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颜劫(6)

      6
      
      当晚,陵容穿好了陆林九为她准备的睡衣。她一整晚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像是反复思忖着,出奇地安静。
      倒是陆林九在外面逛游了一天,这会儿又累又乏。把擦完脸的毛巾往衣架上一甩,回到卧室准备睡觉。看见陵容一动不动地斜倚在床头,把身体缩在被子里纤纤一绺,既不躺下,也不开灯。
      “怎么?睡不惯我的席梦思?”
      “没有。”她回过神来,往边上凑了凑,给陆林九腾出更多的位置。
      陆林九一头栽倒在床上,拖鞋甩出老远。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电视剧里的人接触,恐惧感、兴奋感统统淡化,此刻她的意识完全被困倦感独占。
      “晚安。”陆林九打了个哈欠。
      想起白天的境遇,陵容开口道:“今天多谢你了。”
      “嗯?……嗯。小意思,好歹我也是你的观众,你又住在我家,我当然不能眼看着你受欺负。快睡吧。”
      陆林九眼睛都不睁地说着。
      陵容侧头瞧着躺在自己旁边的人,此刻陆林九像个不拘小节的豪放女侠,被子四敞大列着,掀开的头发在她的头顶像一把巨大的黑蒲扇,半条腿当啷在床沿上,仿佛整张床都装不下她似的。
      
      “你爱慕宇文将军?”
      一句话,像丢入湖水的石头,震碎了陆林九即将浮现的梦境。
      蓦然睁眼,睡意全无。
      “可他是灵,你是人,想修成正果是不绝可能的。”瞟了一眼陆林九那双明亮的、在黑暗中打转的眼睛,陵容接着说:“难道你就不想知道,灵和你们有什么不同吗?”
      “不想知道。”陆林九翻了个身,背朝着她。
      “你越是不想知道,我就越想告诉你。”她把身后的靠枕往陆林九这边挪了挪,“其实,灵是不会老的。”
      也许真正让陆林九清醒过来的是这句话。
      “灵体和现实中的人类存在于两条完全不同的轨道上,人会生老病死,而灵不同,灵只会保持在创造者给他们设定好的年龄。宇文将军现在是什么样子,再过二十年,五十年,还会是什么样子。”
      “不可能吧?他现在完全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他已经是现实次元的人了。”
      “位置变了,但原有的轨道是不会变的。他还是一个灵。”
      陆林九从床上直身起来。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滴在纱窗,滴在窗台。她缓缓道来的声音在雨天安静的小屋里显得格外温柔,格外好听,但每个字落在心里,都能泛起一阵涟漪。
      “想想看,你小时候看的《哪吒传奇》,总喜欢跟着片尾曲一起唱‘他的个头跟我一般高,他的年纪跟我一般大’,如今你比哪吒高多少?又比他大几岁?你儿时看过上美厂的《大闹天宫》,你父母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也看过,如今一代代人成长起来,孙大圣却还是那个孙大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老了,宇文成都,他该怎么办?”
      夜晚的风和着雨,吹来了阵阵寒意。清冷的月光照映出陵容面容的轮廓,陆林九一动不动地坐立在她旁边,望着黑暗中的那扇门。此刻,她们在谈论的那个人大概已经睡着了。宇文将军英年早逝,他的年华永远停在了杨花落尽的时节。
      陆林九颤颤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打哆嗦般,“我记得,今天袁老板跟我说,灵,会死。”
      “是。但如果运气好的话,灵可以活得很久。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我可活不了那么久。”
      她把脸埋进膝盖里,暗暗叹了口气。“其实,够好了。”
      陵容不解:“什么够好了?”
      “你大概不知道我以前是怎么过的。以前我只能隔着屏幕看一看他,他受欺负了我也不能冲进去帮他,就哪怕他死了,我也只能在屏幕外面哭一哭。再就是我换水桶的时候,或者学校大扫除需要搬东西的时候,心里总是默默期盼,如果他在就好了,他力气那么大。不光是他,我还有好多好多喜欢的‘人’。我想跟他们一起生活一阵子,一天,哪怕只有一个下午呢。从前我也知道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荒谬,就像小孩子缠着大人指着天说要星星一样。但我没想到,‘星星’真的能降落,降落到我的世界里来。真的,够好了。”
      她从床上走下来,关掉了那扇漏雨的窗户。
      “我不怕我不能陪他走完这一生,因为至少在那之前的十年、二十年里,我是最最幸福的,我觉得那比让我完完整整地过一辈子更有意义。所以,我不怕,而且我相信他也不怕。”
      她的眼睛,在月光里莹莹闪烁。
      陵容许久没有回答,看着黑夜中屹立着的女孩,她的唇角颤抖了一下。
      没错,至少现在的陆林九,是无比幸运的。相比她自己,十六岁被选入宫,所有人都以为做了娘娘就可保得后半生富贵荣华。可谁知道,对她们来说,那其实就是一个修罗场。软弱可欺者一入宫门便是踏进了坟墓,机关算尽者,也未必能求得善终。她们从来都不是为了争夺宠爱,而是在为自己争一条活路。真心?情爱?那都是囚笼里的鸟儿永远奢望不得的东西……
      所以当她飞出牢笼的那一刻,才觉得大梦初醒。
      如果能够让她选择,她绝不会选择重来,而是要在这囚笼以外的世界,把从前那些失掉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找回来。
      
      再次躺回床上,身上已经不再觉得疲乏,陆林九伏枕而卧,恍惚入梦。
      隐约觉得眼前有人影晃动,陆林九抬眼一看,窗口那里似乎站着一人。仔细看那张脸,好像鼻梁中间带着一条刀疤。
      刀疤脸不知怎么跟到这儿来,他用手轻轻推着纱窗,纱窗开始摇晃。陆林九大惊失色,赶紧跑出了房间。
      背后一直脚步匆匆,陆林九跑得腿脚酸痛,可后面的人却越跟越紧,她只能躲进了一家杂货店。从杂货店的后门,她跑到了街上。
      看到街上人来人往,陆林九才松了口气。这下那个刀疤脸应该追不上来了吧?陆林九尝试着把自己混入人流,可那些人就像是故意避着她一样,不论她站到哪儿,周围的行人都会一哄而散。
      刀疤脸带人从小杂货店的后门走了出来。
      不好。陆林九不敢一直盯着他们看,她赶紧低下头。余光发现旁边有个公交站台,她坐到了站台的长椅上,压低了帽遮。
      狭窄的视线里,好几条黑色的腿径直朝她这边走来。
      她一动也不敢动,脸越沉越低。
      经过站台时,那几条腿停了下来。
      陆林九感受到一个沉重的力量从头顶灌来,那是一只手用力地拍了拍她的帽檐。她忽然想起来,那顶她一直想用来遮掩的帽子,上面棕色的条纹非常显眼。那群人,就是跟着这顶帽子找来的啊!无论她躲到哪儿,都能一目了然。
      “断了老子的财路,还掰断了老子一条胳膊!这笔账,老子只能找你算了!”
      ……
      
      像是被谁猛然一推,陆林九惊坐醒来。
      原来已是翌日清晨。
      她看了看还在她左边安静熟睡的陵容,本以为她会比自己早醒呢。昨晚应该是做了噩梦,一觉醒来浑身酸痛。陆林九轻步轻挪地勾到拖鞋,走下床。
      “嗒啦、嗒啦”的拖鞋声从客厅一直延伸到洗漱间。陆林九扶着洗手池,看着镜子里倒映着的面孔——那是一张年轻稚嫩的脸,白皙红润,两道细密的眉毛如同水乡湾桥,底下的眼仁透亮得像两口清泉。
      可是再过十年、二十年,这张脸就不再是此刻的模样,会变得褶皱、苍老,变成不得不依赖浓厚的粉底才能苟延残喘的一张皮。她想起了昨晚陵容说过的话,想起了自己对未来的许诺。刚刚过去几个小时而已,那份信誓旦旦的语气,她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她对着镜子,审视着镜子里的人。
      昨晚那一番豪言壮语,如今想来只不过是好听的漂亮话而已。
      扳开龙头,水簇簇地流出来。
      陆林九了解自己。每早醒来后,在还没把洗脸水扑到脸上之前,是她一天之中,最为清醒和理智的时间段。而那之后开启的,将是无休无止、日复一日的浑噩。
      她痛痛快快掬起一捧,扬在脸上。
      连早饭都没吃,夹上画板加班去了。
      
      一只鸟落在了魔音公司的窗台,窗户里面就是画室。
      陆林九正在打磨着铅笔,有意没意地瞟了眼窗台上落脚的小动物,原以为是只喜鹊,结果灰不溜秋,倒像是乌鸦,大白天的真是晦气。
      冥思了良久,用铅笔敲了半天下巴,也想不出到底要如何构图。不知不觉的,竟开始划拉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宇,文,成……
      她趁最后一个字还没写完时回过神来,赶紧擦掉。
      那些“冻龄”明星是怎么做到的?本来女人就比男人老得快,估计自己四十多岁之后……就没眼看了!
      如果这样,就算真有一天和他在一起了又有什么用啊?!
      陆林九甚至脑补出了这样的场景:三十年后跟宇文成都一起手拉手走在小区里,一个小伙子过来打招呼:“嘿,大娘!和您儿子出来散步啊?”
      她把橡皮屑统统用力拍打掉,好不解气。
      紧接着,又赶快落笔。一面絮叨一面笔算着:
      “我今年18;杨广登基那年他17,隋亡是公元618年……他死的时候大概31。他是从四明山那场战役复活过来的,四明山之战……应该是隋亡的前几年。且算他27吧。”
      陆林九粗略地列着算式,每一笔落得都很重,重得恨不能把纸戳破。
      “……所以再过九年,就成姐弟恋了?!”
      她再一次狠狠地擦着,把碎屑全都用袖子扫进了垃圾桶。
      门外忽然进来一个人,每天这屋子要进进出出许多的人,所以陆林九压根也没抬头。可这一次似乎不大一样,大家都安静地看向了门口,甚至有人迎了上去。
      陆林九抬头看见了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太太,衣着朴实得还像上个世纪的老人。她手里拎着一个紫色的保温饭盒,眼角的皱纹堆叠着笑意。
      “师母,您来啦!”
      听到雷诺的话,陆林九才意识到,这位原来是纪老板的妻子。
      “我来给老纪送点吃的。”
      坐在最里面的纪连城扶着眼睛瞧了瞧,忽然唉声叹气:“哎呀你看你,大老远的怎么又给我送吃的,这么热的天。”
      纪太太不听他埋怨,把饭盒搁在桌上,打开盖子,把吃的一格一格取出来,“上面是酱油醋,下面是我给你包的饺子,可热乎了。最底下那层,还有汤呢!趁热喝,我放了点盐和香油调味,好喝着呢!”
      远远地看着热气,陆林九的肚子都跟着叫唤了。
      “纪老师,您这么有口福啊!”此刻的纪连城被大家满脸羡慕地盯着,仿佛成了人生赢家。
      “想吃饺子我就叫外卖了呀,你说你还自己包,又费时又费事。”
      “外面卖的哪有我包的好?总听他们说什么‘水饺里面有个大虾仁’,我这才称得上是大虾仁哩!而且还是鲜虾,我在早市买的,还是活的呢!”
      纪连城撇撇嘴,一面连连摇头,一面拿出筷子。
      老两口被一群年轻人围在了中间,纪太太拆开几个塑料碗,给大家伙每人都夹了几只饺子。这样的爱情真让人羡慕,正如同影视剧里的结婚誓词:无论贫穷或富有,疾病或健康,都彼此相爱,白头偕老。
      陆林九远远地看着他们,似有根刺哽咽在喉。
      雷诺端着碗走到她旁边,“阿九,你怎么不去吃呢?师母的手艺堪比厨师呢!”
      “没事,我不饿。”
      陆林九轻轻蹭了蹭鼻翼,转过脸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