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

作者:鲸落时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那个……你好不要再动了,说不定会被神乐酱把手撇——嘎啊!”
      
      坐在定春身上好心好意提醒茶茶花音不要再疯狂扭动了的志村新八突然被小东西短短地两节腿儿夹住了脑袋。
      
      被铐上奇怪的手铐后便再也用不出个性了的茶茶花音一边哼哼唧唧地发出哭腔一边宁死不屈的挣扎着,恰好志村新八离她离得最近,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的茶茶花音立马瞪圆了眼睛伸出自己的无敌剪刀脚夹住了志村新八的脑袋。
      
      被勒的翻了个白眼的少年发出老头子般的求救声,眼瞧着两个人滚作一团马上就要摔下去,旁边好像在抠鼻屎的神乐转过头瘫着脸一把把两个人抓了回来。
      
      “拜托,新八,你很弱耶,叫赤谷……啥来着……”(“是茶茶花音!茶茶花音!”)
      神乐转过头用略带鄙夷的眼神看着和茶茶花音扭打在一起的志村新八。
      “她还没有我高耶,人家带着手铐你居然都打不过人家阿鲁。”
      
      “而且新八你好变态阿鲁,被女孩子滑溜溜的大腿夹着一定很爽吧,你心里一定在想脏脏的东西吧阿鲁!”
      
      “咳……呕呕呕……你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有到底谁变态啊!被赤谷云子小姐压在地上还一脸兴奋娇羞的母猩猩!”
      为自己的男性名誉据理力争的志村新八一把按住茶茶花音被奇妙气流掀起来的小裙子愤怒地仰起头。
      
      “我那是诱敌深……不对,重点根本不是这个阿鲁!你看看你,我纯洁的少女心灵已经被你的思想玷污了阿鲁!”
      神乐立马气急败坏的反驳。
      
      眼瞧着两个人突然斗起了嘴,一时间竟分不清两个人到底是不是同伴的茶茶花音先是茫然了一下;但眼瞧着被人掳在大狗身上的自己已经快要离开这条街区,茶茶花音不得不放弃报复那个带着眼镜的男孩子的行为,转而试图从大狗身上跳下去。
      
      “你疯啦!不要再动啦阿鲁!”
      
      只可惜她每次向下跳跃都是徒劳无功,因为她只是有掉下去的趋势,旁边力气大的惊人的神乐就会一把把她抓回来。实在是又急又气,但是觉得自己无能狂怒又好丢人的茶茶花音只得用悲愤又泫然欲泣的脸看向似乎会比较讲道理的志村新八。
      
      “你们为什么抓我!”
      
      “问得好,你不是逃婚了嘛?我们这不是要把你抓回去给你的男朋友嘛阿鲁。”
      还未等志村新八开口,旁边的神乐便转过头这么回道。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逃婚是什么玩意,男朋友又是哪里来的茶茶花音又呆愣了片刻后,便立即觉得整个人都被雷劈中——感情她这还是被那个天杀的迪兰少爷抓住了!
      
      “可是我……我也没有逃婚啊!明明我是……”
      突然被晴天霹雷劈到哽住的茶茶花音仔细想了想,她好像还真是逃出来的。
      
      “你还烧了天人公主的头发吧?”
      志村新八在旁边默默补了一刀。
      
      “可她……可……”
      
      本来在理的茶茶花音愣是被两个人犀利且角度刁钻的责备堵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但是茶茶花音觉得她不能认输,因为她真的很有理啊!
      
      “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我逃出来是为了我自己好!他们都联合起来欺负我,难道我还不跑吗!好端端的谁会逃婚啦!”
      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的少女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不甘心的大声反驳。
      
      捕捉到关键字、并突然觉得她好像说的有点道理的神乐转过头用狐疑的眼神看了一眼几乎快要急哭的茶茶花音。
      
      说实话,神乐对于这次任务本来也是觉得拿到报酬就OK了;她倒是没有去多想为什么他们要捉的“赤谷云子”要逃婚。
      直到眼前的小家伙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为止,神乐都在心里暗暗以女性的角度吐槽那个所谓的‘迪兰’怕不是个恋/童/癖;因为眼前被绑起来的小姑娘看上去比她还要小,怎么看都没有成年了的样子。
      
      神乐记得当时来委托他们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管家模样的男人。
      那人来到他们的客厅后,第一件事不是说要干什么,而是先承诺了不是什么违反法律的事情后便直接拿了一·箱·金·条出来。
      
      一直穷到顿顿吃茶泡饭的万事屋三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世面,当场被金钱糊了眼睛的三个人立马连声答应了那个男人不论是什么都会去干。
      
      他们的任务仅仅是捉住所谓的天人迪兰少爷出逃的小未婚妻。
      
      管家模样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给他们列出了要捉住这小祖宗的种种原因。
      一是他们的BOSS已经答应好了赤谷云子成年那天要和她结婚。
      二是这个所谓的出逃了的赤谷云子烧秃了迪兰少爷朋友的头发,迪兰少爷要捉自己的未婚妻回来令其赔罪。
      三是迪兰少爷担心赤谷云子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早些寻她回来肯定也是好的。
      四是最近赤谷家马上就要挑选继承家业的人,如果赤谷云子不在场,所有人都会很难办。
      
      乍一看这四条理由简直天衣无缝,但现在再回想起来却好像也是疑点重重。
      只可惜那个时候满心都是金条的三个人只是一边义正言辞的接受,一边痛心疾首的帮忙惋惜迪兰少爷被烧了头发的朋友,顺带谴责逃了婚的赤谷云子……
      
      相对男孩子而言似乎更能理解“赤谷云子”的神乐本来想更深入的问一些别的东西的,可也就在这时,新八的声音却突然打断了神乐的思绪。
      
      “啊,银桑追过来了。”
      
      “??真的吗阿鲁?”
      思绪被打断了以后就再也接不上了的神乐一脸震惊地转过头;果不其然,戴着头盔骑着小电驴的坂田银时正灰头土脸的跟在他们身后。
      
      “哟!”
      坂田银时瘫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非常闲适的和三人一狗举起了手打招呼。  
      
      “真亏你能追……”
      
      “你哟屁啦!!!你把轰焦冻怎么样了!!你这个不好好穿衣服的臭男人!死鱼眼!大叔臭!翻车龟!”
      突然一下想起轰焦冻全名的茶茶花音对坂田银时那简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节奏。
      被气哭的小蠢货立马对着一脸“无所谓随便啦”的坂田银时破口大骂起来,本来在眼睛里一直憋着的眼泪也欻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明明被骂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哭。”
      突然被扎心了的坂田银时抽了抽嘴角看向仿佛什么不屈烈女一般的茶茶花音。
      “他刚刚被我踹到了男性的尊严,估计要好一阵才能赶过来呢。”
      突然小孩子气的报复了一嘴的坂田银时用有点欠揍的目光看向怒视着自己的茶茶花音。
      
      ……
      等等,男性的尊严?
      
      “银……银时先生你该不会……”
      立马反应过来坂田银时干了什么丧尽天良事情的志村新八突然觉得下/体一凉,旋即,用万分谴责的目光看了一眼的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坂田银时。
      
      “有什么关系啦,作为最强的男人一定也要拥有最坚强的哦金金嘛”
      
      “……快住口啊你这个无耻之徒!!”
      
      ……
      
      “……男性的尊严是什么?”
      完全没有听懂坂田银时说的荤段子的茶茶花音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蛋蛋阿鲁。”
      似乎是看出茶茶花音一脸迷惑,神乐在旁边贴心的解释道。
      
      “……??神乐!!!你怎么和赤谷小姐说话呢!”
      吓的头发都炸了起来的志村新八亲眼目睹了茶茶花音的眼神从迷茫到疑惑,再从疑惑变成恍然大悟,然后又从恍然大悟变成了震悚与惊恐。
      
      一时间小姑娘脸上的表情青一阵白一阵,看上去有点令人忍俊不禁。但自认为自己是个传统的大和男儿的志村新八还是觉得这种事情不要让看上去很小的茶茶花音知道为好。
      
      ……看样子大家都默认茶茶花音没有成年了呢(烟)
      
      “新八哟,你在紧张什么啊,赤谷小姐结婚和那个天人入洞房以后不就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吗。”
      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的坂田银时边抠鼻屎边面带不屑的这么说。
      
      “……对女孩子说这种没下限的话的银桑是人间之屑!!!!!”
      一脸震惊的志村新八突然下意识的把茶茶花音往后护了护,免得她沾到坂田银时那属于大人的肮♂脏。
      
      (“你以为你听小通你的爸爸○○ 这种歌的自己就很光荣了吗。”
      “……我杀了你!”)
      
      “轰……轰君死掉了吗!”
      拱开当场爆炸的志村新八,茶茶花音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坂田银时并露出了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
      
      “嗯,那个少年,最后死的很壮……”
      “……被踢到蛋蛋不会死的啦!赤谷小姐到底是谁告诉你男人被踢到蛋蛋会死掉这种糟糕的话的!而且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银桑你是小学生吗!”
      志村新八额角爆出一根青筋然后打断了试图恐吓茶茶花音的坂田银时露出一个崩溃的表情。
      
      “这个眼镜哥哥在骗你。”
      坂田银时慢悠悠的说。
      
      “……坂·田·银·时!!”
      
      “果……果然……爸爸说男孩子被踢到鸡鸡会死掉。”
      一下子信了坂田银时、突然整个人都耷拉下去了的且面露悲痛的茶茶花音吸溜着鼻涕用很小的声音这么说。
      
      (大体健在的轰焦冻在很远的地方打了个喷嚏。)
      
      ……
      ……所以你爸爸究竟都告诉了你些什么啊!你真的是亲生的吗!?
      
      突然停止内斗转而向茶茶花音投去复杂眼神的男性二人组:“……”  
      神乐:“……云子酱,我中意你阿鲁。”
      
      在说完这句话后便突然陷入了静音模式的茶茶花音如同被扎破了的气球般瘪了下去。
      
      后来银时觉得茶茶花音的样子好玩,所以一直没把这件事情说破。
      
      得到轰焦冻的悲讯后便整个人都蔫了下去的茶茶花音似乎认命了般软塌塌的躺在新八和神乐中间整个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有人和她说话她也只是有气无力兴致缺缺地哼哼两声。虽然驴人家小姑娘不太好,但是有精神的茶茶花音太能闹腾了,所以大家一致闭上了嘴选择不去安慰茶茶花音。
      
      脚程快得惊人的几个人以极快的速度接近了茶茶花音最不想去的地方;眼瞧着熟悉的建筑物已经近在眼前,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要问什么的神乐左手敲右手,然后转过头用好奇的眼神看向整个人都好没精神的茶茶花音。
      
      “唔……说起来,云子酱你为什么要逃婚啊?”
      
      “啊,这件事情我也蛮好奇的。”
      快被良心勒到窒息的志村新八立马在旁边接话道。
      
      坂田银时在旁边斜了两个人一眼,但是没说话。  
      
      茶茶花音有气无力的斜了一眼离她最近的神乐,然后用委屈巴巴的声音说:“我叫茶茶花音……算了啦,反正你们都不听我说话……我是因为那个坏蛋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还说要跟我结婚才跑掉的,在这之前,他们俩一直在欺负我,我忍无可忍才跑走的……”
      
      关键字捕捉。
      
      ……
      ???
      
      总感觉突然得知了什么不得了真相的三人:“……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
    是金钱(严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