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富贵骨

作者:木兮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方老和傅震生到达长京市时,并无通知任何人。
      行动秘密,连专机也是少数人才知道。
      二人身份不一般,一个行动就会引来无数人猜测,尤其是傅震生。
      若让南越省领导和高级将领知道,怕会引起恐慌。
      
      毕竟他是京城傅家的人,可能代表的,就是京都最顶级政治圈子里的态度,关乎他们政治生涯、甚至是整个南越省未来的走向。
      
      长京市市委书记方长青亲自到场接待二人到市国宾馆住下,他认识罗老,却不认得傅震生。但看得出保护傅震生左右二人俱是军人,估摸也是得罪不起的大佛。
      
      罗老提点方长青:“傅家的人。”
      方长青心里一惊,对待二人的态度更为谨慎。
      好在他也是经过大风大浪捶打过来的人物,不至于在待客时出现错误。
      
      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两尊大佛来长京市所为何事,难道是长京市出了大纰漏?
      应该不是。
      要是出大纰漏,没理由他不知道。
      
      难道不是长京市而是……南越省?
      眼下这阵仗有点大,方长青还是有些担忧即将可能迎来的大动荡。
      
      罗老多精明的人,一下就看出方长青担忧的事,于是说道:“我们来长京市是为了私事,跟上面的态度没有关系。但要是让我们看到些什么不对的,那就有关系。”
      
      方长青真心尊敬罗老,听闻这话放下心来,赶紧说道:“市里的工作开展一切顺利,前段时间还把那些拦路虎揪出来铡了。现在前进发展的路扫清不少障碍,未来可期。”
      
      方长青口中的拦路虎实为长京市大大小小黑帮,即所谓不法组织。
      这些不法组织渐成气候,和市里多家公司企业暗中勾结,干下不少违法犯纪的事。
      
      原先上面下达的经济发展指标,以及市里开展的工作,因触碰到某些人的大蛋糕故而寸步难行。
      后来阴差阳错,成功打击金港片区两大闹事不法组织,顺藤摸瓜挑了大的不法组织。
      杀鸡儆猴,剩下的不成气候。
      
      这番举动大涨威风,震慑市里的地头蛇,反倒让一切工作顺利开展,如今已是有不小的成效。
      
      方长青说道:“还多亏人民群众顺手举报。我们这的事迹一传扬出去,起了带头作用,不仅长京市市民积极踊跃举报,连带隔壁广、海两市也鼓励人民群众举报,出了很多奖励措施。嗨,倒还真端了好几个犯罪窝点。”
      
      南越省远离中央,偏偏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是开展经济工作、改革开放的最佳试验点。
      可惜帮派众多,抱团相护,抵抗政府,但凡是要开展的工作都会招到恶意破坏,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方长青本对此头疼得要命,日夜寻思找个法子治下这颗毒瘤。
      真是急得上火,头发也掉了大把,却没想到那么焦急的一件大事竟被人民群众打开了小缺口。
      
      心头大患迅速被解决,方长青对此目瞪口呆、啼笑皆非。
      
      罗老:“所以万事不要忽视人民群众的力量,咱们华国成立,正是人民群众的力量拧成一股绳给牵了起来。”
      
      方长青连连点头应是,无比赞同。
      现在他对人民群众这四个字实在是爱进心坎,尤其是代表人民群众的‘大宝哥’。
      
      原轨迹中,南越省受黑帮恶势力盘踞多年,其中尤以广、海、长京市等几个发达城市,恶势力盘踞最根深蒂固。
      
      警方经过数年时间,直到零几年才扫清盘踞最深、势力最大的几个团伙。
      
      方长青感叹:“多亏‘大宝哥’这位人民群众。”
      罗老:“谁?你说哪个人民群众?”
      
      方长青:“大宝哥。”
      罗老:“……”
      方长青:“怎么,罗老认识?”
      
      罗老:何止认识!
      一旁的傅震生闻言,知道前情内因的他不由朗声大笑,对‘大宝哥’这小孩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等方长青一走,他谈到:“说起来,我那外甥还比‘大宝哥’小一岁,不知性情如何,模样如何。”
      
      傅震生来长京市,确实是为私事。
      傅家有个姑娘,十九岁未婚先孕执意跟一个男人跑了,当时她还有婚约在身。
      这事儿弄得整个傅家都没颜面,傅老爷子气得跟自家姑娘断绝关系,多年来不闻不问。
      
      傅家那姑娘私奔没到五年就去世,消息传到京城傅家,也就知道她生了个儿子。
      葬礼上,除了傅震生出现,给妹妹送了朵花,再没有半个傅家人敢来。
      
      十几年来,傅家对那个留在长京市的孩子没有半点关注,不管其死活。
      傅震生这次来,也是因母亲高龄,念及不孝女,又思及未曾见过面的外孙,忽觉愧疚想见一见。
      
      对于外甥,傅震生是见过的。
      当年葬礼上,四岁大的早产儿,跪在灵堂前,不哭不闹。
      遗传自其生母的美貌,冰雕玉琢,男生女相,实为命苦凉薄之相。
      
      傅震生依稀记得那小孩儿眼里浓得化不开的黑雾,盯着谁都是直勾勾的,早慧而瘆人。
      那孩子,像极他的生母,无论是夭丽的相貌还是偏执薄情的性格。
      
      只一眼,傅震生就打消带走那孩子回京城抚养的念头。
      
      .
      .
      
      骆白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用线将几个陌生互不挂钩的名词连接在一起,最后确定并将‘香江’和‘基金’二字圈在一起。
      
      基金,他欠缺一笔金额足够大的基金。
      糖蔗的事情解决了,投资出去的三十万已经拿回来,并回赚二十万。
      
      钱存进信托时,信托中心经理高兴得直搓手,道是往后若有大笔业务可直接联系他。
      他倒是缺钱,缺个几百万吧。
      而且只是初始基金,后面的二笔、三笔基金还需源源不断投入。
      
      开始时,等同于做慈善,总体而言不容易。
      他倒是可以把主权交给其他人,自己当个股权投资者拿分红,风险小,回报大。
      可是,相比起做主者直接获得的巨额利益,那些小分红就显得没意思了。
      
      所以,他可以找其他人合作,但占大头的,必须是自己。
      利益嘛,还是要牢牢控在手里为好。
      
      骆白眯了眯眼,点着‘香江’二字。
      信托中心现在比不上银行,没那么多钱能借,而且考量因素太多,如果在需要钱的关键时刻突然拖个两三天,那可真是件操蛋至极的事。
      
      来钱快又能牟利巨大的,在后世可以炒房、炒股,现在却不行。
      目前房价短期内涨不到哪去,炒股的话,真正疯狂的股票市场还需要时间发酵。
      
      申市才刚发行证券,股票仅有8只。
      除非能耐下心思等个一两年,等到股市剧烈震荡可以顷刻间暴富的时候。
      
      现在,不行。
      那么剩下的就是炒外汇。
      从那场波及整个亚洲数个国家,最后殃及美国乃至世界的金融危机。
      操作得当的话,也可以大赚一笔了。
      
      骆白放下笔,趴在桌面上唉声叹气,自怜自艾。
      缺钱啊。
      要是有钱,他就不用浪费脑细胞成天琢磨赚钱的事了。
      
      上课铃声响,同学们陆续进入班级。
      陆舟提了满满两大袋零食放到骆白课桌,双眼冒亮光:“兄弟,谢谢你上次跟我讲的两道题型。整整二十分附加题,我全拿下,就靠这二十分,成功跻身踏进年级两百名。嘿嘿,我妈这回肯定赖不掉答应买的随身听。”
      
      陆舟是骆白的同桌。
      月考之前,忽然想起徐强偷盗事件的骆白顺势给陆舟讲解两道附加题题型,全都是原轨迹中两次考试试卷附加题的题型。
      
      原轨迹中,陆舟和他妈打赌,如果考进年级前两百名就给他买随身听。想要随身听的陆舟买下徐强偷出来的试卷,后来事情败光,偷盗试卷的罪名被按到陆舟头上。
      
      陆舟退学,整本小说中也再没有提及他,不知后来情况如何。
      但九十年代对于偷盗试卷作弊的事情零容忍,可想而知没有好学校愿意收留他。
      
      原轨迹里,骆白跟陆舟不熟悉。
      现在,倒还算是朋友。
      
      本着未雨绸缪的想法,骆白先帮助陆舟了解附加题题型,现在看来,还算成功。
      就是不知道徐强会不会按照原著里那样去偷盗试卷,然后卖出去,导致事件扩大到整个学校了。
      
      骆白:“老师快过来了,你赶紧把零食放课桌里。”
      
      下堂课是数学,数学老师那风风火火犹如军队出发的脚步声吓得整个教室同学在一瞬间收拾游戏机、零食,并坐得整齐。
      
      陆舟兵荒马乱地把两袋子零食全塞进课桌里,实在塞不下的,就扔进书包里。
      好不容易弄完,数学老师冰冷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全班同学站起,喊:“老师好。”
      数学老师站在讲桌上,让他们都坐下,审视全班。
      
      诡异的平静让同学们感到害怕。
      有些人不解这次月考成绩超常发挥,老师怎么还生气了。
      有些人则心虚,坐立难安。
      
      陆舟悄声:“怎么回事?以前平均分高个五分,老班的脸就笑得跟朵花似的。现在比平常高出二十分,怎么还脸黑了?”
      
      骆白看了眼角落里恨不得躲起来的徐强,漫不经心:“高兴坏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傅震生的外甥=黑心攻
     看,出现了吧!
     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感谢各位的霸王票:醉生司南啊扔了1个手榴弹、一点点的点扔了1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阿连丹迪la扔了1个手榴弹、醉生司南啊扔了1个火箭炮、木知乎近扔了1个手榴弹、め似笑非笑扔了1个地雷、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淙潼扔了1个地雷、M陶M扔了1个地雷、黎鲤离扔了1个地雷、醉生司南啊扔了6个地雷、demeter扔了1个地雷、云上之猫扔了1个地雷、秦楚扔了1个地雷、透明的陌君扔了1个地雷、2扔了1个地雷、德尔菲神谕扔了2个地雷、子嫣扔了1个地雷、猪猪玉 ?扔了1个地雷、木知乎近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