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那……那个……”
      被赤谷健一喊了真名所以整个人都懵圈了的茶茶花音用小小的声音支支吾吾地想开口;可就在她对上赤谷健一那双与自己有着八分相似的蓝眼睛时,她却觉得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赤谷健一的模样与神情,茶茶花音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真的是“赤谷云子”这个角色——因为赤谷健一和她实在是太像了。
      似乎是见茶茶花音的表情看上去懵懂又惘然,赤谷健一挑起一边的眉毛然后凑近茶茶花音蹲了下去;先前还开枪当着所有人的面射/爆了反派大BOSS脑袋的男人心情突然变的甚好。
      
      “……还真的是很像。”
      盯着茶茶花音看了许久,赤谷健一才微微眯起眼睛慢悠悠的这样说。茶茶花音看到男人的眼底闪烁着一簇愉快的光。
      “你不用紧张,我知道你不是我妹妹,但是我不会伤害你。”
      他顿了顿,似乎是见听他说了这句话后茶茶花音的表情反而变得警惕起来;无奈自己多此一举,赤谷健一最后又有点不甘心似的补了一句。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这句话不知是说给赤谷云子听,还是说给茶茶花音听。
      赤谷健一薄薄的嘴唇吐出的话语似乎不是普通的承诺,而是虔诚的宣誓;对这句话亦或者是这句话的意思没有丝毫思考余裕的小家伙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后只得偷偷用余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双手抱胸、面色没有太大变化的轰焦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轰焦冻竟成了安心与可靠的“存档点”;茶茶花音不敢看如沐春风的“前杀人犯”赤谷健一,无奈之下,她只得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动声色地往轰焦冻那边挪了挪。
      
      “……你大摇大摆地出来是有什么办法吗?”
      而轰焦冻这边却已经没有那个兴致和兴趣再去揣摩赤谷健一“高贵”的身份或是其他的什么了。
      
      在观察了那个突如其来的男人片刻,并发现他确实没有要攻击他们迹象的轰焦冻在沉吟数秒后,语气不太好的开了口。
      不过这倒也不能怪轰焦冻,因为他很早以前就明确的表明过态度自己不喜欢赤谷健一;同样的,他也不赞成赤谷健一直接……杀掉迪兰的做法,最起码不赞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如此不体面、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滑稽的方式结束了一个罪人的性命。
      
      杀人从来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为一个人死后,他身上的烂摊子就得丢给无辜的人来处理。只可惜逝去的生命无法重来……不论是那个罪大恶极的男人,还是那些掉下大楼摔死的大腹便便的商人们。
      觉得自己大概什么都没办到轰焦冻微微垂下头,双拳紧攥。
      
      “……当然。”
      赤谷健一并没有在意轰焦冻带着些攻击意味的话语,男人只用带着些玩味的目光扫了一眼他,旋即迈开修长的腿朝他走去。
      除此之外,在靠近他前,赤谷健一清楚地看见了轰焦冻手臂上暴起的青筋,他确定这个少年现在是蓄势待发的状态。
      
      “那就做些什么,不然这些人很快就会死的。”
      
      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后,轰焦冻斜了一眼绻缩在角落里的幸存者们。有些人的嘴唇已经开始因为缺氧而发紫,还有些人已经因为氧气供给不足而晕了过去。
      就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适应高原的罗莉娜小姐此刻毛茸茸的豹脸看上去也不太好看;此时此刻作为正常意义上的人类,就算是强无敌的轰焦冻也愈发的确信自己应该离缺氧症状不远了。
      
      而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能够正常行动的,大概就只有一个没有谱靠一个不太靠谱的鸟人族茶茶花音和赤谷健一了。
      
      ……看,他就说。
      迪兰这不是死后立刻就把一个不得了的烂摊子丢给他们了吗。
      
      警惕着赤谷健一下一步动作的轰焦冻缓缓蹲下身子单膝跪地,并皱着眉头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方式,同时试图为自己找到一个暂且还算舒适的呼吸频率。可人家赤谷健一根本就没拿他的警惕当回事。
      
      在回答完轰焦冻的问题后赤谷健一便转过了身,一直在向轰焦冻龟速挪动的茶茶花音见那个让她有点如鲠在喉的男人转过了头,立马欢天喜地的三步并两步朝轰焦冻小跑了过去。
      
      “……冻冻,你没关系吧?”
      
      面色极差的少年单膝跪地,长长的刘海把一双异色瞳遮掩起来,白皙的皮肤泛起一阵诡异的红潮;茶茶花音看见他被汗水浸湿的鬓角,按在地面上的手指骨节微微发白。
      对于高空缺氧完全没有概念的茶茶花音被轰焦冻沉默不语脸色奇差的少年吓到;大脑登时一片空白的茶茶花音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轰焦冻面前,然后,慌慌张张地伸出自己小小软软的手一下一下地捋着轰焦冻的脊背。
      
      被茶茶花音这一跪吓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的轰焦冻瞳孔骤然一缩,旋即又无奈痛苦的呼出一口长长的叹息。
      只可惜他现在连站立都困难,索性也就没白费力气抬起头去看茶茶花音的脸色。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边缘沉默的赤谷健一却突然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正当茶茶花音狐疑的循声望去时,她却觉得自己的脚下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只听得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串在一起,而随之而来,竟是整栋建筑物的倾斜!
      
      因为缺氧而神志不清的倒在地上的轰焦冻只觉得整个地面以极其可怕的趋势向一旁歪斜,无所依靠的少年就那么顺着斜坡直直的朝断崖滚了过去;站在一边大惊失色的茶茶花音立马伸出手勒住了滚落的轰焦冻,本来就觉得不怎么舒服的少年差点被茶茶花音这一下整的直接吐出来。
      发出一声虚弱的“噁”声的少年伸出一只无力的手把住身边的石块,然后顺势借力离开了茶茶花音的死亡援手。
      
      “神威……这臭小子……”
      看着轰焦冻离开了茶茶花音的怀抱,抽了抽嘴角的赤谷健一默默放松了自己僵直的身体;同时他也立马想到了那过分的动静肯定是没听他的指示的神威在下面狂轰滥炸作出来的。
      
      ……以那家伙徒手拆高达的能力和一言不合就搞事的性格,不给他整出一个幺蛾子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神威摧毁了建筑物的推进器,本来还在不断上升的建筑物立马有了向下坠落的趋势。
      隐隐的失重感让挤在角落里面的幸存者纷纷失声尖叫起来;被吵的耳膜疼的赤谷健一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他只转头略略斜了那些人一眼,噬骨噬心的杀气与暴戾便立即不由分说的席卷了所有人。
      
      本来还在大声喊叫的人们顿时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扼住了脖子般戛然而止。
      
      几道颤巍巍又惊恐的软弱目光落在那个眯起眼睛神色稍微缓和了些的男人身上,似乎是见聒噪的声音停止,赤谷健一才神情淡然的转过身子张开了手臂。
      
      在断层边缘露出这样姿态的赤谷健一可着实令人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可赤红色的羽毛从男人身上生长出来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跪伏在一边的茶茶花音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羽毛从赤谷健一的皮肤上冒出,不断变长的软羽如同翻涌的海浪般一浪一浪的向外涌出;而赤谷健一的体型也变的越来越大。
      
      茶茶花音听见他们所在的高台发出快要支撑不住的吱呀惨叫,似乎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已经被羽毛淹没的赤谷健一突然朝着深不见底的断层处纵身一跃,目睹了这一切的茶茶花音险些失声尖叫起来。
      
      可就在下一秒,一道快如闪电的影子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下方疾飞而上,并朝着最高处直直冲了出去!
      
      茶茶花音只怕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轰焦冻被那红色的身影带起的可怕气流掀翻,她几乎想都没想就以饿虎扑羊的姿态朝躺在地上直喘粗气的轰焦冻压了过去。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轰焦冻只觉得自己虚软的身体突然被什么重物很狠压在了地上。自己的面皮被突如其来的上升气流吹的险些脱了头骨,眼皮则呼啦啦的上翻着,干燥的风流擦过他的眼球吹的他生疼。
      
      因为这副滑稽样子的轰焦冻实在是与过去的冷面少年大相径庭,没能忍得住笑意的茶茶花音发出了一声很小的“扑哧”。
      
      而内心已经无比平静了的轰焦冻却突然开始想着要不要在回家后直接把什么都知道的茶茶花音灭口掉算了——
      
      待到一切平静,就在被茶茶花音压在底下的轰焦冻冷着脸试图让茶茶花音从他身上起开的时候,一道诡异的阴影却突然笼罩住了窗外黯淡的天光。
      
      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的轰焦冻一头雾水的想要看清窗外那偶尔扇动的事物是什么,结果下一秒就被茶茶花音连拉带扯的领到了幸存者所在位置的窗户前;罗莉娜小姐正睁目结舌地站在窗前,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满腹疑惑面色不太好看的轰焦冻顺着她的目光往外边看。
      刚巧,一阵冲力大的惊人的气流正朝他们袭来,轰焦冻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也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城市璀璨明亮的灯光突然照亮了先前令人窒息的黑暗;透过指缝,看到了什么令人不敢置信景象的轰焦冻一蓝一灰的异色瞳猛地收缩,只见一根赤红色的巨大羽毛慢慢悠悠地从上方飘落下来,旁边的茶茶花音发出了有点羡慕又有点惊叹的呼声。
      
      ——大概是赤谷健一的红色巨鸟竟几乎遮掩了整个天幕!
      
      不死鸟那一双十个人都抱不过来的粗壮脚爪深深陷入这栋“建筑”的外部铁皮,巨大的翅膀上下呼扇便刮起惊猎作响的风暴,亦像是要撕裂整个漆黑的夜幕。
      目瞪口呆的轰焦冻只觉得那百米长的羽翼在天空中只是小小的一扇便能刮起毁天灭地的风暴,就算是在他们的世界,能拥有这种天灾型个性的英雄估计也是极少数。
      
      ……而且轰焦冻现在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赤谷健一能够一手遮天了。
      
      人家一手遮天那是指权力,赤谷健一那一手遮天,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手遮天”啊。
      
      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轰焦冻默默抽了抽嘴角。
      在他们看来,迪兰所做的这件惊天地泣鬼神的烂事儿本来几乎是无解的,就算能够解决,他和茶茶花音最后估计也得被蹉跎到只剩半条命。
      可赤谷健一却突然意外的出现了,甚至,还“贴心”地为他们带来了一场碾压迪兰……不,那是一场精彩绝伦又冷酷强硬的示威性表演。
      
      伴随着海拔的降低,轰焦冻也逐渐在氧气充足的情况下恢复了体力,本来虚软的身体也逐渐能够灵活自如的掌控了。先前还遥不可及地地面此时此刻已经近在眼前,虽说降落的地方已经不在原处,但是看赤谷健一可以挑选了里城市较远的海滩附近,想必也是想远离无辜的人群。
      
      轰焦冻挑了挑眉毛,对于赤谷健一这番不太符合他自身性格的行为不置可否。
      
      而办事效率极高的赤谷健一很快便抓住这栋真正意义上的“祸天”大楼降落在了地面,但他并未恢复人形,而是呼扇着翅膀缓缓降落在了地面;正当茶茶花音腆着一张小脸暗搓搓的凑到窗户跟前想要再继续目睹一眼赤谷健一的英姿时,一只巨大到惊人的婴儿蓝色眼睛便突然出现在了那扇窗户跟前,所有人都被这只眼睛吓了一跳,更别提离得最近的茶茶花音了。
      
      而那只眼睛的主人,正是不死鸟化的赤谷健一。
      
      只听男人……不,体型大的惊人的不死鸟从漂亮的鸟喙中发出一声闷闷的轻笑,然后突然对着那小小的窗口低下了头,仿佛对公主邀功请赏的屠龙骑士。
      
      “请带着伤员和你的同伴以我为连接地面的长桥安全离开吧,我的小公主。”
      
      赤谷健一熟悉的声音带着些细微的回音响起,被赤谷健一这番发言唬的一愣一愣的茶茶花音这会儿倒是不知所措了起来。
      数秒后,在旁边看不下去了的轰焦冻默默转过头跟坚强的罗莉娜小姐交待了两句,后者立马听明白了轰焦冻的意思转身组织伤员们离开去了。
      
      “……茶茶,走吧。”
      
      几分钟后,眼看着人已经走的差不多,轰焦冻这才脸色淡然的看向旁边不知什么时候背过身去了的茶茶花音。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看着已经支离破碎的高台发呆,沾染着大量血迹的台布随着海边的风轻轻飘扬,属于迪兰的血腥味也已经闻不到了。
      
      轰焦冻微微皱起眉头。
      
      “那个坏……迪兰·罗萨斯死掉了吗?”
      似乎是察觉到了轰焦冻略带审视的目光,茶茶花音突然用很小的声音这么问了一句。
      
      不知道茶茶花音为什么会这样说的少年似乎被茶茶花音的这番话问住,一阵尴尬寒冷的沉默吞噬了两个人之间唯一的温度。
      
      终于,沉默片刻后,似乎是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时间,轰焦冻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睛朝茶茶花音斩钉截铁地说“……是啊,死透了,毋庸置疑。”,语毕,他试图伸出手牵住茶茶花音的手腕,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就在他一脸不耐的看向少女的侧脸时,他却愣住了。
      
      那双总是柔和的婴儿蓝色的眼中,仿佛大海崩裂,天空塌陷;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的从破败的裂缝中渗出。
      知道自己不怎么会说话也曾经被姐姐训斥过这一点的轰焦冻默默的、有点尴尬地缩回了自己僵在半空中的手,然后转过身子缄默不言了。
      
      少年本想留点时间让茶茶花音一个人冷静一下,可就在他作势离开的时候,茶茶花音却一声不响地跟上了他的步伐。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无言地保持着微妙的气氛顺着赤谷健一的身体滑落到地面。
      
      沙地被踩踏发出沙沙的声响,金色的海滩染上午夜静谧的蓝调,之余,还掺着些城市灯火的喧闹。
      
      赤谷健一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待到茶茶花音的脚跟落地的瞬间他便解除了自己不死鸟的形态。大量的羽毛从他身上褪去,原本庞大的体型也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男人面不改色的从普通人一定会摔死的可怕高度落下,最后,猫科动物般轻盈地落在了地上。
      
      落地后,一直游刃有余的赤谷健一微微仰起头斜了一眼轰焦冻,后者虽然不太会说话,但情商还是有的。
      
      轰焦冻只当是赤谷健一有话对自己的“妹妹”赤谷云子——或者茶茶花音说,不愿意自讨没趣的轰焦冻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默默走开了。
      
      “茶茶花音。”
      
      看见轰焦冻一走,整个人就变的好慌的茶茶花音一听自己被赤谷健一大佬点了名,当即小学生似的挺直了腰板昂首挺胸的看向赤谷健一,圆圆的杏眼中满溢着惶恐与紧张。
      
      看到此情此景,赤谷健一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然后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不要害怕了,我不是说了吗?我绝对不会对你……唔,或者你的同伴做什么事的。”
      
      “……可是我不是你妹妹呀。”
      看到赤谷健一笑得如此和颜悦色,只怕是他把她和他妹妹混为一谈的茶茶花音急忙这么开口。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从你来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了。”
      赤谷健一风轻云淡的这么说。
      
      ……
      !?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如果是这样,你知道我们怎么样才能快点回家吗?”
      听闻赤谷健一这么说,以为他知道些什么的茶茶花音立马瞪大了眼睛用充满希冀的眼神看向了赤谷健一。
      
      “真抱歉,我不知道捷径……但是我能给你离开这个世界的通行证,或者说,用你们的话来讲……就是线索吧。”
      被茶茶花音的小眼神扎了一下的赤谷健一露出了抱歉的神情,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自己的斗篷中拿出了一根白色带黑色渐变小斑点的漂亮羽毛;茶茶花音注意到,在拿出这根羽毛的时候,赤谷健一脸上的表情都变的不太一样了。
      
      那是安逸而又宠溺的、特属于兄长的温暖目光,仿佛他手上的那根羽毛便是他最宠爱的小妹妹,是他一辈子都要宠在手心里的小妹妹。
      
      “这是云子她第一次换羽时留下的,我背着母亲偷偷藏起来了一根。”
      “小云子真的很可爱啊,那个时候她跟在我身后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喊我哥哥,成天跟着我跑来跑去……”
      “变换成不死鸟的时候,她就像一个软软绒绒的白色雪球,又像一个神明赐给我的天使,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发誓要保护好云子了。”
      
      ……
      
      “那……那个……我之前可是代替了你的妹妹,或者说我占用了她的形象和她的存在耶……你不会生气嘛?”
      看到赤谷健一如此在意自己的妹妹,不忍心打断一脸善蔼的赤谷健一的小家伙一边有点担心自己的下场,一边又想念起了和赤谷健一一样强大也一样很宠自己的爸爸来。
      
      知道自己失踪后,爸爸一定会发了疯一样的找自己的……她又给父亲添麻烦了呢。
      想到这里,茶茶花音的眼神情不自禁暗了暗。
      
      “当然不会,小花音,而且恰恰相反,我还要感谢你呢。如果处理这件事情的不是你而是我妹妹,那么结局一定不会这样圆满。”
      以为自己吓到了茶茶花音的赤谷健一连忙敛了自己脸上“妈的妹控”的表情,转而堆起和善的笑脸再次伸手摸了摸茶茶花音软软的发顶。
      
      “你应该对自己更自信些,我相信没有谁能比你处理这件事情处理的更好了……”
      
      “喂~赤谷健一!”
      
      就在赤谷健一还想说点别的什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却突然特别没有眼色的响了起来;而茶茶花音就这样目睹了赤谷健一笑容逐渐消失.jpg的全过程。
      听到神威声音的赤谷健一脸上的表情就像一个开车的人想把车上的人扔下去,一个散步的人想把旁边一直在聒噪的路人掐死,总之就是全方位365°无死角的嫌弃与不满。
      
      “说起来……万事屋的大家该怎么办……他们见不到我们一定会很担心的。”
      只怕是他俩又闹起来,笨拙地试图转移话题的茶茶花音转了转眼珠子突然这么问道。
      
      “我会去告诉他们。”
      “但我还是想问一下赤谷君为什么不带着大楼飞回原处……”
      “第一可能会伤及无辜,第二我身后那个烦人的家伙认识万事屋里那个小女孩,如果让他见到那女孩,我的麻烦得翻两翻。”
      “……谢……谢谢您回答我无关紧要的问题。”
      “我的荣幸,小姐。”
      
      面对如此绅士的赤谷健一,茶茶花音突然觉得自己没话说了。
      
      “这根羽毛预示着新的开始,花音。”回答完茶茶花音问题的赤谷健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有耐心,男人刻意无视了那个越来越近的声音,“就像每一只不死鸟的重生。”他不由分说的把那根羽毛塞进了茶茶花音手里,然后推着她向前走了两步。
      
      “可是我还是不会飞呀……”
      攥着那根羽毛的茶茶花音偷偷转过头看了一眼几乎快要冒出黑气的神威,青年的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我他妈帮你你就这样对我!?”这几个大字,有点被神威狰狞的表情吓到的茶茶花音默默转过头委屈的这么说了一嘴。
      
      “你会飞的,花音,总有一天。”
      赤谷健一的温度从后背消失,茶茶花音只觉得身后一凉,两道影子便以快的令人咋舌的速度闪到一边去了。
      
      “当你有了想要保护的人,你便一定能飞起来”
      
      在与神威陷入酣战之前,茶茶花音隐隐听到赤谷健一这么说。被两个人的战斗波及了一脸沙子的茶茶花音心慌慌地向后退了两步,然后想着自己先去找轰焦冻好了,可没想到神出鬼没的后者已经早早站在了她身后。
      
      “茶茶。”
      
      轰焦冻平静的唤了一声,被轰焦冻淡然的声音吓到的小家伙发出小小一声惊呼,然后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一步。
      害怕小蠢货就这么摔倒了的轰焦冻下意识地伸出手捉住了茶茶花音的手腕;可就在他的手指碰到茶茶花音的那一瞬间,那根本来平平无奇的白色羽毛却突然亮起了万丈光芒!
      在光芒的照耀下,周围的一切突然扭曲了起来,所有的景象刹那间便灰飞烟灭。
      
      漆黑的夜幕,狡黠的白月,破败冒烟的大楼,海边潮起潮落的声音,站在一边的雪豹小姐,打得难解难分的神威和赤谷健一。
      
      一切都消失了。
      
      轰焦冻和茶茶花音就这样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僵在了原地,片刻后,两个人才慢腾腾的分开;轰焦冻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茶茶花音手中的羽毛,旋即又没趣儿似的转过了头打量起这看上去一望无际没有尽头的奇怪白色空间,并试图能找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可就在这时,他们俩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机械女声却再次响了起来。
      
      【恭喜二位通关世界一:“银魂”-不死鸟绝唱!】
      【线索一:重生之兆已录入世界脊椎!】
      【有请二位向前出发进入下一个世界!】
      
      冰冷的机械音听的茶茶花音直打怵,可轰焦冻却目不斜视的朝着【系统】所指引的方向出发了,茶茶花音知道自己就这么立在原地也不是个办法,最后只得跟上了热辣酷毙的冷面男孩轰焦冻。
      
      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地迎着刺眼的光前进着。
      茶茶花音其实也有好多话想问轰焦冻,但最后却还是在他冷若冰霜的表情下作罢了。
      
      但是有一件事,茶茶花音觉得自己一定要说清楚。
      
      “轰君,我们可不可以商量一件事。”
      
      “……什么。”
      
      “以后你可以喊我花音,我喊你冻冻可不可以?”
      
      “为什么。”
      
      “……因……因为这样听上去比较亲近,不然说不定别人会以为我是你的斯托卡(跟踪狂)。”
      
      “……”
      
      “……?”(期待的眼神)
      
      “……随你便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茶茶花音:冻冻冻冻冻冻!!!!
    轰焦冻:吵死了。
    茶茶花音:是。
    银魂卷完啦!可以去下一个世界快活了www
    两个人现在的好感其实都不高,只是茶茶花音傻一点看上去高一点而已→_→
    赤谷健一:花音酱的脑袋很好摸。
    神威:我也觉得。
    赤谷健一:……????
    第三卷开始就会很甜了(大拇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