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用不着。”
      
      冷静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听到这熟悉声音的茶茶花音立马眼睛一亮然后从坂田银时的手中挣扎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突刺状的寒冰从左边撞来,来不及躲闪的保镖们立刻被冻成了冰雕,而那些离冰霜近些的人则是被寒气侵蚀,一时间,无法行动的男人们所发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随着漫天的寒气退去,一道被冰雾模糊的修长身影缓缓显出。
      熟悉的红白掺半的短发随风飘动,少年略微上挑的异色瞳中几乎被镀上无人可破的寒冰,左眼处标志般狰狞的烧伤,长长的黑色风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皮鞋清脆的踏踏声不知为何在充斥着着男人们惨叫的场地中格外清晰。
      
      “冻——冻——!!”
      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的茶茶花音朝面无表情的轰焦冻投去一个热泪盈眶的表情。
      
      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冻冻两个字是在喊自己的轰焦冻只觉得心中熟悉的一哽,循着方向望过去的时候,他刚好看到扑楞着翅膀焦急的朝自己小跑过来的茶茶花音。
      
      虽然茶茶花音不是什么特别亲昵重要的人,顶多算个合作伙伴或者不知是真是假的同班同学,但轰焦冻一眼便看见了茶茶花音身上的伤口。
      
      小小的少女膝盖上有着两块明显的擦伤和乌青的痕迹,脸上也有着隐隐约约能看清的五指印,一道清晰可见的鼻血干涸在少女的小鼻子下面,身上的羽绒服也破破烂烂,看起来简直狼狈凄惨极了。
      
      心中蓦地升起一股怒火的轰焦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然后用冷的让人发寒的目光看向了——
      
      坂田银时。
      
      “???喂喂喂!你是从星际来的超能力者吗!打伤小花音的人明明在那边好不好!”
      看到轰焦冻的时候坂田银时本来是想大喊一声‘哇!金色传说!’的,结果现在倒是被轰焦冻的死亡凝视盯的一阵恶寒;但坂田银时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就算是仗着一时口舌之快,他还是不愉快的嚷嚷了一嘴。
      
      为了躲开茶茶花音疑似飞扑动作的轰焦冻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面无表情的打算和坂田银时算算之前他撩阴脚的旧账,结果他这还没开口呢,茶茶花音便率先大哭了起来。
      
      “冻——冻——!坂田先生告诉我你被踢到鸡鸡死掉了!”
      见到轰焦冻后就一点都绷不住了的茶茶花音哭的鼻涕眼泪一起混着滚滚而下,虽然她有点口齿不清,但是轰焦冻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能拼出他黑历史的关键字。
      
      没想到茶茶花音居然也知道了这事儿的轰额角一跳的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被踢到鸡鸡死掉了。’
      
      整个人被过于直白的茶茶花音吓到掉色的轰焦冻大脑中不断循环着这句让他头皮发麻的骚话。
      虽然说好像这句话也在那么点儿理,但这句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伤害简直是翻了一万倍。
      
      被茶茶花音一句话补刀补的表情瞬间崩塌的轰焦冻嘴巴张张合合,可是老半天都没能蹦出半个字儿。
      只觉得自己的脸简直是被丢没了的轰焦冻第一次出现了想挖第二个马里亚纳海沟,然后抱着一块泡菜石沉进海底再也不出来的想法。
      
      ……满……满级补刀侠?
      
      看着被茶茶花音一脸天真无辜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轰焦冻整个人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稍微有点被瞬间补刀,刀刀致命的茶茶花音震慑到的坂田银时大惊失色,然后像个小女生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般用手捂住了嘴。
      
      “噫银桑你好恶心阿鲁喔……”
      “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我们遇上天然黑了你晓得嘛!”
      “你这是哪里来的乡下口音……”
      “……不许对银桑我用这么失礼的省略号!”
      
      ……
      
      “冻冻……你怎么了嘛?”
      一边吸着鼻涕一边抽抽噎噎的茶茶花音只觉得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以后心里好受了很多,再加上她一直担心的轰焦冻看上去也没什么大碍,小蠢货一直高悬着的心也慢慢悠悠的落回了原处。
      
      很想吐槽茶茶花音的称呼,又特别想给茶茶花音一记‘瞬间遗忘手刀’的轰焦冻在内心挣扎了片刻,才忽地反应过来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可就在这时,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本来横在敌人面前的冰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炸碎,轰焦冻立马收敛了先前尴尬的心思并立马转身竖起一道临时冰墙挡住了朝他们袭来的冰碴。
      
      “……大佬!帮帮我们吧!”
      
      先是看见了轰焦冻如同天神下凡般挡住了所有人的攻击,又看见轰焦冻一脸淡然的挡住了那看上去能致人死地的冰碴后,坂田银时立马毫无尊严的一个滑地下跪溜到了轰焦冻腿边并装出涕泗横流的模样抱住了少年的大腿。
      
      “啊!”
      看到此情此景的新八和神乐一脸震惊地指着明明先前还把踢了人家蛋蛋的事情拿出来炫耀现在却反抱别人大腿的坂田银时。
      
      “你!……不是,你先放开我!”
      同样被坂田银时的突然袭击吓到的轰焦冻再也无法摆出那张酷酷的冷漠脸,少年有点焦急的晃了晃腿,心中甚至有点嫌弃的出现了坂田银时怕不是对面派来的间谍这样的想法。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救人本来就是我职业的本分!所以你先放开我,有事等逃出这里再说!”
      
      面色终于染上了点焦急的轰焦冻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似乎在担心些什么,坂田银时倒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听闻从天而降的大佬会帮他们解决问题,坂田银时立马松开了自己的手并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退到了一边。
      
      被坂田银时的迷惑行为惊到的轰焦冻:“……”
      
      “小鬼,你们俩可让老子好找啊!”
      
      熟悉异常的声音在轰焦冻一脸复杂的看着坂田银时时突然出现了,茶茶花音倒是还反应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可轰焦冻却立即想起了这个暴躁老哥是谁。
      
      ——是病房里面那个经常气到跳脚的光头保镖领队。
      
      也是害他第一次丢人的男人。
      
      ……说起来轰君你怎么开始记仇了,记仇是坏文明喔。
      
      面无表情的轰焦冻并没有回应脑内良心的谴责,而是转手化掉了眼前的冰墙。
      果不其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光头男手中正拿着一个RPG站在轰焦冻对面。
      
      虽然说这家伙好像性格还真是有点像爆豪胜己,但是要是那家伙知道轰焦冻觉得自己和一个秃子有相似的地方,一定会大发雷霆吧。
      
      看清了光头男手中拿着的武器后,万事屋的三人组立马大惊失色了起来。
      但是已经恢复了个性的轰焦冻却觉得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茶茶,听好了,一会儿我会先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你们跑就可以了。”
      
      这回终于能把茶茶花音牢牢挡在身后了的轰焦冻平静的看着那个光头男人和在一边看好戏的迪兰。
      他伸出一只手把站在自己旁边的茶茶花音揽到身后;少年的声音安静又平和,从高一到现在都还未改变的干净声线中掺着些淡薄的奶气,轰焦冻的声音闲适轻松到让人觉得他面对的不是数量惊人的敌人,而是一群想要面包屑的鸽子。
      
      “为……为什么冻……轰君不能跟着我们一起跑?”
      发现轰焦冻没有喊自己花音的茶茶花音默默的收回了那个自己意外叫的很顺口的昵称;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快又要和自己分离的茶茶花音有点不情愿的躲在轰焦冻身后,并伸出了自己小小的爪子小心翼翼地捉住了轰焦冻的衣襟。
      
      “不要任性。”
      
      轰焦冻冷着脸仿佛呵斥般的语气稍微有点吓到了茶茶花音,但其实本意并不是这样的轰焦冻有点尴尬地看着少女因为被吓到而收缩的眼瞳。
      满身是伤的小家伙缩起肩膀缩回自己的小手手背在身后的样子简直格外的可怜,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茶茶花音的钢铁直男轰焦冻无措的眨巴眨巴眼睛,然后默默把自己的声音放轻了些试图给她解释自己的用意。
      
      “不是的,茶茶,我的意思是我来殿后你们先走。”
      
      “可……可是小人书里殿后的人最后都死掉了……轰君你之前也是丢下我一个人!我被那个坏阿姨打了脸脸还被踹了肚子!超痛的!所……所以……轰君可不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还是不怎么乐意的小家伙这回不敢再去抓轰焦冻的衣服,而是扬起自己的小脑袋看向比自己高了特别多的轰焦冻。
      
      少女湿/漉/漉的蓝眼睛看上去很像某种瑟缩在角落里的幼兽,听闻茶茶花音说自己被人打了的轰焦冻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移到了茶茶花音身上那些先前自己就有注意到的伤口上。
      
      原来她身上的伤口是这么来的。
      
      内心突然有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赶到的轰焦冻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犹豫着伸出手摸了摸茶茶花音柔软的发顶。
      
      “乖,你已经很努力了,茶茶。”
      少年轻声这么说道。
      听闻如此,知道拉着轰焦冻一起跑大概没戏了的茶茶花音抿住嘴唇低下了头。
      
      “……听我说,我顶多能救出你们中的其中一个,不提他们手上有能够封印我个性的难缠道具,光是应付这么多人我也很难办了。但是如果你们先走,我后走的话,一个人很容易便能逃走。所以,在我拖延他们的时候,茶茶你先带着他们离开,这样我们大家就都能安全的逃离这个地方,之后的事我们之后再说,好吗?”
      强压下心中的焦躁的轰焦冻松了松自己板着的脸对此时此刻格外脆弱的茶茶花音这么说。
      
      “我们是英雄不是吗,所以大家都因该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对吗,茶茶。”
      轰焦冻总是冷着或毫无温度的双眼在说出英雄两个字的时候突然燃起了一簇火光,波斯猫般美丽的异色瞳在夕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璀璨的让茶茶花音几乎挪不开眼。
      于是鬼使神差的,茶茶花音点了点头。
      
      “……你们俩在那唧唧歪歪些什么呢!老子现在就送你们两个小畜生下地狱!”
      
      “喂!”
      
      几个人嘈杂的声音响起,愤怒且恶意的,担心且焦急的,可这些声音只一瞬间便被火箭炮被发射的巨响盖过。
      
      脸上表情顿时一变的轰焦冻猛地转身狠狠甩出了左手,伤势未愈的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见那从他右半边喷涌而出的寒气顿时凝聚成了巨大的冰山;可火箭炮的威力却也不是盖的,只见冰山挡住了RPG的大部分威力,冲击波却还是卷着冰渣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不惧一切的轰焦冻只是面无表情的将茶茶花音揽到身后,细碎锋锐的细小尖冰落被疾风狠狠摔到在少年的脸上,可是却没有人看见那些碎冰在接触到轰焦冻脸颊的瞬间便发出嘶嘶的声音消失不见。
      
      “……飞吧!茶茶!”
      
      轰焦冻突然间这么喊道,少年的头发被风吹地胡乱飞舞,他本以为身后的少女会立马张开翅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过了半晌,茶茶花音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轰有点疑惑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少女,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的目光,茶茶花音有点心虚的缩起了肩膀。
      
      “届不到了啦……”
      
      “什么……?”
      
      看着茶茶花音突然变的支支吾吾,轰焦冻的内心立马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
      
      “……轰君,我不会飞。”
      
      ……
      
      “……你说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轰焦冻:???
    来自突然被打断的热血少年漫剧情233333333
    就像香克斯对路飞说:出海吧!
    然后路飞胆战心惊地回了一句:我怕海一样ww
    ……虽然说他确实怕(。
    话说大家都不留言陪我玩的吗qa□□q我好委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