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君心上娇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三圣母最近往圣母庙跑得越来越频繁,几乎到了一天一次的地步。
      
      妲己狐疑:“最近凡间出什么大事了吗?圣母庙这么忙。”
      
      三圣母意味深长一笑,不语。
      
      又过了几天,她自己没憋住,跟妲己说:“今天陪我去圣母庙吧?”
      
      妲己:“圣母庙有什么好玩的,我昨天编的草还没编完呢。”
      
      “唉呀陪我去去又怎样啦,是姐妹就一起去圣母庙!”
      
      妲己:“……”
      
      好吧。
      
      她被三圣母拉下了山,一起藏在庙中神像后。
      
      她无语地看着三圣母蠢蠢欲动的样子,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别急别急,等一等,也许他今天就来了。”
      
      “等谁?”妲己疑惑道。
      
      “他来了你就知道了!”三圣母抿唇笑道。
      
      于是妲己陪她等啊等,等了快一个时辰,三圣母终于激动道:“来了来了!”
      
      妲己立刻张望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入了庙来,取了根香,朝圣母像拜了拜,闭上眼虔诚地祷告了片刻。
      
      妲己:“他说了什么?”
      
      那种话只有被供奉的神明本人才能听到,旁人听不见的。
      
      三圣母笑道:“他在问我,能否有机会再见到七日前在庙里见过的姑娘。”
      
      妲己茫然:“你还管姻缘?”
      
      三圣母瞪了她一眼。
      
      妲己:“……?”
      
      三圣母问:“你觉得他长得如何?”
      
      “还可以吧。放常人中已然是很不错的了,不过远比不上你二哥。”妲己实话实说。
      
      三圣母:“你拿我二哥比什么?怎么能跟二哥比!你夸他一句周正清朗很难么?”
      
      妲己:“……”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书生了吧?”顿了顿,又道,“那个什么七日前见到的姑娘,该不会也是你吧?”
      
      三圣母羞涩一笑,默认了。
      
      妲己睁大眼睛:“你当真么?他可是个凡人!”
      
      “凡人又如何?”
      
      “他……他死得早啊!”
      
      “你怎么说话呢。”三圣母翻了个白眼,“就算凡人寿命短,凭我的身份,还怕没法让他长生不老?”
      
      妲己:“……那,那你高兴就好。”
      
      “我仔细打听过了,这个书生勤奋好学,只是时运不齐,每次赶考的时候都会因为各种原因倒霉去不成,于是多次下来,他索性就弃了念想,自己开了家小私塾,教娃娃们念书。他人品也好,心地善良,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他来祈福说希望隔壁跌断腿的老大娘早日康复……”三圣母兴高采烈地说着,眼睛都在发光。
      
      妲己想,她应该是动了真情。
      
      “那你是想找书生坦白身份?”
      
      “不急,不急。”三圣母说,“那会吓坏他的。而且我还没确定他的心思呢。”
      
      妲己哦了一声:“看来你是想在他面前扮凡人。”
      
      书生拜完便走了,三圣母心满意足地带着妲己回到山上,跟她说:“这书生怎么样?”
      
      “既然他在邻里口碑都不错,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妲己道。
      
      实际上她正在心里疯狂挠头。
      
      她总觉得这桩事情不大妙啊!
      
      她先前在异世是不是看到过什么?怎么全然记不起来了呢!
      
      妲己道:“对了,你要不要跟真君……”
      
      “不可以!”三圣母立刻道,“你千万不能告诉他!”
      
      “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会紧张的。”三圣母摸了摸鼻子,“你也知道,我和我二哥一直相依为命,要是被他知道我喜欢上了一个书生,他一定会把人祖宗十八代都查清楚,并且时刻盯着。那未免有点太那什么了……而且万一被书生发现……”
      
      妲己:“我看他像是会这么干的人。”
      
      “所以你千万要替我保密啊!”三圣母殷殷道,“八字都没一撇的事,不好让我二哥乱担心。如果没成,那我们就当无事发生,如果成了,那届时再告诉他也不迟。”
      
      妲己:“这……”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知道利害。而且这不是还有你把关呢么?”三圣母说。
      
      妲己:“行吧……”她勉强压下心头忧虑。
      
      三圣母愉快地抱了她一下:“好姐妹!”
      
      -
      
      三圣母开始了对书生刘彦昌的试探之路。
      
      她装作凡人与他又“意外”邂逅了几次,一来二去,两人便很熟了。
      
      妲己匿身在旁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这刘彦昌确实是个可靠的君子,除了穷了一点,基本没什么毛病。而由于三圣母根本不缺钱,就连他穷这个缺点,也显得毫无存在感了。
      
      于是妲己就不愿再管他们的事情,只偶尔突击一下,也从未发现过问题。毕竟那是两个人的事情,她总在旁偷窥,感觉怪怪的。
      
      有时候杨戬来华山不见三圣母,她还会帮忙掩护,拖住杨戬,转移他的注意力。
      
      比如……
      
      “真君,今日后山开了花海,要不要与我一同去观赏?”
      
      “真君,我近日看书有几处疑问,不知真君可否解答一二?”
      
      “真君,我觉得自己最近修为退步了许多,能不能帮我测一测?”
      
      “真君……”
      
      “真君……”
      
      “真君……”
      
      杨戬觉得最近三妹和妲己都有点奇怪。
      
      首先她们的相处时间变少了,但感情好像仍然很好。他不是没想过跟着三妹去看看她每天下山都干了什么,但不知为何,最后他总会驻足在山上,看妲己一个人打发时间。
      
      他给自己的理由是,三妹一向乖顺,不可能干什么坏事,而且华山是她的地盘,自在得很,反倒是妲己,身份始终是个祸患,他真怕他和三妹一个不注意,她又惹出了什么事端来。
      
      而他每次现身来华山,有时候三妹在,有时候三妹不在,每当三妹不在的时候,妲己就会很殷勤地跟他说话,与他找些事做。
      
      虽然看起来有些刻意……唉,也罢,她视自己如兄长,他不好拂了她的意。
      
      -
      
      有一天晚上,三圣母敲开妲己的房门,鬼鬼祟祟地问:“妲己,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妲己:“嗯?”
      
      “我三天前跟刘彦昌说,我会出一趟远门,这段时间就不见面了。我这几天观察过了,他还是一个人洁身自好,没什么问题。”
      
      妲己:“那不是很好吗?”
      
      “但……就是……”三圣母扭扭捏捏道,“我想拜托你,能不能……”
      
      “能不能?”
      
      “能不能帮我去试试他!”三圣母咬牙道,“我怕他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这附近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那我想,如果你往他面前一站……”
      
      妲己:“……”
      
      妲己:“你想什么呢?人好好的,试什么试?没问题都要被你试出问题来了。”
      
      三圣母不好意思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担心的,毕竟就连我二哥都……咳,我是说,连我二哥都对你和颜悦色的,可见你实在是个很受欢迎的人。但如果我真的和他在一起了,坦诚了身份,日后他必定会见到你,万一到那时候再……你说是吧。”
      
      妲己:“……”
      
      三圣母举起手:“你放心,这完全是我胁迫你的!就算那姓刘的真的移情别恋,我也绝对绝对不会怪你!我只会感谢你让我及时看清了他!”
      
      妲己:“……”
      
      “真的,妲己,我说的是真的!”三圣母恳切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会为了一个负我的凡人而迁怒于你的!”
      
      妲己为难道:“可是我……我也没做过这事啊?我哪知道怎么去……”
      
      “很容易的!”三圣母同她讲了几句,最后万般保证,才让妲己勉为其难地点了头。
      
      妲己想,她心底里那若有若无的不安感,该不会是因为这事最后坑了自己吧……
      
      次日,妲己按照三圣母嘱咐的那样,打扮得楚楚动人,来到了湖心亭。
      
      三圣母说,刘彦昌有个习惯,就是午后会到湖心亭看书。
      
      妲己到的时候,刘彦昌已经在那安静地看书了。
      
      妲己袅袅婷婷地走过他身边,刘彦昌一拍大腿:“妙啊!”然后提笔在书上作注。
      
      妲己:“……”
      
      见他压根没发现自己,妲己装模作样地惊呼一声,眼看就要跌倒。
      
      刘彦昌终于抬起了头,连忙起身飞快扶了她一把:“姑娘当心!”
      
      妲己看他一眼,秋波如水,欲语还休地低下了头。
      
      刘彦昌朝她一揖:“冒犯了。”
      
      “无妨。”她柔腻道。
      
      刘彦昌继续坐下看书。
      
      妲己:“……”
      
      这可让她怎么办!
      
      她传音问三圣母:“我现在干什么?”
      
      趴在云头上观望的三圣母:“呃……你看看他看的什么书,能不能再聊两句?”
      
      于是妲己瞥了一眼,惊喜道:“啊呀,先生也在看这书么?”
      
      刘彦昌谦虚道:“先生二字当不得。怎么,姑娘也看过此书?”
      
      “自然是看过的。”妲己提裙,顺势在他身边坐下,指着书道,“这一句我颇有体悟。”
      
      “哦?”刘彦昌来了兴趣,又往旁边让了让,“不知姑娘有何高见?”
      
      妲己便微笑着讲了几句。
      
      刘彦昌闻言惊喜,立刻起身一揖:“想不到还有这种理解,姑娘大才!小生豁然开朗!”
      
      妲己掩唇一笑,眼波荡漾,风情无限。
      
      “我观先生常来此处读书,想必也是胸有丘壑之人,不如往后我们常常相约在此,交换彼此感悟?”妲己真诚道。
      
      “这……”刘彦昌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今日偶遇是缘,但你我毕竟孤男寡女,此举着实不妥。”
      
      “怎么,先生看不起我是个女子吗?”
      
      “怎会啊?”刘彦昌连忙道,“只是在下已有未婚妻,实在不宜与姑娘有约……”
      
      妲己诧异地传音问三圣母:“你们都订亲了?”
      
      三圣母:“这厮瞎说什么呢……真是的,讨厌!”
      
      妲己:“……”
      
      刘彦昌大概察觉了不对,开始匆匆收拾书本笔墨:“小生还有事,先告辞了。”
      
      “先生且慢!”妲己一把按住他的袖子,倾身靠近他,“实不相瞒,小女仰慕先生已久……没想到先生竟已有了未婚妻。究竟是何等的女子才配得上先生?她是比我漂亮,还是比我聪明?请先生说出来,也好让我死心!”
      
      刘彦昌一把抽出袖子,紧张道:“啊?这这这……这怎可比啊?姑娘,你你你还是放弃吧,小生先走一步!”
      
      “先生!”美人泫然欲泣,看着便令人心生怜惜,“我并不想破坏先生的婚事,只是……连红颜知己都不可以做吗?我也不会缠着先生,但若是先生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定会尽力相助……”
      
      “姑娘!”刘彦昌把书袋一背,严肃道,“我已有未婚妻,姑娘此举,恕我不敢苟同!今后我也不会再来此处了,还请姑娘自重,莫要小看了我,也莫要轻贱了自己!”
      
      说罢,他不顾泪盈于睫的妲己,掉头就走,走得大步流星、干脆果决。
      
      妲己传音给三圣母:“现在你满意了?”
      
      三圣母:“辛苦辛苦,多谢多谢!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妲己:“那我可以走了?”
      
      三圣母:“可以可以。啊,为了奖励刘彦昌,我决定提前结束远门。”
      
      妲己:“……”
      
      三圣母:“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我要去找他!”
      
      妲己:“……好。”
      
      她抬头瞥了瞥,三圣母已然不见了踪影。
      
      她深呼吸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正欲离开,忽然发现地上掉了一只荷包。
      
      亭子里自始至终只有她和刘彦昌二人,想来是他刚才走得慌张,这才掉了东西。妲己捡起来,想了想,决定自己先收着,晚上转交给三圣母就好。
      
      还没把荷包塞进袖子里,她的手便被人一把握住,攥得生疼:“你连他的东西,都这样想收藏?”
      
      妲己愕然抬眼,撞见杨戬含怒的脸。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就听他道:“你喜欢他,何必喜欢得如此卑微!”
      
      妲己:“……啊?”
      
      她刚哭完,眼睛还是红的,纵有万般怒气,杨戬也不忍再斥责,咬牙半天,只道:“你上一次哭,还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怎么,这男人竟让你如此伤心?”
      
      妲己:“……”
      
      她呆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该如何解释这个局面。
      
      然而她的呆滞,却被杨戬意会成了掩饰。
      
      “我都看见了。”他说,“你不必假装。”
      
      他昨日新得了一匹天女织锦,今日想送来给三妹和妲己,没想到华山上一个人也没有。
      
      他等了一阵子,没等到人,便去圣母庙里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人。
      
      他觉得疑惑,心想莫非是两个人出去玩了?掐指一算她们就在附近,他便在城里转了转。他没有开天眼,是因为那是件很耗精力的事情,如非必要,他一般不开。
      
      他先看到的是趴在云头上的三妹。
      
      再顺着三妹的目光一看,他就看到了湖心亭里的妲己和刘彦昌。
      
      隔得远,他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但看动作,也能看得出是妲己步步相逼,一腔深情错负,而那书生步步后退,最后落荒而逃。
      
      他很难描述当时的感受。
      
      就像是突然被人泼了冰水,又像是突然掉进了火窟,五味杂陈,四肢僵硬。
      
      那书生走后,他看见妲己抬头看了看三妹,三妹则摇了摇头。
      
      他忽然恼怒。
      
      她喜欢上了一个书生,居然还拉着三妹做参谋?而就算拉着三妹做了参谋,她竟依然被那书生拒绝了!
      
      三妹不知要去干什么,走得匆忙。而他看到她捡起了那书生掉的荷包,要妥帖收起来之时,他脑子一热,闪身而至,在反应过来之前,质问已经脱口而出。
      
      他说完就后悔了。
      
      看到她一副尴尬又慌乱的神色,他更加后悔。
      
      但木已成舟,他只能继续。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妲己磕磕巴巴道。
      
      杨戬:“那是怎样?”
      
      妲己:“……”
      
      现在要是告诉杨戬真相,只会火上浇油吧!
      
      ——虽然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对她和一个书生勾勾搭搭的事情如此如临大敌。
      
      “他既然不喜欢你,你就不要再心存幻想了。”杨戬尽量放缓声音,把荷包从她手里拽出来,“你好歹也是个厉害大妖,怎么能为一个凡人哭哭啼啼。”
      
      妲己:“……”
      
      天哪,她想死。
      
      “还是说……他已经欺负过你了,只是又不想负责?”一想到这个可能,杨戬脸色顿变。
      
      “啊?”妲己大惊失色,“没有没有!你别乱想!”
      
      她生怕他再横生枝节,急忙道:“我们先回去好不好?回去再说!”
      
      杨戬闭了闭眼,告诉自己冷静,而后点了点头。
      
      华山上,两人相对无言。
      
      杨戬是在等她的解释,妲己则是在拼命给三圣母传音,奈何三圣母现在好像根本屏蔽了一切传音……
      
      传音无果,妲己又不知如何解释,只能垂头丧气地掐着一根草尖。
      
      杨戬别过头,不忍看她这一副消沉模样。
      
      看得出来,她今日是有过精心打扮的……就连他,都没见过她如此精心地打扮……
      
      “你若是实在无法释怀……”半晌,杨戬闷闷道,“我去替你出个气吧……”
      
      “什么?”妲己一个激灵,“真君你可别乱来!”
      
      杨戬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在维护她的心上人。
      
      究竟是什么时候,她竟然喜欢上了一个普通书生?
      
      难道是在他不在的时候……
      
      “呃,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妲己觉得杨戬一定是想歪了,“我是说,我、我用不着出气……”
      
      杨戬:“……嗯。”
      
      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妲己心道,三圣母我求求你快回来吧!
      
      “你从前喜欢过谁吗?”杨戬忽然问道。
      
      妲己干干一笑:“没、没有吧……”
      
      “那你为何会喜欢他?”杨戬皱眉,“他有何优点?”
      
      妲己心道,这你得问你妹妹!
      
      “他……他勤奋、上进……有爱心……呃,做事认真……”她搜肠刮肚地想着昔日三圣母的溢美之词。
      
      唉,反正三圣母是铁了心要和刘彦昌好,她不如先帮她在她哥面前夸两句。
      
      谁知杨戬越听,脸色越冷。
      
      “我还以为有何过人之处。”他道,“不过是个普通的凡人罢了,你好歹也曾是侯爷之女,见过的青年才俊如过江之鲫,何以看上这等人物?”
      
      妲己:“……”
      
      那我也奇怪,你妹妹有你这样的哥哥,何以看上了刘彦昌啊?
      
      但感情的事,从来都没什么特定的理由,谁又说得准呢。
      
      她不出声,杨戬也没指望她答。
      
      又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杨戬终于起身告辞。
      
      妲己垂死挣扎:“那个……真君,其实是有隐情的,但现在不是说的时候……我……”
      
      “你不必说了。”杨戬道,“今日是我有些激动了,其实我只是有些出乎意料……说到底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也没道理干涉。”
      
      他把荷包放在桌上:“你拿着吧,以后还给他。”转身离开。
      
      妲己:“真君!”
      
      杨戬停步。
      
      妲己:“我知道……你待我一直很好。我回来后无依无靠,是你让我认识了三圣母,让我有了托身之所。虽然你从未说过,但在我看来,你待我,和待三圣母并无什么不同。三圣母有的东西,我必然也有一份。我真的很感激……你待我如兄长,今日之事让你震惊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能不能给我点时间……你千万不要一个人乱想,也千万不要冲动行事。”
      
      杨戬缓缓攥紧拳头:“我知道了。”
      
      说罢,便不见了踪影。
      
      妲己虚脱般地跌坐在地,抹了把冷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