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
      
      个性是不死鸟的茶茶花音被归类为鸟人族,所以理所当然的拥有着鸟的特性,不论是飞翔还是高空呼吸。
      所以在迪兰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茶茶花音才倏忽反应过来——如果这栋奇怪的建筑物再继续上升,那么所有还呆在这栋建筑物里的人最会必定都会缺氧致死。可说到底他们也没得选择,毕竟无法飞翔的他们根本无法逃离这栋不知道已经到了何等高度的大楼,就连下到底都是不可能的事。
      
      被人抢先解释了的轰焦冻皱紧了眉头看向那个高台上的男人。
      
      虽说先前也不是没见过迪兰暴跳如雷的样子,但此时此刻他势在必得胸有成竹的模样却情不自禁得让人不快了起来。
      就算是强如轰焦冻,面对这件事其实也根本没有太多选择;他考虑过很多种阻止这件事情的方案,而其中最靠谱也最不靠谱的,莫过于利用自己左手的火焰充当推力,在打败迪兰过后建筑物下坠的时候他尽量减轻其坠毁的力度;茶茶花音说不定也可以帮忙,但是成功的几率又太过渺茫,毕竟天知道这栋建筑物有多重,他们承受的住的可能性也几乎微乎其微。
      
      而站在高台上无动于衷的始作俑者迪兰·罗萨斯表情轻松闲适,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关。他把地上翻倒的圆木桌摆正然后慢悠悠的坐了上去;他半眯着眼,嘴角斜出一个似乎看到了什么天大笑话般的弧度。
      
      “……难道你自己就没事了吗?”
      心里面油然升起一股愤怒之情的轰焦冻仰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给他找了不知道多少事的烦人家伙,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这个男人就仿佛炸弹夹心的牛皮糖般黏在他们身上,就算炸不死他们也要好好恶心他们一下。
      以前轰焦冻在英雄事务所里实习的时候也没少见过死缠烂打的敌人,但像迪兰这种干的事让人齿寒性格还这么让人恶心的,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我?……哈,你觉得你配拿自己和我相提并论吗?”
      听闻轰焦冻这么说,坐在原处的迪兰伸了伸脖子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
      
      轰焦冻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集BOSS感于一身的恶臭敌人搭话简直愚蠢极了,不愿再开口和迪兰多说一句话的轰焦冻呼出一口浊气。
      
      “赤谷云子,我说过了,你永远都是我的阶下囚,永远都别想再有出头之日,我不会杀你——但我会折磨你。”
      堵住了轰焦冻的嘴之后,迪兰又开始不嫌累地对着茶茶花音隔空挑衅了起来。
      他似乎很满意自己现在居高临下的位置,更满意‘赤谷云子’此时此刻无能为力的废物模样;他想看赤谷家的人露出这样的弱者姿态很久了,但赤谷健一已经死了,那么他就要把赤谷健一的份从茶茶花音身上补回来。
      
      “从现在开始。”
      
      男人总是平静至极的补句末尾捎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上扬,那双几乎甚至能够感到恐惧的黑色眼睛中闪过一抹让人汗毛直立的狂热。
      
      “来——赤谷云子,做选择吧,将契约书交给我成为我的奴隶,或是……亲眼看着这些人因为缺氧而死在你面前!”
      
      看上去不知该说是冷静还是疯狂的男人将茶茶花音脸上纠结为难又愤怒至极的表情视作美味珍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但知道自己手上正握着他人性命的茶茶花音紧紧地咬着嘴唇怒视着表情玩味的迪兰。
      
      茶茶花音再傻也看得出来这道选择题根本毫无意义,而其作用也就和迪兰口中所述的内容一样。
      
      ‘但我会折磨你,从现在开始。’
      
      大脑中盘旋着迪兰这句话的茶茶花音只觉得自己的脑仁一阵放空又一阵疼痛,眼前也时黑时明。
      心中的愤怒根本无处发泄,翘在嘴边的叹息又让她觉得是在向这个她想千刀万剐的男人认输;一切的一切最终被她一股脑地归在了自己的无能上——若是代替了原身处理这一切的,是一个更能干的女孩子的话结局会不会别现在好很多?为什么面对这件事,自己会显得如此无力又没用?……会不会迪兰根本活不到这个时候,而是早就已经被“这个女孩子”和轰焦冻联手干掉?
      
      想到这里,茶茶花音情不自禁的转头看了一眼旁边似乎在想什么的轰焦冻;只见少年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考对策。
      
      可茶茶花音却明白,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对策。
      
      如果想救下大家,那就得牺牲‘赤谷云子’的一切;可若是‘赤谷云子’不愿做出牺牲自我的行为,那么所有人都会被她间接的害死。
      不论选择哪一边,事情结束后,凭借迪兰的势力,他完全可以把舆论全部推在‘赤谷云子’身上;总而言之‘赤谷云子’就是不会有好下场。
      
      不论茶茶花音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赤谷云子’这个人最终都是一败涂地。
      
      仿佛一道变了味的列车选择题。
      
      茶茶花音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能够取悦迪兰吧,但她却已经无法再露出别的表情了。
      
      ……
      
      “她不用做出任何选择,迪兰·罗萨斯。”
      
      就在大家都束手无策并以为一切都玩完了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却突兀地凭空出现了。
      
      那个男人的声音对茶茶花音来说其实陌生的不能再陌生了,但内心翻搅着自责与悔恨的茶茶花音却觉得自己的内心突然有什么东西疯狂的雀跃了起来;于是乎凭借着自己超强的直觉,茶茶花音觉得这个声音的发出者……说不定是赤谷健一!
      
      就在所有人都好奇惶恐的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时,本来面色淡定的迪兰·罗萨斯却露出了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男人英俊的脸突然扭曲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平静无波的黑色双眼也剧烈颤动起来,明明仅仅是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迪兰就觉得自己浑身发冷但又很快被愤恨的火焰烧的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赤谷健一——!!!”
      
      沉默片刻后,在内心确定了什么、一直坐在黑色圆桌上的迪兰动作夸张的站起身子踹飞了那张黑色的圆桌,他发出一声几乎不似人类的咆哮、不,是歇斯底里的嘶吼。
      
      迪兰黑色的双眼突然变得一片血红,本来还优雅嚣张的男人在听到那个传说中的不死鸟的声音时仿佛一头发了疯的野兽。
      
      迪兰红着眼掏出一直藏在怀里的小型冲/锋/枪,然后毫无目的性地对着周围疯狂扫射起来;轰焦冻当然明白那子弹肯定有是特制的,他赶忙竖起一道冰墙为所有人挡下这要命的攻击。
      
      内心的某根弦被绷断了般的男人疯狗似的对着周围不断射击;仿佛他此时此刻正置身于赤谷健一这个人的体内,只要他不停歇自己手上的动作,便能将这个他几乎恨之入骨的男人杀死。
      
      “……迪兰,这么久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
      “一点改变也没有,依然是那副令自己憎恶,令他人怜悯的可悲模样。”
      
      赤谷健一冷静的声音与迪兰不同。
      赤谷健一的口吻似是大人看玩闹的孩子,又似是呵斥自己所创之物的神明;而迪兰,却更像是自认为运筹帷幄的得意,将人宰杀时的冷酷。
      
      赤谷云子兄长的声音如同扩音器般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在整栋建筑物里回放着;作为局外人的茶茶花音和轰焦冻都在寻找着赤谷健一的身影,可是不知为什么,明明那声音就在建筑物内,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看的到赤谷健一在哪里。
      
      “……够了!住口!”
      
      在那声音顿住后,眼瞳收缩的迪兰却仿佛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般朝着那个声音咆哮起来。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说是不是?”
      
      看不见身形的赤谷健一发出一声轻笑,但其中嘲讽的意味和他要即将说出口的事情,却比拿刀将迪兰的心脏切割成千万片的疼痛要更令迪兰·罗萨斯害怕。
      
      “……住口!住口!!住口!!!”
      
      迪兰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惨白,可男人无能狂怒的咆哮却让人觉得他可笑极了。
      明明在赤谷健一到达这里时,迪兰·罗萨斯还是一副嚣张至极,甚至想要踩在茶茶花音身上的模样;可在那道声音出现后,迪兰的反应却像是被猫看到的老鼠,被鸟看到的蛆虫般剧烈颤抖着。
      
      前嚣戾而后恐慌,思之令人发笑。
      
      “迪兰,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哺乳动物,但现在看来,也确实是只老鼠罢了。”
      对迪兰愤怒的啸叫充耳不闻的赤谷健一仿佛在叙述什么故事的结局般悠闲轻松。
      “你是一个情感脆弱,内心疲软的可怜虫,说起来,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欺侮比自己弱小——或者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为乐的?”
      “怎么,她让你感到不适了吗?”
      
      赤谷健一发出了一声冷冷的嗤笑,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天空中落下的审判之锤,砸的站在原地的迪兰浑身发软。
      
      脸色惨白的男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先前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仿佛一颗被虫蛀空了心的死木,只要一阵风轻轻吹过他就会倒下似的。
      
      站在一边目睹了全程,以及那个从淡定自若到疯狂愤怒的迪兰后,轰焦冻和茶茶花音表面严肃内心却是一脸懵逼的。
      他们俩就这样相对沉默了老半天,最后在用了排除法与分析法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得出了一个异常微妙的结果。
      
      而轰焦冻只是慢了半拍而已,还没等他那句“在心里想想就好了”说出来;茶茶花音这个直肠子便直接精准的踩爆了迪兰·罗萨斯心中最脆弱的雷区,并引起了一系列连环爆炸。
      
      “……原来你是老鼠成精啊。”
      
      少女天真无邪又有点惊诧的声音突然响起,就和当初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被踢到鸡鸡就会死掉’这种直白的话一样。
      
      本来表情就已经扭曲到令人觉得可怖的迪兰·罗萨斯缓缓低下了头看向那个说出了这句话的少女,满脸的阴鸷与歹毒。
      
      ……
      
      ——他居然被一个连飞都不会的软弱废物给嘲笑了。
      ——他居然被自己一直瞧不起的赤谷云子给嘲笑了。
      ——他居然被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赤谷云子给嘲笑了。
      
      心中不断地着了魔似的重复着这句话的迪兰只觉得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毒瘤猛地崩裂开来,恶毒的脓水四处飞溅,每一处毒液的低洼里都是想要杀死赤谷一家的执念。
      
      高高俯视着茶茶花音的男人突然扯出一抹比哭更丑陋恐怖的、阴惨惨的笑容;迪兰先前还被人称赞英俊的面容突然间在情绪的拖动下扭曲了起来,一张面皮紧紧皱着,仿佛被撕裂的拧巴树皮。
      因为怒吼而变的沙哑的嗓音发出砂纸磨破了般的艰涩笑声,然后,那笑声逐渐变大,最后变成了几近癫狂的狂笑。
      
      情绪突然变的不对劲儿的迪兰此时此刻生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一双手明明已经沾满了他人的鲜血,那双贪婪的眼睛却还渴望着能将赤谷一家斩落马下;若是能将其揠灭其魂,挫骨扬灰,那更是极好的。
      
      ‘只要杀了她,对于他来说的一切就能结束了。’
      
      男人歇斯底里的笑声吓坏了茶茶花音,而旁边的轰焦冻也是被迪兰·罗萨斯这番突然自爆的迷惑行为给诓的大脑一团浆糊,甚至短暂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可也就在这时,迪兰·罗萨斯突然举起了手中的小型冲/锋/枪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对准了茶茶花音。
      
      如果迪兰想杀茶茶花音——不,‘赤谷云子’,此时那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呆楞的茶茶花音,短时间内无法反映过来的轰焦冻,行踪不定的赤谷健一,可以封印那奇怪力量的特殊子弹,似乎一切都为迪兰杀掉‘赤谷云子’这个人营造了充足且完美的条件;迪兰甚至都开始怀疑他这是做了一场噩美掺半的梦。
      
      可就在他即将扣动扳机的瞬间,他却觉得那一瞬间自己浑身都在发冷,寒冷的风突然灌进他的耳中和大脑;下一瞬间,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竟无法呼吸,也无法再动了。
      
      直到最后一刻,他才看见了站在很高很高地方的赤谷健一,那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男人手中拿着一把狙/击/枪,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就和那天,他在接待室里看到的年轻人一模一样。
      
      ……
      
      而在旁人看来,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也不过是数秒内便结束而已。
      
      只听一声干脆利索的枪响,先前还站在高台上耀武扬威张牙舞爪分迪兰·罗萨斯就这样被人一枪射爆了脑袋。
      
      快到,根本让人反应不过来。
      
      “……欸?”
      
      欸!???
      
      目睹了眼前一切的人们,均是一致目瞪口呆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赤谷健一:敢动我妹妹,老子三秒内杀了你
    神威:(打call)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