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茶茶花音根本没有料到轰焦冻会攻击她,所以当那股寒流冲过来并冻住了她的脚把她禁锢在了原地的时候,茶茶花音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你说谎。”
      
      还未等莫名其妙的茶茶花音询问这是为什么,站在远处的轰焦冻便不由分说的强硬打断了她;三个字一句话,冷漠的如同在冰窟里浸泡过似的,寒的人直打颤。
      
      “不死烈焰早就死了,更别提有这么大一个女儿,希望你下次编谎能编个像样点儿,我也不是什么能被你哄来哄去的白痴。”
      站在原地高抬着右手的轰焦冻冷着脸面无表情的这么说。
      
      历经了三年的成长,现在的轰焦冻已经远远不是高一的自己所能比拟。惊人的寒气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大量凝结的冰花把被积雪压住的草按的直不起腰,周边的植被因为远低往日的寒冷而发出痛苦的悲鸣。
      从少年身边延展开来的冰路牢牢固定住了茶茶花音的下肢,只是视见便觉其坚不可摧的巨大冰墙拔地而起堵住了少女的去路——她退无可退。
      
      虽然轰焦冻自己认定茶茶花音是在说谎,但是茶茶花音好歹也帮他渡过了鬼门关;所以轰焦冻到底没有狠下心来直接把茶茶花音冻成冰雕,而是退而求其次的封住了她的行动。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敌联盟那边,又为什么说自己是不死烈焰的女儿?是因为你认识他还是你知道不死烈焰为什么会死?还有你……”
      
      面色不耐的少年急急的开口想要得知茶茶花音的真实身份,可轰焦冻还没有把自己接下来的话说完,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火焰便如同滔天巨浪般从茶茶花音的身上爆发。
      
      仿佛可以与自己的寒冰对立、甚至温度远超自己另一个性的火焰如同从笼中咆哮而出的发狂野兽。
      
      本立在少女身边的冰墙立刻成为了最凄惨的受害者,来不及反应的冰墙刹那间便被那温度可怕的火焰燃烧殆尽,甚至连一滩象征存在的水都没有留下。
      
      围绕在少女身边的寒冰哀叫着消失,金色的火焰似是宣布胜利般在原地高傲的扬起几丈高的头颅,一时间连空气都被那可怕的温度烤灼到噼啪爆响。
      没有料到茶茶花音的个性竟强力到如此地步的轰焦冻有点吃惊地向后退了一步并狼狈的发动了个性抵御着这极具攻击性的火焰。
      
      可轰焦冻却发现那金色的火焰根本没有熄灭的意思——不如说它们更像是拥有自己意识和生命的某种可怕生物才对。
      
      他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被茶茶花音攻击或是打一场恶战的准备,可他却看见那位居中心的金色的火焰如同花瓣般绽开。
      而立于其中的,正是满面怒容的茶茶花音。
      
      只听一声比鹰啸要更尖锐些的嘹亮鸣叫,少女的手臂竟变成了赤色的巨大鸟翼,比火焰的颜色更明亮鲜艳的赤色羽毛随着一同暴涨的火焰漫天飞扬!
      
      立于火焰中的茶茶花音右边的蓝色眼睛不知何时变成了鲜艳欲滴的赤红,见少女一蓝一红的异色瞳竟同自己有几番相似的轰焦冻还愣了一下,但却很快便回过神来。
      
      面对眼前欲攻却守的火焰,轰焦冻觉得与其说是茶茶花音要攻击他,倒不如说她这是单纯的在跟他发脾气。
      
      “你爸爸才死了呢!”
      虽然轰焦冻对于茶茶花音的个性到底是什么抱有疑问;但看着站在火焰中心扑楞着大翅膀的少女怒发冲冠的小鸡儿样,甚者还发出了这样孩子气的反驳,一直板着脸的轰焦冻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
      
      “我叫茶茶花音!是雄英英雄科A班的学生!个性是金焰不死鸟!爸爸是不死烈焰!今年18岁!明明是你出现在敌联盟那边,我当时打你是替天行道!都是脑袋里那个奇怪的姐姐说我得跟你一起完成任务才可以回家我才来找你的!而且我还救了你耶!你居然还要打我!你到底是不是人呀!”
      真真是气的语无伦次以至于把自己个儿老底都抖了个干净的茶茶花音皱着脸朝轰焦冻大声喊了起来。
      觉得自己真是好无辜一女的的茶茶花音只觉得轰焦冻在自己心里刚刚才累积起来的好感“轰”的一声跟他的姓氏一样倒塌了。
      
      ……干!她刚刚才救了他耶!她的上半身还被他摸了个遍!她还给他买衣服!这个坏东西怎么就突然脸不认人了呢!简直是气死她了!
      
      而思路一开始就跟茶茶花音不在一条回路上的轰焦冻一开始还在质疑气的直跳脚的少女那前半段话。
      可听到后半段的时候,轰焦冻立马觉得茶茶花音简直就是标准的字字扎心,尤其是那句‘你到底是不是人’,良心受到谴责的轰焦冻只觉得内心狠狠一抽,整个人差点翻了个白眼儿。
      
      可怜轰焦冻的大脑被茶茶花音啪啪啪打的隐隐作痛的良心赶的一片混乱,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有点绷不住了的轰焦冻脑内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说不死烈焰其实没有死,而茶茶花音是他秘密的女儿又怎么样呢?不死烈焰在他们的世界中本来名声就不是很响,存在感则更加薄弱,知道他的人都寥寥无几;昨年不死烈焰的死讯更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
      
      但是再转念一想,茶茶花音说她是雄英英雄科A班的学生又让轰焦冻简直一头雾水,因为他也是A班的学生啊!但他上了三年学却从未见过茶茶花音这个人,难道这茶茶花音是凭空蹦出来的不成?
      
      大脑愈发混乱的轰焦冻只觉得内心一阵愁苦,好不容易理清的思绪居然又被茶茶花音的一番话搅得乱七八糟。
      但他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同样他也懂的知恩图报,他无法把茶茶花音的话全盘否认,更不能在别人救过自己以后再落井下石。他需要的,只是要不要决定信任茶茶花音这件事,可一方面是自己无法消除的警惕与对茶茶花音身份的质疑,一方面又是被丢到陌生世界以后唯一的同路人——
      
      一时间无法决绝的轰焦冻只得和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的茶茶花音僵持对峙着。
      
      可也就在这时,近处的树顶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骚动。
      
      ‘有敌人’
      
      脑内警钟大作并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袭来了的轰焦冻眼瞳一缩,然后下意识没有丝毫犹豫的脚下发力并如离弦的箭般窜了出去。
      以为轰焦冻要攻击自己的茶茶花音立马吹鼻子瞪眼地土拨鼠般发出了很大一声“啊!”,知道无法跟上轰焦冻速度的少女只是恶狠狠的瞪着轰焦冻,身上的金色火焰愈燃愈烈。
      
      有苦难言的少年伸手把原地的茶茶花音拉进怀里,两个人就这样借着无法掌控的力飞了出去。
      
      而就在两个人摔飞的一瞬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茶茶花音原本站的地方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坑!
      
      雪块和草皮崩裂四溅,浮雪被吹飞,地面裂出大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看着这一切,被金色的火焰烧灼到了皮肤的轰焦冻忍着疼痛咬紧牙关,一灰一蓝的异色瞳闪过一刃警惕与锐利。
      
      被一把揽进怀里的茶茶花音只觉得自己因为轰焦冻而燃起的火气突然烟消云散了,整个人都懵了的少女只觉得自己被人带飞了出去。
      等她一头一脸凌乱的抬起头的时候,轰焦冻正直直地看着她的身后。
      
      一脸迷茫的少女也下意识地转过头,待到寒尘漫天的巨坑处迷雾散去她才和轰焦冻看清站在坑中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绑着小辫子,妃粉色头发且笑眯眯的家伙;皮肤白皙的不正常的青年身穿着一身斗篷,一只手藏在斗篷下,而另一只手则拿着一把收束起来的紫色纸伞。
      
      虽然那青年笑着,但却让轰焦冻和茶茶花音觉得不寒而栗;本来还在因为身份不明而僵持着的两个人几乎是在瞬间便达成一致,压在轰焦冻身上的少女立马一个驴打滚站了起来进入了戒备模式,本来熄灭的金色火焰也重新燃烧了起来。
      
      “呀,是小云子吧?”
      
      那突如其来的青年笑盈盈的朝茶茶花音举起了手,如果不是他的语气冰冷到几乎让人打颤,茶茶花音说不定真的会拿他当邻家大哥哥看待。
      
      ……
      
      哎不对。
      
      “是茶茶花音!茶茶花音!”
      但人可以怂,名字一定不能错!
      茶茶花音突然坚定的这么想。
      
      “那种东西无所谓啦。”
      青年闲适的朝一脸严肃的茶茶花音摆了摆手。
      
      “!?”
      站在轰焦冻旁边的茶茶花音愤怒的鼓起了腮帮子。
      
      ……
      ……咳,话归正题。
      
      不知在想什么的青年脸上笑意越是浓郁,沉默不语的轰焦冻便越觉得眼前的青年危险。
      
      听闻茶茶花音的跳脚,没有丝毫自己正在散发大量杀意自觉的青年发出咯咯的笑声,并用轻松的如同形容白菜明天要涨价般的语气这么说。
      “呀~说起来,北海道真是好啊,这种几乎没有太阳的阴天,我倒是很喜欢。”
      末了,青年还特别恶趣味的斜了一眼炸毛小猫似的的茶茶花音,并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围绕在少女身边不断跳跃着的刺眼火焰。
      
      “不要这么紧张嘛。”
      看上去兴致缺缺的青年打着哈哈朝她挥了挥手。
      “我是神威,你哥的朋友,他拜托我让我暂时看着你,别让你在他来接你之前死了,所以我不会杀你的。”
      
      “……然后用能杀十个人的力气从树顶上跳下来?”
      当即便冷笑了一声的轰焦冻用略带讽刺和不满的语气在旁边说。
      
      “哗!要不是你在旁边出声,我都不知道你在耶。”
      听闻少年开口,神威立马转过头用浮夸的演技演出故作惊讶的表情看向轰焦冻——你说你没看见我谁信啊!
      
      可也就在他转头的那一瞬间,嘴角抽搐的轰焦冻突然从他微微张开的冰冷蓝眼中看到了一抹近似狂热的战斗欲望;面色越来越冷的轰焦冻握紧了拳头并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我哥?”
      站在旁边还计较着神威对自己名字态度的小傻冒茶茶花音愣了一下,随后立马反应过来神威说的是原身的哥哥。
      “你知道赤……我哥哥在哪?”
      她忍不住问了一嘴。
      
      说实话,空降的茶茶花音在见到所谓的赤谷健一的照片前她甚至都快怀疑这个所谓的哥哥是赤谷云子臆想出来的角色了。
      虽然她对这个所谓的把自己安排上大垃圾后就拍屁股走人的的赤谷健一抱有一定的不满;但若是说她不好奇那肯定是假的,尤其是听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威居然知道赤谷云子哥哥的下落后,思路一直跟正常人对不上边的茶茶花音一时间居然也在意了起来。
      
      “当然。”
      神威风轻云淡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
      “我这趟来,也主要是想卖赤谷健一一个人情的……不过呢,在此之前……”
      
      还未等他自己的话音落下,神威原本轻飘飘的语气便被一瞬间拉扯的稀碎,一直在旁边细细听着的轰焦冻立马反应过来那青年是朝自己来了。
      
      眼神骤然一利的少年一把推开旁边的茶茶花音,巨大的冰山立马拔地而起。只听本来厚重的冰块碎裂发出令人牙酸的尖叫。
      呼吸霎时滞住的轰焦冻凭借着出色的直觉猛地朝左边一闪,也就在这时,带着悚人风喝的直拳竟直接贯穿了旁边的厚冰擦过了轰焦冻的脸侧!
      
      原本比城墙更为厚实坚硬的冰墙如同豆腐般爆开,仅仅是被那惹人毛骨悚然的拳风刮到,轰焦冻便有几缕头发零零散散的飘落下来。
      
      属于两个男人的时间仿佛静止,轰焦冻看见神威钴蓝色的眼中满是惊人的嗜血与对战斗的狂热渴望,直视起来简直让人不寒而栗;本来笑盈盈的面庞扭曲成诡异的微笑,妃粉色的头发在空中胡乱飞舞。
      神威看见轰焦冻波斯猫般的异色瞳中满是冷漠与警惕,柔软的半色头发蹭过惹人注目的伤疤,一只右手正向外冒出令人在意的惊人寒气;对方面无表情但却有着一丝戒备的脸完美取悦了神威,他看得出轰焦冻认可自己的强大,但是却也有着打败自己的信心。
      
      这实在是……
      
      太有趣了!!!
      
      神威发出一声久违的、几近病态的愉快笑声。
      之前在树顶上观战的时候,他便对这两个人异于常人的奇怪力量很感兴趣,现在对手送上门来,他岂有放过的道理?
      
      只见轰焦冻抬手就是一记速度惊人的突袭冰刺;眼瞧着参天的冰刺带着惊人的气势朝他袭来,神威只不紧不慢的吹了声口哨,旋即立刻在空中轻盈且快速的转了个身,他抬手朝旁边一挥,看上去危险至极的冰刺便应声碎裂。
      可是这轰焦冻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他将他的攻击手段砸碎,那冰刺便会立刻以更快的速度长出并朝他袭去。
      
      看见自己的手臂已经开始结起冰花的神威挑了挑眉,只深吸一口气狠狠朝下挥出了拳头,地面上看似坚硬的冰立马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般变成了冰碴。
      
      “你只有这么些本事吗,那我可要大失所望了。”
      神威撇了撇眉毛这么说。
      
      ……
      然而神威脸上并没有丝毫失望的意思,不如说看上去万分兴奋才更加合适。
      
      “你可以试一试。”
      语气没有丝毫波动的轰焦冻仰起头看着眼前的神威。
      他确实认可神威的强大,但是作为一个双个性且在雄英历经了三年磨砺的天之骄子,战意盎然的轰焦冻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神威。
      
      深埋在夜兔神威体内的战斗欲望仿佛快要被即刻点燃,暗里有着极强胜负欲和骄傲的轰焦冻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而站在旁边摸鱼且完全无法理解两个男人的做法的茶茶花音却觉得这俩人真是莫名其妙。
      
      男人都是这样容易冲动的生物吗?
      
      有点郁闷的茶茶花音情不自禁这么想,而且他们眼下的任务不是一个该想想办法怎么回家,一个是好好做自己答应的事情吗??
      
      眼看着神威马上就要对轰焦冻出手,决定阻止这场战斗的茶茶花音立马如同金色的小旋风般点燃自己的个性冲了出去。
      
      可明明是自称来保护茶茶花音的神威此时此刻却意外没有丝毫的停止之意,直到茶茶花音的烈焰烧灼到了神威的发梢;突然间惊觉哪里不对劲的神威只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夜兔族天生惧怕的东西——
      
      阳光。
      
      本来已经打红了眼的神威立马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般以最快的速度后退,本来挂在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感觉自己啥也没做就逼退了神威的茶茶花音一脸懵逼的看着那个唯恐退之不及的青年面无表情的撑开了手中的紫伞挡住了她火焰的光芒。
      
      随着突如其来的停战,战斗中四处飞溅的雪沫悠悠扬扬的从空中落下,一切安静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一时间,无人说话的空气蔓延起一股令人窒息的尴尬;只有围绕在茶茶花音身边遗憾没能参战的火焰在“噼啪噼啪”的抱怨着。
      
      数秒后,似乎是耐不住这份浪费时间的沉默,紫伞后突然传来了神威幽幽的声音。
      
      “……能麻烦你把火熄了吗。”
      
      ……
      
      茶茶花音:“……??”
      轰焦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神威:干
    (赤谷健一:在?我没说让你来,谢谢。)
    另外解释一下为什么尼桑明明和轰差不多大却用青年,主要是全篇都用少年来形容会审美疲劳。
    少年形容13-19周岁
    青年是14-28周岁
    所以就稍微委屈一下神威尼桑,刚好还能写出成熟的感觉,完美(闭嘴吧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