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兰陵入阵曲(1)

      第八个记录兰陵入阵曲
      
      1
      
      咚——
      
      金衣舞女纤指轻敲宝剑,声音清脆刚韧。
      四周舞者闻声而动,松松缓缓,如清晨黄鹂初醒,抖擞羽翼,跃上枝头。
      复几声柔弦,丝丝缕缕,拢聚一处的舞者渐渐循序四散而开,方知足有十五六人。团团簇簇,金光灿灿,如地涌金莲,层叠而开。正中立有一人,亦着金衣,体挺拔,身颀长,好似花蕊。与他手中那杆兵器相融相叠,人与兵刃合二为一。
      众人皆戴面具,容颜若隐若现,若真若幻。周身舞者齐齐横跨出一步,如金色的花朵霎时绽放,娇艳欲滴,盛状令人心爱不已。
      倏地,中间那人兵器掷地有声,周围人齐齐屈腰,如昙花一现转瞬即败,水袖落地,如金色花瓣坠入淤泥。
      隔间篱门半敞,食客鸦雀无声,齐齐注目。
      琴声又起,嘈嘈切切。
      所有舞者撤向各个角落,如被疾风吹散,最初的花朵不复存在,零落成泥。
      最中心的舞者终于露出了全身,将手中兵器一横,气盖全场,连琴声都止了。
      就连极少数还在夹菜的食客,都撂下手中的筷子,拭目以待。
      那杆兵器被他舞弄起来。周围一切也随之乍起,最开始大家只以为众人都是随音乐而动,如今才知道,众人都是随他而动。仿佛那人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威风凛凛,却又遗世独立,举止中有种说不出的超脱。虽说贯穿全场,却又与万众格格不入,宛如古人降世,有种睥睨天下的孤独。
      琴声歇,鼓声起。方才明明舞姿袅袅、柔若无骨的舞女们,竟染上了几分雄气,个个精神抖擞,器宇轩昂。此舞玄妙之处显露出来,既可联想灯红酒绿,也可预见战火硝烟,星星点点,如战场上弥散的金沙。
      杀伐场面动魄惊心,最为精彩要数中间那位,一杆银枪舞得虎虎生风,如火光似流星,劲道足而不漏,恍若兰陵王在世。虽然不如周围舞者动作变幻花哨,可若没有他,整个团体便轻散如沙,如同被抽去灯芯的灯泡,再没有照亮整个隋代隔间的可能。
      无论是在当年大隋还是在这儿,顶梁柱的位置永远由他宇文成都所镇。
      有人说,他是大隋的骨。若无宇文,大隋王朝便如同抽去脊梁,命若悬丝。
      没有人知道宇文成都这个货真价实的古人对这家古香古色餐厅的影响到底有多深。如果说之前的隔间是冰冻的泉流,那么随着宇文成都的到来,就点开了一片涟漪,直到整个年轮餐厅融化成一江春水。
      为了更好地营造氛围,隔间里甚至连音箱都被撤掉,换成了真正的古琴和琴手。
      隋朝隔间里的客人一天多过一天,多少人感慨此生有幸一观兰陵入阵舞,那感觉恍如穿越时空,亲历当时战争场面,短短几分钟内,千年前的秀美山河尽收眼底。而后尽情推杯换盏,大快朵颐,五星好评。
      正在此刻,走进一人。众人目光纷纷投去——
      此人浑身绫罗,头梳盘云髻,顶戴金冠,垂下的金色流苏随着她步伐的挪动叮当作响。女人亦戴着金面具,雍容大方,但并不像个古人,乍看还好,细瞧处处违和。女人步履轻盈,直奔着场上那“兰陵王”。“兰陵王”也不动了,像是在疆场上见到了熟人。
      女子将绑在腕上的丝带掷向“兰陵王”,底下食客们起哄声忽起。
      如果之前的那些舞女算得上是“兰陵王”麾下千军,那现在进来这个便是“兰陵王妃”了吧!这场舞拍得还有情有景,有人物有故事,真有趣极了!
      “阿九?”
      宇文成都轻轻唤出她名字,她却不回答。
      他配合地一把接住对面抛来的丝带,顺势将美人也牵揽在怀里。台下欢呼声越来越高,掩盖了鼓声琴声。
      她在他怀里,心上仿佛有千万朵桃花吐蕊而开。
      为了今天这支舞,陆林九没少吃苦头。
      很久以前,她就想这样与他共舞一段了,像古装剧里的男主女主那样。可是之前因为宇文成都的欺瞒,她一怒之下离他而去,一走便是一周。如今回到他身边,她也想以一种独特而隆重的方式归来。
      与他共舞能带给她自豪感,可在他的光环之下,她却瞧着自己哪里都不顺眼。她处处小心谨慎,生怕惹出笑话。惴惴不安,总觉得身上这件纱裙不够利落,头上的金冠也有些沉重。此刻,她真分不清自己是自豪还是自卑。
      起初,“王妃”和“兰陵王”之间的配合还算默契。
      渐渐的,便有些令人大跌眼镜了。
      陆林九实在太紧张了,她深知自己柔韧性不够,便拿力度来凑,每个动作都做得标准有力。可在别人看来,就太生硬了,像个正在竭力模仿什么的小丑。
      而宇文成都一直包容着她,配合着她,不急不慌,即使有时她就像个要爆炸的小宇宙一样。陆林九握住他的手腕,向后弯腰,抑制住血往头顶冲的感觉努力保持平衡。那个动作本该是她独立完成的,但宇文成都用一只手拖住她的腰,他的脸渐渐压低,温润的气息打在陆林九的脸上。她惊惶地望着他,金色的面具静静躺在高高的鼻梁上,遮掩不住深邃狭长的眼睛,眼中写尽温柔,像看着一个旷别多年的友人。
      陆林九躺在他的手上,保持不动,与他四目相对。他这样好看,怕是连真正的兰陵王也不及他呢。如此亲近的距离营造出一种安静的氛围,这种氛围使她如痴如醉,半梦半醒。
      发冠很重,她的脖子早已僵直,却又有点不甘心变换姿势,便强撑着,不知何时双腿都麻了,有点支撑不住身体,不免抖了一下。宇文成都误解了她的动作,以为她要起身,于是将托着她的那只手收回。
      身体的重量瞬间没了依赖,陆林九潜意识里想去抓牢他的肩膀,可偏偏这时麻木的腿一打滑,她彻底失去了平衡。沉重的发冠似乎是拽着她的头皮将她的脑袋猛地向后方地面砸去,而那地面又像是凹凸不平,似乎有着棱角……
      那是一级台阶。
      双耳边顿时被雷霆般的轰鸣充斥,那声响随着脑后的疼痛逐渐加重,使得她除了轰鸣,听不到周围任何声音。
      眼前那张被面具遮去半面的俊脸因惊恐变得煞白,他口里一遍遍呼唤着什么,看上去,像在喊她:
      “阿九!”
      ……
      
      在场的人乱作一团。
      客人和舞者都朝这边围过来。宇文成都捧着昏迷不醒的陆林九,忽然心生一种远胜过兵临城下的慌张。
      “愣着干什么?叫救护车啊!”
      人群里一个声音高喊。
      宇文成都下意识地摸遍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慌了神。陆林九昏迷,身在这个世界的他,临危不乱的素质彻底丧失了。
      周围人纷纷掏出手机,拨打着急救电话。看着他们紧张麻利的动作,宇文成都猛然意识到,自己再不是从前那个力能扛鼎、独当一面的盖世英雄了,这些在这儿生活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寻常人,他们的常识和行为能力,将是他永远也无法抵达的高度。
      救护车很快赶来,宇文成都跟着去了医院。
      他用刚刚下发的工资垫付了陆林九的治疗费。
      
      “初步诊断,病人的脑部受到了轻微的震荡,需要立刻做一个颅内检查。”医生抬头打量着没来得及换下铠甲的宇文成都,迟疑问道:“请问你是病人的……?”
      “朋友。”宇文成都答道。
      “好的先生,请你通知一下病人的家属。”医生把从陆林九随身物品中找到的手机递给宇文成都。
      他点头接过手机,然而屏幕亮起的一刹那,却忽然意识到——他只给陆林九一人打过电话,而且还都是直接拨号,如何打给别人,他还不知道。
      宇文成都怔怔低下头。
      他自认为自己很少添乱、不多嘴不多问,可现在看来,他这个千年来客,做得是如此的不及格。
      “麻烦你……帮我找一下。”宇文成都将手机递回去,始终没有抬起头。
      医生愣了片刻低头点开了通讯录。
      “我只知道,她的父亲名叫陆铭,母亲林氏,名郁湘。”
      医生查遍了整个联系人列表,没有找到类似“爸爸”、“妈妈”这样的词汇,也没有这位奇怪的先生用奇怪的句式表达的那两个名字。但他偶然发现了一个略微新奇的别称——
      男饲养员。
      紧挨着的下面,还有一个“女饲养员”。
      医生拨通了,把手机递给了宇文成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