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兰陵入阵曲(2)

      2
      
      公寓里,李阳收到了她期待已久消息。
      电话里,陈灏勋告诉她:他指派了人去跟着陆林九,那人称,陆林九在年轮餐厅受了伤昏迷不醒,把她送上救护车的男人,穿着一身铠甲。
      得到这个消息,李阳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哪家医院?”
      “坤口第二医院。我开车去公寓接你,还有两个信号灯。”
      “好极了。陈先生,你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接到通知,陆林九的爸妈急匆匆赶到了医院。看到昏迷不醒的女儿,林郁湘没能控制住情绪:
      “阿九从小到大都没得过什么病,你和她刚在一起一天,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保护不好她呢?”
      “行了行了,”陆铭劝住激动的林郁湘,“小文,谢谢你把阿九送到医院。我从家给你带了套衣服,你一会儿换上吧,总穿着这身铠甲太沉、太不方便了。”
      宇文成都接过陆铭递来的衣服,对他表示了感谢,对林郁湘表示了歉意。
      轻薄的衣衫捧在手里,却沉重得让他透不过气。回想着刚才林郁湘的话,还有送阿九来医院前后的情景,他攥紧了拳头,指甲在掌心留下几个深深的印记。
      他捧着衣服来到了走廊。走廊里,到处都是穿着白衣白褂的人,他们有的蒙着面,有的戴着……耳机?那是耳机么?他不太懂之前陆林九给他示范过的那个能唱歌的小玩意在这儿能有什么用,长得似乎跟耳机还不太一样。他想起从前在府里,胞弟生病,都是叫医者来家中诊治,还从未见过这么多医者聚在一起,像是开了一家大型的医馆,普济众生,悬壶济世。等阿九醒了,真想向她讨教讨教是不是这样。
      想到还躺在床上的阿九,他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朝洗手间去了。
      
      医院地下停车场里,从一辆香槟色轿车里走出两个人。
      夸张点说,就像是一阵“妖风”,席卷而来两个“妖魔”——一个身穿着白色里衣,深蓝色休闲外褂,黑色皮鞋;一个束着黑色塑身服,从上到下:短发、墨镜、黑项圈。
      并肩袭来,大步流星。
      医院好久没迎来这样的客人,他们不像探望病人,更不像病人。
      “你去里面打听一下陆林九住哪个病房。”李阳对陈灏勋道,“我守在出口这儿,会时刻留意着。如果见到宇文成都,给我回电话。”
      陈灏勋点点头,转身去了。
      
      医院里熙熙攘攘,医生、病患人来人往,陈灏勋随意拦下一名医生,刚要开口询问,那个医生竟先开口了:
      “先生,205病房在那边。”
      原来,那正是之前帮宇文成都联系家属的那个医生。
      见陈灏勋怔着没说话,医生又笑道:“先生,您穿现代装也蛮精神的!”
      “啊——谢谢谢谢。”陈灏勋马上反应上来,真是无巧不成书,看来这位见过宇文成都。
      “我那个……最近记性不太好,居然忘了病房往哪边走。是205是吧?”
      “没错。现在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睡眠质量不好,记忆力难免受影响。记得按时休息,劳逸结合。”
      小医生非常热情。
      陈灏勋谢过医生的建议,说罢朝着他刚才指的路走去。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医院的这一侧很安静,空荡的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陈灏勋的心里有种忐忑,一种连面对镜头时都不曾有过的忐忑。他知道自己不是慌乱,而是激动。一种类似航天工作者马上看到火箭发射,读秒时的激动。
      从205病房的门窗望进去——一个女孩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安静地输着液。没错,是陆林九。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表情担忧愁苦。那是陆林九的父母吗?
      病房里并没有宇文成都的影子。
      宇文成都去哪儿了?他派去的人亲口说,是宇文成都把陆林九送到医院的,可他人在哪儿?陆林九又是怎么受伤的?莫不是跟宇文成都有关?他跑了?
      陈灏勋狠狠摇摇头,以宇文成都的品质,绝不会做出伤了人又不敢承担的事。那是他演出来的角色,没人比他更了解宇文成都。
      医院里弥漫的药水味让陈灏勋有些恶心,加上天气炎热,他想去洗手间洗把脸。
      皮鞋踏在洗手间瓷砖地板上的声音很是清脆,宽阔的一面镜子正立在中央。陈灏勋刚走近洗手池,就注意到一个背对着他的、头戴一顶宽松的大帽子,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他正在摆弄着洗手池上面的感应水龙头,水流断断续续,男人弯着腰低头查看,样子很是窘迫。
      陈灏勋走到他旁边的洗手池前,双手放在龙头正下方,隔一段距离的位置,自来水流畅地涌出来。他的余光瞥见,旁边的人沉静地看着他的动作,也学着去做。
      可很快,他感觉到一股寒意,那个男人的目光似乎一直紧锁着自己的脸。陈灏勋顺着那双白皙的手看过去——纤长的手指,骨骼坚实的腕子,精壮的手臂,修长的脖颈,棱角分明的脸……
      “我去!”
      陈灏勋惊叫出声。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来洗手间换衣服的宇文成都。
      面对着面的,是两张比双胞胎还相像的脸。要不是衣着不同,他们会以为自己面前立着一面镜子。
      看见活生生的宇文成都,陈灏勋激动得拥了上去。被弄湿衣服的宇文成都让开了肩膀,横眉冷对。
      “对不起,我忘了手上有水。”
      陈灏勋几乎合不拢嘴,他下意识地后撤几步,围着宇文成都细细打量了一圈,连声惊叹:“完美!完美!太完美了!我那时候有这么帅吗?太……神奇了!”
      “你就是陈灏勋?”
      宇文成都冷蔑地问。
      “你居然认得我?”
      宇文成都眯起眼睛注视着他,仿佛眼前这人是疆场宿敌,看着这张让他感到无比别扭的脸,他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冒牌货。”
      陈灏勋噗嗤笑了出来:“你可不能这么说啊,当初可是我把你造出来的。”
      “你说什么?”宇文成都凤眼一眯,凶光外露。
      “我……嗐,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灏勋此刻兴奋得像个大孩子,他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把他又上上下下观了个遍。这种举动让宇文成都难以忍受,他上前一把抓住陈灏勋的领子,把他高高拎起,像拎着一只兔子。
      “哎哎哎——”
      瞬间离地的陈灏勋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一面挣扎一面感慨:“还是这么大劲。”他双手攥住了宇文成都的手腕。
      “湿手拿走。”
      陈灏勋乖乖撂下胳膊。他往下瞧着宇文成都一身行头,忍不住问:“我说,你的铠甲呢?他们说你是穿着铠甲进的医院。”
      “与你何干?”
      那张脸比扑克牌还严肃。
      “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啊?看在……我刚才教你用水龙头的份上。”
      他学聪明了。
      宇文成都哼了一声,把他甩在一旁。刚落地的陈灏勋没站稳晃了两下,作为一个大男人,被别人轻轻松松拎起来,又冷冷淡淡摔在一边,这让他很没面子。但转念一想宇文成都也算是他自己,就重塑了情绪,又跟他愉快地交谈起来:
      “你来这儿多久了?”
      “三两个月吧,你问这作甚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这时,陈灏勋的电话响了。
      他这才想到,他只顾着欣赏自己的杰作,竟忘了给李阳打电话。
      “喂,人我找到了!呃……你问我他在哪儿?”
      陈灏勋回答的三个字,让电话那端的李阳瞬间哭笑不得:
      
      “男厕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