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哇哇哇!你在干什么阿鲁!好痛痛痛——”
      觉得自己皮都快被烫掉掉一层的神乐在原地挣扎了起来,旁边蔫蔫的趴在地上的定春发出呜呜的声音。本来神乐还在纳闷为什么平时糙汉子般的定春突然化身娇弱小公举在旁边哼哼唧唧;结果她刚起身起了一半,便看见定春的狗屁股上秃了那——么大一块。
      
      “……定春!你的屁屁毛阿鲁!你最受我宠爱的屁屁毛没有啦阿鲁!”
      看到此情此景顿时吓到掉色的神乐一脸悲痛的喊了出来。
      
      “屁——屁——毛——!”
      
      荒○律师函警告。
      
      被完全没有眼色的主人毫无自觉的打击了一通,甚至失去了狗生尊严屁屁毛的定春生无可恋的用巨大的毛爪爪捂住了脸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声音;就在神乐反应过来并悻悻的打算安慰一下定春的时候,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叫却突然从一旁传了了过来。
      
      “带坏人——!我要跟你同归于尽为板脸哥哥报仇——!”
      
      要不是那口齿不清的嚎叫让神乐瞬间想到了那个看上去就很年幼的女孩子,她差点就要以为被烧掉的定春屁屁毛突然成精了。
      
      也不知道那刚刚看上去很好抓的憨憨小姑娘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劲儿和那么快的速度;神乐觉得自个儿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小豹子一样的少女直接按倒在了地上。
      
      一脸“???”的神乐抬起头便正巧对上少女的蓝眼睛,和自己的钴蓝色不同,被捉目标的小少女的眼睛是澄澈而温软的婴儿蓝。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满脸的怒火都是朝自己去的,神乐却一点惧意都没有——或者说,单单是看到她的眼睛,神乐便将刚刚对太阳的恐惧都消耗殆尽了。
      
      看着茶茶花音吹鼻子瞪眼模样,神乐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生闷气的小孩子。
      
      ……话说板脸哥哥是谁。
      
      突然也被茶茶花音降智打击了的神乐突然这么……哦等等!是那个头发分两半的家伙啊!
      
      被茶茶花音压在身下灵光一现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的神乐突然左手敲右手。
      
      “……你干嘛!!!害怕一点啦!专注一点好不好!我在跟你生气耶——!看我看我看我!你不看我还不害怕我我很没面子的好不好!”
      看着神乐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气的整个人快要自爆了的茶茶花音涨红了脸生气的这么说。
      
      少女发火的时候会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再加上那双溜圆的杏眼——……总觉得更加没有威慑力了。
      
      ……轰君,可以理解你喜欢围观茶茶花音暴跳如雷的同好出现了。
      
      “没有,我只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壁……地咚有点反应不过来阿鲁……”
      先前还糙汉子模样把她夹起来就跑的神乐此时此刻突然做出不合格娇羞模样让茶茶花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说通俗点,大概就是被震到了。
      
      刚好抓着茶茶花音愣神的神乐本来打算赶紧再把茶茶花音束缚起来;为了避免她再用那类似阳光的能力烧自己,也为了避免把定春的另一边屁屁毛;神乐本想着拿雇主给她的特制手铐把茶茶花音铐起来的,结果她这还没动手呢,远处便传来了什么人三观碎裂的声音。
      
      “神乐酱,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新——吧——唧——你要是敢把接下来那句话说出来我就宰了你阿鲁——!!!”
      
      “……”
      
      ……
      现在镜头转向绝赞激战中的轰焦冻和坂田银时。
      
      或者说是三下五除二便制服了坂田银时的轰焦冻和被三下五除二制服了的坂田银时。
      
      因为后者真的很不老实,轰焦冻直接懒得跟他废话的把对方反绑了起来;先前大意被木刀砸到的手臂一直在隐隐作痛,少年淡淡的扫了一眼青紫且肿了起来的左臂,又扫了一眼被反绑在地上嗷嗷直叫耍嘴皮子的坂田银时。很快恢复原先面无表情的少年没好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坂田银时的腰上,只听一声清脆的嘎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年人银桑的腰啊!你这个不尊老爱幼的混小子!这样以后生孩子一定会没菊花的可恶!”
      坂田银时的惨叫听上去有点刻意,演出效果也很充足。
      
      有点习惯坂田银时的戏精属性和吐槽POWER的轰焦冻觉得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他现在只担心茶茶花音的去向;可不论他怎么问,坂田银时都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明明之前看上去还是个会卖队友的糟糕家伙,结果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能做到被轰焦冻筋 肉强打还守口如瓶,轰焦冻一时居然还有点佩服他转换形象的能力。
      
      轰焦冻的梦想是成为英雄,所以审问“犯人”这种事他肯定不会去做的——但是大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太喜欢这种浪费时间的僵持气氛的轰焦冻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刻意无视了被他坐在屁股底下不断挣扎的男人所发出的滔滔不绝的恶臭吐槽转而用淡淡的眼神看了一眼缩在餐台里用警惕且不安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寿司店老板。
      
      心里总觉得有点过不去的轰焦冻沉默了片刻,旋即缓缓站起身子走到废墟边捡起了一张黑色的卡片并朝着缩在角落里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
      
      因为被轰焦冻矫健的身手震慑到,中年男人看到人高马大的轰焦冻朝他走过去的时候满脸惊恐和怯意;可哪想到轰焦冻只是在他跟前蹲下,修长的手指夹着那张刚刚他拾起的卡轻轻放在中年男人的面前。
      
      这是茶茶花音之前放在桌面上要付钱的银行卡,认定自己就是同伴了的茶茶花音格外心大的把银行卡的密码直接告诉了自己。
      
      想这寿司店老板也真是可怜,好不容易在这高楼林立天人压迫的地方开了家(至少对于轰焦冻来说)不错的寿司店,结果人在店中坐,锅从天上来,自称坂田银时的那伙把茶茶花音掳走的人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吹飞了人家的店面……怎么说呢,说好听点就是硬核过头,说难听点就是给别人找麻烦。
      
      虽然说这麻烦的源头是茶茶花音,所以目前来看,拿这张银行卡作为赔礼道歉好像还蛮理所当然的……?
      
      “我不知道这张卡里有多少钱,但是应该很多,密码是111220。”
      因为激斗所以脸上脏脏的轰焦冻面色平静的这么说,少年长长的睫毛兜着天光,空置在半空中负过伤的左手一直在颤抖。
      “加上之前的饭钱,加油重新在别的地方开一家店吧,真是抱歉。”
      
      ……真的是异常耿直地道歉。
      抖得和筛糠似的的中年男人半信半疑的缓缓伸出手捡起了地上的银行卡,随即用有点疑惑的表情看向轰焦冻。
      
      之前的雪豹女也好,现在的寿司店老板也好,总觉得他们两个异世界人一直在给原世界的人添麻烦呢。
      
      没有太在意寿司店老板表情的轰焦冻皱起英气的眉头从地上站起来,闲然之余他还挥了挥自己的左手,结果刚一挥动,本来没什么大碍的左手立刻剧烈疼痛了起来;轰焦冻有点惆怅的想自己的左手小臂骨有可能是裂了——不过看到此情此景,轰焦冻也不由得开始暗暗佩服坂田银时那一刀。
      
      先不提力度和他都来不及躲闪的速度,如果坂田银时手里拿的是真刀,毫无疑问他的手现在已经“尸首异处”了。
      
      “该死的有钱人!是金钱的铜臭味!”
      坂田银时依然在那边不死心的嚷嚷着,真的不想再理坂田银时的轰焦冻这回也情不自禁的翻了个白眼。
      
      沉默片刻,多少还是消耗了点体力的少年扶着寿司店的残垣断壁踉踉跄跄的来到门口朝茶茶花音刚刚消失的地方眺望,只可惜那边除了朝这边观望的“天人”和人类之外,轰焦冻并没有看见那个自己最想看到的蹦蹦跳跳的小傻子。
      
      “喂!头发一边白一边红的!”
      “银桑在跟你说话!”
      “快把银桑我放开!老年人躺在地上这么久对身体很不好的你懂吗!”
      “喂——!”
      
      坂田银时依然在那边不死心的喊着,看了半天无果的轰焦冻本想转过头一本正经的和坂田银时做个交易,结果他还没把整个身子转过来呢,就……
      
      “总之,银时先生,我想跟你做一笔交……呃啊!”
      
      话还没说完的轰焦冻只觉得自己脆弱地下/体突然传来一阵毁灭的疼痛,他瞪大了眼睛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并不由自主地惨叫出声,本来平静冷漠的声音也突然拐了个山路十八弯。
      
      ——英明一世的轰焦冻,被人踢中了男人最重要的地方。
      
      自认为很有教养的轰焦冻一句此生最脏的脏话此时已经挂在嘴边呼之欲出,可是那毁天灭地的疼痛却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嘴巴。
      跪倒在地的少年一边一脸不敢置信的单手捂着自己的下/体,一边双膝跪地发出粗重的喘息;那种仿佛被一万个人杀了一万次总和得有一亿次程度的疼痛由下自上最后化作带毒的钢针猛扎他的大脑。
      
      轰焦冻活了十几年,但是真是从来没被人用这种缺德方式击倒在地过。
      
      被某坂田姓男子一记撩阴脚踢倒在地的少年只觉的自己已经痛到连呼吸都很困难,双腿也是直发软。
      心中不由得燃起一股冲天怒气的轰焦冻一边下意识的僵着身子一边艰难地抬起头用自己冰冷到能将别人杀死的目光狠狠瞪着坂田银时。
      
      “哎别那么看我,我刚刚都说过了叫你给我解开绳索了!” 
      因为阴了别人所以理亏的坂田银时心虚地看了一眼感觉快要嗝屁了的轰焦冻。
      “嘛嘛……你也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银桑我嘛……大家都是为了生计你说是吧。”
      
      然而说实话要不是轰焦冻强的过分,雇主给的能封印他神奇力量的手铐也都在神乐那儿,他一个堂堂前武士也不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技俩对付人家。
      
      “可……可恶……你居然用这种上不来台面……嘶……”
      轰焦冻这句半清半糊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虽然他有预感那绳子困不住那个男人,但是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的轰焦冻现在真恨不得能立刻化身为某暴躁老哥对着坂田银时破口大骂。
      
      毕竟说不定坂田银时这一踹能直接把他的男性尊严踹掉半截;只可惜他还没开始变身呢,下/体便又抽痛了起来。
      
      “唉……总之,你先再这里老老实实呆一会儿吧,银桑我要去交差了。”
      心虚的笑了两声的男人朝轰焦冻比了一个爱心的手势,顿时觉得自己被喂了口屎的轰焦冻脸色都绿了。
      
      本来以为坂田银时会跟自己在耍耍嘴皮子的轰焦冻默默伸出了右手,本想着能和他至少同归于尽的,结果没想到说做就做的男人立马开溜,跑的简直比兔子还快。
      
      最后,已经成为废墟了的寿司店内,一时间只留下一个捂着下/体间接性抽搐且气到快要自爆的轰焦冻,和一个被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事情整懵了的寿司店店主。
      
      “……那个……你还好吗?”
      似乎是看轰焦冻实在是太惨了,店主在旁边抖抖索索的问了一嘴。
      
      “……”
      你被别人狠狠踹了一脚命根子你会好吗。
      
      稍微缓过了些劲的轰焦冻面色阴郁的撑着自己虚软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机械女音却突然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大脑中。
      
      【您好,恭喜您解锁了本世界的系统及简介!】
      【世界‘银魂’的信息正在录入中!】
      【离开世界的线索1已解锁!】
      
      ……你还想有线索几?
      
      【您想要的脑内整理系统已实装完毕!】
      【触发条件[危及生命的危机]已达成!】  
      
      轰焦冻:“……”
      在?我杀了你犯法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您好,犯法的呢。】
    轰焦冻:一时语塞.jpg
    花音酱的下半辈子幸福受到了威胁233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