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语

作者:疯芍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归心似箭(3)

      3
      
      学校附近的快餐店内,陆林九和林冬冬欢快地交谈着各自的工作和学习。冬冬这个名字,其实是公司给她起的艺名。她是替身演员,众所周知,替身的任务是去承担明星不愿出演的戏份,或是完成一些高难、高危的动作,不露正脸不说,收入跟正经八百的演员根本没法相提并论。好在林冬冬非常能吃苦,在剧组任劳任怨了好多年,有戏份的时候上妆表演,没戏份的时候也跟着跑腿。李阳很喜欢她,也很照顾她,现在太平洋公司正处困难阶段,不少艺人都解约了,很多工作者也辞职了,能留下来同甘共苦的都是好样的。
      林冬冬没有再催促帮《长安留梦》“开枝散叶”的工作,她大概是忙得忘了。陆林九也没有把这几周来她收获的最大的“惊喜”告诉表姐,交谈中对宇文成都的降临只字未提,但心里却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坐在教学楼里的他。
      饭后,陆林九捧着一塑料杯奶茶朝自习室走。午后的阳光照耀在她的发梢,黑亮的头发熠熠生辉。她摇晃着手中的奶茶,嘴里哼着《长安留梦》的主题曲。
      走廊的拐角处,一个匆匆跑过的男生撞到了她身上。
      她刚想开口道歉,男生忽然抬起头,他一只手捂着脖子,另一只手掀开了遮挡脸的帽檐。
      “高峤?”
      高峤看上去极为痛苦,他气喘吁吁语速急促地道:“九哥,你可算回来了……快!快进去看看吧。”
      他仍哈着腰,吃力地指了指身后的自习室。
      自习室的门大敞四开,如同怪物的巢穴,张开血盆大口。
      陆林九第一反应就是宇文成都出事了,她还没来得及走进去,“洞口”就喷出了一只“怪物”。
      “陆林九!”,那个“怪物”两三步扑到了她的跟前,煞白的脸色如同附了一层冰冷的霜。
      “为什么骗我?”
      她在那近乎咆哮的声音里错愕了很久,才意识到面前站着的这个人,他是宇文成都。
      那个从不多事的,像是与她有着天然默契的宇文成都。
      她拧过头看了看依旧捂着脖子的高峤,他像是受了伤。宇文成都身后的屋子里,韩籽妤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蜷缩在课桌的桌脚旁。
      陆林九终于大概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她绷了几周的心弦终于断了。“你跟他说什么了?”她瞪着站在墙角的高峤。
      “你们都跟他说什么了?!”
      她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走廊,像是响彻原野的一声嘶吼。安静了十几秒后,传出了韩籽妤的哭声。
      她含着怒意的眼睛马上转到韩籽妤身上。
      显然这期间发生的所有的事,只有她知道了——
      上午,因为担心宇文成都到处乱跑被剧组的人发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陆林九就让宇文成都呆在那间用来上自习的空教室。他也很听话地在那里呆了一上午,直到韩籽妤回来。因为功课紧,韩籽妤从实验楼那边回来后,直接去教室顺带了几张昨天刚发下来的历年高考模拟卷,寻思趁着宇文成都在,让他帮忙完成文言文翻译。
      卷子上那篇恰巧是《来护儿传》。来护儿和宇文成都一样,都是隋朝将军,算是同行,也曾相识。宇文成都翻译得很起劲,直到那句:
      及宇文化及构逆,深忌之……
      这句话的时间背景是这样的:扬州兵乱,杨广皇位岌岌可危,大隋朝眼看就要覆灭。危难关头,大隋相国宇文化及,也就是成都的父亲,在城内发动了叛乱,逼宫篡位。杨广在大殿之上自缢而亡,宇文化及顺利拿到了玉玺,却不料因此成为众矢之的,城外反隋的义军以及起兵的李家(李渊、李世民)没有放过他,宇文化及最终死于乱刀之下,自食恶果。隋灭。
      宇文成都曾誓言一心只做忠孝两全之人,而这,就是他的忠孝的结局。
      远胜过他一生经历的任何一件悲哀。
      而这一切,刚刚来到这边的宇文成都还都没有经历。他还愚蠢地以为自己只是身负重伤所以被护送到他乡修养,只要跟着那个神通广大的小姑娘过不了多久就能重回大隋的土地……
      原来时过境迁,隋亡已被书写进史册一千余年。
      那些守护的、憧憬的,早已化为尘埃。
      
      “我当时没有注意看注释,根本……就不知道这是隋唐史,否则我是绝对不会让他翻译的……”韩籽妤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完。
      “忘看注释?”陆林九哼了一声,“还真是巧呢,韩大学霸?!”
      冲动总是挑拨离间的高手,不到惹出祸的一刻,理智永远也回不来。陆林九说出口的第二秒便后悔了。
      韩籽妤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可她没能说出声。
      “你早知道大隋的结局,为什么不告诉我?”
      宇文成都的下颚微微晃动,包藏着咬牙切齿的恨意。“这儿根本不是什么藩国异域,更不是什么‘世外桃源’!一千四百年……陆林九,从我第一天遇见你,你就说要帮我,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回不去了。”
      他的声音终于降下来了一些,眼睛里开始不止是怒意,一滴晶莹的液体在微红的眼眶里打转。或许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回不去”三个字更让人绝望。
      陆林九不敢看他,也不想看他,她只盯着远处墙壁的白色瓷砖里倒映的影子,那个无助的影子,是愚蠢的自己。
      有一种叫多米诺骨牌的小积木,就是那种需要步步谨慎时时小心才能维持的积木阵,一个不留神或者一点点风吹草动的外力就功亏一篑化为乌有。这种游戏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进行。
      屏幕里的宇文成都让她勇敢坚强,“活着的”宇文成都却让她无比头疼。
      “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我为了让你安心留在这儿,我每天要撒无数个谎。”她指着高峤,“他知道。我这个人最怕麻烦,所以我从来不麻烦别人,因为礼尚往来,我麻烦别人帮我的同时别人也得麻烦我。即使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我每天把你扔在高峤家,你以为我是心安理得的吗?!我妈天天催问我生活费的事儿,我怕你惹事儿恨不得天天把你揣兜里,你以为我是神呐?!我就一女学生!我准备高考都没这么累过……”她眼皮张合一下,就再也说不出来了。眼泪开了闸,再收不住了。
      几周来的欣喜和委屈尽数都在这刻吐露出来了,急躁的陆林九忘了,他刚刚翻译的那一小段文言文,那巴掌宽的几行文字,是他今天收到的两条死讯——
      一条来自皇恩浩荡,一条源于血缘深情。
      宇文成都这半个月来又何尝不觉得像在做梦?那么多闻所未闻的奇幻玩意使他目不暇接的同时,从前的世界发生着什么像沉入海底的砂砾,他一无所知。他挂念那里的每一个人,被围追堵截的皇帝,陷入乱局的父亲,他心心念念的紫嫣……挂念使他无心于周围的奇幻,使半月来的每个夜晚辗转难眠。然而收到关于那个世界的第一个消息,居然就是大隋覆灭。
      可是看到哭泣的陆林九,他的目光还是跳了一下。
      “对不起。”他说着,“既然这样,成都不再麻烦你了。”
      陆林九忙扔下了自己的委屈,解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不过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我现在要去找一个人,或许,我还有回去的希望。”
      听着他的描述,陆林九有些难解。一个人?……
      一个片段闪现在她脑中——宇文成都铠甲里的六百块钱钞票。
      “实不相瞒,在你之前,我曾遇见一个人。他叫我绝口不提此事,没有理由,却有条件。”他的声音里怀疑与希望交缠:“开出的条件是:他会告诉我我能来到这儿的秘密。”
      “你来到这儿的秘密?”陆林九更加奇怪,“那六百块钱,是他给你的?”
      “是,也不是。”宇文成都苍白的嘴唇颤抖着,“那是个很怪的人,说不上因为什么。他曾带我去过一个地方,准确的说,我是被他关在那里。但他对我没什么恶意,只是说——到了日子,自然会放我出来。我怎么可能安于被他控制,于是找准时机,我从他住的地方逃了出来。”他缓缓地讲述着,每多讲一句,都会颠覆一层陆林九从前的认知。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第一个遇见他的人,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他口中那个人布的局。
      “逃出来后,我周围一片空荡,看不见任何建筑,任何物体,无法辨认方向。我那时才发现,那里的上空,连太阳都没有。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要到哪儿去。我在原地停留了一阵,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乱,我努力平复了心情,脑中也逐渐生出一个念头。就仿佛是冥冥中有神明给我指了一条路,让我凭着自己的直觉只朝那一个方向走。”
      “后来呢?”
      “后来,我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我闻到了一股香气,紧接着是雾蒙蒙的一片,等那股独特的香气散去之后,我嗅到了海的腥味。”
      “然后你就在那个海港,遇见了我?”
      “没错。我的意识一直告诉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会有我要找的东西。果然,我见到了船。”他兴奋的语气转而低落了,“可惜,那并不是我想要的。”
      “你还能……找到那个地方吗?”问这句话的时候,陆林九有点试探。
      “我和那个人再未谋面,也不知道他住的是什么地方。但他说过,他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的,有来,就有回……”他黯然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光亮,说着向前迈步。
      “你等等!”想到外面剧组人员攒动,陆林九把他死死堵在过道。“不能出去!你还想被围观吗?”
      可在一个身经百战又自以为是的人面前,她的恐吓显得那么无力。
      他冷笑:“即便此刻外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必须走。”
      宇文成都不顾一切阻挠,从她一侧的手臂硬闯过去。陆林九死死抓住他的衣服,可他步子太大,一个惯性把她带倒在地。
      摔倒的陆林九在他身后大喊他的名字。
      他闭上眼睛,铁了心。
      “宇文成都!——”
      那声音贯穿了整个走廊,可那个人却像听不到一样。冰冷的温度从地砖渗透过来,陆林九却没有一丝力气站起来,她第一次以这么低的姿态去仰视一个人,仰视一个背影。
      她把手中的奶茶狠狠摔出去,砸在了他的后脚跟。
      迸溅开的饮料在他裤脚上绽开一朵棕色的花。他没有低头去看湿透的裤脚和皮鞋,却站住了脚。
      他叹息的声音很轻,但在陆林九听来,却像是捕捉到了寒冷中的一抹春风。
      她竟然爬了起来。
      宇文成都仍背对着她,对她讲:“阿九,你多天的悉心照料,成都此生难忘。可我不能因贪图新奇而忘记故土,人死尚且需要祭奠,何况死的是一个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