “乔良…本宫平日待你不薄……本宫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如果到这个时候淑妃还想不到陷害她们虞家的人中也有东厂一份那就实在太蠢。只可惜,她现在发现的似乎有点晚。
      
      淑妃还想在接着说什么,身体却已经被人给钳制住,乔良将鸩酒轻巧的甩给张公公,眼看着下面的人将毒酒灌入淑妃口中。辛辣的毒酒入喉,呛得淑妃一直咳嗽,张公公索性将用酒壶将剩下的鸩酒全部灌下去!
      
      “九皇子勾结虞家意图谋反,虞淑妃畏罪服毒…”乔良挑起早就准备好的一条纯白色的手绢擦了擦手,望着淑妃渐渐失去生机的容貌道。
      
      张公公等低头应下,这样的事东厂早就做习惯了,罗织之事,东厂从来都手到擒来。
      
      虽下面的人知道这一次厂公所做之事与寻常不同,弄死皇子、后妃是一回事,但参与党争就是另外一回事,真希望督主这一次不要糊涂才是。但是这一切,也不只是张公公等几个心腹的脑子里的想法,面上谁都不敢说一个不字。
      
      在如今的东厂,督主乔良必然是说一不二的主。这京城里的人私下里谁不知道如果得罪了皇上,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但若是得乔良,那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来是个小畜生……”
      
      就当这时,琅羽宫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只眼眸剔透泛着盈盈蓝色水蕴、通体洁白如玉只有拳头大小的兔子,兔子跑出来后一下子就咬住了乔良的衣襟。
      
      身边贸然的出现了一个小东西,乔良先是一惊,然后看到这么一个小东西后,正准备一脚踩死……
      
      “督主,皇上朝着这个地方过来了……”正当此时,外面飞快的闯进来一个太监,神色慌张道。
      
      “都是一群死人?”
      
      乔良神色淡然的瞅着周围的人一眼,小华子等小太监飞快的收拾着琅羽宫。
      
      “琅羽宫所有服侍的人都要给淑妃娘娘陪葬,不过你们的家人能活……,若是让本督听到一丁点别的音儿……”
      
      “奴婢们全听督主吩咐!”琅羽宫里的宫人们纷纷跪倒在地道。
      
      “都跪着做什么?好似是本督要你们命似的?”乔良道。
      
      确实不是乔良要这些宫人的命,这些人是侍奉淑妃的宫人,如今淑妃死了,皇帝就算念及旧情也一定会留给淑妃最后的体面,按照礼法她们这些宫人,确实应该陪葬。
      
      “还真是一只护主的小畜生!”
      
      就在刚刚乔良说话的时候,刚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兔子已经咬上乔良的衣袖并且用力撕扯着。
      
      “皇上驾到……”
      
      正当这时,那只兔子顺势钻进了乔良的衣袖,刚入秋的天,乔良穿的并不多,兔子毛茸茸耳朵蹭着他的手腕,那种从手腕到小臂处传来的痒痒的、温温的触感让乔良不禁一个激灵。
      
      皇帝马上就要到跟前,乔良的大手透着衣裳隐隐的捏住了这只兔子,但却并没有用力。
      
      在袖子里捏死一个活物,血腥味会被皇帝怀疑不说,自己袖子里放了一只死物,平常人想想就恶心,更不要说一向有洁癖的乔良。
      
      “皇上,奴才们办事不利,奴才刚听说就往琅羽宫赶,可还是晚来了一步……贵妃娘娘她已经……已经……”
      
      乔良跪在地上诚恳的请罪道,却感觉道自己袖子里面那只兔子清晰的呼吸,兔子呼出来的气落在乔良的皮肤上酥酥麻麻的,乔良似乎还能感觉到兔子微弱的心跳,这种感觉很奇特,到底要怎么形容,乔良自己也闹不清楚。
      
      因为袖子里踹了一只兔子的缘故,导致乔良连请罪都失神了。好在他此时跪在地上,皇帝看不到也不会注意他的表情。
      
      “她倒是死的利索,淑妃暴毙而亡,所有服侍过淑妃的全都陪葬。”皇帝道,说完就去了别处。
      
      皇帝走后乔良袖子里的那只小兔子就开始在他的袖子里,摸摸索索挠着,动作幅度倒也不大,只是有时候略微有点硬的爪子会触碰到乔良胳膊上的皮肤,因为力道不大,所以谈不上疼,最多也就是胳膊上多一道白印子而已。
      
      没一会儿兔子似乎是发现了他的手臂质感比衣裳好,索性爪子全攀上乔良的胳膊,顺滑的皮毛贴在乔良的胳膊上传来略微有点热的体温。
      
      “你个小东西,出来!”皇帝走后,乔良厉声喝道!
      
      正当此时,刚要迈出淑妃寝殿的小华子吓得腿一软,直接跌倒在地!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小华子刚刚就被吓的不轻,哪里能注意到,刚刚乔良是对着袖子里的那只兔子喊的!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起来跟上!”张公公狠狠的踹了瘫倒在地的小华子一脚。
      
      小华子迅速的从第上爬起来,走之前无限怜悯的看了一眼琅羽宫的宫女太监然后低着头跟着前面的张公公走出了琅羽宫。
      
      看来琅羽宫是要空上一阵子了,不过也不会空太久,因为后宫最不缺的就是新人,当然后宫也不会缺宫女和太监,陪葬了一批自然会有新进的宫人补上。虞家不是要倒台了吗?那些没成年的男子可以入宫做宦官,女子可以充当官妓也能入宫为婢。
      
      刚刚乔督主的那一声,不仅将小华子和众太监给吓到了,也把乔良怀中的兔子吓到了,现在兔子不动一双爪子全都死死的锁在乔良的胳膊上。若是说刚刚乔良只感觉到一丝丝的热,现在兔子在他胳膊上待的久了,他的胳膊估计是要出汗了。不,准确的说他的胳膊已经出汗了。
      
      现在兔子不动,死死的攀住他的胳膊,他倒是想一手将兔子捏死,可是那实在是太脏,袖子里揣着一只死物,他是怎么也受不了的。尤其现在还在外面,大庭广众之下他堂堂东厂督主要卷起袖子对付一只兔子?实在是太不雅了,他拒绝……
      
      “去烧水,本督要沐浴!”回到东厂后的乔良吩咐道。
      
      被一只兔子攀折手臂,并且攀着那么久,那得多脏?而且还是琅羽宫的兔子,这让乔良想想就恶心!他要洗澡!他要赶走在自己袖子里的那只恶心的兔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