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老鼠,一种随处可见的哺乳动物。
      
      一种随处可见,但却常遭人唾骂的哺乳动物动物。
      
      而迪兰·罗萨斯的天人种族在动物属中,正是最下位的老鼠——拉斯瑞特斯。
      
      那么问题来了,拥有着这样的身份会有什么下场呢?
      
      其实也正如现实中的老鼠,拉斯瑞特斯族有很多下场,只不过都不怎么好就是了。
      比如可以被其他人随意的辱于脚下,无法享受到各个星球的人之间平等的待遇,种族更高等的外星人或普通的外星人蔑视不屑的目光,在外行事的处处挤兑。
      
      天人,也是有鄙视链这种东西的。
      
      所幸迪兰·罗萨斯出生的家庭姑且算是拉特瑞特斯中的贵族,但充其量不过是一群下水道的黑鼠中出了一只白鼠罢了。
      
      家中是富丽堂皇的别墅,大门是黑底漆点鎏金纹,身上穿的是人人艳羡的华丝绸,家丁女仆满贯往来。
      可这虚浮的一切都抵不过那一句“我的种族是拉斯瑞特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先前作为铺垫的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这些没有在戏台上演出的蠢戏。就像是宴会上的富豪互报家门,其中看上去最华贵富有的贵人说自己曾经是一名低微的奴隶,于是在那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在一瞬间便会染上一丝轻蔑与怜悯。
      
      而出身拉斯瑞特斯一族的天才迪兰更是出生不久后便亲身体会了自己的种族为自己带来的不便与屈辱;就算身份和其他天人的身份相差无几,就算他也好歹是有些名望的天人贵族,就算他们和其他天人一样有着同等甚至更高的智力,他们所享受到的事物和权力却还不如别的种族的平民。
      被父母如此告知的迪兰·罗萨斯一开始其实并不信这个邪,他一直坚信自己以团结出名的种族不会就这样一直被人瞧不起;年轻气盛的迪兰几年来带着自己家里的产业风里来雨里去,就算在外交与贸易上处处碰壁也依然不屈不挠的前进着,因为他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也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后来,天人们入侵地球占领了日本,而迪兰也恰好想借此机会想要好好在外打拼出一片新天地。
      可还没过多久,他带出的所有家产便被答应同他合作的那家公司收回了全部股份;而等他带着同伴赶到那家公司想问个究竟的时候,公司的老板却义正言辞的以“我们不愿意和拉斯瑞特斯族合作”这种话搪塞了所有,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便把迪兰他们赶出了公司。
      正当迪兰欠了一屁股债坐在大楼外面一筹莫展的时候——赤谷健一突然以救世主一样的身份出现了。
      
      赤谷健一,一个多么响当当的大名。
      
      种族近年突然与夜兔族齐头并进的宇宙最强最稀有种——不死鸟,还未成年时便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凭借着自己的铁腕以及天才般的实力稳住了自己本来摇摇欲坠的家业,甚至已经有了将其越做越大的趋势;只要是个天人,肯定都是知道赤谷健一这个被神明宠爱之子的。
      
      后来,迪兰从赤谷健一口中得知,他是看中了自己的才能以及拉斯瑞特斯族的协作能力才意图招揽他的。
      同时,他也深切的希望他以后能够好好辅佐他并帮助其成就一番大业。,时被所有人拒绝甚至厌弃的迪兰只觉得自己天上砸下了什么巨大的馅饼;被赤谷健一一番话唬的晕晕乎乎的迪兰当时一口便答应了下来这件事,并心想着:自己以后一定会好好辅佐这个慧眼识珠的男人。
      
      那时的迪兰·罗萨斯,本来是一个随处可见且心怀善意的热血青年。
      但“种族”这一事,却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也是一直无法拔除的可怕毒刺。
      
      在与赤谷健一相遇前,他只觉得种族差距这一事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可是自从他跟在赤谷健一身边后,彻底饱尝了人间冷暖的迪兰便愈发觉得心寒与痛苦。
      
      往日里冷眼相看的人突然谄媚和善,往日里对他不屑侮辱的人突然变的毕恭毕敬,往日里自己绝对无法享受到的豪华待遇,赤谷健一只视其理所当然;能够接触到他永远不可能接触到的人,得到他想都不敢想的帮助,得到他人无私甚至阿谀奉承的“善意”。
      仿佛世间万物的一切都拜倒在这个男人的脚下,而其仗着的,便是自己那独一无二又令人嫉妒的种族——不死鸟,菲尼克斯;巨大的翼遮掩天幕,锐利的眼看穿万物,锋利的爪撕裂对手。
      
      若是将这一切换算成简单易懂的例子,那便是相貌普通甚至丑陋的人和一个美艳到人人都会称赞的人成为了朋友;那人同他出门,而丑陋之人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享受比自己更好的待遇,享受他人的称赞,享受一切他想拥有的东西;而他,却只能看着自己脚下永远不会除净的污泥。
      他知晓自己已经被美丽之人的烈焰灼伤,但他却也知道他并非喜欢那个美丽之人;因为他喜欢的,他向往的,不过是那美丽之人的东西;他所嫉妒的,憎恨的,是那美丽之人能拥有自己无法拥有的一切。
      
      他是老鼠,赤谷健一是不死鸟,两者的差距显而易见。
      
      但是赤谷健一却也是曾经救了他一命的人,即便迪兰的内心因为赤谷健一仅仅是因为自己生得好便能享受到这么多东西而嫉妒愤怒,但是那时的他却也还未变得疯狂。
      
      而真正压垮迪兰的最后一根稻草,大概是赤谷健一的妹妹赤谷云子吧。
      
      赤谷云子在他眼里简直一无是处,他可以理解赤谷健一是有着优秀血统的天才,但是赤谷云子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明明同样也是不死鸟,但是却连最基本的飞翔都做不到;没有很好的成绩,没有聪慧的头脑,做事总是腻腻歪歪,没事儿就喜欢搬着一把椅子坐在外面晒太阳,或是对他露出傻得要死又很愚蠢的笑容。
      
      但是她,却也能享受跟赤谷健一同样的东西。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迪兰只觉得自己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那些自己在心里面一遍又一遍问着的问题,那些问题尖锐而刺耳,冰冷而真实;他们不断地消磨着迪兰心中的一腔热血与对未来美好的向往,最后排泄出一股名为“嫉妒”的可怕情绪,和,对赤谷一家乃至自己的憎恨。
      
      凭什么自己的能力明明跟赤谷健一不相上下,他却能平步青云,自己却得处处碰壁遭人冷眼?
      凭什么种族不同就能有这么大的差距?
      凭什么上天对他如此不公?
      
      迪兰每日每夜都在被这种他仅凭自己无法想通的问题折磨着,而就在他又面临着一场穷途末路的时候,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了。
      
      ‘干掉赤谷一家,然后想办法得到赤谷家的产业。’
      
      在冒出这个可怕的想法后,迪兰先是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是在自己所设想的“未来美好蓝图”的蛊惑下,他竟并没有彻底否决这个想法,而是在时间的推进中开始完善起了这个计划!
      
      不过也正如他所吹嘘的那样,在谋略和胆量方面,他确实和赤谷健一这个人不相上下。
      
      决心赌一把的迪兰开始利用自己不怎么干净的人脉调查起了赤谷家的事,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
      最后,他得知赤谷健一正在发愁自己妹妹未来的事;借由赤谷云子这个他最讨厌的人,一系列令人头皮发麻的“惊天剧本”便在他脑内形成了。
      
      表面上没有任何异状,心态却已经被嫉妒与其衍生的病态仇恨所扭曲的迪兰先是利用赤谷健一对自己的信任,偷偷托人在赤谷健一面前暗示了几次未婚夫的事情;而自己那几日则是下了不少功夫软硬兼施,差点送命的苦肉计也用上了,最后,赤谷健一还真就半信半疑的顺着迪兰的思路,为赤谷云子定下了这常人看来没什么,但在得知了真相后却显得异常荒谬的婚约。
      
      毕竟赤谷健一向来真诚待人,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信任如兄弟的迪兰·罗萨斯会干出这种事情。
      
      再后来,迪兰花重金委托了一群看不见赤谷健一的旧势力天人贵族去向地球政府的贸易管理机构举报了一些赤谷健一自己子莫须有的罪行,而这些所谓的罪证,则是迪兰自己日积月累所犯下的罪证。
      虽说这些妖都是迪兰做的,但是最后分规最重的刑法还是要落在赤谷健一头上,再加上赤谷健一也涉及了黑暗面,所以政府若是想抓他,也只是分分钟的事罢了。
      
      政府的追捕可和对家间的小打小闹不一样,知晓这件事情严重性的赤谷健一在迪兰“英勇就义”的催促下不得已乘坐着飞船打算逃离地球,因为事发突然,赤谷健一的离开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留下任何理由和线索。
      
      而可就在那艘飞船驶离了大气层后不久,便被什么人拿炮击击毁了。
      
      赤谷健一的死讯也是这么传出来的。
      可迪兰根本没想到,赤谷健一虽说元气大伤,但他最后不仅活了下来,甚至还改名换姓顺带着成立了名为“菲尼克斯”的宇宙海盗团——但虽说是海盗团,其实也只是借着“海盗”的名义方便四处搜集自己被陷害一事的真相罢了。
      
      其实从迪兰催促他离开的时候,赤谷健一就已经在怀疑他了,只可惜当时他也没的选,所以只得照做。
      而迪兰·罗萨斯的手段也确实很精密细致,虽说叙述起来简单,但是其线索与破绽非要论处起来,却也是被扯到七零八落;再加上迪兰的亲信与手下暗杂密布,当时的情况根本就是他在明,敌在暗,元气大伤的赤谷健一若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踪,那就相当于单枪匹马的招惹了暗处的敌人。
      
      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死一次了。
      
      后来,事情正如同【背景系统】的介绍,一切都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发生上演着。
      
      几年后,一直尚未被提及的赤谷健一搜集齐了迪兰背叛的证据与自己手下的叛徒们的资料,打算在适当的时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把几年前的仇一次性结算个清楚。可没想到那迪兰在他坟头蹦迪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这般折磨他从小便宠到天上去的妹妹。
      
      于是,就这样,往日里面不改色,揍人杀人跟喝水一样自然的赤谷健一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失去理智的暴躁老哥。
      
      所以,在迪兰抬起那把□□指着赤谷云子的时候,表面上面无表情的直接射爆了迪兰的脑袋的赤谷健一其实内心已经气的要背过气去了——
      
      那么,大家的目光再转到现在。
      
      目瞪口呆的轰焦冻早在枪响的时候便伸手捂住了茶茶花音的眼睛,但是他觉得茶茶花音必定还是看到了一点。没见过这么刺激场景的轰焦冻颤抖着嘴唇放下了冰凉的右手;胃里面翻搅个不停的少年开始不断的深呼吸以调整自己险些骤停的心脏,此外,轰焦冻看见旁边的茶茶花音双腿一直在抖,她看上去应该挺想哭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没能哭的出来。
      
      知道自己必须得小心这个所谓的“不速之客”的轰焦冻强忍着恶心抬起了右手试图保护身后的人,他已经隐隐听到有人在呕吐。
      方才死相凄惨的迪兰的尸体早已坠入深渊,唯一留下的,便只有那把掉落在了一旁沾染着大量血迹的枪支,赤红的台布上沾满了一个人的血迹;也就在这时,轰焦冻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再也忍不住了的轰焦冻微微弯下了腰,面色惨白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发出干呕的声音。
      
      显而易见,所有人都被这个陌生人的硬核行为给吓懵了。
      
      就在茶茶花音颤巍巍的跪倒在地上不断的深呼吸时,斗篷在空中猎猎作响的声音突然突兀的出现,有一道阴影突然打落在茶茶花音的头顶。
      脸色惨白的少女戚戚然惶惶然地抬起头,一双婴儿蓝的杏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看不太清楚连脸的家伙突然发出了一声有点无奈的笑声,然后伸手把自己头顶的兜帽取了下来。
      
      站在眼前的男人取下兜帽的男人直接把茶茶花音给看愣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茶茶花音清楚自己是个外来世界的人,她真得以为赤谷健一这人是她哥哥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有着一头跟她一模一样的浅亚麻金色头发,右侧刻意拿艳色的串珠束一缕细细的麻花;眼睛是狭长却满盈着温暖笑意的好看丹凤眼,同茶茶花音一般模样的温润婴儿蓝闪烁着柔软的光。
      赤谷健一虽是苛情男的薄嘴唇,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却也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如沐春风的温暖;高挺的鼻梁,白皙到令人惊叹的皮肤;他穿着和神威一个款的长斗篷,衣尾有点不走心的露着一节怪吓人的枪/管。
      
      还没有从爆头事件中反应过来的茶茶花音白着一张小脸,嘴巴张张合合结结巴巴了老半天结果愣是一个字儿都没挤出来。
      
      看着茶茶花音紧张至此,赤谷健一倒是没有露出先前冷若冰霜的模样,他只是无奈又宠溺的用自己本来就温润儒雅的声音发出了几声轻笑,旋即,抬起了手放在了茶茶花音的小脑袋上;突然被大佬拢住了脑壳的茶茶花音整个人特别没出息的僵在了原地,但那只干燥的大手却以母鸡孵蛋的架势小心翼翼又温柔至极的在她头顶摩挲着,鼻子很灵敏的茶茶花音突然嗅到了一股很清淡的薄荷味。
      
      “茶茶花音,你做得很好。”
      
      赤谷健一这么说。
      
      闻言,本来还在惶恐的少女,突然一脸震惊的抬起头望向了那个一直笑着的家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拉斯瑞特斯,西班牙语的老鼠
    迪兰:终于杀青了,装BOSS好累,爽到。
    迪兰的这份复杂的感情和东野圭吾的《恶意》是相同的,都是经由“嫉妒”扭曲而变的面目全非。
    其实长得好看的人和长的不好看的人同路走一遭是最明显的例子,嫉妒是非常可怕的,希望所有人都能放平心态,不要被嫉妒的情绪勒索最后变的无法挽回。
    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天使,恶人自有人惩,不要令自己也变成恶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