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原来你丫不仅一发超人还是走地鸡吗!!”
      “可茶茶你的个性不是金焰不死鸟吗??”
      
      坂田银时和轰焦冻同时脱口而出的样子吓到了本来就很心虚的茶茶花音,没有理会在那边目瞪口呆的坂田银时的轰焦冻默默的平复下了自己情绪,然后疑惑的看着只敢盯着自己脚尖看的茶茶花音。
      
      “……不会飞的难道不是‘赤谷云子’吗?难道是你在带入自己的角色?这种时候还是不要玩了,赶紧逃走才比较好。”
      大概有点天然呆的轰焦冻皱起眉头这么说。
      
      “对……对不起,那个……我……我其实也不会飞……”
      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戳到痛脚,但是没想到会被戳的这么快的茶茶花音结结巴巴的这么道。
      说实话先前茶茶花音都已经做好逃跑的准备了,愣是被轰焦冻那一嘴热血“飞吧”吓了个趔趄的茶茶花音真是觉得自己好惨一女的。
      
      而不想再重复同一句话的轰焦冻瞪大了眼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先前茶茶花音话里话外其实已经有在暗示自己不会飞这件事了。
      因为仔细想想,如果茶茶花音会飞,那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茶茶花音应该会出现在窗前;向他解释自己的个性的时候,也不会在提到翅膀的时候声音变得那么小,更不会多数时间都是在跟着自己跑路……
      
      “可你为什么之前不说呢?”
      可算是想明白了的轰焦冻突然有点愁苦的这么说。
      
      “那你又是为什么不能飞?”
      
      被突然这么问了的茶茶花音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了有点不太情愿的表情抿住了嘴唇。
      
      看她这副样子,大体猜出不是什么能告诉他人的事情的轰焦冻及时收住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并非常及时的转移了话锋。
      
      “……算了,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我本来想让你把那边戴着眼镜的人先带走的,因为他看上去跑的不是很快的样子。”
      
      (志村新八:……干。)
      
      知道自己没有时间跟茶茶花音纠结她能不能飞这种题外的话的轰焦冻怅然地叹了口气。
      
      因为刚刚他们在谈话,所以轰焦冻立起了一堵暂且能抵挡敌人片刻的冰墙;可是这三分钟还没过去,他用个性凝成的冰墙便已经有了坍塌的迹象。
      明明先前自己第一次遇到这群人的时候他还能单方面的碾压,但再看看现在,如果他不幸再次被那些子弹射中,那他也无非就是一个赤手空拳比普通人稍微强了一点的高中生而已,被捉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少年皱起眉面色不太好看地看了一眼自己空无一物的左手;那只手上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内心在面对这半边时,一半是憎恨,一半是迷惘。
      
      他一边因为这半边的个性而获得便利,一边又厌恶着这份来自父亲的“馈赠”……
      
      他更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逼着使用这份个性。
      
      “轰君?”
      眼瞧着远处万事屋的人已经作势逃跑,轰焦冻却垂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左手手心。担心是不是很没用所以给他造成了麻烦的茶茶花音最后还是心有不安的开口这么问。
      
      “不是你的错。”
      “不是……你的错……”
      轰焦冻喃喃地说到,但是茶茶花音不知道这句话他是在说给谁听。
      
      站在旁边面色焦急又尴尬的茶茶花音只觉得轰焦冻像是三魂六魄被自己的左手吸走了一半,整个人都变得不太对劲了。
      
      没有应答茶茶花音的轰焦冻闭上眼睛,然后咬紧了牙关将两只手对在了一起。
      
      在旁边一头雾水的茶茶花音一句“你在做什么”当时就哽在了喉头,只见大量的白色蒸汽从轰焦冻双手之间的缝隙喷涌而出,在被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蒸汽糊住眼睛之前,茶茶花音却分明看到轰焦冻的手掌右边是冰霜左边则是赤红的火焰。
      
      她听到冰墙被敌人们轰开的声音,以及迪兰少爷略带不满与不耐地吼声。
      
      轰焦冻难道也是双个性?
      
      直接忽略了敌人们行为且一直以为轰焦冻的个性是冷气的茶茶花音大吃一惊,可还没等探着脖子的小蠢货看清,旁边的轰焦冻便撩开眼前的雾气一把把眼前呆愣着的小傻子茶茶花音捞了起来。
      
      “要逃了。”“开火!!!”
      
      轰焦冻一如既往淡定又可靠的声音与不止是谁歇斯底里的咆哮重叠在一起。
      
      总觉得这句话和这个场景都似曾相识的茶茶花音差点被轰焦冻结实的手臂勒到吐出来,先前被玛丽亚踢到的地方又开始特别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但是茶茶花音却觉得自己已经给轰焦冻添了很多麻烦,自己不能飞好像又让轰焦冻特别失望;所以被轰焦冻直接不计前嫌地捞起来带着她跑走的时候,茶茶花音根本一句话都不敢讲,生怕被好不容易才相遇的轰焦冻嫌烦讨厌。
      
      在这方面特别有眼色的万事屋立马趁着这个机会和疾驰而出地轰焦冻同时迈出了步伐,特意控制了雾气数量的轰焦冻带领着身后万事屋的三人很快便冲出了乳白色的蒸汽圈。
      少年趁着闲暇之余默默给三个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身后的浓雾此时还未散去,陷入其中的保镖们纷纷发出气急败坏的抱怨。
      
      万事屋的三人点点头,然后非常听话乖巧的一直跟着轰焦冻前进。即便手上捞着个很小一只的茶茶花音,轰焦冻却依然能够健步如飞——也对,会玩冰又能放蒸汽的估计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万事屋摸鱼三人组如此想道。
      
      在跑了一段距离后,轰焦冻带领着几个人拐过了一个拐角又跑到一个小巷子里才停下。
      没办法一下在对方有克制自己的武器的情况下对付那么多人的异世界二人组和万事屋大口喘气的样子实在是狼狈。
      
      轰焦冻默默放下了手中老实的异常的茶茶花音,被放在地上以后偷偷伸手捂住小肚子的茶茶花音抬起头表情茫然的看向盯着自己看的另外四个人。
      
      “……原来小花音你真是被欺负的啊!”
      “真是太过分了阿鲁!花音酱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差,果然还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吗阿鲁……”
      “虽然你是一发超人还是走地鸡,但是看在你这么惨的份上,银桑我就不追究了……”
      “小花音你还好吗?需不需要什么?”
      “唔,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阿鲁?”
      
      “这些事情都不重要,茶茶。”
      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轰焦冻见茶茶花音面对万事屋的三个人蜂拥而至的话题而显得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沉默片刻后他默默站了出来打断了被自己的良心谴责着的万事屋三人组。
      
      ‘只要和茶茶花音在一起,就一定会发生些会受到自己良心谴责的事情。’
      轰焦冻愈发的确定了这件事。
      
      “茶茶,你知道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吗?”
      在内心偷偷吐槽完毕的轰焦冻再次变回了以往冷漠又有点公事公办的模样;只不过这回他的语气是温和的,并没有茶茶花音那日同他第一次相见时的那种冷漠与无谓;想必是轰焦冻现在也姑且能把她当作同伴了。
      
      “那个掐我脸的大坏……唔,迪兰会在明天晚上自家企业的大楼里面宣布我们的婚约,并继承赤谷家的家产。在发布会开完后,他会签一张合约,等他签完合约,赤谷健……我哥哥之前打下所有基业便都是迪兰的东西了。”
      把之前脑内机械女音说的话老老实实完完整整的重复了一遍的茶茶花音这么说。
      当时她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也挺气愤的,但是仔细想想原身还有原身哥哥的事好像跟自己关系不大;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自己也就没什么感觉了——她最记仇的,大概只有那些打扰她吃东西睡觉一直粘在她屁股后面,隶属于迪兰的阴魂不散的保镖们。
      
      听闻茶茶花音这么说,新八和神乐立马一边义愤填膺的开始对着不仅欺骗了他们,甚至还干出了明明有婚约却出轨了的渣男迪兰破口大骂,一边用惋惜怜悯的耿直目光同情着茶茶花音所遭遇的一切不公,顺带着还拉上嚣张跋扈的伤害了茶茶花音的玛丽亚一起口诛笔伐;而旁边的坂田银时则是痛惜自己看走了眼,与其让他们直接丢掉那箱金条,倒还不如让他们一开始就没有看到呢。
      
      立马想起那箱被他们丢出去的金条的万事屋活宝三人组立马哭天抢地的祭奠起自己成为有钱人的未来。
      
      ……最惨的不是你从未拥有,而是你曾经拥有过
      ——By万事屋
      
      “……那么我们的任务就是先去那个所谓的企业,阻止迪兰的阴谋了。”
      没有理会活宝万事屋的轰焦冻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地看着茶茶花音。
      
      其实通过这番话来看,轰焦冻立马就明白了那个自称【系统】的奇怪女声在他和茶茶花音身上的分工。
      茶茶花音的那份所谓的【系统】负责异世界的背景介绍,而他的这份【系统】则负责发配任务。
      
      在来到新的陌生世界时,他们中的一个人会“扮演”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色,而他们扮演的这个角色则是带领他们通向线索的媒介;另一个人则在这个世界中没有特定的身份,通常情况下是更方便行动的自由人。
      
      【背景系统】告诉他们这个世界的一切,【任务系统】则是给他们充当引路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未来是什么样,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自己的未来;两个人可以通过世界观的介绍而制定应付这个世界的计划和谋略,然后再通过任务的指示去获得离开这个世界的线索,简单粗暴,清晰明了。
      
      感觉就像在玩双人合作游戏一样。
      轰焦冻情不自禁的这么想。
      
      “??你们俩疯了吧?好不容才逃出来,你们这就又开始想着回去了?你们俩莫不是什么新型品种的抖M??”
      耳朵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灵敏的坂田银时一脸不敢置信的指着嘀嘀咕咕的茶茶花音和轰焦冻。
      “银桑我刚刚还以为你们俩这时小情侣久别重逢打算说点土味情话互舔伤口……唉总之,我可不陪你们去送死!如果你们想去迪大老板那里送人头的话,恕我们万事屋不奉陪了。”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他们好像的确和这两个奇怪的天人没什么关系的坂田银时尴尬的沉默了数秒,然后默默露出了作势离开的姿态。
      
      “我们也没有想过你们会来帮忙。”
      冷漠无情的酷哥轰焦冻面无表情回了一句,旁边总觉得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的茶茶花音露出了一个有点迷茫的表情。
      
      “喔,是吗。”
      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抠起鼻屎的坂田银时无所谓的撇了撇嘴。
      
      “……”
      大概是有点嫌弃的轰焦冻皱起了眉头。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
      
      “……但银桑,我们真的要坐视不管吗?”
      可就在这时,银桑的正义小战士队友之一的新八却异常严肃地开了口。
      
      “是啊,帮人帮到底啊阿鲁,而且说到底……花音酱到底是因为我们判断失误才会落到如此窘境的,如果我们没有把花音酱带过来的话,花音酱说不定明天能很顺利的潜入会场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和约阿鲁……”
      神乐也在旁边帮腔道。
      
      “……??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怎么又倒戈了??你们不嫌累我都嫌累啊喂!”
      其实心里也有点想帮忙的坂田银时只是看不惯轰焦冻那副臭屁的样子;坂田银时只觉得觉得轰焦冻就是那种热血漫画里面吸引女性粉丝且么的灵魂的完美人物——反正就是他最讨厌的那种又是池面性格又很酷哥臭屁的角色!
      
      在心里面激烈吐槽且吊儿郎当的男人斜了一眼睁着大眼睛一脸懵但又满身是伤的茶茶花音。
      他当初本想着见机行事,但是真没想过迪兰居然是个要杀人灭口的恶毒猪蹄子,若是摸着良心说话,他心里其实也是万分过不去的。
      
      只不过现如今他觉得自己突然拉不下脸说要去帮茶茶花音的话了。
      
      看着两个人之间僵持的气氛,好不容易在脑内组织好了语言的茶茶花音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开了口。
      
      “轰君,多几个人帮忙大概也是好的,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的话,说不定……任务会失败呢……因为你看,如果我们被那个奇怪的子弹射中,我们的个性就会被封印,到时候我们俩要是被抓住就糟糕了……”
      
      没有料到茶茶花音会突然这么说的坂田银时愣了一下,随后才有点诧异的吊着一双没什么精神的死鱼眼看向那个很小一只的少女。
      
      “……”
      轰焦冻此时此刻倒也没办法告诉茶茶花音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带着她安全的离开;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茶茶花音的说法其实很有道理。
      
      不想让坂田银时跟他们同队轰焦冻其实也算有那么一点对坂田银时的私心,毕竟这家伙之前让他出了很大的丑,若是自己现在再拜托他,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么一看,其实两个大男人就是小学鸡而已。
      
      “……随你吧。”
      轰焦冻沉默了片刻才风轻云淡的应和了一声。
      
      明白轰焦冻给了彼此一个台阶下的坂田银时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旋即也装腔作势的把两只手垫到后脑勺后面嚷嚷着什么“勉为其难”走到前面去了;心思单纯的神乐也没多想便追了出去,而新八则是礼貌地朝二人挥了挥手,旋即也出去了。
      
      心里边被坂田银时的得寸进尺整的怪不舒服的轰焦冻再次皱起眉头,并转过了身子试图离开他们所在的小巷。
      可是等到少年走了几步,却发现茶茶花音并没有跟上来;心生奇怪的轰焦冻微微侧了侧头看向那个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的少女;不过也就在这时,轰焦冻才发现茶茶花音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你怎么了?”
      有点担心茶茶花音别是出了什么事的轰焦冻下意识地问。
      
      “对……对不起,给轰君添麻烦了,那个……我肚子痛……”
      真的很害怕轰焦冻讨厌自己的茶茶花音声音小小且底气不足地这么说道,少女先前飞扬跋扈地小模样此时荡然无存,声音细若蚊吟的茶茶花音突然让轰焦冻心里面一紧。
      
      他之前可是直接捞起她就跑了的,如果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觉得不舒服,那现在这差劲至极地脸色好像也就能说得通了……
      想必是之前那个踢茶茶花音的女人给茶茶花音的内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所以茶茶花音才会肚子痛的。
      
      “……你为什么刚刚逃跑的时候不说?”
      又好气又好笑的轰焦冻急急的开口,拧起的秀气眉头染上了一丝急迫与自责。
      
      不好意思说自己害怕惹轰焦冻的茶茶花音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两只手则是有点不安忸怩的捏着已经变的脏兮兮的裙角。
      一高一矮的少年少女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知道自己大概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了的轰焦冻又沉默了片刻后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少年慢腾腾地凑到了茶茶花音面前,然后背对着她缓缓蹲了下来。
      
      “上来,我背你。”
      
      “可……”
      
      “不要啰嗦,不然就自己走。”
      
      被轰焦冻斩钉截铁的语气吓到的少女一缩肩膀,旋即立马噔噔噔地跑上前扒在了轰焦冻结实的肩头。
      
      少年温暖宽阔的后背一时间居然真的让茶茶花音不那么疼了。
      
      大约最后还是给轰焦冻添了新麻烦的茶茶花音不敢说话,经历了一天的折腾后,太阳也差不多要下山了。
      
      手足无措的少女有点紧张地搂着轰焦冻的脖子,她看见少年地发丝被镀上一层属于夕阳的末红,看上去一直很柔软很好摸的柔软发丝随着微风轻轻晃动着;只看得见轰焦冻后脑勺的茶茶花音踌躇了半天才下定决心说些什么。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
      
      “嗯。”
      
      少年平淡的语调消散在空气中,属于二人的隔阂,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被削去了一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恰糖!(bushi)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